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48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四)

第148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四)

【148】风掣红旗大地翻(四)

探马叫苦不迭,“天都黑了还要探?”

可这话哪里敢说出口,又不能说不去,于是整整两哨50名骑兵,打着火把奔向仁兆。

姚梵扎营的地方位于仁兆镇西北,地势较高,是一片坡田,庄稼早已收割完成,贫瘠的黄土上稀疏露着烧荒后的焦黑草茬。

姚梵这里也已经发现了平度派出的探马的行踪,全军在仁兆镇强行购粮造饭之后,便在李海牛精心挑选的这个扎营处开始了扎营土工作业。

姚梵有些紧张,生怕对手深夜劫营。

军官会议上李海牛的经验之谈打消了他的大部分顾虑。

“清军数量上占优势,倾向于白天作战。他们兵源的素质差,深夜里无法维持行军秩序,部队各个层级之间的传令也很难正常进行。所以不太可能选择容易导致全线崩溃的夜战。骑兵精贵,更不适合选择夜战,即使夜战,也要选择将近破晓的凌晨。”

姚梵一想也是,封建军队在夜行中一旦听到遭到突袭的消息,或者听到周围有人喊主将死了的消息,都有可能炸营四散逃窜。

他点点头道:“不管他们来不来,有备方能无患。他们打他们的,我们打我们的。所以我们的营地土工防御作业要形成常态,各个方向的侦查哨和警戒哨要万无一失。”

李君也点点头:“我也不觉得清军会来夜袭,这一晚上的功夫,我估计清军闻讯后一定忙着出城扎营准备明日与我决战。最坏的可能性是清军趁夜对我实施包围,但是清军如果没有十倍于我的兵力,一般不会这样干。”

看来李君这段时间的军事课程没有白上,把姚梵说的话记得很牢。

姚梵又提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茅坑!一定要挖好茅坑!我不希望明天一大早起来,看见营地周围的阵地上到处都是粪便。”

简单布置完扎营和警戒任务之后,姚梵选择了周围九个方向的一千米以外和两千米以外,派出了三人一组的警戒暗哨十八个。

“你们要在前出各个方向点起明火,自身一定要远远地散开,要学会利用灌木和树丛进行隐蔽,三个人不要聚在一起,要分成暗哨和流动哨,每个方向的两组轮流前出换防值夜,注意晚上不要睡得太死,也不许打呼噜!睡袋不要扎得太紧。”

“明白!”担任远距离哨兵警戒任务的三营二连连长王光兴立正敬了个军礼,姚梵郑重地还礼。

全军就地开始了土工作业,考虑到作战计划的时间安排比较短,作战地域不大,姚梵这次没有从即墨带来帐篷,而是完全依赖睡袋和雨衣。

很快全军就围绕着这一片坡地,结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倒梯形阵地,倒梯形较短的下底边位于坡顶,下底边位于坡底。又在倒梯形阵地之外,设置了一圈更大的环形阵地。如此一来,阵地防御的第一梯队安置在环形阵地上,第二梯队和预备队,则安排在梯形阵地内。

这基本是按照解放军步兵六十年代的前线野外宿营阵地战术进行构设的,只是更为简单,土工作业的规模更小。姚凡虽然没有轻敌,但也不希望战士们过多消耗体力。

阵地上各机枪位、步兵用的射击土垒和土垒后的浅壕很快就在全军携带的三百把折叠工兵铲的挥舞下构筑成功,其中甚至还包括了十六条简易的茅坑蹲道。

姚梵还不放心,又命令三营营长刘进宝和副营长周念生带人组成夜间巡查哨,巡查夜间各个哨位的值班情况。

到深夜十点时,姚梵刚想转进自己的睡袋,就听见西面传来枪声,于是全军都紧张起来,姚凡派出一营二连罗齐仁带上全连赶过去,自己和其他军官在营地等候,不一会儿就见罗齐仁牵回了三匹马,并且押回了两名俘虏。

“王正起知道我来了?”姚梵直接问道。

这两名俘虏没什么骨气,也不等拷打就老实地交代了姚梵的问题。

而王正起也终于在凌晨时分得到了消息,证实了之前探马的汇报。

“真的是这伙胶贼!”王正起又惊又怒。

惊的是姚凡的行军速度如此之快,经过连续两次“大规模”战役之后居然不需要休整!要知道,如果是清军,区区一千多人哪怕仅仅经过一次那样的“大规模”战役,即使是素质最好的精锐部队,最起码也要休整三、五天,而姚梵居然片刻不停地赶过来了!

令王正起愤怒的是姚梵居然是冲着自己来的!

“这个胶贼难道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之前侥幸连胜两场却不知道见好就收,他居然还想老鼠噬猫不成!”王正起愤怒的想。

“将军!胶贼狡猾!在沿途设伏,又点了明火引我探马去看,结果我们七八个弟兄中了圈套,被胶贼打死了。”王正起的侦骑不敢隐瞒,如实的报告道。

“你们下去休息吧,不须再去打草惊蛇。今夜,平度全城警戒防范胶贼!明日随我一早出城,杀胶贼!”王正起命令道。

“喳!”

姚梵这一夜睡得很不安稳,第二天一早就起床了,但考虑到要给长时间行军的战士们补充睡眠时间,除了负责炊事的战士以外,姚梵没有打搅大部队的睡眠。

而这时,清军已全军出动!

振字营整十二个营四千多人马全部出城,在城外列阵后,浩浩荡荡的向着东南方向的张戈庄依次进发。

四千大军行军起来气势非凡,深秋的齐鲁平原上人喧马嘶,旗帜林立。只见中军大纛烈烈,步军彩旗飘飘,骑军小旗在风中扯的啪啪响。

王正起手下参将胡远达骑在马上,对一旁软轿上的主将王正起道:“秉将军!从平度到张戈庄只三十里,马步军齐发,辎重随后,正午之前便能赶到。”

“张戈庄去仁兆可有近路?”

“秉将军,并无大路,只沿乡道一路向东,过两条小河岔便是。”

“嗯。”王正起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