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49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五)

第149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五)

【149】风掣红旗大地翻(五)

姚凡一直让士兵们休息到了早上八点才起来洗漱,一通强制性的冷水脸,让战士们重又精神焕发。

吃过早饭,将水壶装满水,全军再次拔营启程。向西面的十公里外的郭庄镇进发。

于是在正午时分,当王正起的四千马步大军赶到张戈庄时,连姚凡在内的939名战士,也已经赶到了郭庄镇,并对镇子实施了突击,俘虏了先期赶来镇上的清军侦骑。

逃走的清军侦骑也把消息报回了张戈庄。

大战一触即发。

谢家祥大汗淋漓地催马跑到姚梵面前,下马喊道:“主席!清军向南边来了!人马不计其数!”

李海牛略带紧张的看着姚梵:“主席,要不要来个战前动员?”

姚梵笑道:“不错嘛,都知道战前动员了。好!让战士们列队,我来说两句。”

站在整齐的队列前,姚凡望着手下战士们临战前冰冷坚毅的面庞,高声喊道:“同志们,在我们的北面,就是山东目前最大的清军集群,打垮他们就是我们今天的目标!

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我们每个人都在思想上有了很大的提高,我们已经觉醒了!懂得满清王朝是中国各族人民的监狱!

为了推翻这个王朝!结束残酷镇压!结束无穷无尽的盘剥掠夺!结束暗无天日的旧社会!我们今天要用我们的热血和生命,来捍卫山东公社的崛起!

为了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新社会!一个各民族团结向上的伟大国家!我将和大家一起流尽最后一滴血,与敌人做决胜的战斗!”

说完这番朴实的话语,姚凡和军官们向空中挥舞着拳头,带领全体战士们高喊:

“山东公社万岁!”

“人民解放军万岁!”

“杀!”

“杀!”

“杀!”

……

深秋的寒意袭人,清军辎重队已在张戈庄南面野地里扎下营寨。

同时骑探四出,警惕的侦察着四周,当发现姚梵的大股部队从南向北越来越近,这些侦骑便试探着发动了小股袭扰,结果还没等靠近,就被姚凡部队里负责警戒的连队打得纷纷落马。

在确认了姚梵大股部队北上决战意图之后,清军不再派出骑兵骚扰,而是收缩回去,开始正式的决战布阵。

行军一小时后赶来的姚梵在距离清军扎营处一点五公里外的高丘上,举着望远镜观察。

清军大营外围的栅栏第149章风掣红旗大地翻(五)

是全木质结构,未曾剥去树皮的松木柱子小腿般粗细,被后勤辅兵一根根的立了起来,相互间用麻索绞地紧紧的,又用粗大的原木横向固定,同样用麻索绞地紧紧的。

营寨向外二十米,正面南方姚梵军队,横向每间隔十步放置了一门火炮,一字排开24门。合抱粗细的铸铁炮身躺在笨重的木架上,木架的四轮同样笨重,木质实心,轮子外层别说橡胶,连铁皮都没有包裹,木轮宽约二十公分,高五十公分,看上去像个原木的切菜砧板。

淮军每个步兵营都配有六门火炮,每炮配8个炮手和12名辅兵。王正起手下四个步兵营有24门12磅前装滑膛炮,每门炮配有20发炮弹,理论上有三千米的射程,但是实际作战中,淮军的炮击以肉眼为限,再远就纯属瞎蒙了。

炮兵阵地两翼,则是四个步兵营两千名手持洋枪的淮军,按照左右各两个营平行排布。淮军每个步兵营分成十哨,每哨五十人,配两名正副哨长。姚梵看到淮军每个营前面分成左中右三哨,每哨排成两列横队,三个哨一字排开,每哨横队身后各有一个同样排横队的策应哨,至于剩下的四哨,则依旧列成横队,在中间策应哨后面一层层的密集待命。整个营的阵型仿佛是一个大写的粗体字母“t”。

淮军的武器已经达到了现代军队的模样,长枪大刀都被摒弃,两千步兵手中用的全是步枪,姚梵仔细观察,发现居然很统一,用的是恩菲尔德1853滑膛步枪和前者的美国版——m1855春田步枪,都是前装滑膛步枪。

