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62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十八)

第162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十八)

【162】风掣红旗大地翻(十八)

姚梵选择的电影《鸦片战争》是1997年谢晋导演的版本,因为市面上有dvd出售,画质较好,而1957年的赵丹版本因为年代久远,投影后难免模糊,因此被姚梵弃用,事实上后者对于人民力量的歌颂更加出色,艺术加工更强,但从技术上考虑,姚梵还是选择了前者,经过姚鹏雇人处理后的影片已经消去了演员名单和制作年月,使得姚梵可以放心的播放。

影片开始放映不久后道光皇帝猛然出场,多媒体教室里的学生中立刻传出一阵阵的**,大家交头接耳的议论着,甚至有些学生犹豫着不知是不是该跪下,考虑到姚梵是个大大的反贼,最终他们还是打消了触怒姚梵的念头。

从七点半开始,将近两个半小时的电影放完已经是上午十点,全程居然没有一个人上茅房!大家生怕错过了哪一个片段没看到,所有学生的眼睛几乎都是一眨不眨的,舍不得放过一个镜头,耳朵也竖起着牢牢地急记每一句台词。

姚梵对于重温电影的兴趣不大,但考虑到是集体活动,他耐着性子陪大家看完了影片。

随着姚梵在片尾曲终时关闭视频,整个多媒体教室顿时炸了锅。

“姚先生!姚主席!这个匣子为何能看见皇上?为何能把千里外看见的东西射出在幕布上?”黄云天激动地浑身打着摆子问。

“你搞错了,你们看见的是演员和场景,他们是在表演,在按照剧本介绍那一段历史,电影的摄影机就是把演员的表演收录进去储存在媒介上,在需要的时候放给大家看。”

“简单地说,摄影机就是笔,存储影像和声音的媒介就是和纸,放映机就是负责把一本书摊开在大家眼前而已。”

“同学们,这不是什么仙法,这是科学!这是被满清皇帝嗤之以鼻称为奇技**巧的科学!在被满清数次毁书坑杀了我中华文化时,洋人可是一天都没停下追赶的脚步,他们这二百多年来奋起直追,现在科技水平已经领先我们中国很多!”

“但满清政府呢?他们还在愚民!还在自诩为天朝大国!还在做着大头梦!”

“我们中国人呢?还留着象征愚昧和屈辱的辫子,还在如傻瓜一般躺在故纸堆中!”

姚梵一点不愤怒,恰恰相反他很平静,这是因为他来自未来一个伟大的正在复兴的中华。

但他这番话令学生们一个个惊愕的瞪着眼看着他,满堂寂静鸦雀无声,学生们心中思考着这样的问题“满清朝廷这样腐朽,又是割地又是赔款,见到洋人如奴才,见到国人如主子,在这样的国家中造反是不是存在法理上的必然?”

姚梵望着学生们挣扎的面孔,他希望学生们能有时间**思考,站在教室前命令道:“现在下课休息,大家去上厕所或者喝水,二十分钟后继续上课,还是在这个多媒体教室,我们一起看世界历史纪录片。”

学生们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已经扛不住了,纷纷跑出去小解。

黄金莺却跑上前来,用崇拜而羡慕的眼光望着姚梵道:“姚梵,你真了不起,会用这匣子放出电影来。”

姚梵对她微笑道:“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要是学会了,也能放。”

黄金莺闻言嘴唇张开了,睫毛也抬起来了,惊讶道:“你愿意教我?”

姚梵亲切地道:“当然可以,这又不难。”

黄金莺喜悦极了,尖声道:“这个匣子多少钱一个,我买一个。”

姚梵闻言眼睛眯了起来。

“这个黄金英的声音怎么这么奶,像是卡通片里的小萝莉,这家伙难道还没到变声期?”

片刻诧异后姚梵一口回绝:“这是我姚家的机密技术,眼下全世界的洋人都没有这个技术,所以这是绝密的并不能外卖,只能用于革命工作,用来为人民服务。”

黄金莺闻言心中有些失落,她用那乳白透析的修长手指拈了个兰花开放般的优雅造型,迅速掠拢了耳际散发:“我失礼了,姚先生你莫怪。”

姚梵看着黄金莺那柔嫩的脸庞,看着她那极具韵味的动作,心脏猛地大跳起来。

“我擦!见鬼了!我不是基佬啊!”姚梵心中羞愧地呐喊道。

“不怪你,来,我教你放电影吧。”姚梵赶紧拿话掩饰自己的瞬间心动。

姚梵一边教黄金莺用笔记本的触摸板,一边道:“这个东西的设计很简单的,你只要控制住屏幕上的小箭头就行……”

见黄金莺笨拙不得其法,姚梵干脆拿着她的手指在触摸板上比划着:“你看,你看,你手指移动,箭头不就跟着移动了吗?对这么简单的东西你不要有畏惧心态,又摸不坏……”

姚梵却没注意到黄金莺脸上如玫瑰般发出娇羞的光辉,已经涌满了红晕。

黄金莺急急慌慌从姚梵的环抱和手握中挣扎出来,胸脯慌乱的起伏着:“姚先生,这样不好……”

姚梵醒悟过来,心中反而松了口气。

“对不起,对不起,你可别误会啊!咱们既是师生又是朋友,我可没有断袖之癖。”

说完姚梵呵呵的笑着。

黄金莺突然对姚梵报以狡黠的一笑,长长的睫毛下,纯洁明亮的大眼睛发出善解人意的神情,微微上翘的嘴角和轻抿着的薄唇显得愉快而和谐。

“没关系,我就是不习惯别人碰我。”黄金莺一说话,立刻就再次满脸潮红。

姚梵大窘,立刻转移话题:“你不去上厕所吗?”

