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59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十五)

第159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 十五

【159】风掣红旗大地翻(十五)

饭后,姚梵带着父母回到仓库,从一个个木箱中随便选出一个打开说道:“这是打土豪得来的珠宝首饰玉器瓷器,我也分辨不出好坏,回头你们找些古玩鉴定的行家看看,估价后拍卖出售。”

说着,姚梵附身拿起一个上面镶着翡翠的金凤钗,走到李红梅身边给母亲戴上,说道:“妈,你戴这个很好看。”

李红梅手扶着头上金钗笑道:“好看什么,我又没有古人那样的发髻,钗子插都插不住。”

说归说,李红梅还是很高兴,她取下头上金钗交给姚鹏道:“收好了,这个是儿子给我的。”

姚鹏笑道:“那你自己拿着,这么珍贵的东西我怕碰坏了。”

一家人便都笑了起来。

姚梵指着一个上面用毛笔黑墨圈了记号的箱子道:“爸,那个箱子里是我这段时间拍的照片,您洗出来看看,里面都是那里的山山水水、建筑民俗、服装人物。”

姚鹏对这个礼物非常满意,喜道:“太好了!我今晚就给他全洗出来!”

一家人来到耀福仓储物流公司设在库区的办公室中,这是姚鹏给自己2留下的办公室,姚梵自来熟的去泡茶,李红梅在沙发上坐下,仔细的欣赏手中的凤钗。

姚鹏从文件柜上面取下早已准备好的一个旅行箱,打开后只见其中是各种资料和文件夹,姚鹏拿起最上面一个文件夹交给姚梵:“这是这次采购的目录清单,每个集装箱的编号下都分门别类的标注了内装商品。”

姚梵问道:“工业规划有吗?还有我要的教育光盘,电视机,dvd机,药品,军服……”

姚鹏点头:“这些都简单,订购之后很快完成了交付。我在市中心租了办公楼,眼下环球贸易铝业公司的构架已经搭了起来。至于你要的各个工业项目也都委托了相关咨询公司出具报告了,价钱可不便宜,一份像样的工业规划报告少的也要十几万。”

姚梵表示:“能花钱买到的都不是问题。”

姚鹏赞同的点头道:“一个国家的建立,一个民族的崛起,为之不管花多少钱都是值得的。”

姚梵仔细审视了这份清单,小心地收起来,和旅行箱中的资料放回一处。

“爸,妈,我得走了,你们保重。”姚梵低头道。

李红梅一听就急了,两眼含泪的道:“怎么刚来就要走!,也不过一夜?”

姚梵歉疚地道:“事情太多,实在脱不开身,根据地的建设方兴未艾,离不开人。”

姚鹏理解地重重拍了拍姚梵的肩膀:“儿子,注意身体。”

李红梅抱着姚梵落泪道:“梵梵,你一定注意要身体健康,别喝不干净的水,妈妈给你准备了净水器,还有好多换洗衣服,都在一号集装箱里。天冷了,你一定记得多穿!”

姚梵没有多做停留,在将自己带来的各种首饰、珠宝、玉器、瓷器、书画交代给父母之后,便依依不舍的告别父母,割破手指后布下血祭大阵,在呼啸的北风中穿越而去!

“坐标36.125,120.370,姚家庄大场北库区,穿越!”

……

回到姚家庄的次日,姚梵立刻召开山东公社革命委员会全体会议,部署新的工作。

“从今天起,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全面换装新式军装,之前的蓝色工作服将退出我军军服序列,转给公社的工人使用,我军将全面换装我身上传的这种军服。”

从会议一开始,大家就看着姚梵的穿着而惊讶了,那一身的绿色和头上的绿色军帽,尤其是帽子上的一颗红心和两面红旗般的领章,更加映衬的整个人充满朝气。

姚梵命令道:“虎子!进来给大家展示新军服!”

姚梵的贴身警卫员牛虎闻声立刻进入会议室,站得笔挺。

李海牛赞道:“漂亮!这军服帅气!”

