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64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二十)

第164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二十)

【164】风掣红旗大地翻(二十)

巴兰德熟悉外交谈判,他知道扯皮是必然的,但姚梵这样的干脆的一口回绝,确实令他惊讶之余多了几分钦佩。

巴兰德绝对是老牌的外交家,欧洲大陆长期的战乱纷争早已磨练出他的经验和能力,面对姚梵的强硬立场,他不退反进,用食指指节轻叩着桌面大声地道:“除了这些以外,德国还需要探矿权、治外法权和设立工厂的许可。”

姚梵笑了。

巴兰德这种计策早已被中国人的老祖宗们玩烂了,这无非就是个想要以进为退、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伎俩罢了。

如果德国真的想要立刻得到这些权利,完全可以一步步的来,先在青岛站稳脚跟,获得初步的权利,然后慢慢从姚梵手中蚕食他希望得到的利益。现在德国猛地提出这些要求,无非是因为德国暂时还不敢轻易的进入青岛!

姚梵耸了耸肩肩,潇洒说道:“即使我答应您的这些条件,德国真的敢派兵进入青岛?《地中海协定》中规定英奥意在地中海和近东联合抵制法国和俄国,而作为奥地利与意大利的亲密伙伴,德国真的愿意冒着得罪英国的风险进驻青岛?就不怕英国人翻脸?”

“虽然到目前为止,英国还在欧洲大陆上采用着光荣孤立政策,但这不代表英国会容忍德国在远东的英国势力范围内插下一颗钉子。而我也不认为德国敢于在自身实力达不到的时候挑战英国的权威。如果德国有这个胆量,当1873年李希霍芬提出占领青岛的意见报告时就该行动了。”

姚梵的大胆假设和严谨求证,让巴兰德色为之变,虽然他尽量克制脸上表情,但那种犹如被看穿底牌的失望神色哪里能掩饰得住。

“真是个厉害对手!他有着和他年龄极不相称的智慧和知识!而且李希霍芬报告是德国的政府机密,他是如何得知的?!

姚梵抓住机会,继续猛刨巴兰德的自信地基。

“德意志的统一,已经让中欧地区失去了历史上的缓冲地位,它已经不能再为德国提供警戒和缓冲的空间。”

“日耳曼民族与斯拉夫民族在中欧的冲突已经日趋激烈,奥匈帝国作为德国唯一能够依仗用来抵御俄国势力西进的国家,正在面临中亚各斯拉夫民族地区独立的浪潮。德意志能够眼看着奥匈帝国的保加利亚独立吗?能看着捷克独立吗?能看着斯洛伐克独立吗?”

“如果能够接受,那么接下来将是怎样的一场连锁反应啊!奥匈帝国境内的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民族聚居地是不是要分别归还两国?波兰东部毫无疑问将成为斯拉夫民族的新玩具吧?奥匈帝国……不,那时候匈牙利一定会独立了,帝国的头衔已经不再适合了,让我们称之为奥地利吧,奥地利将被阉割成什么样子?还能帮助德意志抵抗俄国吗?”

“噢,天哪,我居然还忘了那些该死的异教徒,我打赌奥斯曼帝国一定不会放过从奥地利身上剜肉的机会!”

“普法战争中德国得到了阿尔萨斯和洛林,我在此要祝贺威廉一世陛下和俾斯麦阁下,不过不要忘了,被夺走煤铁产地的法兰西共和国现在已经把德意志当成了不死不休的敌人!三色旗虽然被德意志用炮火烧成了灰烬,但我敢说高卢人胸中仇恨的火焰一定已经灼热犹如岩浆,战争火山的喷发需要酝酿多久?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我打赌这一定是场绞肉机般的苦战,德意志民族如果获得胜利要付出战死多少人为代价?如三十年战争那样减少百分之六十?如果失败,统一的德意志是否会像三十年战争一样被分割的支离破碎,再次成为三四十个小邦?”

“我还记得叶卡捷琳娜二世曾经说过,如果再给她二百年,全欧洲都要匍匐在她的脚下。面对这个欧洲宪兵以无数灰色牲口组成的军队,德意志要如何同时进行东西两面的作战?”

姚梵的语速越来越快,连珠炮般的慷慨陈词,让他已经有些喘息,他最后重重问道:

“既便如上所述,德国也要现在就勇敢地挑战欧洲大陆的平衡机——大不列颠的亚洲权威吗?”

巴兰德傻了。

彻底傻了,他在欧洲见过中国通,但从没在中国见过欧洲通,他想不出这样的怪物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会议桌上除了美利士和那名中国翻译,所有人都傻愣愣地看着姚梵,不知道他究竟说了什么,居然把对方说的陷入沉默了!

巴兰德双手抱拳支在桌上,低眉思考了半天后道:“弗兰克,直说吧,你能给德国什么好处?”

