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38章 鼓角声声起战伐(十)

第138章 鼓角声声起战伐(十)

【138】鼓角声声起战伐(十)

看着姚梵发下的歌词本,大家学的飞快,半个小时就记会了军歌。

“现在我们合练一遍。”姚梵再次播放起那激扬的配乐。

“…………

听!

风在呼啸军号响,

革命歌声多么嘹亮。

同志们整齐步伐奔向解放的战场,

同志们整齐步伐奔向祖国的边疆。

…………

我们是工农的子弟,

我们是人民的武装,

…………”

一曲唱罢,同志们掌声雷动。

李海牛赞叹道:“提气!真提气!主席,您这个音箱子太神了!太神了!”

白小旗看傻了眼“这姚主席果然是妖怪!这箱子就跟变戏法儿一般,不!比变戏法儿的还要神奇,简直就是仙法!姚主席不会是个仙人下凡吧?”

“全体起立!”姚梵命令道。

干部们呼啦啦的站起来,一个个把身子挺得笔直。

“各营营长副营长和炮一连连长留下,其他人解散。回去马上教战士们学唱军歌。”

“是!”

等大家离开,姚梵从自己的随身背包中取出十一个雷曼克斯防水对讲机分给手下五个营长、副营长和炮兵连连长桂八。

该型对讲机的防水能力达到七级,也就是说可以承受短时间内在水中浸泡,对讲机内所有电子元件都胶裹着防水套,对讲机和电池上的所有贴标已经姚梵被撕去,目前对讲机和各电池均是满电状态,即使没电了也可以使用姚家庄里柴油发电机充电。

“这个是对讲机,野外通话距离10到20里,当然,如果遇到森林或者山地,距离就短了,只有2到10里。现在我来教教大家怎么用。”

姚梵顾不得在意手下干部们傻愣愣的眼神,开始讲解起来。

在经过姚梵的演示之后,李海牛激动极了:“娘勒!这下不得了了!以后有啥情况,俺只要一按,就能告诉主席!”

贺世成不停地咽着口水,抓耳挠腮地道:“主席,您这回出兵带上俺吧?俺上回就担任守备任务,咋这回还是守备啊?”

刘进宝兴奋的脸红脖子粗,拿着对讲机不停地学着刚才姚梵的示范,喊:“喂喂!听见俺说话了吗?喂喂!听见了吗?喂喂!喂喂!喂喂!听见……”

周第四紧张的嘴巴不停念叨着,在心里快速默记:“先开电源,调大音量,调整波段,按通话键,说完松手……”

李君如获至宝一般把对讲机捧在手里生怕掉落,怕捏坏了又不敢重捏,所以他死活不愿意一只手拿着,最后他把对讲机小心塞进口袋,扣上袋扣说道:

“主席,这下出兵俺们一定把清军打的落花流水!只要看到清军,俺们立刻报告不就完了吗?大部队一围上来,准叫他插翅难逃!”

李海牛灵光一闪道:“对!要是给探马一人发一个,那就好了!都不用跑回来报告敌情!”

姚梵搪塞道:“这是我家海外研究所秘密研制的装备,这么高科技的装备可不能扩散出去,那清军虽然不懂,可是洋人懂啊,万一一不小心落到洋人手里被他们学了去,拿来装备军队打中国人,那就助纣为虐了。”

刘进宝问道:“主席,啥叫助纣为虐?”

李君不耐烦地道:“就是如虎添翼。”

刘进宝若有所悟的点点头:“恩,是不能让老虎长翅膀,那还了得么?那以后还不要飞进村里造孽?抓都抓不住。”

姚梵警告道:“对讲机是秘密装备,你们都要贴身保管,如果有遗失,一律连降三级!还要进行严格审问审查!”

“是!”众将肃容道。

会议解散后,干部们生怕忘记歌词,纷纷跑回各自连队教士兵们唱,一时间,即墨城里处处闻听得军歌嘹亮。

“刘营长,你们唱的是啥歌啊?听得怪有劲的。”给部队送猪肉的本地张屠户问道。

眼下部队的猪肉基本靠采购,虽然之前打土豪中也得了许多活猪活牛,但姚梵考虑再三,觉得还是先雇人养起来为好。眼下先外面买着吃,一旦供应紧缺,再吃自己的。

“这是咱们革命军的军歌!咱革命军的大号叫做解放军。”刘进宝在原即墨守备营的校场里得意地道。

“好听!唱的好听!”张屠户满脸堆笑连连点头。

在张屠户看来,这伙胶贼虽然是造反的十恶不赦大罪,但他们军纪严明,和百姓做买卖从不赊欠,也不仗势压价,这伙胶贼的大王姚梵甚至还贴出了公平买卖的告示,上面说欢迎大家来县衙投诉任何军人的不法行为。甚至还免除了一切小商贩的税收,以及所有原来大清国的杂税。