姚梵笑道:“新军服分冬夏两种,夏服用斜纹棉布,透气耐穿。冬服用锦纶布,厚实耐磨。腰里扎武装带,显得精神抖擞。”

“这种款式的帽子叫做解放帽,寓意我军必将解放全国,帽徽的红星代表我们的革命政权光芒万丈,指引我们从胜利走向胜利,两个领章象征两面革命的红旗。”

“所有战士第一年发夏冬各两套军服,一共四套,今后每年按照夏冬各发一套;衬衣也是每年发两套;此外,解放帽每年一顶;棉衣两年一套;秋季抓绒衣两年一套;冬季裁绒棉帽两年一顶;冬季哨兵棉大衣三年一套;内裤和背心每年两套,袜子每年五双,解放鞋每年三双;帽徽领章一年两幅,损坏遗失都可以重新换取或领新;武装带每年一根,损坏或遗失后可以换取或领新;所有衣物鞋袜需要妥善爱护,战士们要学会用发下的针线包及时修补,针线包每人一个,每人每年发线50米。”

姚梵一口气读完所列事项后,重申道:““凡以上所列军品,无正当理由禁止流出到民间,以防别有用心的人收集我军军品,冒充我军实施间谍破坏活动!”

姚梵宣读完毕之后,会议室里响起热烈的掌声。

李君笑道:“主席,我现在就想换新衣裳了!和您穿一样的军服我心里才踏实。”

贺世成道:“俺也是!俺也要和主席穿一样的!”

姚梵道:“我们革命军队官兵一体,不但穿一样的衣服,战斗中也一样的冲锋陷阵,凡是畏战的人,都不配穿这身国防绿。”

“按照扩军计划,现在五个团的新兵训练开展的非常迅猛激烈,各部队的新靶场新营房新操场也在不断的建设中,但是物质上的准备绝不是最重要的!

我要求,各级指挥员一定要把纪律条令、内务条令、队列条令放在第一位来抓,这三大条令统称共同条令,是我们革命军队胜利的基础和保证。”

听到这里,大家纷纷点头。

李海牛道:“主席,咱们今年冬天完成冬训,开春是不是要和清军大打出手?”

姚梵道:“秋冬是清军最容易进犯的时节。其他季节中,不讲卫生的封建军队一旦远距离长时间行军,就会出现中暑和其他各种疫病,而秋冬寒冷,尤其是冬天,死人不会迅速腐烂,营地的便溺和垃圾也不会招来大量蚊虫导致传染病爆发。”

“因此,如果我们能顺利完成冬训,那么开春之后,清军的进犯可能性反而更小了。”

“海牛,清军就像是我们面前的一盘菜,怎么吃,什么时候吃,取决于我们的消化能力。”

“我们的消化能力,就是我们的干部队伍。如果没有一支合格的干部队伍,我们即便是打下了城池,也没法很好的治理,一旦我们管理不善,老百姓就要有意见,保守势力就要猖狂的反扑。”

负责后勤的王贵说道:“主席说的对!还是要先培养咱们自己的干部。”众人也纷纷点头。

姚梵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他们都会点头,这种盲从一般的信任既是好事也是坏事,但是眼下来说,自己需要这种信任。

辛亥革命时,起义军攻下湖南长沙,中华民国湖南军政府刚成立10天,谘议局议长谭延凯就勾结新军中一个营长发动兵变,杀死议会之前选举的起义军领袖担任的都督和副都督,自任都督了。顺便多个嘴,此人是蒋物流和宋核平的婚姻介绍人。

“革命军队是个大熔炉!我们一方面要严把阶级审查,另一方面也要吸收进步的知识分子,培养干部不能只靠青年干部培训班,更主要的是要靠我们的军队,军队的扫盲教育和思想政治学习要天天抓!日日抓!牢牢的抓紧,永远不能放松!”

“之前的思想政治工作中出现了一个个人崇拜的倾向,很多干部提出了效忠我姚梵个人的口号,也写了各种表忠心的密信,甚至还有大量的血书秘密交给我。对此我感谢大家的信任,但我也感到有必要加强学习,让大家明白革命不是为我姚梵个人的,而是为了全中国受苦受难的同胞,为了中华民族的崛起,为了建立一个平等的、没有阶级压迫的社会主义强国!”

“因此我认为,是时候成立我们的党了。”

说到这里,姚梵望了一眼会议室中山东公社革命委员会全体成员,见大家都在认真的听着,便继续道:

“现代社会中,由于目标一致原则一致,人民就联合起来组成政党,以人民团体的形式团结起来共同奋斗,以实现国家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

“任何一个政党都是以执政为目的而组成的政治组织,因此绝不可能与封建社会的世袭制发生妥协,而满清皇帝的独裁统治也不可能允许任何一个有执政意愿地的政党合法出现,这就注定了我们的现代政党形式想要存在和发展,除了武装斗争,没有别的道路可走。”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