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44章 鼓角声声起战伐(十六)

第144章 鼓角声声起战伐 十六

【144】鼓角声声起战伐(十六)

清晨的薄雾笼罩大地,远处姜山县的城墙和城门楼子上黑蒙蒙一片,守军并没有点火把,灯笼都没有挂一个,姚梵也不清楚登州总兵官陈辉龙是否已有了准备。

清晨的光线很暗,薄雾中,城墙两边黑色箭楼依稀可见。

雾气在姚梵的钢盔上结成露珠,随着他的移动滚落下来,滴滴打在身上。

“主席,行动吧,黑一点好,方便爆破组靠近。”李海牛靠近姚梵说道。

“好,开始。”姚梵下了决定,不管陈辉龙有没有准备,自己已经有了应对突发事件的觉悟。

得到命令后,一营教导连连长胡广亭率全连三个排从雾气中小心翼翼地跳出来,狸猫一般迅捷地向前突进。在靠近城围一百五十米时,两个排纷纷卧倒在地,用步枪和机枪瞄着城头进行火力警戒,担任突击组的一个排和一个只有三人组成的爆破小队依旧怀抱着炸药包和导火索继续沿着大路向城门摸去。

姚梵行军一夜后疲劳的眼眶深陷,他咽了口唾沫,手里捏了把汗,心里害怕说书中常见的所谓“一声炮响,城门洞开,突然杀出一队人马来”的情况出现。

每一个战士的生命都很宝贵,姚梵希望自己种下的这些种子能够亲眼看见革命的成功,那将是一个多么美妙的时刻。

江山县的守军此时仿佛是一群棺材里的死人,眼看着爆破组已经摸到了城门下面,城头上却还是没有丝毫的动静。

“胡广亭大概会很失望吧?”姚梵猜想。

炮一连连长桂八静静地站在姚梵身边,手里捏着一把他最爱的米草,一边剥着草茎往嘴里塞,一边嘟哝着说:“咱们炮连今天不会又是竹篮打水了吧?前天打骑兵咱就一炮没放,今儿个又是一炮没放,这啥时候才能轮到咱立功啊?”

“有你打炮的时候,着什么急?那炮弹这么贵,白白浪费在绿营身上多划不来。”姚梵道。

“是。”桂八嚼着草茎道:“秋深了,米草都长老了。”

李海牛放下望远镜道:“你小子要吃草一边去,别老在这里罗里啰嗦,烦死了。”

李君盯着望远镜道:“快看,胡广亭他们点火了。”

“这小子这次又到前面当爆破组?他不要命了?”姚梵赶紧拿起望远镜,果然依稀看见胡广亭靠在城墙底下捂着耳朵。

李海牛自豪的道:“俺一连没的说,有胡广亭这样的好小子做榜样,个个都会是好汉!”

李君口中轻轻“切”了一声,引来李海牛的怒目。

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薄雾中的城门立刻被笼罩在一片白烟中,白烟里透出红光,煞是好看。之前棉絮一样笼罩在大地上的晨雾,此刻也在爆炸中微微的颤抖翻动着。

一营教导连连长胡广亭冲在城门旁,凄厉的吹着脖子上挂的铁哨子,远处的教导连战士们一个个迅速爬起,对城门发起了突击,只是忘了昨天刚交待的散兵战术,潮水般一窝蜂的向城门冲去。

李海牛狰狞的一咧嘴,大喊道:“一营二连跟上一连!突击城头敌军!”

姚梵不满的皱眉道:“李海牛你看看!你看看!这怎么又变成一窝蜂了!跟你说了要三五成群!要把队形散开!你做啥又凑成了一锅粥。”

李海牛想要挠挠头,结果手摸上了钢盔,尴尬的放下手道:“主席,俺回头一定好好批评他们,这帮兔崽子,真不长记性!”

说完,李海牛从小坡上跑下去,招呼着他的一营三连和四连,小跑着向炸的稀烂的城门冲去,一边冲还一边喊:“队形散开点!不要挤在一起!队形散开点!不要挤在一起!”

