1875我来自未

第126章 山东公社(七)

第126章 山东公社 七

【126】山东公社(七)

见了血后,打谷场上的百姓都开始变得兴奋起来,一堆堆的接着头窃窃私语。

“翟家也有今天!姚东家真给咱们解气!”

“娘的,最好今天姚东家带官府割了他的肉,剥了他的皮!”一个村民咬牙骂道,显然是吃过翟家的苦头。

“这姚老爷真是仁义,不怪官府让他掌了大印。”

“这公审看来是早就预备好了的,看这架势,姚爷大概是想把这翟家治的家破人亡吧?也不知这翟家是怎么得罪了姚爷了。”

翟辉旺被胡广亭的刺刀扎得嚎啕大哭,他哪里想到姚梵和他的部下居然敢如此暴力的对待他这样的体面人。

姚梵叫退胡广亭,对全村乡亲们说道:“翟家是土豪劣绅,素来欺压乡里,经过认真查访,他家的罪行是确凿无疑的!今儿个大家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把以前从翟家吃过的苦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我姚梵今天一定给大家讨个公道!让翟家把欠大伙的钱粮全都吐出来!”

听了姚梵这话,加上同村的李璐鼓动,不断有村民站起来揭发翟家的罪行,一开始是些小罪,后来翟家的佃户也加入进来,不断地揭发翟家各种欺压行径,还有吃过翟家打的农民上台来展示身上的伤疤,一宗宗陈年旧案和积怨被不断揭出。

姚梵把村民的控诉全都记下来,最后宣判:

“现在查明,翟家罪大恶极,欺压乡里,罪行如下……现在我代表山东人民革命公社宣布,判处反动地主翟贵泉死刑、其子翟辉旺死刑、其子翟辉祖死刑、翟贵泉之妻王氏死刑、管家王香死刑、家丁王昌有、翟春死刑,立即执行。”

台下的百姓听得发懵,纷纷互相询问。

“山东人民革命公社是个什么来头?这是哪里冒出的衙门?”

“不知道,是州府新开的衙门吧?”

“立即执行是啥玩意?不用上报朝廷等秋后问斩?”

姚梵命令战士们把死刑犯一个个的反剪双手押到村口按跪下,由执行死刑的战士们用步枪在后脑处一枪枪打杀,死刑犯们一个个如沙袋般重重一头扎在泥土中毙命。

村民们全部涌到村口,亲眼目睹了这场枪毙,大多数人都是拍手称快,只有几个老者吓得筛糠一般,这些老人心里清楚得很,大清国既没这叫山东人民革命公社的衙门,也没有判完就杀的律法,眼前这姚东家,八成是当了土匪,这是在搞替天行道的一套。

姚梵让胡广亭拿出些银子来交给村里几个老人,吩第126章山东公社(七)

咐他们叫些村民把尸体埋了。

“现在开始分浮财!”姚梵下令道。

“乡亲们!现在开始分配土豪劣绅家中的不义之财!大家伙都来翟家!现在开仓分粮!”姚梵对着村口围观枪毙犯人的村民们喊道。

这下乡亲们全都惊呆了,哪家官府会在审判后还开仓放粮?!

可是财帛动人心,村民们没有一个不是亦步亦趋的跟在姚梵的战士们后头的。

“东家,这翟家居然有四个大谷仓!”

姚梵在翟家后院看到这四个圆锥形谷仓也吃了一惊,这四个谷仓每个底部直径超过4米,用砖木垫起,有三米高,容积大约30多个立方,姚梵粗略估算,每个能装一万五千公斤以上、也就是三万多斤稻谷

“上去打开看看!”姚梵下令道。

排长王广兴找来梯子爬上去打开“东家!这个是满的!不过都是陈谷。”他抓了一把放进口中嚼了嚼又道:“起码有三四年了。”

其他战士们也都纷纷上去开仓查看,发现其中一个是盛放了半仓的小米,一个是盛放了半仓小麦,另一个盛放着半仓稻谷,最后一个空着。

姚梵粗算了一下,这里大概有5万斤粮食。

“乡亲们!你们大家伙年年吃不饱肚子,户户都没存粮,孩子都光着脚穿破衣裳,这个灾荒年岂不是要活活饿死?可这翟家粮仓里却有九万斤粮食存着!”姚梵愤怒地大吼。

李璐吼道:“咱家今年交完钱粮和捐派,才剩下60斤存粮啊!”

其余村民也都在喊叫:

“我家只有40斤!”

“我家的粮食都卖了交钱粮官税!只剩下地瓜干了!”

“我家也只剩地瓜干子了!”

………

姚梵兴奋地吼道:“我宣布开仓放粮!按照全村的人头一个人发200斤粮食,多出来的一律充公!”

听到姚梵放粮的决定,全村都沸腾了,男女老少疯狂的喊着“姚东家大慈大悲!姚东家公侯万代!姚东家仁义!”再也没人去管姚梵的行为究竟是不是土匪行径了,此刻的村民心中,哪怕姚梵是土匪,那也是对他们有恩的义匪侠盗。

当柴刀劈开粮仓厚厚的竹门,粮食倾泄而出的时候,村民们怀着无比的热望眼巴巴的注视着那泉涌般的米粮。

姚梵任命李璐带着七八个村民负责用斗分粮,一时间,家家户户都搬来了家里的米缸和瓦罐,翟家粮仓中一片欢腾景象。

最后余下八千多斤粮食,姚梵命令战士们用翟家库里第126章山东公社(七)

的麻袋装上,全都搬上卡车。

接下来姚梵命令对翟家进行抄家,搜出银两三千多两,姚梵命令按照人头,村里每人分10两,其余全部归公,其他的诸多金银首饰则也全部罚没归公。

村民们怀着无比的喜悦,分完粮食又分银子,一时间全村喜庆,比过年还高兴。

李璐对姚梵道:“姚东家,这翟家一定还有银子埋着,要仔细的搜才行。”

姚梵道:“你带人去取水,把他家院子和里屋地面都浇一遍,看看有没有渗水的地方,要有就挖开。”

经过狂热的村民们的连续奋战,果然在傍晚时分,从翟家的堂屋地下挖出一个大箱子,里面装着两万多两白银。

姚梵下令再给全村每人分20两,其余依旧充公。

接着又是讨论分牲口和田地,这下场面有些混乱,有的人心里害怕不愿意要,有的人则本着有便宜不占是傻子,争论着自家应该分得多少土地。

当晚的翟家打谷场上,两口翟家猪圈里的肥猪被宰杀,杀猪菜吃得人人面上油光锃亮。

“乡亲们!我来给大家讲讲山东人民革命公社是怎么回事!”

姚梵在让村民们疯狂了一天后,开始演讲,村民们的心随着姚梵的话起起伏伏,翻腾不已。

“老天爷啊!这姚东家果然是个造反的主!”不少村民心里哀叹。“朝廷要是知道了,我们是不是也要跟着被杀头……”

李璐则配合着姚梵大声的鼓动道:“姚主席说了!山东大旱!还有三年!这是老天爷要亡清!大家若不跟着姚主席的山东人民革命公社走,那便要全都饿死!

乡亲们!大家今天得了姚主席的大恩,今后若不跟着姚主席走,那还是人吗?我李璐今天敞开天窗说亮话,今后要跟着姚主席闹革命!打净天下土豪劣绅!给咱们穷人建一个人间天堂!一个没有剥削和压迫的社会主义国家!”

姚梵见李璐的思想政治课没有白上,立刻带着战士们拍手鼓掌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