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68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二十四)

第168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二十四)

【168】风掣红旗大地翻(二十四)

当晚姚梵设宴款待了美利士和马克思,姚梵拿不出什么精美的国宴菜肴,但是鸡汤和猪排总是能够提供的。

“但愿您喜欢中国菜。”姚梵笑着用中文说道,好让桌上的其他部下都听懂。

翻译如实的向马克思转达了姚梵的话。

“太棒了!好极了!”马克思没说假话,他吃了两块红烧猪排,和一只鸡腿,一大碗鸡汤,还饶有兴致的吃了一个“中国面包”——馒头,蘸着红烧猪排的汤汁,老马吃得胡子上都沾了酱。

“我对同志们说,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是马克思主义。没有一个按照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理论和革命风格武装起来的党,就不可能领导广大人民群众战胜帝国主义及其走狗。”

担任翻译的是美利士的贴身御用翻译,名叫梅存章,姚梵一直以来都在尽量试图影响他,送了他很多书籍。可梅存章拿着美利士一个月80两白银的高薪,还在美利士商行有一些微薄的红股,因此并不愿意加入姚梵的高风险队伍。不过他对于这些在姚梵送给他的书籍里常见的革命词藻并不陌生,翻译的非常准确。

“我想知道你们的革命目标是什么?有什么主张?你们的政府结构是怎样的?你们对于共产党宣言的看法是怎样的?”

“一切为了胜利,只有胜利才是人民政权的根本保障。离开了武装斗争,中国革命就没有出路。在中国这样一个工人阶级比重极其微弱的国家,只有胜利才能树立坚定地信仰,而胜利必然要从武装斗争中来,罢工在中国没有任何作用。”

“缺少工人阶级的领导,你要如何带领一群农民进行革命?”

“关于这个问题,我写了一篇文章《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我希望今晚能够亲自翻译给您,同时得到您的启发。”姚梵大言不惭的将太祖历史上最重要的雄文之一窃为己有。

冬夜,屋外寒风呼啸,细细密密的雪花开始飘落。

姚梵盘膝坐在火热的炕头,给马克思详细的介绍山东公社到目前为止的进展,并把列宁和太祖的思想一一介绍给马克思。

屋里烛光通明,六根蜜蜡制成的儿臂粗细上好巨烛轻轻地均匀燃烧。贺世成手拿照相机,时不时地给姚梵和马克思合影拍照,按照姚梵的要求,这种合影是多多益善的,这也是将来中国继承共产国际大统和马克思主义正统血脉的最佳证据。

由于实际情况与太祖当初大不相同,姚梵对于太祖的文章改动十分剧烈,但是马克思是什么人?他立刻理解了姚梵的想法。

“武装建立根据地,武装保卫根据地,武装夺取全国政权,我明白了你的想法,这个用武装斗争夺取国家政权的想法确实要比用工人罢工夺取政权在清国来的更实际。”

“马克斯先生,我想请您给我的《实践论》和《矛盾论》写个序言。”姚梵更加无耻的拿出了两个小册子。

“姚梵同志,你可以叫我马克思同志,现在请你给我翻译一下吧。”

姚梵开始翻译自己根据历史现状篡改的两篇文章。

马克思听得聚精会神,炯炯的两眼中烛火的光辉越映越亮。

“重新来!我希望把他记下来!”马克思突然要求。

姚梵大喜,赶紧吩咐贺世成取来纸笔,当贺世成去找纸笔时,姚梵取出两本字典和德文版的汉语语法手册,这是姚鹏雇人删改校验的适合1875的中德和中英字典和语法,姚梵道:“这是我们中国人编订的辞典和语法,希望您喜欢这个礼物。”

马克思喜出望外,兴奋地道:“太棒了!你们居然编了字典和语法!中国人真是太了不起了!这是伟大的文化创举!这对于中西方的文化交流太重要了!”