因为胶贼的大量采购,张屠户最近着实赚了一笔银子,虽然家里老婆始终不同意他每天给胶贼送肉,告诫他早日收手,可是张屠户实在无法抗拒那种一手交钱一手交肉,肉到钱来的批发利润。

“这样赚钱可比二两三两的零卖舒服多了,你别说,胶贼吃得是真特娘的好!就连最下等的丘八也顿顿有肉丝,那姚东家果然是个富豪!”张屠户每次送完猪肉回家,都是这般的啧啧赞叹。

第二天鸡叫第一遍,四点钟天还黑漆漆的,姚梵就带着部队上路了。

如果说之前攻打即墨县城是姚梵手下军队的第一次攻城战役,那么这一次的出征,将有可能成为这支年轻的军队第一次打野战,而且面临的还是清军骑兵。尽管姚梵在之前尽可能多的进行了各种准备,但毕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心里依旧极度不安。

“但愿一切都平平稳稳的。”

从即墨向西十公里就是大信镇,早上七点,全副武装的四个营加一个炮连就逶迤而至。

“主席,在往西十里,噢,就是五公里,咱们就能到南泉镇,从南泉镇到李哥庄有15公里。”

“兵贵神速,咱们去李哥庄造饭歇脚。”姚梵做了决定。

沿途的村镇见到这只打着红旗、穿着蓝色工作服的军队,一眼就认出来是姚家庄的叛军,不断有地主老财派出家人向胶西县城骑马送信,奢望胶西县城的清军打败姚梵的进攻之后,他们能得到些政治资本。

当部队开至李哥庄时是上午十点半,姚梵对于战士们的脚力很满意。

“主席,清军应该已经知道咱们来了。我派出在两翼的侦察兵发现,鬼鬼祟祟骑马往西边赶的王八羔子可真不少。”李海牛向姚梵报告。

“骑兵是进攻型部队,侦查能力也出色,要对他们发动奇袭本来就几乎不可能。再说人家是专程来打我们的,不可能不防着我们偷袭,我根本就没指望能把他们堵在城里。

海牛,传令下去,全军造饭,吃完了休息半个小时继续赶路。”

“是!”

当中午十二点半日挂中天,全军再次出发时,胶西县的蒙古骑兵已经得到消息。

统帅这五个蒙古骑兵营的是青州八旗驻防营都统德克吉纳,蒙古正黄旗人,明面上喊作都统是好听,其实是个正二品副都统的衔。

德克吉纳从小长在北京,一口的纯正京片子,在青州当了三年的军区最高司令长官还是没学会山东话。

“他奶奶的!老子没去割他姚梵的脑袋,他倒反来先咬我。”德克吉纳抚摸着唇上黑油油的胡须,嘴里蹦出一口京腔。

“将军!胶贼满打满算,一共才一千人,都背着枪,大约全是战兵,没带辎重和辅兵,眼下已到李哥庄。如果他们不扎寨继续西进,算起来傍晚就能到胶西。”德克吉纳手下参领报道。

“扎寨?我还等他扎寨?”德克吉纳从椅子上站起,一抖前襟道:“给我披甲!叫儿郎们立刻上马!老子今天要大开杀戒!”

在德克吉纳看来,一千二百多骑兵对上一千步兵,要是赢不了那才是笑话,何况那还是一股刚起事的乌合之众!

“狗胆包天的乱民,手里有几把洋枪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德克吉纳在属下的帮助下披挂完毕,飞身上马手按刀柄淡然下令:

“走。”

眨眼间,一千蒙古铁骑开出胶西县城门,悄无声息的向东缓慢运动起来。

大地上逐渐出现了一条向东流动的马群,马群上的骑士们身上挂着黑漆漆的牛筋大弓,背后的箭囊中白羽烁烁,新刷桐油的黑漆箭油光锃亮。细看骑士装束,一个个头戴红缨铁盔,身穿牛皮镶钉丝绵甲,脚蹬黑色兽口吞连云纹厚底牛皮靴,甲色鲜亮!正黄、镶黄衣甲分明,真可谓是刀光如鳞甲如星,当真是气势逼人!

如今的蒙古骑兵早已不是当初的苦逼轻骑兵,和他们的祖宗比起来,眼下蒙古八旗的骑兵,尤其是上三期,已经可以称为重骑兵了,当然这不是和欧洲的铁壳乌龟重骑兵比,而是相对于绿营或者勇营的骑兵来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