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30章 鼓角声声起战伐(二)

第130章 鼓角声声起战伐 二

【130】鼓角声声起战伐(二)

姚梵宣布道:“各连从自己训练的十个新兵排里选一个出来,加上连队之前的两个老兵排,三个排组成教导连,剩下9个新兵排组成三个新连队。

李海牛、李君、周第四、贺世成、刘进宝你们五个连现在晋升为营,原来的连长副连长晋升为营长和副营长。每个营下属四个连,各教导连番号为各营一连,其余依次递推为二连三连四连。

经过这段时间的考察和评比筛选,各连连长人选我已经定下,由之前表现出色的学习模范和训练模范担任,现在我颁布命令状。

一营一连连长胡广亭,副连长曹九斤,二连连长罗启仁,副连长朱大奎………

我军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炮兵,虽然只有一个连,但是作为我军的火力打击战斗群种子,前途不可限量。

现在我宣读任命状:炮一连连长桂八,副连长彭甲昌,下辖四个炮班………”

随着姚梵的宣读,被点名的干部们一个个精神抖擞的站起来大声喊“到!”

姚梵宣读完毕命令状,又说道:“现在我宣布一下待遇的调整问题,战士工资不变,依旧是每月十两基础工资;排长副排长一级工资,在基础工资上加五两;连长副连长领二级工资,在基础工资上加十两;营长副营长领三级工资,在基础工资上加二十两。”

姚梵说罢抬头看着众人的脸色,见大家对工资待遇还是很满意的,便放心的道:“大家既然没有意见,那就这样执行。我再提醒一遍,我们革命军队,绝对不允许吃空饷!干部们要时刻牢记吃苦在前,冲锋在前的原则,和战士们打成一片,吃在一起住在一起,决不许搞特殊化!”

姚梵左手叉腰,右手在面前有力的挥动着,以革命影视剧里领袖的风范在台前演讲道:

“根据这次军事会议讨论结果,综合考虑清军作战规律,我分析:清军目前的战略思想沿袭于曾国藩镇压人民起义的经验,也就是六个字‘结硬寨,打呆仗。’因此一旦发现我军大股集群活动,他们就会结营扎寨,试图通过硬寨坚城与我军对耗,等我军进攻不下打算撤退的时候,再用所谓‘附其背,冲其腰,抄其尾’的战术来试图击溃我军。这是一种落后的的消极战术,是右倾机会主义军事路线,是我们要批判的!

勇营素来求稳,日行军不超过40里,所谓半日行军、半日扎营,野战交锋中又强调待对手先发,后发制人。这种消极的右倾思想贯穿他们的所有军事活动,是与我军强调的革命英雄主义背道而驰的!

清军喜欢以慢制快,但我军偏偏就要以雷霆之势、闪电之速进行作战,把这些反革命武装彻底击垮!”

台下干部们崇拜的望着姚梵挥斥方遒的领袖做派,听得如醉如痴,其中有些新干部听得半懂不懂,但丝毫不妨碍他们对于姚梵的崇敬之心。

“主席真有学问!”李海牛心痒难搔的想到。

白小旗听得一愣一愣,心说怪不得姚东家敢起事,原来他居然对清军打仗的法儿了如指掌。

姚梵握拳坚定地说道:“目前即墨县的敌人已经紧闭了四门,显然是已经开始防备我军。

所以我决定,这次的战斗,由李海牛的一营担任突击群,从正面对即墨县城南门发起进攻,用**包对城门实施爆破!然后冲入城中实施清剿战斗。将城中顽抗的残敌彻底歼灭!

李君的二营和我军直属炮兵连担任火力支援群,对城头的目标发起步枪中远距离射击和炮火打击,以保障突击群顺利实施快速突破!

刘进宝的三营担任牵制群,在即墨县城北面一千米处进行埋伏,一旦有敌人援军来袭,立刻分兵对敌发起牵制进攻,同时进行阵地土工作业,准备阻击敌人。

周第四的四营担任预备队,在火力群后进行待命,随时准备应变。

贺世成的五营驻守青岛口和姚家庄,尤其是要注意海上,要用土木工事控制码头和港口,我们现阶段不排除敌人会采取从海上进犯的可能性。”

姚梵的战略思想完全和这年头的战役思想大相径庭,从他的战斗群划分上就能看出现代作战思想的影子。

白小旗听得目瞪口呆“姑且不论那李海牛和李君两个营大约五百人能不能拿下即墨,可是姚东家真的是第一次打仗么?怎么我听着他像是造反的行家里手?好像是个打惯了仗的将军一般。”

等姚梵把细节也一一布置完毕,便问“都听明白了吗!”

所有干部们全体起立,吼道:“是!听明白了!”

“好,队伍今晚就出发,在即墨县城外进行战斗准备,六点半钟天亮时发起进攻!现在开始全体对表!”

说罢,姚梵带着干部们把手表进行了校对,确保了全体的时间一致。

白小旗肃然的立在一边,呆呆的看着姚梵和他手下这些被成为干部的军官,她下定决心,明天一定要跟着姚梵的部队,看看他到底依仗什么,居然没把一个死守的坚城放在眼里,居然喊出了要在战斗发起一个小时后攻进城内的口号!

白小旗手上也戴着一块姚梵送的手表,她素日对之爱若珍宝,所以她知道,一个小时是半个时辰。

白小旗不相信,世上有人能够在半个时辰里攻下一个四门紧闭的坚城。

“就是洋人来了,用大炮打,怕是也办不到吧?”白小旗想。

即墨县城外的临时帐篷中,烛火通明,李君问姚梵:“主席,城门一破,万一即墨守备营在城里顽抗怎么办?我要不要带人冲进去?”

“不用,要相信李海牛他们一营,再说万一敌人弃城而逃,你也好追不是吗?”

“是,我懂了。”

六点半到了,天蒙蒙亮,东方被朝阳渲晕成酒醉般绯红,姚梵站在距离即墨城五百米远的一处小丘上,下令道:“开始进攻!”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