黄金莺闻言轻轻启开雪白的贝齿,咬了咬下唇,克制住满脸的滚烫和身体的颤抖,说:“我这就去。”

姚梵望着黄金莺跑出去的背影,挠挠头道:“他身上好香……这小子要是生在2011,特么的一定是红遍全亚洲的超级偶像,那几个当红的韩国伪娘和他比起来,简直是只配舔他鞋底泥……连我这样三观端正的青年都……不行不行!!!姚梵你特么再这样下去很危险你知道吗……你丫在想什么呢……”

风帆蒸汽动力船洪堡号,正行于黄海上。

洪堡号主桅和前桅一共张着四鼓大帆,高峙的船头斜桅上,垂直的张着两鼓三角帆,十二月的海风涨满着帆体,令鼓起的帆布看起来有种饱满的力量。

海浪在船体周遭平静的拍打着,不停的哗哗扬起碎沫,船甲板洗的十分干净,踩上去已经不再有昨日那种附着着盐粒的沙沙感。

“巴兰德先生,青岛马上就要到了,请看那栈桥,那就是青岛。”詹姆士美利士在边上指着远处的小黑点道。

德国驻华公使巴兰德高高地扬起下巴,嘴巴微微张开,努力的远眺着。

“青岛!青岛!

这就是费迪南-冯-李希霍芬从1861年开始,考察了整整十年才发现的倔强港口!

这个天然的四季避风的港湾,淡水充足,运输便利,只要修建一条铁路通往济南一线,这里将会成为绝佳的贸易港和煤炭输出港。

姚,我来了。”

巴兰德来的突然,当他走下这条显然是最近才翻修过的栈桥码头时,姚梵正在帮助指导炮兵训练。

巴兰德很高兴自己能够打姚梵一个措手不及,这样他就有机会仔细的观察这个德国梦寐以求的天然良港。

来青岛之前,巴兰德作了充分的准备,他先是坐船去了上海,找到李希霍芬,详细的询问了青岛的一切已知情报。李希霍芬的中国考察计划得到了海因里希-冯-布劳恩伯爵的大力支持,他1873年就向德国提出过设法占领青岛的建议,但是由于涉及到英国人的势力范围,而俄国人和美国人也都不绝不会同意德国单方面改变这一地区的现状,德国政府只得搁置李希霍芬的秘密提案。

“水泥!”巴兰德通过长长的栈桥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令人惊讶的水泥道路,这条水泥路足够的宽!能并排行驶两辆四轮马车,这一发现让巴兰德感到由衷的高兴。

巴兰德还注意到,码头上忙碌的工作着许多劳动者,他们有的整理货物,更多的则是在远处一个工地上忙碌的施工。

巴兰德急切地问美利士:“詹姆士,那是在干什么?中国人在修建什么?

美利士道:“我问过弗兰克,他说他打算把青岛港扩建起来,在北面挖出深水泊位,另外修建一个新的栈桥和几个新船坞。公使先生,我告诉过你,这个男人就是中国的彼得,他的眼光和能力超乎你的想像。”

巴兰德机械地笑了笑,对此不置可否。

但当港口的守备军人端着枪向他们跑来的时候,明晃晃的刺刀反射出耀目的寒光,巴兰德顿时一个哆嗦。

谁知那些军人冲过来后立刻在他面前列队,一个看上去军官身份的士兵走上前来对美利士立正敬礼。

美利士礼貌的微微点头,随即转首向巴兰德解释道:“这些是弗兰克的守备部队,他们担负着港口码头的守备警戒。”

其实美利士自己也很惊讶,这才几天不见,姚梵的蓝色军队怎么全成了绿色的呢?

巴兰德双眼圆睁,惊讶地打量着面前的这些站的笔直的军人。

“这些人居然剪掉了辫子!这样一来,看上去还真有些不那么野蛮了,他们,他们似乎有什么不一样!是气质吧?也许是因为这绿色的军服。这种绿染料我没见过,可真是一种优雅而高贵的颜色,让人陶醉。”

“这种带檐的圆帽子看上去很简单,但是上面的红星真的很鲜艳,很漂亮。那鲜红的领章也非常耀眼。”

“胶鞋!天啊,他们居然穿胶鞋!而不是清军的布鞋!”

“皮带!金属头的皮带!不是清军的布腰带!”

“这步枪……这是……这是什么步枪!我从来没见过!”

“他们身上绑的是子弹袋?里面是火药和铅子吗?他们都没有背火药壶,也就是说火药也放在帆布袋子里面……这种帆布会在大雨中立刻受潮,火药会变成废土!……”

“看来这些中国人只是绣花枕头罢了。眼前这几个人传的这样好,大概是那个弗兰克-姚的精英卫队吧?中国人叫什么来着?亲兵!对!是亲兵。”

想到这里,巴兰德露出微笑,明显的高兴了起来,他很满意姚梵派出亲兵一直在这里等候他的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