可姚梵并不把清军左右两翼四个营步兵的阵势看在眼里,真正让他在意的是清军两翼最边缘处的总共八个手持大刀片子和短矛的骑兵营。

按照姚梵的计划,他希望能在淮军骑兵对自己两翼发动快速冲锋之前,就把淮军中路的步兵打崩溃。

姚梵转过身来,面向高丘后方。

全军已经长长的摆开阵势,左右两翼稀疏地展开单薄的散兵线,中路的一营二营三营集结了十个连的重兵,巨龙般向后蜿蜒伸展而去。

绿色的钢盔,蓝色的战服,映衬着战士们庄严的面容,每个人脸上的冷酷平静之下,都涌动着激动与愤怒。

战士们已经做好准备!今天要杀个痛快!

姚梵下令道:“炮一连准备!对敌中央炮兵阵地发起连续速射炮击!”

“两翼散兵纵队立刻展开,左右包夹,对敌骑兵集群发动远距离射击!”

“中央一营教导连四个机枪小组准备,前出对敌炮兵线右侧步兵实施火力试探!看看第149章风掣红旗大地翻(五)

敌人士气如何!”

……

姚帆一道道命令如惊雷闪电一般传下去,高丘之后钢盔涌动,矫健的战士们已经完成准备,取出背包中所有子弹和手榴弹带在身上,把背包整齐的放在地上。他们一个个如猛虎般奔跑在原野上,端着五六式半自动步枪轻快的从姚梵面前纵跃而过,敏捷的动作中凝聚着这段时间训练与实战中学会的纪律与顽强!

王正起站在清军右侧的步军阵后,在临时搭建的一个两米高的小土台上用单筒望远镜看着远处稀疏跃动的一个个绿盔蓝衣绿胶鞋的胶贼叛军。

“那姚梵会不会带兵?战线居然如此之散!西面的二百人已拉成一里有余,居然还在散开!东面一百人出头,居然也散开成了一里宽!”

“传令下去!左翼徐自向、右翼王正泰,两个骑营前出迎敌,靠近后散开,对胶贼两翼发动全面冲锋!冲破兵线后聚拢,再向北冲击胶贼中路,配合我中军前后夹击!左翼袁云冰、右翼罗广麦两个骑营跟上前营,对敌两翼步军反复冲杀!一个人头都不要放过!”

王正起的命令一道接一道地传递下去,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伙胶贼顷刻之间就要覆灭。

“这些胶贼,居然敢小看于我!”

“洋枪大炮在手,两千铁骑巍巍。那太平军几百万的军势我都不放在眼里,这些胶贼仅仅一千人,也敢作乱!

“简直放肆!”

王正起皱鼻瞪眼、胸中气血翻腾,狠狠鄙视着绿毛胶贼,由于姚凡的军队都带着绿色钢盔,打红旗,从即墨逃出的乡绅都称之为绿帽兵,可是越传越离谱,传成了绿毛赤面,最后,连清军也称他们为“绿毛胶贼”了。

姚梵这次出兵没有带红旗,虽说清军的炮兵很烂,可姚凡也不希望给对手树一个靶子。

炮一连四个炮班已经将四门82mm迫击炮在高丘上架好,经过瞄准,准备开始对1500米外的清军阵地进行火力打击。

好不容易有机会大显身手,桂八显得过于激动。

“一排准备!仰角45!标尺012!二号装药!杀爆榴弹!一发试射!放!”

桂八虽然激动的声音发颤,但对着迫击炮上的光学瞄具,仔细算出的数据很准,一发炮弹直接落在清军炮兵阵地的最西边,将一门需要六匹挽马拉动、重达5吨的12磅铸铁前装滑膛炮炮位直接摧毁了,周围半径20多米内所有清军炮兵和辅兵集体阵亡,另外还把周围一些士兵炸的腹破肠出、手足断碎、满地的打滚惨叫。

镜,看见远处清军阵脚大乱,喜得连忙高呼:“桂八!打的好!”

桂八看见正中目标,激动地大喊:“全连五发急速射!”

一时间迫击炮通通作响,二十发炮弹在七秒内被呼啸着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