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58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十四)

第158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十四)

【158】风掣红旗大地翻(十四)

慈禧并不是一个有原则的人,起码原则不多,虽然她对姚梵这股叛军恨的牙痒痒,但作为一个长期掌权的上位者,即使她愚昧而反动,却也知道务实。

于是慈禧幽怨地叹口气道:“既然准备大军前去围剿还要一段时日,且那姚梵闹得也不算太凶,还知道畏惧天威退居弹丸之地,我看若是能够招安,将那姚梵和他的一干叛党赶回南洋,速速地平息此事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况且如沈尚书所说,即便招安不成,起码也把那伙叛军稳在原地了。”

其余大臣也觉得这个计策可以操作,于是纷纷点头。

这其中只有李鸿章心中隐隐觉得此事不妥,但究竟不妥在何处他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姚梵这个人做事没有那么简单。但既然这个招安的计策无可无不可,成亦可喜不成也无妨,因此他也没有阻止。

这还得归功于清朝的信息传播太慢,如果是两周以后李鸿章和满朝文武读到署名姚梵的《革命军》一书,那他们是万万不可能答应招安一计的。

正当朝廷急吼吼的商议定夺前往胶州招安的人选时,姚梵的培训班正在如火如荼的开展中。

由于黄金莺的入学,黄澄琏无可奈何之下,命令从黄家办的上下书院中选派些年轻子弟,去姚梵的所谓“早帆青年干部培训班”接受讲座。

这所青年干部培训班被设置在即墨城内原属郭家的一处大宅中,从姚家庄移来的柴油发电机被安装在宅子一角,源源不断的电力通过电线将一盏盏白炽灯点的光明四射。

姚梵站在一间堂屋改成的教室前方,侃侃而谈道:

“当今中国之首弊,在于奴化教育。用儒家的封建思想,禁锢国民的头脑,人人读书只为当官,而且社会出路狭窄,读书除了当官没有其他用处。”

“由于满清的奴化教育,中国人对于知识的认识开始变得极其狭窄,对于世界上突飞猛进的科学技术知识视而不见,只埋头在经史子集的故纸堆中,与整个世界的发展潮流背道而驰。”

“我们的青年干部培训班,就是要打破这种奴化教育的禁锢!培养具有现代眼光和知识的中国人。”

“我们开设有五门课,有世界历史地理、社会学研究、科学原理普及、世界音乐鉴赏、世界文学阅读。这五门课程的设置,是为了让大家开眼看世界,为大家构建一个能够在将来进一步求知学习的平台和基础。”

“我们的学制为期只有两个月,两个月后愿意留下来为政府效力的,将给予安排工作,不愿意留下来的可以离开。”

“教材是免费的,我个人由于工作的原因,不可能经常来给大家上课,当然我会尽量抽出时间来,和大家共同探讨。我希望大家能够在每堂课之前进行预习,在课堂上进行智慧的讨论,相互促进的进行学习和自学,从灵魂深处洗净封建残余对我们的影响,成为又红又专的革命者,在将来成为对革命政权有用的一员大将!”

教室里满满当当地坐着一百多名学生,除了黄金莺和上下书院里派出的几个子弟外,其余大多出身贫寒,但都读过私塾,一多半的人接触过四书五经,曾经梦想过科举之途,但由于家道中落等各方面原因,这些人最终都放弃了读书当官的路。

姚梵的招生一方面从社会上进行公告,一方面从山东公社内部的战士和雇佣伙计中进行选择。虽然已经大胜了清军,但由于根据地相对于全国来说实在太小,社会上报名的人寥寥无几。姚梵不管社会报名者奔着什么目的而来,考虑到眼前缺人的窘境,在进行过严格的身份鉴别之后,只要不是清军的间谍或者本地出名的流氓地痞便一概收了。

姚梵一边调节着便携式音箱的音量和选择着曲目,一边道:“在正式学习之前我们要先学一首歌,学完这首歌我想大家也就明白了,我们这个革命政权是一个什么样的伟大政权,我们为之奋斗的事业是一个怎样光辉灿烂的事业!”

“这首歌叫国际歌!大家打开世界音乐鉴赏教材,上面有歌词,请大家跟着歌词默记曲调。”

姚梵看见所有人都立刻打开了教材,对着上面稀奇古怪但是很容易看懂的简体字分辨着意思,于是按下了放音键,中国交响乐合唱团的男女声大合唱雄浑如长江大河般奔流而出,振聋发聩。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真理而斗争

……”

一曲放完,教室里居然已经有学生热泪盈眶。

姚梵很奇怪他们难道能听懂英特纳雄耐尔是什么意思吗?

