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61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十七)

第161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十七)

【161】风掣红旗大地翻(十七)

虽说姚梵成立了党组织,但因为这个组织完全诞生于姚梵的军事体系之内,以至于从一开始就带有了浓厚的军事色彩,服从性强,纪律性好,但是缺少思想的碰撞。

姚梵在党内的绝对领导地位既来自于其经济上的统治地位,也来自于其军事上的连续胜利,当然也来自于其相对于这个时代而言渊博的知识。

虽然姚梵捐出了其在1875的所有财产,但由于他控制着时空交易,也就是1875的组织内部认为的海外关系,这注定了他依旧在经济上统治着这个组织。

十二月的气温骤降,姚梵在即墨县衙后院一大早爬起来,就看见所有枝条上挂着白色的寒霜,院中的大柏树上,不时传来几声乌鸦的寒啼,更加映衬出这个毫无工业的国家的冬季是这样的深长寂静。

姚梵没有穿李红梅给他捎的衣物,而是穿上了军队的制式绒衣,外套65式军服,他看了看表,已经六点了,这是早饭时间。

姚梵搓着手,迅速带着警卫员虎子赶到小食堂,小食堂是衙门的东侧护院改的,供目前住在衙门的公社政工干部们和警卫连吃饭。

姚梵一出现就引起了食堂里一片侧目,他微笑着和大家打着招呼,自觉地和牛虎拿着统一的铝制饭盒排队。

“哎呀!主席!咋能教您排队呢!”新来的炊事班班长手足无措地跑上来给姚梵鞠躬。

“新来的吧?”姚梵问道。

“回主席话,之前的炊事班班长郭炳全调去二团当步兵班副班长了,俺是刚从姚家庄提拔的,俺叫翁远田。”炊事班班长立刻汇报。

“人人都要排队,因为革命军队中每个人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我凭什么不能排队呢?你回去忙吧,好好干。”姚梵打发道。

警卫员牛虎也是新来的,但显然已经对姚梵的脾气摸得很透:“翁班长你去忙吧,主席天天都排队的。”

“哎!哎。”翁远田连连鞠躬,搓着手走了。

姚梵皱眉道:“这个翁远田哪里像个军人,简直就像个小贩,你看他点头哈腰的样!”

牛虎道:“主席,现在各团扩编的厉害,全都在忙着训练呢。我估计炊事班的新人怕是连队列都没练过。”

姚梵道:“这不行,回头得跟王贵说,机关和后勤一样要训练!虽然不要求娴熟的军事技能,但共同条令不能有丝毫放松!”

队伍打饭打的很快,很快轮到了姚梵,他拿着满满一饭盒米粥和一个大馒头走到院中,找到正一个人和警卫员坐在一张空桌上细嚼慢咽的苏三姐,径直在她身边坐下。

院子里每张餐桌中间都放着一个大瓦盆子,里面是重油炒咸菜,姚梵舀了一勺咸菜放进粥里搅了搅,然后问三姐:“三姐你没睡好?眼圈都肿的。”

三姐早已不再贴身服侍姚梵了,作为公社革命委员会的常务委员,她现在既负责一部分扫盲班的工作,又负责一部分妇女工作。

三姐道:“大哥……主席,我没事。”

姚梵对三姐的警卫员道:“柱子,你们领导脸色这么差,你怎么照顾的?”

这个叫柱子的警卫员原来是李海牛一团的战士,应为年纪小,这次调整到了警卫连工作。

柱子急道:“苏大姐连夜的不睡觉,净看书,俺也没法子啊。”

姚梵怜惜的正视着三姐日显瘦削的面颊,说道:“学习是好事,但也要注意身体。”

三姐不好意思地笑道:“别听柱子瞎说,我还是睡了的,最近要安排家属组成洗衣班和卫生连,所以白天没工夫看书,晚上补一点,再说还有一个我负责的扫盲班作业要批改呢。”

姚梵咽下一口粥道:“扫盲班现在聘的那几个教书先生咋样?对简化字适应吗?”

三姐道:“当面不敢说,背后都说有辱斯文呢,就差说擅自造字意图谋反了。要不是实在缺人,我一定撵他们走。”

姚梵笑道:“造反倒是真的,其他的话别理他们,你要经常询问每个扫盲班的班长,要注意教员是否在课堂上有反动言论。另外教员也要让他们学习革命思想,写学习报告。”

三姐点头道:“知道了。”

姚梵补充道:“等我的青年干部培训班第一期结业,你就轻松了,我估计到时候能给部队的扫盲班输送几个很好的青年教员。”

六点半的家属打饭时间将至,干部家属们也纷纷来到小食堂打饭,新媳妇们叽叽喳喳的说着家产里短的闲话,一时间东护院里热闹了起来。

看见三姐在吃饭,贺世成新娶的媳妇王珍妹立刻拿着饭盒跑过来坐下。

“主席您也在啊。”王珍妹大大咧咧地招呼着。

姚梵“嗯”了一声,一口喝完米粥,站起身就走,警卫员虎子连忙跟上。

姚梵一边走一边问虎子:“怎么各部队的干部家属都来小食堂打饭?他们各团的伙食不都一样吗?”

