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39章 鼓角声声起战伐(十一)

第139章 鼓角声声起战伐(十一)

【139】鼓角声声起战伐(十一)

秋日下午。

金色阳光洒满大地。

胶西县城外一处不知名的小丘上,白马会的哨探、白小旗的心腹谢家祥带着另一个年轻的骑手站在阳光下,手里紧紧握着姚梵给的后市两百多元一副的普通双筒望远镜,紧紧地盯着清军出城骑兵的动向。

他们的身后山坡下,一匹枣红马和一匹灰斑白马正在悠闲地低头吃草,那匹枣红马是白马会用姚凡发下的高工资买下的新马驹,虽然姚梵许给白马会每个探马50两的工资,可是白马会却只给每个探马每月发30两,扣下20两当做会捐。

这匹枣红马大约是吃惯了以前家里的干料,对于山坡上的青料有些爱答不理,只是一味的用颈娑磨那匹年长的灰斑白马,好像希望得到老马的青睐。

“五个营全出来了!

奶奶的!这是要打大的了!

雷子!咱们赶紧通报姚东家。”

“嗯!”

二人迅速回身跑下山坡,翻身上马后一带马头,口中喝道:

“驾!!!”

“驾!!!”

枣红马被谢家祥的大声厉喝吓得有些受惊,撒开四蹄,上下猛烈甩动脑袋,跟在灰斑白马身后一路狂奔起来。

谢家祥一路打马狂奔,见到队伍后一直跑到红旗下的姚梵跟前才收住马头,翻身下马扑地就拜:“大人!”

“叫我主席,或者姚梵同志。”

“是!主席!清军五个骑营全数出动!俺估摸着,他们眼下距离此地还有十二、三里。他们一路缓行而来,应该是养足了马力。”

“好!继续探来!”姚梵鼓励道。

“主席,俺的伴当雷子坠在他们前头呢,俺这就去换他。”

说罢,谢家祥重又上马,沿来路而去。

“主席,咱们要不要列队迎敌?”李海牛道。

“不用列队,通知各营放缓行军速度,行军队列不要拉得太长。”姚梵道。

“这条官道北高南低,如果我带骑兵,一定选择从北面拦腰冲断下来。”李海牛道。

等谢家祥再次来报时,姚梵已经远远地模糊看到了远处跟随而来的蒙古骑兵衣甲。

全军所有军官立刻吹响了紧急集合的铁哨子,一声声凄厉的哨音,回荡在秋日的原野上。士兵们全都紧张地疯狂列队,将步枪牢牢抱在怀中。

“报数!”

“一!”

“二!”

“三!”

“四!”

“…………”

谢家祥再次拍马跑到姚梵面前时候,脸上惶急带泪。

“主席!雷子被清兵抓住了!”

姚梵咬了咬嘴唇,每当他心里没底,就会咬嘴唇。

“知道了,你辛苦了!现在你的侦查任务完成了。从现在起,你跟着大部队。”

“主席!可是雷子他……”

李海牛骂道:“闭嘴!啥时候了!瞎磨叽!”

谢家祥一想也是,牵着枣红马默然不语的站去一边。

“主席!来的是清军前哨!”李君端着望远镜站在路边一块石头上喊道。

“多少人?”

“大约二十多个骑兵。”李君报道。

姚梵知道清军一个骑兵营分10队,250人分成十个25人的骑队。

“这是清兵的哨探,雷子一定是被他们抓去的。”李海牛判断到。

“是!清军五个骑营眼下分兵三路,一路下了官道,正在北面的野地里向东行,一路向南包抄,中间一路继续沿着官道迎头赶来。我和雷子被清军锋哨察觉包围了,我好不容易才打马逃了出来,雷子的老马实在跑不动了……呜呜呜呜……”谢家祥说着就大哭了起来。

“你哭个甚!”李海牛鄙夷地瞪着谢家祥。

姚梵下令道:“停止前进!全体上刺刀!四个营沿官道排成线列队形,各排20人分四列!各营长以下属四个连为排列单位,结成空心方阵。”

李海牛连忙拿起步话机向其余各营传令:“主席命令!全体上刺刀,准备迎战!四个营就地排成一线!各排20人分四列队形!各营结成空心方阵!”

随着一、二、三、四营分别组成空心方阵,各方阵前后相隔50米的在官道上肃立,远远看去,像是一串糖葫芦。

青州八旗都统德克吉纳终于率领三个蒙古正黄旗骑营赶到了官道以北,德克吉纳骑在一匹通体乌黑的青海河曲马背上,用一杆铜质单孔望远镜望着南面那些已经静候多时的胶贼。

当看见胶贼手里拿着那种短的可笑的刺刀,排成一个个空心方阵,德克吉纳的眼睛轻蔑的眯成了一条缝,嘴角撇下,板着脸喊道:

“大清威武!蒙古健儿们!随我杀胶贼!”

牛角号凄厉长鸣!德克吉纳高举马刀一马当先!率领三个本标骑兵营如黄色潮水般卷向南面官道。

西面官道和南面野地里的两支镶黄旗骑兵听见牛角号响起,立刻放开缰绳发起了合围冲刺。

姚梵顶着钢盔站在一营的空心方阵中央,注视前方等待着时机。

马蹄声隆隆作响,大地微微颤动,蒙古八旗骑兵从百米外就开始取弓在手,只等冲到50米后就要开弓射箭。

“八旗的胆量比起他们祖宗来差远了,200年前的八旗兵不冲到50米内是不会摘弓的,不到30米内是不会射箭浪费体力的呢。”姚梵心中感慨。

姚梵的战士们已经端着枪好久了,前排卧姿,把枪架在用工兵铲临时挖起的土堆上,后排跪姿,端着枪死死的瞄准着敌人,后排抱枪站立着。

随着骑兵如乌云一般压进百米,各连队指挥官下命:

“全体瞄准!”

于是后排的战士也端起枪来,站姿射击不能端枪太久,否则容易肌肉麻痹,颤动影响射击精度。

几乎同时,所有的连队指挥官都在狂喊:

“射击!!!!”

暴雨般的枪声响了起来,如上苍要洗刷大地一般的猛烈横扫着面前的骑兵。

战士们的面庞绷得紧紧地,甚至有些狰狞,紧张和兴奋把他们浑身的肌肉全板结了,只有手指在一次次的扣动!

呼啸的弹雨中,蒙古八旗骑兵纷纷陨落,连人带马的翻滚着、死亡着、痛呼着,在秋日金阳下的这场白日暴雨中归于尘土。

一时间马匹的嘶鸣、人声的惨叫、枪声、马蹄声、几百斤的战马撞击地面声、骑士落马后骨断筋折之声……声声混杂,交织成一首地狱的镇魂曲。

“主席,后面的骑兵突击更加猛烈了!”

“各教导连机枪开火!”姚梵下令。这段时间,各营教导连都完成了装备培训四挺“革命”机枪的训练任务。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各教导连主机枪手都已经神经高度紧张,得到开火命令后有些控制不住,完全忘记了应该点射。他们从方阵空心里抱着机枪冲进步兵线列中央后,趴在地上拼了命的扫射消耗着子弹,试图把清军骑兵彻底终结在50米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