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73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二)

第173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二)

【173】星河影摇三军动(二)

“祖国啊!请从我的血肉之躯上取得您的荣光、您的富饶、您的自由吧!”

姚梵屹立在地平线上,望着这场席卷一切的风暴,在心中感慨。

“主席!咱骑兵营啥时候上啊?”站在姚梵边上焦急万分的奚大虎,第三次开口询问姚梵,语气里满是哀怨。

“奚大虎,你又不会用步话机,到时候冲上去不听指挥,等于是添乱嘛。”姚梵前两次只说时间没到,这次则是直截了当的告诉奚大虎原因。”

“俺用!俺一定用!主席俺这次一定用步话机。”奚大虎急了。

“你保证?”

“俺拿脑袋保证!”奚大虎急的龇牙咧嘴。

“好,我信你。”姚梵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骑兵营营长奚大虎听我命令,立刻开始追击敌人,给我一路追到青州!进攻中注意和一团保持联系。”姚梵下令道。

“是!”奚大虎兴奋地从姚梵身边跑开,奔向他的那匹大白马。

解放军的攻势横扫千军,卷席般冲过大地,战斗成了一边倒的追击。

姚梵给各部队的命令是一路直追,直到彻底歼灭敌军为止。

时间一小时一小时的过去,捷报一个个发回昌乐,随着距离的拉开,步话机已经无法接获任何消息。

到了傍晚,在昌乐县城焦急等待的姚梵得到好消息,杨平和张二炮的五团一营二营拿下了青州。

一个小时后,捷报再次传来,刘进宝带领三团一营拿下了寿光。

到了晚上九点,又是一个捷报传来,李君的二团一营拿下了临朐。

只有李海牛的一团和奚大虎的骑兵营仍然没有消息。

姚梵在昌乐县衙中铺了青砖的院子里踱着步子,焦急的无法入眠,院中站着警卫员牛虎,手里举着烛台照亮。

“乱弹琴!简直太乱了!这个李海牛和奚大虎也不知道休整,居然连夜一路向西在追!现在连青州的杨平和张二炮都联系不上他们!”

警卫员牛虎小声道:“主席,您别激动,先睡吧,我估计您明天一早起来,说不定李团长已经送了捷报来了。”

姚梵急躁道:“我要求拿下寿光、青州、临朐之后就扎营!谁让他朝着淄博冲过去的?”

“淄博?主席您是说临淄吧?”

“是,淄博就是临淄。”

“主席您不是说,临淄矿产丰富吗?我看李团长是想把临淄拿下来向主席献个大功。”

姚梵皱眉不语,他自然不能把属于山东公社机密的矿产资源到处乱说。

山东是个矿业大省,仅在姚梵目前所占领的地区中,矿产资源已经丰富的用也用不完了。胶西县和平度都有铁矿,潍坊有煤矿,安丘和高密有制造水泥的石灰岩,其他还有丰富的金银铅锌等等矿产,在姚梵来的21世纪这些都有明确的矿址可查,虽然其中大多数是小矿,有些矿在八十年代就开采一空,但对于姚梵来说,眼前这些矿产都是取之不尽的。

姚梵寻思急也无用,命令再次派出联络员骑快马探听消息,自己暂时睡下。

大概是连日的行军作战太疲劳的缘故,姚梵这一觉一直睡到十点才醒。

起床后,姚梵下意识的在满室阳光中抬腕看表。

“都十点了!”

“主席,您这一觉睡得可香吧?”

“可香是可香,不过牛虎你小子怎么不叫醒我呢。”

“主席,大家伙看您这么累,都不忍心叫您呢。”牛虎憨笑着,麻利的绞了个毛巾递给姚梵。

“主席,李团长的一团有消息了,捷报!一团拿下了临淄和广饶两个县城!”

姚梵长长地松了口气,擦完脸道:“全军继续休整,通知所有连级以上干部和各部队战斗英雄来昌乐开前线作战总结表彰大会。”

两天后的中午,阳光灿烂。

会场设在昌乐县衙前的青石广场上,主席台很简陋,只有姚梵和各团团长坐在上面。午后阳光敞亮的照着会场上每一个人。

吃过中饭的干部和战士代表齐集在这个广场上,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轻声的互相交谈着,诉说着这一战中自己部队的战果和缴获。

姚梵看着台下坐在小板凳上的战士们,开口道:“现在开会。”

“同志们!首先我要祝贺你们!

这次战役进行到现在,战果辉煌!

各参战部队和全体指战员发挥了敢打敢拼、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牢牢地控制住了战争的主动权,将南下的淮军和长期盘踞在山东的勇军横扫一空,目前可以说,山东人民革命公社的革命形势一片大好!”