姚梵对于能够拿下谈判的主导权非常愉悦。

“一个远东的跳板,让德国舰队能够在需要的时候随时出击,在对马海峡对俄国人长途奔袭远东的军舰发动袭击,彻底切断海参崴的补给。”

“更重要的是,得到一个伟大国家的珍贵友谊!一种满清政府不可能为德国提供的珍贵友谊!”

“满清帝国是满洲奴隶主对于藏汉蒙回等中华各民族乃至满族本民族的奴役工具,无论谁帮助全体中国人推翻这个腐朽残酷的政权,都将得到四亿五千万人永久的、最真诚、最纯粹的友谊。在这个拥有五千年文明史、三千年有文字记载的国政史的国家获得历史上从未给予过任何外国的血盟的关系!”

“帮助中国成为一个正常国家是德意志能够作出的将对世界格局影响千年的伟大决定,在中国的面前,俄国不存在任何战略纵深,而在兵源人口方面,我只想说,中国能够耗得起。”

“只有在朋友最艰难的时刻愿意伸出友谊之手的朋友才是最宝贵的,这才是经得起考验的友谊,我希望德国不要错过这个机遇,毕竟中国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穿越悠悠历史长河而经久不衰的文明国家,中国的崛起是必然的,这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姚梵又是一通精彩游说,再次把巴兰德说的沉默了。

看到巴兰德再次陷入沉默,姚梵知道他已经心动,声音温和如皮草道:“尊敬的巴兰德先生,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全部底牌,第一,为德**舰提供停泊、维修与加煤加粮。第二,德国获得山东公社政权的片面贸易最惠国待遇。当然,还有最后一点,就是让我的好朋友美利士获得贸易的垄断权。”

巴兰德问道:“美利士的贸易垄断权今后可以分润给其他德国商号吗?”

姚梵见他开口,心中大喜,微笑道:“当然可以,只要他本人愿意。”

巴兰德确实被姚梵说动心了,作为一个老牌外交家,他本来不是这种能够被一两通天花乱坠的演说所说服的人,但是眼前这个对手太犀利了,他对德意志乃至整个欧洲大局把握的实在是太精准了。

而他的演说也的确触动了巴兰德的心扉,此刻的德国太需要一个盟友了,唯一的问题是,姚梵算特么哪门子的盟友?他配吗?

至于姚梵画的贸易最惠国大饼,巴兰德一时间还看不出其中有太多的价值,他明白,这个大饼的价值是由姚梵的领土控制面积而决定的。

至于军舰停泊,这也暂时不可能实现,姚梵对巴兰德把脉极准,德国确实不敢在英国首肯之前,在大不列颠的远东胡来,更不可能贸然派兵驻扎。

巴兰德收起了他之前的所有无理要求,郑重地道:“姚主席,我要求我们之间的约定以密约形式,不公开的存在。”

姚梵道:“可以。”

巴兰德点点头:“你是我见过最有才华的中国人,你的知识和智慧令我折服,如果将来你的起义失败,你可以去世界上任何一个德国领事馆寻求庇护,我们可以送你去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如果你愿意,你可以直接来德国,我们随时欢迎。”

姚梵微笑道:“如果有这么一天,我情愿和我的战士们一起血染疆场。”

巴兰德缓缓点头道:“我谨代表德意志帝国政府,初步接受你的条件和要求,一旦皇帝陛下批准,就正式生效。”

于是姚梵站起身,伸出手来和巴兰德紧紧握在一起。

巴兰德和姚梵紧紧握手道:“你的政权为何要起名叫山东公社?这听上去像是巴黎公社的套路。”

姚梵敷衍着笑道:“你不会以为我要带着全国几千工人进行总罢工,对满清皇帝和他统治下的四万万五千万人示威夺取政权吧?”

巴兰德讥讽地道:“按照马克思教授的话来说,你确实需要一个这样‘规模庞大’的总罢工。”

姚梵开始战略欺骗道:“中国没有多少资产阶级和工人,地主也倒向皇帝,我只有靠农民。而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和劳动者密切合作的政治模式,能够为我赢得大批的支持者,我需要农民的支持!”

巴兰德点头道:“我能够理解。但我还有个问题,你是怎么知道李希霍芬报告的?说实话我不想对这事进行否认,但我要知道谁泄露了这个机密。”

姚梵坦率真诚的胡扯道:“这是我的一个生意伙伴告诉我的,他和美利士一样是个德国人,很抱歉,我不能向你揭发他的姓名。”

巴兰德眉毛一皱,不再继续追究这个问题。

当晚,巴兰德与美利士在姚梵安排的房子住下,美利士在这所房子的院子里愉快的对巴兰德说道:“我说过,你会被他说服的,你看果不其然。”

巴兰德仰头看着星空,说道:“我不是被他说服的,我是被那些负重跑步的唱歌士兵,被那些在码头和即墨城门站的笔挺的哨兵,被姚的官邸门前广场上近百辆先进的自行车说服的。”

说完他把目光从夜空投向手持烛台的美利士,说:“那些钢笔、缝纫机、自行车、染料,德国需要知道他们的制造技术。”

美利士心中一凛。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