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40章 鼓角声声起战伐(十二)

第140章 鼓角声声起战伐(十二)

【140】鼓角声声起战伐(十二)

随着各机枪小队主射手进入疯狂状态,“革命”机枪的声音从“突突突变”成了“吃吃吃”的撕裂布匹声,没到半分钟,所有机枪小队都打完了他们的第一根一百发弹链,副射手们纷纷进入手忙脚乱重新装弹的状态。

原本冒着弹雨向姚凡军队阵地冲锋的清军骑兵,现在已经被彻底地压制住,无法前进哪怕半寸,如果说之前的半自动步枪射击像是横扫的暴雨一般犀利,那么现在的机枪射击就如同死神的镰刀,一片片的收割着原野上矗立的任何人与马的生命。

血花和肉块在风中飞溅,碎骨和内脏从衣甲中喷射上半空。

足以同时撕裂肉身和灵魂的巨大痛楚让中弹的骑兵在泥土中凄厉的惨叫打滚,痛苦的呼叫响彻了秋日原野。此刻如果能在脖子挨上一刀,都算是对他们最大的慰籍。

中弹倒地的骑兵们脸色紫黑、痛苦不堪,地上有的人已经痛到发不出声音的昏迷状态,还有的人内脏被打碎、混着肠子落出来足有五六尺,却被受到极度惊吓的马匹挂住脚蹬到处乱拖,痛的嚎啕惨哭!有的骑兵被打碎了骨骼,抱着碎骨处在地上翻滚着哭泣着,不小心又被后面的惊马践踏到,嚎哭着晕死过去。

血!

到处都是血!

血染红了绿草!血染红了泥土!血染红了原野!

四个营战士们组成的四个空心方阵依旧一动不动的屹立在官道上,依旧犹如一串滑稽的方形糖葫芦,在得到命令前,他们不会离开阵地半步。

没有战士敢停下手中步枪的射击,他们手中每一只五六式半自动步枪都保持着固定的节奏,机械的点射着,复进簧不停地推送着复进杆,将一颗颗黄铜弹壳从弹仓盖口弹出,叮咚的落在地上,相互撞击发出悦耳的清音。一旦十发弹夹打完,他们就如平时训练一般熟练的从腰间弹药携行具中取出新弹夹重新装弹,略微调整表尺和表尺上的游标,瞄准后再次重复的扣动扳机,如果不是因为人人发出粗重的呼吸声并带着冷酷的目光与表情,那就和训练打把差不多了。

之前如黄色潮水一般南卷的三个营近千清军骑兵仿佛撞上了无形的巨堤,潮头已经撞得粉碎,向后反卷的同时将后浪也拍得开裂。

来自蒙古正黄、镶黄的五个骑兵营,此刻终于绷不住了!他们从北西南三个方向开始全面崩溃!

劫后余生的骑兵们见到同伴的惨状,每个人都吓得魂不附体,他们使劲地拉转马头,疯狂的用手里的刀鞘、长弓、羽箭和能找到的一切打着马,拼命地用马蹬扎马腹,希望能比别人跑的更快一些。一匹匹战马的臀部和腹部被打得鲜血淋漓,发出“希律律,希律律……”地哀声悲鸣。

青州八旗驻防营都统德克吉纳静静地躺在官道北的野草地上,他两颗眼珠子无神地一动不动瞪着空中,仿佛死不瞑目。前面镶着满文金牌的红缨铁盔滚落在一边,露出他宽大发亮的脑门,他的胸前一摊脸盆大小的血迹,身后压着一大片如毡毯般稠厚的鲜红血肉,显然死的透了。

从他胸前裂开的前襟中露出了里面套的精钢锁子甲,一根根铁丝环扣已经被子弹打断,黑色铁丝妖异#地向着空中绽开着口子,看来这件冷兵器时代的防身利器没能挽救他的生命。鲜亮的黄色镶钉甲腰间那根寿云纹黄缎宽腰带上,插着一根他身前用惯的黄铜单筒望远镜,边上还歪斜的缠挂着一副廉价的双筒望远镜,想必这个蒙古汉子生前一定很珍视这件战利品……

看到敌人落荒而逃,李海牛兴奋的像个孩子,放声对着姚梵喊道:“主席,大胜!!我军大胜!!!”

李海牛今年已经40岁,从他22年前进入捻军开始,与清军的大仗小仗打了不下三、四十回。

作为骑兵,他打的几乎都是野战,可是他今天头一回发现,这仗还能够这样打!

连士兵加军官一千挂零的步兵,能不损一兵一卒,将五个营1200多蒙古八旗上三旗骑兵打的尸横遍野、溃不成军!

更神奇的是,对方连短兵相接的机会都没有,还未逼近己方就已经先行崩坏的不成模样,从打第一枪起,整个战斗过程只用了半个小时不到!

要知道这可是八旗上三旗的骑兵,和下五旗的不是一个档次。

姚梵的步话机不停地响着,“主席!追么?”