姚梵的话音刚落,暴风雨般的掌声就响起来了,台下的干部战士们脸上带着狂热的表情,疯狂地鼓着掌,那股劲头,好像拍断手掌也愿意的。

掌声的持续性是这样的长,姚梵只在新年音乐会的最后见过,但是观众要求乐团加演的掌声哪里能和这些战士们的热情相比,这样的掌声风暴姚梵从未亲眼见过。

姚梵不得已只能伸手压了压,会场中顿时安静了下来,干部战士们崇拜的望着他们的领袖。

“同志们!这次伟大的胜利,再一次用事实雄辩地告诉我们,领导我们革命事业的核心力量是共产党!指导我们革命思想的是马克思主义!没有一个按照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理论和革命风格武装起来的党,就不可能领导广大人民群众战胜帝国主义及其走狗!

历史上中国的农民起义为什么大多数都会失败,归根结底,因为他们只是希望用另一个集团的独裁,取代暴君的独裁,从文明发展的角度来说,丝毫不能推动社会进步。

但是我们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是不一样的!

我们是人民的党,是来自于人民,依靠人民,发动人民起来斗争的革命党,是深深地扎根群众的党,我们的一切出发点和斗争目标都是为了人民的利益。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皇帝老儿的封建朝廷在我们党面前是个孤家寡人,除了反动的地主阶级和洋人帝国主义侵略者,没人会真正站在他们一边。

所以我们必将胜利!”

如雷般的掌声再次响起,干部战士们用发自内心的狂热与崇拜望着姚梵,望着这个许诺改变他们一生的人。

姚梵说到兴起,站起来左手叉腰,右手在空中挥舞着比划道:

“同志们,天底下的真理都是质朴的道理!

大道行于天下,就像是日月经天,江河行地,都是咱老百姓能看懂的!凡是要叫老百姓看不懂的,都不是真理,都是统治阶级骗人的鬼话!

那么啥叫革命呢?

革命就是造反!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

一切革命思想的灵魂都是造反!

共产党领导大家起来闹革命,就是要大家敢想、敢说、敢做、敢闯、敢战斗,一句话,就是要敢造反!这是无产阶级革命者最基本、最可宝贵的品质!是无产阶级党性的基本原则!

以这个标准衡量,我们的眼睛就明亮啦!在满清政府黑暗的封建统治下,凡是不造反的就是百分之一百的反动派!我们要警惕这些人!尤其是现在我们取得了初步胜利,更要警惕这些反动派来腐蚀拉拢我们的队伍!

我们的队伍里有没有这样的反动派呢?我觉得多少是有几个的。

毕竟我们是活生生的人,人在封建社会里待了这么多年,思想深处或多或少都会有那么一些反动的残余思想存在。

那么这些反动派是什么嘴脸呢?

我告诉大家,这些头脑里有反动封建残余思想的人平时总是会扭扭捏捏、絮絮叨叨、吞吞吐吐的说些什么“我们对封建官僚和地主是不是太片面了呀?”“我们队伍只收无产阶级和最坚定的革命者作为骨干分子是不是太狂妄了呀?”“我们队伍的土改政策是不是太粗暴了呀?”

这些统统都是谬论!要反对就反对,何必羞羞答答!

对于我们队伍里的这些同志,我们要及时发现,及时纠正,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对于社会上的反动势力,我们要分清他们的阶级属性,拉一批,打一批,杀一批!

同志们,我们要牢记,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

姚梵的这番话引起了大家的警觉和思考,雷鸣般的掌声变得有节奏起来,仿佛是有人在其中打着节拍一般,但这种有节奏的掌声更加庄严更加肃穆,更加带有一种无坚不摧的精神力量。

姚梵继续道:

“同志们,封建地主和满清官僚出于阶级的本能,他们是必然要咒骂我们这些革命者的,他们反对造反,抵制造反,镇压造反。我们不能对他们存在丝毫的侥幸心理!

同志们!我们这些无产阶级革命者就是靠造反吃饭的!反动派不许我们造反,就是在造我们的反!我们能答应吗?”

全场干部战士怒吼道:“不能!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吼声惊天动地,气壮山河。

姚梵点头道:“对,我们不能答应!”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我们不造他的反,他们就要造我们的反。我们不当他们的家,他们就要骑到我们头上来作威作福!如果我们不愿意当他们的狗,不愿意当他们的奴才,他们就要杀我们的头!

我们的山东人民革命公社,就是一场无产阶级革命的造反精神激荡的大风暴,解放军的战士们!一切革命的同志们,让我们像勇敢的海燕一样在这场大风暴中翱翔吧!胜利属于人民!”

掌声如风暴般响成一片。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士们!我最亲爱的革命同志们!我们既然已经把反造起来了,那么就一反到底吧!迎上前去!让革命的大风暴来的更猛烈些吧!”

姚梵说完后,全场再次响起暴风雨般的掌声,呼啸着席卷整个昌乐县城。

姚梵站起身来,握拳高呼:“山东人民革命公社万岁!无产阶级革命造反精神万岁!万岁!万万岁!”

整个会场沸腾了,干部战士们激动地从一个个马扎、条凳上跳起来,紧握铁拳在空中挥舞着,随着姚梵一起高呼:

“山东人民革命公社万岁!!!

无产阶级革命造反精神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声音是如此响亮,震动着整个昌乐县城,城里居民们心惊胆战,不知道这些反贼们在发什么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