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29章 鼓角声声起战伐(一)

第129章 鼓角声声起战伐(一)

【129】鼓角声声起战伐(一)

白小旗低头说了句:“主席,旗帜好看跟能不能攻下城有什么关系。”声音不大,却让整个会议室都能听见。看来她还在纠结于进攻部队的数量。

李君红着脸反驳道:“这旗帜好看!主席说得也好!至于攻城,俺二连和一连一起上!两个连120人一定能拿下即墨!”

白小旗听得心中有些忧郁,又有些急躁,她发现自己跟随造反的对象是如此的没有打仗经验。

“姚主席,自古兵书有云,攻城靠围。即墨有200兵勇守城,则需十倍兵力四面合围,使对方兵力分散在城头,前后左右疲于奔命无法兼顾,这样才能蚁附攻城。”白小旗坦诚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她觉得自己必须对眼前这个男人的军队负责,不能看着他没头没脑的撞在即墨这么一个小城上。

姚梵摆摆手,说:“即墨小城,一个连上去就够用了。不过白小旗你说的也有道理,围城是个好办法,围城可以打援嘛。”

说罢姚梵指着地图道:“我估计,满蒙八旗两个驻防营中,能来救援即墨的大概是青州驻防营了。”他用手指点了点地图道:“青州八旗驻防营的兵丁分属满洲正黄、镶黄和蒙古正黄、镶黄。这年头满人怕死的居多,应该不会太急着冲上来,倒是蒙古八旗有这么个纵兵劫掠的机会,应该会很快的闻讯出动。青州营定员2500全部是骑兵,五个蒙古马队骑兵营,每个马队250人,五个营一千多人马。”

李海牛点头道:“蒙古马队善战,可是脑子也死板,空饷只敢按例明吃三成,也就是说他们的战斗力还是有保证的,如今有了个借平叛实施抢掠的机会,他们一定不会错过。青州过来即墨不过300里,只是马队疾行两三天的路程。”

白小旗还是觉得姚梵等人轻敌,侧首对李海牛道:“别小看那五个满洲马队,那可不是山东的老八旗,老八旗早就被捻军杀的光光的了,这些人是当初丁宝桢去吉林和黑龙江招募的西丹,所谓西丹就是满洲的八旗余丁,这些人以往靠狩猎为生,甚是野蛮,弓马娴熟的很。”

姚梵闻言皱着眉头,一只手抱在胸前,一只手摸着下巴道:“如果青州10个骑兵营2500员额的人马全部出动,那倒是一场恶战,骑兵机动灵活,哪怕只有七成的员额也不好应付。”他在地图前踱步道:“假如我们采用围点打援的办法,我一来担心这些家伙根本不挪窝,他们会借机向朝廷催要欠饷和开拔银子,那就有的拖延了。二来我也担心他们一旦来多了,我们吃不下,或者把肚子吃伤了。”

李海牛道:“我看他们很有拖延发兵的可能,毕竟马放南山这些年,朝廷把山东50多个勇营裁的只剩下如今的22个,可见是缺钱的利害了,八旗的饷银是否每月都能按时发放,这谁也说不准。我们如果围住即墨时间长了,也许等来的不是八旗骑兵,而是勇营。我看还是一鼓作气拿下的好,拿下即墨之后,在城里稳稳地等着清军来攻。”

李君问姚梵:“主席,登州镇总兵官陈辉龙下属7个守备营,现如今被我们拿下了韦国福的胶州营,我们再进攻一个即墨营,那也还有五个营,您怎么没把他们算上?”

姚梵摇摇头:“我以前问过韦国福登州镇下面七个守备营的状况,据他说全是一个鸟样。文登、烟台、莱州、青州、寿光、即墨、胶州,七个绿营守备全是糜烂不堪。我觉得他们只会严防死守自己的驻地,不大可能来救援即墨。至于登州镇驻扎蓬莱本标的两个营,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当然我也不排除他们来援救的可能性,所以还要请白马会一定严加打探各地要道,及时发回消息。”

周第四看着地图道:“根据我们审问参将禄善的结果,我觉得主席的判断非常有道理,禄善说登州镇糜烂已久,绿营兵十不存三,除了本标还有一半的人手,其余各营平时在所镇都闲散在外,靠收路税门税过活。那禄善被我叫人前前后后狠狠抽打了三回,每次回答都一样,应该不会胡说。”

姚梵听罢,笑着说道:“周第四做事很周到。”

夸了周第四一句,姚梵继续道:“山东的绿营镇标除了登州镇,还有那曹州镇和兖州镇,曹州兖州距离太远,完全可以不去考虑了。”

刘进宝见其余四个连长都发言了,便也不甘示弱的显示自己这些天来的军事知识储备,开口道:“主席,丁宝桢手下直属山东总兵官有两个,周觉荣手下的绿营不足为道,可是另一个总兵官王正起手下可还有22个勇营啊!这些勇营分驻青州德州,与两个八旗驻防营拱在一起,怕是不好办。”

姚梵一想到丁宝桢手里这22个勇营,心里也是一沉。

刘进宝自以为是的道:“要是他们22个营倾巢来袭,胜负恐怕就要变成五五之数,主席,我们要严加防范才是。”

李海牛摇头:“勇营素来是先补饷,再收开拔费,然后才出发,我觉得他们不大可能全体出动,只会是青州的勇营跟着青州八旗驻防营一起开拔过来,按照马步军一比一的来算,青州八旗出几个马队,勇营就会跟上几个步兵营。但是一天不发饷,他们恐怕一天不会开打。”

白小旗在会议室里听得一愣一愣的,虽然电灯很稀奇,黑板也很稀奇,粉笔也很稀奇,拿来做军旗的那种红绸也漂亮的很,但是这些再稀奇也比不过眼前这些满嘴跑马的家伙说话稀奇!

“姚主席,我白小旗说句不中听的话。”

“尽管说,军事会议就是要集思广益,让大家充分发表意见。”姚梵微笑地看着她。

白小旗咬咬牙,目若流星般打量了一圈会议室中的众人:

“贵部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贵部眼下才几百人吧?靠着内应偷袭拿下了青岛口而已,怎么敢不把朝廷军队放在眼里?若是姚主席您手下有个三五千人,那些绿营、勇营、镇标、抚标大概会借机催饷,拖延发兵,可他们要是知道您才这点人马,那还不跟饿狗扑食似的来抢功?”

姚梵一愣,道:“白小旗你说的太对了!你对清兵的心理掌握的太透彻了!好!好!”

姚梵身子一正,对所有军官说道:“经过前一段时间的集训,各连新兵已经初步掌握了基础战斗技能和共同条令,我宣布,现在我军重新编组,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