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67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二十三)

第167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二十三)

【167】风掣红旗大地翻(二十三)

这场文艺汇演将全军的士气冲高到了顶峰,在汇演闭幕时,姚梵上台手握麦克风通令全军:“解放军全体指战员们,我们要以最饱满的训练热情,提高训练水平,严格要求自己,在接下来的全军大比武中拿出最好的状态,力争取得好成绩!”

清军在姚梵看来实在不堪一击,那么最好的练兵方式,毫无疑问就是大比武了。

为了准备大比武,姚梵安排从全军抽调最新一批学习模范和骨干份子,成立了一支82式80毫米口径无后坐力炮营,下属27门82式80毫米无后坐力炮。营长由炮一营的副营长彭甲昌调任而来。

在姚梵的规划中,这个无后坐力炮营专司负责青岛城和周围海岸的守备工作,在姚梵看来,只要有这样一支机动灵活的直射炮兵队伍配合步兵守备部队,那就根本不惧这年头的任何登陆作战。

相对于迫击炮来说,无后坐力炮虽然也能曲射,但实战中根本不可能有人这样用。一般来说,300米左右的直射目标是他的唯一攻击对象,通过瞄准镜实现目视直射攻击,这使得无后坐力炮几乎是傻瓜都能用的武器。尤其是在清朝这样不需要考虑对方炮兵和重机枪报复的时代,无后坐力炮甚至可以死赖在一个点对敌连续痛虐。

尽管如此,姚梵还是规定,对于装备了火炮的敌人船只,八人一组的无后坐力炮班一定要打两炮就换位置。毕竟在300到500米的距离上,舰炮是命中极高的。

在姚梵的心目中,这支无后坐力炮营,是作为他的岸防和城防炮兵来机动使用的,暂时他还不考虑类似炮台那样的奢侈玩意。

由于姚梵之前的重大军事胜利,而且白马会的根据地也被泄露,白马会决定将所有精壮投奔姚梵,于是李海牛一直渴望的骑兵部队也建立了起来。

姚梵可不敢相信白马会的这七十六口人能立刻从马匪变成合格的军人,于是将这七十六人中的三十人转入了步兵进行新兵培训。剩下四十六人掺沙子,将平度俘虏的清军骑兵中投诚的士兵里阶级出身苦、且在一次次反复的诉苦三查中表现思想转化激烈而彻底的挑选出来二百人,加上李海牛从五个团里挑选的一批骑术较好的战士,组成了一个营骑兵,建制上暂时与步兵一模一样,只是每个人备双马,而不是像淮军那样的两人备一马,姚梵在歼灭王正起的振字营后已经拥有两千两百多匹战马,眼下不缺这点。

之前姚梵消灭的王正起的振字营虽说是名义上受李鸿章直隶总督管辖,属于淮军体系,但实际上属于丁宝桢的亲军团练,所以那些250人的骑兵营是一人一马,但真正李鸿章的嫡系淮军的骑兵营,却拥有五百多人的建制,采用二人一马的装备,还备有前装双管洋枪。

姚梵对本军骑兵的要求是能够在行军时以班为单位前出侦察,战时以连或排的单位进行骚扰,追击时能够包抄敌人撤退路线实施下马伏击。姚梵没指望靠这些骑兵强攻,那样的话,估计战斗伤亡比步兵还要大。

另外姚梵用清一色的民兵预备役组建了相当规模的运输团,五百人的运输团拥有一千匹马、三百头骡子和二百头驴,拉的是木器店王守业掌柜监制的新型四轮大车,清一色使用姚梵从现代采购的轮轴和橡胶胎。姚梵早就看见过木轮陷入泥泞后空转的情况,因此特地托付姚鹏进行了采购,有了橡胶胎,大车队的路况适应能力提高了很多。而补胎的技术也很快被运输团掌握了。

由于山东公社的革委会几乎清一色的军人,姚梵也暂时还不想把军政分开,因此每次军事会议几乎等于是公社的革委会会议。

用白灰粉刷一新,除去所有多余牌匾和装饰物的即墨县衙西跨院中,现在正是会议时间。

姚梵正在向全军强调狠抓郭兴福教学法,他讲到:“我这种教学法的精髓是官兵互教,集中群众智慧,在教学训练里抓思想,而不是口头上宣传思想。要充分调动战士的积极性,在教学中发扬民主,不是让大家死记硬背。”

“在我们的三查和诉苦教育中,有的同志说自己感触很深,的确,他们在思想政治课上也表现的很好,说的很好听,但是训练中能不能体现出来,这才是关键!”

