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63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十九)

第163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十九)

【163】风掣红旗大地翻(十九)

美利士让翻译对码头的守备部队解释他们是姚梵的客人,要求进城见姚梵。

守备部队一听是德国人,立刻联系码头的负责领导,贺万年现在负责青岛城的所有工作,相当于市长,闻讯立刻从城中赶来。

“姚主席不在青岛,他在即墨,你们可以去即墨找他。”贺万年道。

美利士对贺万年很熟悉了,他告诉贺万年这次自己带来了价值四十五万两银子的黄金,足足八百多公斤,用来抵自己之前欠的货款和进行新货采购。

贺万年表示染料已经在码头的仓库里备妥,可以马上就进行装船和卸下黄金。

美利士了了心事,于是巴兰德、美利士和翻译与随行人等在商议之后,决定立刻乘上马车前去即墨县城。

姚梵可没有四匹马拉的豪华马车,所以众人只能两个人一辆的分乘。

吱扭扭的马车滚动着,巴兰德不顾寒风吹拂,执意大开着前面竹帘,一路的观看着地形。道路右边正在忙碌施工的水泥公路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们居然正在这条土路边上平行修建一条水泥路呢!上帝啊!这太奢侈了!他们这是要用水泥路面连结青岛和即墨!”巴兰德惊讶极了,这年头连欧洲都没有普及用水泥修建乡间公路的习惯,全欧洲的城市里,即使最负盛名的伦敦城内,几乎绝大多数道路都是青条石铺就的,下雨后到处都是一个个的积水坑。

美利士皱眉观察道:“那些修路的工人看上去都是清国战俘,穿的是清国士兵的衣服,远处还有拿枪的士兵看守他们。”

巴兰德在上海就听说姚梵打了大胜仗,他看着那些干活的点头道:“用战俘修路倒是可以剩下点钱,但用水泥……这太浪费了!这些昂贵的水泥应该用在码头和炮台上,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采购的这么多水泥。”

二人一路聊天,任凭穿着蓝色工作服的赶车人牵着马儿向北方行进。

这时只听见一阵歌声传来,后方出现一支全副武装的部队,正在跑着步向即墨奔去,大约有一百多人,队伍还一边跑一边唱歌,前面的旗手还打着一面通红的镰刀锤子旗。

美利士解释道:“这是在拉练,姚梵很喜欢折腾他的士兵,让他们像傻子一样的经常跑步,说是叫做武装拉链,每次都要跑几十公里。我觉得他是希望借着这个来向清国的密探证明他的粮食很充足。”

巴兰德肃容道:“他们还用布条和宽布缠了绑腿,看来指挥官并不是很傻的土包子,但最让我惊讶的还是他们的装备,竟然全都和码头上的亲兵一个样,他们的那个花花绿绿的背包很奇特,非常大!我怀疑里面装的是厚毛毯吧?”

美利士道:“亲兵?不,弗兰克似乎没有亲兵,他的士兵总是看起来一模一样,你知道的,这些中国人长的看起来都差不多。”

巴兰德摇头说:“我不是指他们的长相,而是说装备。按你这样说,这位尊敬的弗兰克-姚先生难道已经实现了全军的制式装备!?服装统一?武器统一?如果真是如此,看来这绝对是一次蓄谋已久的叛乱,不是简单的农民暴动。”

姚梵一听说德国公使来了,立刻从炮兵训练阵地上下来,和几名警卫员骑着自行车赶回了即墨城。

“他们来了几个人?”姚梵问道。

“六个人。”送德国人来的同志汇报到。

考虑到外交人员对等的礼节,姚梵找了五名干部一同会见巴兰德一行。

一番寒暄之后,姚梵命炊事班准备饭菜,先在饭桌上招待德国人。

姚梵在大学里曾经听过来校讲座的中国头号外交官的外事谈判公开课,知道在外交谈判方面,最需要注意的事项就是所谓恋爱基本原则。

通俗的说,这个原则借用谈恋爱的技巧和原则,认为恋爱不是只有你我二人组成,而是有四个人在其中。既“我眼中的你、我眼中的我、你眼中的你、你眼中的我。”

一般来说,双方的互相认知越接近对方的自我认知,则恋爱越顺利,感情越深,反之则没法谈下去了。

外交从本质上说,和谈恋爱是一个道理。

举例来说,中国觉得自己是个爱好和平的国家,但日本看你如洪水猛兽,时刻准备找他报仇雪耻;中国觉得日本是妄图复活军国主义的国家,日本却觉得自己需要加强武装,从而实现自卫和提高国家地位。

中国觉得自己是友好的邻邦,但印度觉得中国是侵略者;印度觉得自己是未来的世界顶级强国,要求按照平起平坐的地位来和他对话,而中国却觉得印度只是个不可救药的莫名自信的国家。

