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46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二)

第146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二)

【146】风掣红旗大地翻(二)

李君在细细操检了县衙之后跑来汇报姚梵:“主席,从姜山县的府库中抄出白银七千多两,县令家中抄出白银三万一千多两,其他黄金、珠翠、玉器、首饰足有五大箱,我估摸着,一箱怎么也值个几万两!另外在县衙的粮仓还有20万斤的存粮。”

姚梵干脆地道:“张榜告示,通知全城,姜山县令吴翰林是个贪官,立即予以公开枪绝,对其所有财产一律罚没充公。

另外你再拿出银子来全城采买猪肉,给战士们加餐,吃完饭后全军休整洗脚,今晚安排一个连担任警戒,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进攻平度州!”

“是!”

李军刚走,李海牛就问:“主席,打平度我们走哪条路?要过大沽河,只有走莱西和胶西两路有桥,其他全是渡口。”

姚梵坚定的回答:“按照既定计划,走移风店渡口,那里河道窄,今年大旱,加上现在是枯水期,河面宽度大约十米,水深一米,运气好的话,涉水也能过。”

于是姜山县城内全军造饭,一时间炊烟袅袅,肉香扑鼻。

夺取江山县之战,又是一个全军毫无伤亡的战役,只有一个战士因为跑得太急把脚给崴了,其余人都毫发无伤,这支革命军队现在已经士气爆棚。

“嘿!大伙知道吗?主席说了,打完这一仗,人人都有媳妇!”

“嗨!小五,你听谁说的?”

“李营长说的还能有假?”

“哪个李营长?”

“一营长。”

“乖乖!就咱现如今的日子,要是再能娶上一房媳妇,那可真快活了。”

“可不是吗?跟着主席闹革命,大米白面可劲的吃,天天菜里都能见荤,这样的好日子上哪找!”

“再给俺来一碗,今天的肉真太香了!”

“废话,还有肉不香的?”

吃完饭后,全军开始烧热水,战士们脱下鞋袜开始泡脚。

姚梵和所有连排级军官们聚集在江山县衙,反复商讨着今天的经验和接下来的平度战役。

“今天各部队打得都相当好,没有出现任何伤亡,这一点是要表扬的。”姚梵道。

“尤其是今天打突击的一营教导连胡广亭部,作为先锋敢打敢拼,非常值得嘉奖!而且在上次军事会议刚刚部署新战术之后,他们就能迅速调整自己的作战方式,做到了三五成群的散兵攻击队形,这一点最值得表扬。我们今天同时也看到了,相比一营教导连,其他很多连队做的不太好,又出现了一窝蜂涌来涌去的情况。”姚梵又道。

李君补充道:“散兵就是要散!否则非常容易挡住己方的火力照成误伤,而且一旦被敌人炮击,一堆人聚在一起死伤会非常惨重!”说完他看着姚梵,而姚梵也对他点头表示赞同。

这番发言之后,干部们纷纷点头赞同,表示下一次要更严格的强调队形。

“各营长连长回头要写总结报告,把这次战役中表现出色的战士名单报上来,回头我们回到即墨要对他们进行单独表彰嘉奖!比起劳动模范学习模范,战斗模范那是更了不起的!”姚梵说到这里重重强调。

“主席,咱们这次这么多的缴获怎么办?”周第四问。

姚梵道:“今天下午搜缴全城的挽马和大车,再加上咱们带来的二十辆大车,把物资连俘虏一块带回去。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们四营四连,四连长陈良林带上副连长一共62个人,押解一千零九十六个俘虏,这个任务还是比较重的,你们一路上要小心,不要让俘虏闹事,凡是有情绪的一概枪毙,不要纵容他们。但是也不要打骂他们,一路上要让他们吃饱。”

陈良林站起来对姚梵敬礼道:“是!主席!俺四营四连保证完成任务!”