“言传和身教,这两点缺了任何一点,那训练水平就提高的慢。言传就是要求干部们能够由简到繁,由分到合,正确和错误对比,这样讲解才能确保战士听懂牢记。身教就是要求干部们冲在训练第一线,用自己的苦练来带动战士们跟着苦练。

“我们党的军队里不需要那些口头革命派,那都是花花肠子,是投机分子!我们要提拔的是那些能真抓实干,有真本事的同志。”

“训练中能吃苦,能出成绩,说明这样的同志思想红、作风硬,是我们要大力培养的骨干。”

说完姚梵就要求大家谈谈最近一段时间的训练工作。

李君立刻发言:“姚主席说过:‘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是自己头脑里固有的吗?不是。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只能从社会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这三项实践中来。’”

“所以我觉得,狠抓姚主席提倡的训练法,就是狠抓正确思想,由训练中我们自然就能辨别出肯吃苦、能钻研的好同志,因为这些同志在训练中表现出了正确的思想嘛。”

李君此言一出,大家纷纷鼓掌赞同。

李海牛道:“那我也说说。

第一,利用地形地物和在敌火力下运动的科目,目前进行的很好,战士们已经学会了利用田埂、土包、地坎、树木、草坡、泥坑进行前进中的隐蔽射击。

第二,爆破和投弹科目,目前全军涌现出了一批爆破能手和投弹能手。

第三,冲击科目,战士们现在对于三三制领会的很深,能够在三人协作下实现猛打、猛冲、猛追。

第四,壕内战斗科目,战士们已经能够学会一手持枪一手撑地跳上跳下壕沟的技巧。

第五,反冲锋科目,战士们能够有效的协作,疏散成防炮队形,在阵地上对敌实施协同射击和手榴弹打击,学会了在纵深层面上打击敌人冲锋。

第六,刺刀战与军事格斗科目……”

听完李海牛的报告,各部队的干部们也纷纷总结各自部队的练兵成果。

姚梵最终点头道:“那就定下来了,大练兵到现在暂时截止,春节开始全军大比武,之后我们休整一周,就正式开始全面部署1876年的作战计划。”

之后的大比武进行的很顺利,各个部队进行了射击、投弹、爆破、冲击、挖战壕、武装夜间行军等各项科目的比赛,所有获胜的集体和个人都被颁发了奖状。

春节的喜庆在根据地洋洋洒洒的蔓延着,部队的伙食极好,每天都有鱼有肉,虽然荤菜的量不多,但是这样的日子对于这些劳动人民来说,简直是像在天堂一般。

这时美利士的商船带来了好消息,德国同意与姚梵达成密约。

顺带的,美利士从上海给姚梵带来了一个人。

在山东公社起义跨年到了1876之后,上海的殖民地终于知道了这股叛军打的是共产主义的旗帜,而远在伦敦的马克思也终于通过美利士办的德文报纸新民晚报获悉,世界上此刻居然有一支共产主义的武装,在遥远的东方打着他的旗帜在战斗。

马克思因为收到过姚梵一千英镑的稿费,这下又听说山东公社起义的思想背#景,于是鬼使神差的,老马居然决定来中国走一遭,对于一个学者来说,尤其是社会学学者,当他们听到世界上有人把他们的学说奉为圭臬,正在推行的时候,好奇心总是会盖过一切的。

老马这时正是身体前所未有的好转时期,从捷克卡尔斯巴德山区回到伦敦后,他老人家觉得年轻了十岁,正如恩格斯所说的“气色大好”,于是老马乘坐英国商船,破天荒的花了49镑,乘坐了头等舱抵达香港,然后换船抵达上海,在《新民晚报》报社见了美利士后,立刻要求去青岛。

美利士觉得老马是姚梵看重的人,于是便顺带着把他捎来了青岛。

当姚梵闻讯从即墨赶来青岛,在青岛县衙看见老马那标志性的大胡子时,几乎要热泪盈眶“我见到了马克思!共产主义者的上帝!全世界无产阶级的伟大导师马克思!”

姚梵如孩子一般欣喜若狂,情不自禁的就上前与马克思拥抱。

卡尔马克思显然没想到这个叛军领袖是这样的年轻,这样的热情,但西方人对于拥抱毫不陌生,身高与姚梵相仿的老马甚至亲吻了姚梵的面颊。

“马克思先生,我太荣幸了,居然能在中国见到你!”

“我也很高兴能够在万里之外的中国见到一个共产主义者,就像美利士先生说的那样,你的德语很好。”

“我希望您能在中国多待些日子,好让作为您的崇拜者和学生的我能够尽到地主之谊。”

“我也希望能够多走走,尽可能的了解这场中国的革命。”老马很谨慎,他还不能确定,姚梵发动的是无产阶级革命,从上海开始,他一路上一直在疑惑“为什么一个听起来家财万贯的富豪要发动一场无产阶级革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