“英特纳雄奈尔的意思是国际共产主义,这个主义是我们这些革命者需要用毕生为之奋斗的一种社会形态,大家暂时听不懂没关系,之后我们会对所有的概念进行逐一讲解。”

“简单概括来说,这个世界上有两种意识形态,一种是唯心的一种是唯物的,意识形态一词在英语中如果直接翻译,其实就是思维的逻辑,一个人的思维逻辑决定了他对世界万物的反应……”

姚梵的第一节课进行了整整一个上午,讲的口干舌燥才宣布下课吃饭。

“当年延安的泽东青年思想学校要比我轻松多了吧?起码太祖的学生都是五四启蒙运动后的新青年吧?”姚梵走出教室默默地想。

姚梵安慰自己道:“行难事必有所得,如果只是简单的重复,那还有什么挑战性呢?没有挑战性的工作怎么可能得到丰厚的回报呢?”

如果说黄金莺一开始仅仅是出于对姚梵个人魅力的爱慕才加入青年干部培训班,但仅仅经过一上午的课程之后,她彻底的被姚梵折服了。

“他是神吗?古今中外,理工农医,哲学思想,社会形态,他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说话虽不像学究那般文绉绉的,却把大白话说的这样清楚明白,道理让人一听就懂!”

不但黄金莺,所有的学生都被姚梵的博学多才折服了,一堂课下来,大家看姚梵的眼神早已不是一开始对于上位者的敬畏,而是一种顶礼膜拜般的崇敬,有些学生的眼中发出狂热的光芒,仿佛看见了一个新世界,看见了一条光明的通往天国的圣道。

接下来三天,姚梵把山东公社的各方面工作安排好,再次血祭穿越。

姚梵父母见到姚梵回来大喜,全家在青岛菜馆设宴而庆。

“姚梵,需要的物资已经给你准备好了,都堆在库区。”姚梵父亲姚鹏说道。

姚梵吃着大虾烧白菜,仿佛已经有十年没吃过一般,掏出一个小本子交给姚鹏道:“爸,这是我下一次需要的物资。”

姚鹏接过小本子说道:“你上次带来的19吨黄金已经全部出手了,只留了一吨给咱们耀福金楼新收购的下属黄金首饰厂自用。”

“这么快?”姚梵很惊讶。

姚鹏得意地道:“我已经申请下了黄金交易所会员资格,黄金交易所办事很利索,给了我们耀福黄金临时会员资格,凭借临时会员资格,可以允许我们进行黄金进口。我又托你吴叔叔的海外公司完成了这批黄金的进口手续。现在我们耀福金楼可以把符合标准的黄金在黄金交易所挂牌出售,还可以通过期交所在网上进行黄金期货交易,并且可以选择留单进行实物交割。”

姚梵喜道:“那太好了!我就说嘛,只要花钱办个黄金交易所会员资格,今后咱们的黄金都可以通过和海外皮包公司办理进口手续来洗白,黄金的进口关税为零,可见国家是鼓励黄金进口,做大国内期货黄金交易所市场的,中国的黄金期货交易市场早晚要取代伦敦,这毫无疑问!”

姚鹏问道:“你那边怎么样了?”

姚梵大口咽下嘴里的肉末海参,喝了口茶,开始给姚鹏和李红梅讲他大胜清军的经过。

姚梵的穿越故事说的四平八稳,一点也没敢渲染危险,但姚鹏和李红梅依旧听的心惊肉跳。

“梵梵,你居然造反了!你还敢去战场!这样枪林弹雨的可怎么得了!下次你叫你的那些部下去吧,你自己留在青岛,要是打败了你就干脆回来过太平日子吧。”李红梅明知自己说了也白说,可惊讶之余还是忍不住的说道。

“妈,你放心,我待在后面指挥安全的很。”姚梵安慰道。

“姚鹏,听说网上不是有外国防弹衣卖吗?咱们赶紧给梵梵买几件!”李红梅担忧的道。

姚鹏早就知道,姚梵买武器不就是要造反么,只是一直没有告诉李红梅,如今说开了倒也方便。

“孩子这么大了,他自己知道注意安全,推翻清王朝是个好事,对于那个时代来说是个大大的进步,这意味着整个国家都将开化,进入一个新的时期,这是让中华民族提前进入发展时期的大好事,李红梅你要服从大局!”姚鹏教育道。

“去你的大局!”李红梅怒目道。

“梵梵你这次一定要带防弹衣!不然我不许你再去那个鬼地方了!”李红梅下了最后通牒,但也已经让步很大,其实按照她的意愿,是希望姚梵能够永远的待在2011。

“好,我听妈的。”姚梵老实地道。

——————————————————

恳请大家订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