看到如今手下干部的军姿和用语都非常标准,姚梵的心情极好。

“姜山这仗打完,清军在整个胶东半岛已经没有实力能够和我军相抗衡,此役登州总兵官陈辉龙居然把驻福山的烟台守备营也调了出来,这导致烟台目前也已经无兵可守。烟台作为胶东半岛最大的对外通商口岸,有十几个国家在烟台设有领事机构和商行,没有清军的驻扎,这很有可能引起某些洋人的蠢动,对于这个方向我们要关注,但从我们的总兵力上来说暂时还鞭长莫及。”

姚梵说完这段形势分析的废话,开始切入正题:“按照我们的战役部署,接下来要打平度州。

根据连续战役理论,为了粉碎敌人庞大的集群或者战线,我们必须连续实施一系列在时间上互相联系并能导致全线胜利的战役。而战斗时间上的连续性,将不给敌人以变更部署和组织战斗的时间!

从时间方面来说,继胶西战役的胜利之后,我军今日又成功进行了姜山战役,在短时间内彻底瓦解了清军从北西两面对我实行包夹的战略意图。但是从决定整个战役的走向上来说,接下来的平度州战役将是我军粉碎清军大兵团集群对我实施围剿的关键一战。

平度州隔大沽河与我军即墨、青岛根据地遥相对峙,直线距离仅130华里,从目前的形势上来看,敌众我寡,我军若不能够把平度州之敌彻底歼灭击溃,敌人后续将源源不断的增援胶西县和姜山县,再次对我形成北、西两路包夹的态势。

从目前白马会发回的情报来看,丁宝桢手下勇营行军非常迅速,其所抽调的十九个营中,除了李培荣、莫祖绅部驻守寿光的培字四营、绅字三营外,目前山东总兵官王正起的振字十二个营已经全部抵达平度州。

另外,今天被我军击毙的登州总兵官陈辉龙的青州守备营也已经跟着王正起的振字营一起抵达了平度。

目前这批清军正在日夜操练,整军置械,只等李培荣、莫祖绅到齐,就要对我实施围剿。

同志们!这次战役太关键了!对于我军在山东站稳脚跟有着决定性的意义,一旦胜利,清军将彻底进入战略上的守势,而如果我们不能击溃清军,接下来将轮到我军处于战略守势,甚至面临着被敌人兵临城下,全线崩溃的危险!”

“杀清妖!!!”李海牛近乎嚎叫一般喊道,声音刺耳,振聋发聩。

一时间干部们群情激奋,嗷嗷的喊杀。

这些贫农在见过血杀过人之后,现在已经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战士了,尽管在军事素养上还有待琢磨,可是连续的胜利,毫无疑问是他们军旅生涯走向成功的最关键一步!

兵法有云:“激水之疾,至于漂石,势也!”

这个势!已经被姚梵造了出来!

姚梵举起双手向下压了一压,县衙中顿时安静下来。

“王正起的振字十二营,总兵力四千人,其中四个五百人步兵营,总计两千名步兵,八个二百五十人骑兵营,总计两千名骑兵,可谓是兵多将广,来势汹汹。他们是丁宝桢手下最精锐的部队,曾经与太平军和捻军进行过多次交锋。打垮了他们,就等于拔掉了丁宝桢这只大老虎的尖牙利爪,清军在整个山东的兵力都将陷于空虚,将不得不从全国调集兵力对我实施围剿。由于清政府各省督抚长期各自为战,这个跨省调兵的过程毫无疑问将相当漫长,仅仅粮草和饷银方面的问题,至少就能耽搁大半年。有了大半年的战略缓冲期,我们山东公社毫无疑问将建设得更加强大,更加坚不可摧!我们的兵力也将得到突飞猛进的扩张!”

听到这里,台下干部们的鼓掌声!叫好声!一片接着一片!

姚梵激动的站起来道:“同志们!这场战役我们要抱着必胜的信念!要抱着与敌人血战到死的勇气与决心!坚决地贯彻战役部署,把敌人彻底打垮!歼灭!

