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60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十六)

第160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十六) 无忧中文网

【160】风掣红旗大地翻(十六)

姚梵从面前的文件夹中取出文件,就在会议桌上直接传递散发给每个山东公社革命委员会的成员。

“这是我草拟的《中国宣言》和《中国纲领》,大家看一下,有修改意见的可以提出来讨论,如果没有就通过。”

大家看完文件后并没有什么异议,姚梵对此并不觉得奇怪,也不觉得欣喜。

“既然大家没有意见,我们的党从今天起就成立了!”

“之前我们都学习过马克思撰写的《宣言》和《资本论》的主要思想和结论,而我们的党也是在这一思想基础上诞生的政党,因此我决定,我党的名称就叫作中国。”

“目前阶段,我党的纲领是围绕着建立一支无产阶级的革命军队而展开的,我党要在开展革命武装斗争的同时,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尤其是根据地人民进行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

“考虑到现阶段全国的民族资产阶级处于极其弱小的萌芽状态,全中国一切民主力量也都处于萌芽状态或者尚未发生,应此我们的斗争目标并不是要照搬马克思主义来中国,也并不是要一步到位的全面彻底地消灭资本主义和实施全方位的生产资料公有制。”

“我们现阶段的首要目的是要通过革命武装斗争,建立一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也就是说,我们首先要取得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的胜利,建立一个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强大社会主义国家,然后在国家内建立起完善的法制,普及人人平等的民主精神。”

“只有在初步完成第一阶段的目标之后,我们才能在巩固第一阶段胜利成果的基础上,规划下一阶段的目标。”

姚凡说完后看着大家,希望他们能够消化自己的讲话。

王贵的钢笔刷刷的记录着姚梵的讲话,和每次会议一样,王贵总是担任会议的记录和文字整理,姚梵现在发现王贵确实是个当秘书的好材料。

李君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主席,既然我们把马克思的理论作为思想基础,我觉得应该把土地国有化列入党纲。”

此言一出,姚梵惊讶的望着这个铁匠的儿子,心中喜悦至极,他欣喜的解释道:“这句话加不加都一样,我认为现阶段不加为好,加了容易让农民产生误解。”

“李君你要知道,我们领导的革命武装斗争,是与马克思预想的工人阶级总罢工完全不同的斗争形式,这是中国所领导的人民解放战争,本质上是一次农民战争。”

李君眼睛一亮,重重点头道:“我明白了!这个加上去的话,确实不好对农民解释!而且一旦我们夺取全国政权成功,无产阶级掌握国家政权了,那么土地在全国的无产阶级手中,是和土地国有化没有区别的!”

姚梵高兴地一拍桌子道:“说得好!你理解的很透彻!大家都记住了,革命的纲领是分阶段的,根据革命阶段不同,我们的目标和纲领就要有所调整,要做到既顺应时代潮流的变化,又符合历史洪流的大方向!”

姚梵拿起稿纸,对所有人讲到:“请大家跟着我着念。”

于是会议室里响起了洪亮的朗读声:“中国是以马克思主义指导的无产阶级政党,是中国各族人民利益的忠实代表,是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党的最终目标是实现的社会制度……”

接着姚梵肃容道:“现在大家经过学习,都已经明白了我们的党的奋斗目标和宗旨,现在我问大家,愿意加入中国吗?”

会议室中响起了整齐嘹亮的声音:“愿意!!!”

姚梵命令警卫员取过一面军旗,也就是从2011带来的党旗,在会议室前面展开。

“现在我宣布,进行入党仪式,大家跟我念入党誓词。”

姚梵宏亮的诵读道:“我志愿加入中国,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姚梵读一句,大家跟着读一句,会议室中充满了肃穆和庄严的气氛。

宣誓完毕后,姚梵道:“我们的党要生存,就要有经费,经费从哪里来?这就要靠党员交纳党费,党费的数量取决于月收入,暂定为月收入的百分之二。现在我们讨论下一个草案,《中国党费收缴、使用和管理的规定》。”

姚梵道:“按照规定,每个人可以根据个人情况选择交纳大额党费算作特殊党费,在此我决定,将我姚梵个人所有财产全部交出,用于党的经费,用于我党的军队建设和其他各项工作。”

姚梵此言一出,满堂震惊。

李海牛重重地点头,崇拜地望着姚梵道:“我也愿意!”

所有人几乎异口同声地道:“我们也愿意!!!”

姚梵笑道:“你们可别学我,你们的财产都是工资,捐出来可就没钱过日子了。”

刘进宝道:“咱们干部们吃的是食堂,又领工资,还要什么财产,我就不信,我要是病了,党能不给我出治病的钱。”

此言一出,大家都笑了起来。

姚梵道:“以后不要随便**大额党费了,这个风气不要胡乱蔓延,小心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以行政命令裹挟其他同志缴费,这必须是出于自觉志愿的原则才行。再说了,这样做容易闹矛盾,搞得家庭不和睦就不好了。”

大家都点头称是。

接下来,顺理成章的,在座所有人都成为了党的第一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姚梵当选中央委员会主席。

然后会议开始讨论,通过了姚梵提出的党章草案、农村工作决议案、宣传工作决议案、民族工作决议案、宗教活动决议案、妇女运动决议案、干部培训决议案。

整个根据地的革命工作被姚梵按部就班的向前迅速推进,整个政权组织和政党组织应有的架构被他强行地搭建起来。

完成了这一切后,山东公社正式拥有了一个政权的雏形,拥有了实施行为的依据和准绳,加上她现有的武装力量,这注定了她将完全不同于中国历史上任何一次农民起义。

会议从早开到晚,吃过午饭和晚饭后,所有人继续在讨论着,提出自己的建议,力图尽可能的完善这个政权。

姚梵在会议上尽力引导干部们发挥自己的能力参与讨论、提出见解,虽然这些干部们受教育程度不高,无法引经据典的长篇大论,但他们的建议都是那么的务实!每一个建议都是从实际出发,贴近百姓和战士们的生活和训练,和群众的社会实践密切联系在一起。

姚梵觉得,这比任何引经据典都要来的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