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45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一)

第145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一)

【145】风掣红旗大地翻(一)

由于陈辉龙麻痹大意,对姚梵的进攻毫无防备,导致姜山县被一举攻破,清晨的姜山县城处处可闻枪声。

文登守备营守备袁鸿宾驻扎在城东,听得手下报告南城门失守,胶贼已经冲入城内,并围住了县衙和谯楼,袁鸿宾不是一个勇敢的人,满城的枪声已经让他失去了作战的勇气,慌乱之下他决定立刻逃走。

作为统兵将领他心里很清楚被叛军抓住的清军的下场,一般来说面对农民起义,只要官兵据城坚守,那帮缺少攻城器械的农民军十有八九是狗咬乌龟无处下口,只能望着高高的城墙和守军兴叹,过大城而不入,转而掠夺附近的村庄和大户。可要是一旦城破……太平军和捻军的手段袁鸿宾以前不是没见过,那接下来一定是大规模的烧杀抢掠,兵过如洗啊!

袁鸿宾毫不迟疑,带上他所能召集的所有军士,就近向着东门逃窜,开门就走,丝毫不管登州总兵官陈辉龙的死活,。

可他才出了东门就遇上了三营的埋伏,刘进宝的三营一连、二连早已在此等候多时。

“可算是等来了!给我瞄准了打!”三营一连长邓远翎激动下令。

一连的枪声顿时噼啪的响起,百米远处刚出城门的清军立刻就躺下一片,余者慌不择路,沿着城墙猪突逃窜。如果他们趴下隐蔽还好些,沿着城墙奔跑,那就仿佛是个活动靶,立刻又被打死一片。

看见面前的清军炸了窝,三营二连长王光兴一边高呼“同志们!杀啊!!杀啊!!!”一边就带着手下三个排的战士散开冲向敌军围追堵截,边跑边射击,生怕放走了对方。

邓远翎一看这个架势,哪里肯吃亏,连忙叫一连停止原地射击,也追击上去包抄合围。

袁鸿宾听到四面炒豆子一般的爆响,知道中了埋伏,走投无路中决定杀出一条血路逃出此地。

可还没等他率军奋战,因为骑在马上目标过大,一颗罪恶的子弹飞来打中他的身躯,把他从马上生生掀了下来,重重地摔在地上动弹不得。

清军的士兵很快就发现,即使是手拿藤牌的刀盾兵,也无法抵挡这伙胶贼那犀利的子弹,那子弹打在藤牌上仿佛毫无阻滞,击碎一片木屑后,毫不停留地钻入人的身躯,将藤牌后的人重重打倒在地。

原地防守的清军全都惊呆了,阵型吓得刺猬一样聚拢成一团,再见到骑在马上的袁鸿宾被打死,便索性全部跪在地上,高举刀枪口喊愿降。

这场埋伏战斗很快就结束了,三营一连二连不损一兵一卒便将逃出东门的文登守备营打得死伤遍地,其余悉数被俘虏。

打扫战场的王光兴走上前来用脚踢了踢袁鸿宾的脑袋,见没反应,便又用刺刀扎了一下,那尸体一动不动,显然是死透了。

“真不禁打。”王光兴淡淡地撂下一句话,便俯下身来在尸体上掏摸战利品。

“同志们记住!一切缴获要归公!”王光兴一边把袁鸿宾怀里的银子银票掏出来一边喊。

几乎与此同时,城西驻扎的烟台守备营守备赖近士,他像是与袁鸿宾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也明智的选择了弃城而逃,只是他选择的是靠近他驻扎的西城门。

姜山县西门埋伏的是周第四的四营,见到赖近士出来后自然不与他客气,呼啦啦地围上来一阵乱枪,把烟台守备营的逃兵打死打伤了一片,俘虏了大部,活捉了赖近士。

驻守在城北的是陈辉龙本标两个营,他们没有开北门而逃。

大约是因为陈辉龙被打死的缘故,封建军队在失去主将指挥后立刻陷入呆呆的混乱,在盲目冲击了几次大街之后,已经留下了满地被打死的尸体,好些被打伤的清兵捂着伤口痛苦的打滚,爬行在街上,从身下拖出一条血道。

在发现反抗无望之后,又听见胶贼大喊缴枪不杀,于是清兵一股股的走出来,陆续地向冲进城内的李海牛一营投降。

九点不到,秋阳已将大地上的晨雾驱散的无影无踪,姚梵带着李君的预备队和桂八的跑一连进了城。

“主席,这下恐怕能俘虏清军一千多人!这么多人可怎么办?”李海牛有些犹豫。

按照俘虏政策办,派一个连把他们押回即墨,和之前的清军骑兵俘虏一样,进行为期两个月的思想教育和劳动改造,让他们尽快把青岛到即墨的公路修建完成。一个月期满之后,尊重他们的个人意愿,愿走的就让他们走。

李海牛道:“明白。”

答应之后李海牛又悄声道:“主席,如今登州的兵力被我们一扫而空,咱们何不趁机拿下整个登州?”

姚梵道:“拿下来管不好,还不如不拿,眼下咱们的首要目标,还是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只有把清军一支支全打垮了,我们才能安心地抢州占县,在此之前,我们绝不要把兵力浪费在驻守城池上面。”

李海牛连连点头:“主席英明。”

随即他又悄声道:“主席,既然咱们不打算占姜山县,不如把这里扫一遍。我看此处房屋颇好,大户殷实,多有女眷,不如让战士们敞开了杀个痛快,以嘉士气,把那些女人全带回即墨,分给没成亲的战士当老婆。”

姚梵见他说得不堪,连忙喝止:“打住!打住!海牛,我得要再提醒你一遍,咱们革命军队不是土匪,以前你在捻军见过的那一套,在革命军队里全部行不通。”

李海牛被姚梵批评之后讪讪地道:“主席,我也是看战士们训练太辛苦才这样说的,现在没成亲的战士们看到那些成过亲的同志家眷,一个个眼睛就发亮,我怕这样下去早晚要出事,自从咱们起事之后,四里八乡再也没有人家敢把姑娘许给咱们姚家庄的人了。”

姚梵也很为难,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手下的战士们都是正当年的汉子,指不定哪天就会死在战场上,到死都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或许将成为他们人生中最大的遗憾。

“再等一等!等打完了这一仗!我一定让战士们都娶上媳妇!”姚梵咬着牙狠狠道。

李海牛听了姚凡的许诺,有些惊讶的看着他,猜不透姚梵在这场大战之后将要怎么给战士们全都找上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