之前我们布置了三猛战术,四队一组的兵力组织原则,三三制的组织战斗方式,但是从总的战役层面上来说,接下来的平度州之战,我们要在贯彻上述三种战术思想的基础之上,采取一点两面的打法。

这场战役敌众我寡,敌军骑兵众多,我军要想把敌人完全包围几乎不可能。在这样的战役条件下,我军必须勇敢的对敌人实施部分包围战术,也就是我说的一点两面。

大家看我画的地图,一旦发现敌军,我军左右两翼各连队要立刻展开成散兵纵队,对敌人实施迅速的两翼包夹,在进入战斗距离之后,牵制住敌人的中央部队,而我中路的突击集群,将在火力集群的掩护下,选择敌人中央薄弱之处发起突击,在敌正面的坚垒硬寨上打开一个缺口,并坚决地冲进去!对敌实施歼灭性打击!

我现在跟大家说一下具体的打法。

大家请看这张地图,根据战役构想,在从移风店渡口渡过大沽河之后,我军将从南路北上,直插平度州,在敌众我寡的态势下,清军一定会出其大部乃至全部,南下与我决战。

我军在两翼的面和中央的点上,兵力分布比例将是三比七,也就是说,假如全军一千人参战,两翼各布置一百五十人左右,而中路要集结约七百人的兵力。中路的兵力部署要确保对敌一部的绝对优势!

在两翼的‘面’的部署上,我们也可以采用一点两面,或者三面四面,但并不强求从两翼将敌人打垮,我们的战略重心还是放在中间!

一旦在中路敌人弱点处获得突破,我军将**,直插敌中央集群心腹,将敌作战意志彻底瓦解崩溃!我军要坚决贯彻猛打、猛冲、猛追的三猛战术思想,一追到底!力求全歼!此时两翼要配合压上,对敌人保持强大压力,在牵制对手的同时,促使敌人全线崩溃!”

听完姚梵的这番战役部署,干部们望向姚梵的眼神,除了崇拜!还是崇拜!

姚梵对此非常满意。

战场之上!指挥官就是要有绝对的权威!

纵观军史,再优秀的战术如果没有坚决的贯彻,也有很大可能一败涂地,而愚蠢的战术如果能被勇敢坚定地执行到底,往往却能把对手拼个两败俱伤。

姚梵加强鼓励道:“同志们!我们要相信自己绝对有这个实力吃掉敌人!

通过之前的战斗,我想大家已经发现我们对于清军有着绝对的火力优势,即使清军发动迅猛的骑兵集团冲锋,在我们的火力打击下也不过是白白送死!

现在我说一下具体部署,我军四个营,除了四营四连负责押运俘虏和物资回即墨,而不参加战斗外,剩下包括我在内的九百三十九人将全部出战。

我军左翼将由缺少四连的四营担任,四营三个连加干部一百八十八人,一共九个排,最多可能要负责八百到一千米宽的阵地,因此教导连装备的四挺机枪的阵位布置尤其重要,特别是翼尖阵地,一定是敌人骑兵的重点进攻目标,无论是兵力还是火力,都要优先考虑翼尖。

我军右翼将由二营教导连曹桂生部和三营教导连邓远翎部组成,八挺机枪,火力极强。

我军中路集群,将由一营担任突击群,在炮一连的远程火力掩护下,负责打开敌阵地缺口,对敌临时营寨实施爆破和插入。二营和三营剩下的六个连,将担任突击群预备队,在一营打开缺口之后,坚决冲入对敌发起三猛突击!彻底地打垮对手,追击到底!干净地消灭溃败的敌人!

突击群各连队要准备好各自的爆破组,假如出现了一路尾随追击到平度州府城门下的战况,就要坚决的爆破城门!杀进城去!追击到底!”

由于之前的连续胜利,干部们对于姚梵的话坚信不疑,他们相信,既然姚梵这样预测和部署,战况就一定会按照姚梵说的那样进行。

接下来,在详细讨论确定了各连排的阵位布置、进攻和防守战术以及可能遇到的特殊情况之后,已经是下午五点,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

吃过晚饭后全军再次泡脚,一觉睡到次日凌晨三点,全军点着火把兵发平度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