姚梵拿起步话机道:“两条腿怎么追四条腿?赶紧打扫战场。”

他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各级指挥员要提醒战士们,遵守新颁布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按照新颁布的三大纪律和八项注意,原来的三大纪律第三条“一切钱粮要归公”,已经改成了“一切缴获要归公”,原来的八项注意第八点“不虐待牲口”已经改成了“不虐待俘虏。”

“是!”对讲机里传出一片应答声。

随着各营派出连队打扫战场,姚梵也带着一营胡广亭部教导连进入北野战场检视战果。

“主席,这人应该就是清军的首领了,要不要把他脑袋割下来示众?”李海牛在边上问道。

姚梵蹲下身子,尊敬地看着两眼圆睁、望着天空的德克吉纳:“此人冲锋在前,真是条好汉子,听说蒙古族同胞作战勇敢,今日看来此言不虚。”

说罢姚梵伸手抚下,将德克吉纳的双眼阖上道:“告诉战士们,不许分割军人尸体,把衣甲武器财物全都收缴清空就行,留全尸在此,回头花些银子,叫附近村民过来挖个大坑,合葬了他们。”

“是!”

“主席,那些伤兵怎么办?”刘进宝问道。

“叫各排负责医药的战士们尽量救治轻伤员,伤势太重的……给他们个痛快吧……”

战场打扫一直持续到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中,李海牛跑来报告道:“主席,经过清点,一共发现尸体817具,还有52个伤兵。缴获完好的马匹225匹,重伤的马已经全杀了,剥下的衣甲和捡到的敌人丢弃的马刀、骑弓、箭矢不计其数。”

姚梵点点头:“把死马肉全割了,拉回去分给百姓。”

李海牛答应后,追问道:“主席,还打不打胶西县?”

姚梵挠挠头,皱眉道:“不打了。打下了还要分兵把守,我们哪里有这么多兵?

现在我们连夜回即墨,把缴获和伤兵安置一下,稍作休息和作战总结,就立刻北上进攻姜山县。”

姚梵最后笑着加了一句:“可别让登州总兵官陈辉龙等急了!”

闻言,李海牛咧开嘴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

“主席,咱们眼下有了这225匹战马,是不是也该建个骑兵队了?”李海牛试探着姚梵的口气。

姚梵对这个建议也很有兴趣:“如果我们有骑兵队,今天敌人就溜不了。可我对骑兵的训练一窍不通,这怎么办?”

李海牛用手指头猛戳自己胸脯,好像在提醒姚梵“你不懂没关系,这里有人懂啊!那个人就是我啊!”

他急的龇牙咧嘴地说道:“主席!俺懂!俺懂啊!俺在捻军打了整整十年仗!一直都是骑军的锋将!”

姚梵歪着脑袋笑看着李海牛:“你们的骑兵战术太老套,都是五百年前的东西,现代骑兵战术要围绕步枪进行,比如说龙骑兵战术,你懂么?”

“啥叫龙骑兵。”

“简单的说,就是骑在马背上的步兵。”

李海牛知道,姚凡简单的一句话里,一定还包含有其他的门道。

“主席,你跟俺细说说吧?”

“回去再说,现在我们连夜动身回即墨。”

于是全军得胜回程,一路上军歌嘹亮,歌声间隙,战士们一个个神采飞扬的议论着今天的战斗。

“二毛,你说这朝廷是不是太不经打了?这才一顿饭功夫,咱们就把那上三旗的蒙古骑兵打的屁滚尿流了!”一个紫膛脸的战士说道。

“要我说啊,不是朝廷不禁打,是咱主席用兵如神。你想啊,那蒙古八旗上三旗的骑兵盔明甲亮,一看就知道是朝廷的精兵,可为啥遇到咱他们就蔫了呢?这还不是因为咱主席厉害吗!”这个叫二毛的战士道。

“对!要说就说咱主席用兵如神,咱全军上下,一个人连一根汗毛都没伤到,就得了一场大胜,这样的事情传出去谁信啊?就是放到那说书的先生嘴里去讲,也断没有这样的故事!”紫膛脸重重点头道。

边上一个机枪班的副射手宝贝的扛着肩头机枪道:“要我说,咱们连夜的就杀进京城去,把皇帝老儿从龙椅上拉下来,一枪毙了他!再让咱主席坐上去,天下就太平了,这大清国的百姓从此也就有了福了。”

二毛撇嘴鄙视道:“扯淡,一听就知道你小子思想政治课白上了,主席才不要当什么皇帝呢!主席说了,中国未来是属于全体中国劳动人民的国家,咱们打仗是在帮着老百姓打天下,将来这个天下是要交给百姓自己管的。”

“再怎么管也要一个头头呗!反正俺就只认主席,别人俺都不认!”这个副射手坚定地道。

全军牵着缴获的马匹,马背上驼着马肉和各种物资,从六点钟一直走到天黑打起火把,半夜12点才回到即墨县。

“各级指挥员注意,立刻烧水给战士们洗脚泡脚,不然明天大家的脚全都得肿起来,走不得路了。”姚梵进城后立刻提出洗脚的命令。

即墨城中,今夜人欢马嘶,一直闹到半夜才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