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28章 山东公社(九)

第128章 山东公社(九)

【128】山东公社(九)

“不能每次打土豪分田地都是我亲自出马。”姚梵坐在拖拉机上心里暗想:“我得早日把干部队伍单独拉起来,专门培养一批非战斗的行政干部。”

姚梵回到青岛已经是傍晚,刚回衙门坐下,李海牛就急急地跑来汇报。

“东家……”

“叫我主席。”

“是!主席!今天咱们按计划取消军事戒严,城里有钱人家就呼啦一下全跑光了,他们赶着马车骡车大批出逃,早上都把城门堵住了。东……主席您是没看见今天上午的情形,城里富户个个收拾了家当,箱笼马车一辆接一辆的往外逃啊!”

“这倒好,省了事了,海牛,你把逃空的人家房子征用下来,给咱们的新兵住!”

“主席,我看不如追上去下手!把这些富户全抢一遍。”李海牛握拳道:“反正他们逃出去也要报告官府的,我看杀了也不冤。”

“海牛,前几天我上课时怎么说的你记得吗?不要四面出击,要团结可以团结的大多数人。再说咱们不是流寇,是要建立政权的革命军队。”姚梵教育李海牛道。

“东……主席你说的是!”李海牛连忙点头。

“海牛你不要慌,人走了将来还会回来,人心散了就难收了!”姚梵重重强调。

“海牛一定记住主席的教诲。”

“海牛,眼下队伍的新兵训练一定要抓紧,你可要记住,我颁布的纪律条令、内务条令、队列条令一定要放在第一位来抓!这三大条令是部队战斗力的保证!

我们不是流寇,也不是封建军队,我们是革命军队!是人民的军队!三大条令统称共同条令,是人民军队区别于封建军队的最显著标志,一定要时刻紧抓!日日夜夜的给我抓!”

“是!主席。”

“三大条令以外就是三大训练,射击、投弹、刺刀,一个都不能马虎。”

“主席,您之前不是说三大训练是队列、射击、刺刀吗?”

“队列现在归入三大条令,要从生活上就严格要求士兵遵守。至于投弹,这是我们很重要的战斗手段,现在要把他划为新兵的正式训练科目。”姚梵知道抗战时期我军训练基本就是练习这三样技术。

“是!”

李海牛走后,姚梵随便吃了点干粮,就来到姚家庄视察新兵训练,并在学习骨干分子中间挑选政工干部。

“三姐,多亏了你这段时间的教育,战士们思想觉悟提高的很快,这个工作你要继续加强,要钱要人我都给你。”

“大哥……主席,听说城里人都跑光了,是真的吗?”

“嗯。”

“那么说,清兵马上就要来了?”三姐忧虑地道。

“别担心,大哥会把清兵打得落花流水。”姚梵希望给所有人增加信心。

……

几天后,白小旗手下探马传来消息,青州驻防营的八旗兵开始操练了。而且登州镇总兵官下属的七个地方守备营也开始了集结。

姚梵知道自己造反的事情终于泄露。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山东公社的最高军事会议当晚就在姚家庄会议室召开了。

姚梵手下五个连的连长加上各排排长悉数出席,还叫来了苏三姐、王贵、白小旗参加。

“根据白马会的探马情报,清军已经开始集结操练,我估计近日将对我部发起试探性进攻,我决定先发制人,以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要目的,第一步,我们先打掉莱州镇总兵官下属的即墨营!拿下即墨县城!”姚梵指着墙上挂着的山东地图说道。

这张地图是姚梵从2011搞得卫星图,已经用图像编辑软件删除了上面的文字和各种现代的城镇房屋,绿油油的渲染的全是田野,另外标注了1875的各个地名。

“大家看,清军如果没有即墨作为桥头堡,就进攻不了青岛,而我们如果不能拿下即墨,就只能龟缩在青岛,可以说,谁拿下即墨,谁就有了主动权。我们都希望战斗离姚家庄越远越好,所以我们已经到了必须出兵控制即墨县的时候。”

李海牛站起来道:“主席,这第一战我们一连愿意打先锋!即墨守备营是绿营,这帮吃空饷的东西满打满算也就五百人罢了。”

姚梵直呼其名的道:“白小旗,你说说你们白马会这段日子探来的情报。”

白小旗毫不介意姚梵直呼其名:“姚主席,即墨守备营的绿营兵力大约200,人虽不多,但胜在城池坚固,粮草充足,比起青岛口的木头城墙来,即墨的城墙要更高更厚,而且是土石结构,很不好打。如果绿营关闭四门上了城墙,用鸟铳、抬枪守城,贵部怕是要死伤不少兄弟,也不知姚东家的洋枪能不能压住城头,让你们的兄弟们能架梯上城。”

听了这话,在座的所有人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白小旗,看得她头皮发麻。

因为姚梵的吩咐,公社上下把白马会作为雇佣军来看待,防备的很严,白小旗和白马会的办事处被安排在姚家庄外围,而且从来不允许告诉白小旗革命军队的武器装备情况。

“没关系,我们会解放即墨的。”姚梵道。

“街坊?”第一次参加山东革命公社最高军事会议的白小旗没听懂。

“是解放!”姚梵在地图边的黑板上用粉笔写了下来。

“我们山东人民革命公社目标是解放全中国,我们的军队,就叫中国人民解放军。”

说完,姚梵对苏三姐说道:“拿军旗出来。”

三姐取出姚梵从2011带来的党旗,走到前面来展示给大家,金黄色的镰刀锤子在红色的旗面上散发着奇异的光芒。

“红色象征革命,锤子和镰刀象征工人和农民的劳动工具。这旗帜意味着我们是中国劳动人民的先锋队,从劳动人民中间来,为劳动人民解放而战!”姚梵解释完后还吟了一句诗“锤子砸开新世界,镰刀割断旧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