虎子跑在姚梵身边,探头四顾无人,小声汇报道:“不还是想混个脸熟吗,眼下都知道苏大姐是咱们公社最大的女官,各家的女眷都巴结着呢,一个个的报名要上妇女扫盲班。”

姚梵微笑着摇摇头,回到自己院子打水洗脸,虎子连忙帮姚梵的保温包泡上新茶,姚梵洗完脸便提着保温杯和笔记本去早帆青年干部培训班上课去了。

姚梵这几天抽时间安排好了一个多媒体教室,设备安装工作不算复杂,有小型变频柴油发电机的支持,电力上足够。

课堂上早已经挤满了学生,人头攒动,一百二十二个学生全都聚在这间大堂中。

由于姚梵的课程精彩,又见识了电灯和能放歌曲的音箱,现在学生们已经把姚梵崇拜的不行,每次上课都无人迟到,而且预习充分。尽管姚梵现在每天只来上半天课,但是愈发显得他的课程珍贵,姚梵一走,所有学生都在积极的自学和预习。

这些学生都有着极好的私塾底子,很多人的四书五经背的滚瓜烂熟,尤其是黄家从上下书院派出的几个子弟,由于书院里得天独厚的丰富藏书,更是见识广博。

当初这些学生在拿到姚梵发的课本之后,第一印像是这个反贼很有钱,书本居然不用土纸来印,而是用这样好的极品雪花白纸,市面上见都没见过!

当他们开始翻阅课本就立刻就被吸引住了,里面图文并茂知识详尽,几乎所有都是来自几乎闻所未闻的另一个世界,让他们真正的大开眼界,头脑受到冲击。

这个年代的读书人,一拿到本好书或者奇书,总是有种饥渴的冲动,要一口气读完,尽管姚梵的书籍用了简体字,但这显然对于学生们来说没有任何辨认的难度,这些人都是娴熟掌握了茴香豆的四种写法的极品文科生,中文字体上的难度对他们来说趋近于零。

还没等姚梵上几天课,已经有学生把所有教材全部自学啃完,并且开始着重的分析其中思想了,这其中尤其是社会科学方面的书籍思想比较深,令他们不得不一遍一遍的研读。

现在,原本并不情愿被派来反贼教授的课上学习的学生们,都在庆幸能够有这样开眼界的机会,但他们还是心情忐忑矛盾,生怕将来姚梵事败,以至牵连到自己。尽管他们崇拜姚梵,但毕竟自己小命要紧。

“同学们都到齐了吧?”姚梵站在教室前头问。

每个人看看自己周围,回答道:“都到齐了。”

“那行,现在我们去多媒体教室上课,大家拿着发的钢笔和笔记本跟我来,书就不要带了。”姚梵的多媒体教室并没有课桌,与其说是教室,不如说是一个放映厅。

学生们跟着姚梵来到学校这间刚刚布置好的大屋中,这间侧屋被从中间打掉了隔断,南北长十五米宽八米,前面顶上安装着投影仪,两边接着小功率音箱。姚梵把笔记本接上投影仪接口,调试完毕后道:

“今天我们看电影,看纪录片,希望大家保持安静,中间会有休息时间供大家上厕所。”

姚梵说完就有学生问道:“姚先生,电影为何物?”

姚梵一看是黄云天,道:“这是科技发展的产物,用来记录影像。”

黄云天是黄家旁支子弟,大概是家里有钱,以至于读了太多杂书,从17岁开始参加科举,到了现在25岁还没能获取功名,连个生员都不是。

姚梵打开投影仪,白色的光幕瞬间照亮了整个前方的幕布,学生们一片惊呼。姚梵命令学生拉下周围窗帘,拉熄电灯,开始播放电影。

姚梵选择放映的影片是《鸦片战争》,随着电影开始放映,满堂惊呼!

随即学生们一个个如痴如醉的望着前方银幕,发出激动而兴奋的粗重的喘息声。

所有人都在想,这电影是个什么东西!这样神奇!居然能把活人放在幕布上映出来,把一切的世间景物反映的栩栩如生!这难道不是仙法吗?不可能!一定是仙法!

有的学生在想,这大概是姚先生的法宝吧?这个姚主席果然是精通西洋法门,不但能把乐声人声从匣子里放出来,还能放出世间万物!这等手段,已经通神了啊!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