整整一晚上,姚梵不断地给马克思讲解中国现状,农村的阶级分析,农村包围城市的设想,以农村土改为一切工作支点的设想。马克思不时地与姚梵发生讨论,一次又一次的被姚梵的博学所折服,他实在无法相信,一个如此年轻的青年,居然对几乎所有门类的科学都有非常深入的了解甚至独到的看法。

“姚梵同志,与其说你是我的学生,不如说你是我的朋友!我愿意作为你的战友,无条件的支持你的革命!我认为与其说你的革命是一次无产阶级在未开化农业国建立政权的尝试,不如说是一次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的重大飞跃和实践!我期待他的成功!”

在天亮的鸡鸣声中,马克思作出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评价。

“马克思同志!”姚梵激动地伸出双手,与马克思那双温暖的大手互相紧紧握住。

接下来的几天里,老马被山东公社的军事训练迷住了,如一个孩子一般问东问西,他还学会了1888年才被法国人狄盖特谱曲的国际歌,每天兴致勃勃的如孩子一般唱着。

他收集各种文字资料,一天天的埋首在字典和中文书籍中,用姚梵提供的钢笔大量的消耗着墨水,一篇篇姚梵从未来带来的经过删改的社会主义经典著作被他不断地翻译成中文。而他消磨时光的办法,是对照着原文来看姚梵翻译出版的他自己的著作,对这些中文书籍他的评价是“完美的翻译”!

看着老马的工作热情和语言天才,姚梵大吃一惊,天下居然有人能够靠着语法书和字典自学中文并且进行翻译!这种毅力和智商,绝对超乎常人的想象。

对于老马的身体状况,姚梵非常重视,专门规定了马克思的饮食要四菜一汤,吃单独的小灶,另外还每天都安排警卫员陪他到处散步。而老马把散步视为一次学习中文的机会,可惜警卫员都是山东人,老马在几周之后已经是被带进了沟里,满嘴的山东腔再也改不掉了。

姚梵在取得马克思的信任和支持后向马克思提出,希望马克思把家人接来中国,全家住在青岛,衣食无忧的指导中国革命,马克思今后可以中国为基地,时常去欧洲参加会议。姚梵还希望第一国际能在不远的将来,派出信仰坚定的工程师和熟练工人,来帮姚梵建立工厂。

对于姚梵的请求,马克思在深思熟虑之后全部答应了,支持一个有可能成功的社会主义政权,这种重要意义是毫无疑问的,在听姚梵解释了他的军事计划后,马克思觉得,一旦姚梵能够拿下山东半岛,那么全家搬来中国不是不可能。

至于他自己以山东为基地进行全球活动,也比躲在伦敦一边受饿挨冻一边指导欧洲工人运动并和日趋激烈的修正主义斗嘴来得好。而且姚梵对他保证,山东公社今后不但自己闹革命,还能每月支援第一国际一部分经费。

姚梵深知经费对于共产党组织的重要性,和资产阶级党派不同,任何没有政权的共产党组织全是穷光蛋,没有经费的穷光蛋组织在社会上是寸步难行的!前苏联能够指导全世界的共产主义运动和各国共产党组织,靠的就是源源不断的提供经费,这就是一个建立了政权的共产党所具有的优势。

姚梵清楚得很,各国共产党组织一旦有了经费,那他们的作用绝对是超乎想象的强大,无论是情报还是科技,他们都能慷慨的向共产国际提供,起到的作用简直是等于无数敌后游击队和一张覆盖全球的超级间谍网!历史上依靠在经费上支援各国共产党,苏联人的情报简直无孔不入,科技上也受益匪浅。

姚梵满口的国际主义精神,当然不会透露任何自己的口风给马克思,在有能力建国执政之前,山东公社确实没有什么可以对第一国际的各个兄弟党炫耀的资本。

姚梵明白,目前自己要做的就是投资,至于收获,起码要等到成为执政党,甚至要等到马克思去世。

这是一笔回报丰厚的长期投资,姚梵希望这笔投资能够为自己赢得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