姚梵望着那些激动中乱哄哄冲锋的战士们,暗暗叹了口气“也多亏了清兵的糜烂,李海牛才能把实战当训练。”

姚梵拿起对讲机:“刘进宝,注意埋伏好,清军很有可能从北门东门逃出来,别让他们跑了。”

“是!主席放心!东门有一连二连,北门有我亲自带队的三连四连,跑不了。”步话机里传来刘进宝近乎吼叫的声音,振的姚梵耳膜发痒。

姚梵继续对着步话机发号施令:“周第四你注意看住西门。”

“是!”周第四回答很简练。

李君不甘心的问道:“那我呢?”

“你是预备队。”姚梵无情的道。

正一旁蹲着剥草茎的桂八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姜山县城是个南北向的长方形,宽约800米,长约1000米,两条青石大路十字状连结东南西北四门,将县城分为田字形,清朝的大多数县城都是这种布局,四条大路的中央是个长宽接近100米的广场,广场中心建着一座谯楼,谯楼上挂着一口明代铜钟,广场西北面就是县衙。

胡广亭一边疯狂地吹着口中的铁哨子,一边带着自己的教导连沿着大路一路向北狂飙突进。

自从开始实弹射击训练,胡广亭就像是上足了发条,所有的军事才能都显露了出来,目前在姚凡的整个部队里,射击成绩前五名的战士都在胡广亭所带的一营教导连,而胡广亭则是这五人中最优秀的,不但如此,优秀的射击成绩也鼓舞了这个农家子第的信心,他变得更加热情,更加开朗。

贫寒农家出身的胡广亭自从跟着姚梵走上了造反这条不归之路后,一次也没有埋怨过,洽洽相反,他非常适应部队里的生活,更喜欢姚梵营造出的这种平等的环境。革命军队里,官兵吃的是一样的饭,即使是最高的指挥官姚梵作为主席,同样也每天下连队吃饭,普通战士吃什么他也吃什么。只是胡广亭听说姚梵身体不大好,因此隔三差五的总要喝鸡汤补身体。除此之外,这位主席在他的眼里和其他的普通战士没有什么两样。

由于姚梵军队的迅速扩军,胡广亭很快从战士被提拔成了排长,又从排长被提拔成了连长,而且是从普通的排长,提拔成了一营的教导连连长。根据姚梵的说法,教导连是每个营的种子,一个营的孬好,看教导连就能看出来。

当前天的胶西战役结束后,姚梵拍着胡广亭的肩膀对他说“小伙子,好好干,将来营长的位子是你的。”一营长李海牛也对他赞许有加,称他前途无量。

胡广亭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在革命军队中混出个人样来。

今天进攻姜山县,一营再次被定为突击群,作为教导连连长的胡广亭决心要立个大功,他想来想去,觉得只炸开城门不过瘾,只有活捉了登州总兵官陈辉龙,这个大功才算大的盖了帽。

当城门被炸开,烟尘未散,甚至空中的木屑都还没完全落地,胡广亭就带着教导连奋不顾身地冲了进去。

胡广亭焦虑地咬着牙:“一定要抓住陈辉龙。”

当城门被炸开时,城内的四个绿营也被惊醒了。

陈辉龙手下这四个绿营,除了两个是陈辉龙从蓬莱带来的本标,另两个则是文登、烟台的守备营。作为登州镇总兵官,自己驻防区域出了这样大的叛乱,陈辉龙知道自己难辞其咎,如果不能很快地剿灭这股叛乱份子,失察之罪外加弹压不力,足以把他送回家种地,甚至可能是发配新疆。陈辉龙知道左宗棠正在那里筹划平叛,自己去了一定是炮灰。

焦躁不安的陈辉龙和他的手下诸将好不容易到处抓丁凑齐了四个营足足两千绿营步兵,呼呼啦啦地在莱阳汇合,急匆匆赶来了姜山县,这里距离即墨60里,随时可以出兵围剿。

陈辉龙昨天刚到此地,好不容易在当地县令和士绅的协调下,借用征调了城内多处房屋,安排下了两千士兵的驻扎和一批粮草辎重的安置,正打算接下来几天好好操练一下军队,再找位有道高僧占卜一个黄道吉日,就去南下不远处的即墨县,把那伙胶贼千刀万剐。

谁曾想,没等陈辉龙这只怒猫去抓老鼠,老鼠却嚣张地反跑来了,这真是一只胆大包天的老鼠。

“大人不好!胶贼已经攻破城门!”

“什么?