这种我眼中的我和你眼中的我,两者认知极度不一致,就注定这个恋爱是连门都没有的,注定双方的外交分歧大到根本无法谈拢。

而欧盟各国间,基本没有这种双方极度反差的互相认知差异,这才能够谈恋爱谈出个正果来,最终携手走入同盟的殿堂。

姚梵太理性,不适合作个恋爱高手,大学时谈过一场恋爱失败后,便一心扑到事业和学习上,再也没有尝试过追求爱情。

但他分析,德国人对山东公社的实力认知,必然低于公社的真实实力;而自己对于德国的认知是来自于历史分析,绝对是中肯的;而德国对他们自身实力的认知,以他们刻板的个性来看,也不至于高估。

所以眼下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让德国人不能小看自己,低估自己的实力。可悲催的是,姚梵又不希望德国人看清自己的真实实力,如此一来,只能用利益去弥补这其中的分歧了。

在爱情上,这就相当于是送礼物给对方,借以短期内提高对方对自己的评价。这样一来,当双方的认知被拉近后,才能开始恋爱的第二步骤————寻找共同语言,约会、牵手、乃至婚姻。

在外交上则表现为寻找共同利益、扩大共同利益、全面合作、乃至同盟。

当然,一旦双方的互相认知完成了同步后,演变出的关系中,除了英美这样的婚姻关系,澳美这样的基友关系,德美这样的包二奶关系,法美这样的情人关系,日美这样的**关系外,还有类似中俄这样的炮友关系——你想我也想,咱就来一发,完事后各回各家……

“巴兰德先生,你来的仓促,我也没什么准备,但愿今天这顿简单的饮食不会影响你对山东公社的看法。”姚梵在餐桌上笑道。

“恰恰相反,味道非常好,你有个好厨师,弗兰克。”巴兰德微笑着喝着鸡汤,能够与一个中国的叛军领袖直接用德语交谈,巴兰德对于姚梵的印象分值一下子就提的非常之高!

巴兰德毫不怀疑:“一个能说一口流利德语的中国人,他对德国的天然亲近是毫无疑问的!”

用餐完毕后双方进入会议室,开始谈判。

餐桌上双方已经完成了友好的寒暄,因此谈判很快进入正题。

“我希望德国保证我的海上通道不被封锁,我并没有自己的货轮,因此需要德国的商船不间断的在青岛和亚洲其他港口间进行贸易运输。当我说德国商船时,我指的是美利士的商行和他雇佣的商船。”姚梵单刀直入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当然,如果德国能够用他的外交实力保证这一点的话,我愿意让德**舰在青岛靠岸加煤和补充粮食。一旦我的船坞修造完毕,我还可以提供船舶的保养工作,当然,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需要德国派出一到两名船舶维护的工程师。”姚梵快速简练的扔出了绣球。

巴兰德的灰蓝色眼睛闪着光,他说道:“尊敬的姚总督……”

姚梵快速纠正道:“我是山东公社的主席。”

巴兰德点点头,向后梳的棕黄色头发在烛光下发出油亮的光泽。

“尊敬的姚主席,你怎么证明你能够在青岛立足呢?据我所知,清国的慈禧皇太后陛下已经在调集兵力,准备对你发动围剿了。假如德国支持你,一旦你失败,德国将被迫处于非常尴尬的地位,我们将损失在清国的影响力和国际声望。”

姚梵一句话也没说,继续看着巴兰德,他知道,如果巴兰德没有意愿的话,根本就不会来青岛!

巴兰德见姚梵沉默,开口道:“我实在无法相信,面对三到五万即将进攻的清军,姚主席你的山东公社能够支撑下去。不管你是共和制还是君主制,我都没意见,但如果你没有实力解决即将到来的军事危机,那无论什么口号都是空谈。”

美利士掏出手绢擦了擦前额上的细汗,说道:“弗兰克已经打垮了皇帝的一次大规模进攻,我相信他能做到第二次、第三次……”

巴兰德摊手道:“暴乱一开始总是能够打政府一个措手不及,但是要想独立,那就必须有足够的实力。”

姚梵道:“巴兰德先生,你觉得我要如何才能拥有足够的实力?”

巴兰德重重地道:“你需要德国陆军部的支持!需要两千到三千名德意志的步兵!德国会帮你在青岛建立港口炮兵要塞、电报局、气象局、筑城工兵、信号所、海兵局、外事法庭、警察局、测绘局、学校、港务局、地理局、户籍局、山林局。”

姚梵严肃地道:“那样是把青岛变成了德国的殖民地在讨论!这不可能!

主权和领土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是不容谈判的。一切涉及主权和领土的问题都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可言。

巴兰德先生!请你注意,你在谈论的是我的祖国,而不是我的殖民地,如果你说的是一块属于中国的殖民地,那我认为什么都可以谈,但是祖国领土,没有妥协空间,中国的领土,没有一寸是多余的!”

巴兰德有些惊讶,他没想到眼前这个高大健壮的英俊男子居然会这样毫不考虑的拒绝自己。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