胡说!”

陈辉龙闻言一激灵,从**滚下地来。

连日的行军把他累得够呛,爆炸也没能吵醒他,直到被手下亲兵唤醒,他才从梦乡里转出来。

地上跪的亲兵此时已快要哭出来,泪眼汪汪的大喊:“大人!千真万确!小的不敢胡说!那伙胶贼先锋已经围住了城中谯楼和县衙,正在大肆搜捕所有穿官服和勇服的人!”

“你们这些饭桶!好端端的城门!怎么会说破就破了?”陈辉龙抢过衣服,一边大喘气一边往身上套,他气的连胡子都翘了起来。

“大人!多说无益!还是赶紧想办法离开此地吧!”地下的亲兵壮着胆子劝道。

陈辉龙急得满头大汗,不再多说,赶紧套上衣甲,提刀冲进前院,看到自己贴身亲兵都在,顿时心下稍安。

院外不停地传来枪声和喊杀之声,把陈辉龙听得是心惊肉跳。

陈辉龙把心一横,抽出佩刀高举过头,对聚集在此的二十来个手下亲兵喊:“儿郎们!今天咱们要大开杀戒啦!啊呀呀!!!!随我齐出杀胶贼啊!!!!!”

说罢他就带头向着县衙外冲了出去。

胡广亭已经冲到谯楼后的县衙门口,指挥部队包围了此处。

由于他对姜山县的布局并不太熟悉,所以心中有些急躁。

当他看见一群群清兵提着刀枪、鸟铳、抬枪不断的从县衙西边各个巷子里涌上城内大街,口中高喊杀贼时,气的骂道:“给我杀!全杀了!活的抓不到,抓个死的也好!”

胡广亭并不在乎误杀,一大清早的听见城破这样大的动静还敢往街上跑的绝非善类。

教导连的战士们经过进攻即墨县城和前天的胶西野战,已经稍稍习惯了鲜血和死亡,并不能算是新兵了,在胡广平下令之前,他们就已经在对冲上街头的清兵进行开枪射杀,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现在对人开枪时一点都不犹豫,很难想象,他们以前还是一群穷的走投无路的农民。

随着五六式半自动步枪清脆震耳的啪啪作响,街头的清军不断倒在血泊中,满街都是呻吟和哀嚎。活着的清军见发现情况不妙,慌乱腿软中立刻表现出各种丑态,靠的近的立马扔下刀枪跪地求饶,离的远的拔腿就跑,想要逃回自己本来驻扎睡觉的地方。

这时,罗齐仁的二连也冲进城内,爬上城墙沿着城头进行着扫荡清理,俘虏了无数在城头上呼呼大睡的清兵。

陈辉龙披甲带刀,终于从县衙大门冲了出来,他打定主意,突围后从城北逃走。

胡广亭这时已在县衙门口架设好了机枪,他生怕县衙大门打开后,里面出现的是一群鸟铳、抬枪的枪口,这么近的距离,鬼知道会死谁?

当看见大门打开,没等胡广亭开口,他手下机枪手却突然慌乱了。毕竟看见的是一群持刀暴徒,那雪亮亮的刀片子,任谁见了都要心慌意乱的。

“突突突突突……”

机枪手下意识的就开了枪,对着冲出的陈辉龙和他的持刀亲兵扣下了扳机。

霎时间,“革命”机枪的7.62毫米全威力弹好像不要钱一样的对着县衙大门就扫射了过去,等胡广亭反应过来,发现冲出来的是清军大官时,情况已经无法挽救,陈辉龙和他的二十几名亲兵被近距离开火的机枪打得稀烂,内脏、血浆、脑浆、碎肉、骨渣……喷溅了一地。县衙大门也打烂了,门边的砖墙被打得碎裂,不堪修补。

机枪手见这一地血肉,当时没忍住,立刻就吐了起来。

胡广亭皱着眉道:“怎么还吐?前天没吐够吗?好好的一个大官被你打烂了,我还没和你算账呢。”

副射手一边拍着主射手的背,一边苦着脸向着胡广亭道:“连长,这大官是主席要抓的吗?这死了的……还能算吗?”

胡广亭烦躁道:“这我哪知道!先把死人拖出来吧!

一排长,你带人进去搜!把剩下的人全都押出来,不老实的就地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