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72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一)

第172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一)

【172】星河影摇三军动(一)

当周盛传的探马回报他昌乐失守,而且姚梵的大股部队正在向他直扑过来。周胜传第一选择就是退至昌乐城西大约十华里处的尧沟镇外,安营扎寨布置战阵。

周胜传骑在马上望着东方皑皑雪原,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对于之前胶贼攻打那些没什么兵力的县城能够很快得手,周胜传并不意外,他认真的看了兵部的报告,也知道城门在大量的火药爆破下是很难支撑的。周胜传只恨那些洋人,居然卖给这些胶贼这样多的黑火药,要知道根据兵部的实地研究结果,平度城门是被相当于一千斤的黑火药炸开的!

周胜传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TNT炸药,他的爆速不是黑火药的每秒500米,而是接近每秒7000米。周胜传也不知道黑火药爆破的决定因素是安全雷管的瞬间起爆,那样才能把颗粒化的黑火药瞬间引爆。

这年头国内还没有将领敢在自己军队里携带矿山雷管这样稍稍磕碰就立刻爆炸的危险品,即使是国外也没有这种战例。

周胜传知道这些胶贼手里有不少火炮,但他绝不相信会有王正起手下鼓吹的百门之多,因为他知道火炮有多么昂贵,每一发打出去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胶贼大概有十几门洋炮,还有些劈山炮罢了,山东的勇军马放南山这些年,久疏战阵之下,大概已经连枪都打不准了。”这是周胜传的初步判断。

现在周胜传听哨探报说,胶贼已经一路推进到昌乐,这个消息让他浑身紧张,突然间身上裹得狐裘变得不再那么暖和了。

“为什么这些胶贼能够推进的这样快!而且还是一路攻城拔寨过来!这速度委实惊人!”

有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周胜传虽然紧张但没有丝毫犹豫,根据他的剿匪经验,贼兵都是些靠着三板斧混饭的农民,只要给予迎头痛击打消他们的士气,自然就立刻溃散了。

周胜传有炮,不但手中的六个步兵营装备有36门国产滑膛炮,他还有一个从天津带来的李鸿章亲兵洋炮营,装备有30门12磅炮,4门24磅炮和2门36磅炮。

和一般的国产炮营不同,这个洋炮营用的炮不但能打实心弹,也能打开花弹,这可不是大清国自己铸造的那些短粗的田鸡炮,而是正宗的英国三箍长身铁炮,打五、六里外的敌人偏差也不过三、四百步,越近打得越准,众炮齐发之下,那些啸聚的匪军势必如鸟兽散。

周胜传想到洋炮的威力,嘴角不禁挂上了笑意:“无论是太平军和捻军,只要他们被洋炮一轰,没有不溃散的!”

于是周胜传将李鸿章赖以依托的重宝,漆黑发着寒光的洋炮整齐地安置在阵地前沿,72门火炮如一条黑色的巨型铁索,把大地割裂开来。

炮兵阵地的两翼是步兵营和与骑兵营,他们以非常整齐地队形排列在原野上,看上去仿佛是雪地里长出了一畦一畦方方整整的麦田,煞是壮观。

“来吧!反贼姚梵!纳命来!!!”

姚梵从开战至今,在生活上始终把自己作为普通一兵来要求,他穿着和战士们一样的绿色解放鞋,在已经被踩的稀烂的土地上行进着。清朝的土路泥泞不堪,在大军行进中被人马和车轮碾压的到处是坑。

姚梵在行军中使劲的跺脚,试图让自己麻木的双脚稍稍暖和些。

他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一个正规炮兵营,心里有些没底。因为他实在不知道李鸿章的亲兵洋炮营究竟能进行多远的远程射击,这和克虏伯炮的最大射程没关系,而是取决于炮兵的训练水平,不过即使是这年头最重视火炮运用的法军,开炮也一般选择1500米左右,这个距离上,炮兵命中率对于几千人的步兵集群这样的大目标还是比较靠谱的。

姚梵绝不托大,他爬上一座小坡,在望远镜里远远的看见周胜传扎下的硬寨和兵阵之后,仔细观察后,他命令桂八将迫击炮营安排在距离周胜传阵地的三公里外。

“没问题,主席,我在这个坡上能观察到全局。”桂八道。

“我们之前的实战中远程打击很少,你记住,如果看不清就用步话机和我联系,一旦校正好落点就实施连续打击,务必把敌人炮兵阵地彻底摧毁。”姚梵叮嘱道。

“主席放心,一开打我就把那帮臭显摆的淮军全干烂。”桂八信心十足。

“不要吝惜炮弹。”姚梵再次叮嘱道。

在昌乐聚集的兵力有李海牛的一团整整三个营,二团一营曹桂生部,刘进宝的三团一营二营,五团新任团长杨平的一营二营。

“李君你带二团一营包抄左翼。”

“是!”

“刘进宝三团一营包抄敌人右翼,三团二营作为预备队守昌乐。”

“是!”

“杨平,张二炮,你们带五团一营二营从中间突击!”

“是!”

“李海牛一团作为中路总预备队。”

“是!”

“主席,我们骑兵营呢?”奚大虎焦急地问道。

“也是预备队。”

奚大虎皱眉抿嘴,显然有些不甘心。

姚梵的战术很简单,还是解放军最拿手的一点两面的打法,只见一个个纵队向两翼迅速铺开,飞快地向战场两边插去。

周胜传在列阵之后,终于等来了姚梵的大胆靠近。

“这个姚梵胆子倒大,不在昌乐城里固守,倒要与我正面交锋。”

树军统帅常英捻着下巴上稀疏的胡须道:“蚍蜉撼大树,自不量力。”

周胜传嗤笑道:“我之所以没有派马队骚扰,就是要他以为我军迟缓,待会开战,我定要他知道什么是雷霆千钧之势。”

微微沉吟后,周胜传下令:“吩咐炮营,到一千五百米上就给我打,我看他逃不逃。”

常英竖起大拇指道:“高明!等贼军想要溃逃的时候,我大军以雷霆之势追上去,定然是杀的贼人尸横遍野!”

…………

炮营的洋军官荷兰人布雷曼得到翻译官的命令后,向前方直直的伸出手臂来,熟练地用拇指观瞄着远处如绿蚂蚁一般的姚梵匪军。

布雷曼道“这些匪徒大约在一千八百米外,正在向两翼散开。等他们前进一会儿,进入我设定的炮击区域后,我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上帝的怒火。”

周胜传也看得出姚梵在布阵,他仗着兵力优势,决定用步兵阵列从炮兵阵地的两侧向前压去,一方面诱敌进入火炮打击范围,一方面用成排的兵势压迫对手。

于是炮兵阵地左翼的树军六个步兵营和炮兵阵地右翼的四个盛军步兵营开始行动,他们排着整齐的枪毙队形缓缓地向解放军正在运动的集群压去,白色原野上仅仅一寸多厚的雪地顿时被踩得乌黑一片,仿佛是一张广阔的白纸正在被十个方头刷子刷着斑驳的黑墨。周胜传的大军阵列横向长达两公里多,人马口鼻中喷出的白雾飘散在凝固的冷空气中,看上去杀气腾腾。

周胜传把手从狐皮笼手中抽出来虚指前方,继续调兵遣将:“告诉多隆阿!带他的五个青州正黄镶黄骑营跟在左翼树军后方,武迎吉带我盛军四个骑营跟在右翼后方,一旦贼军后退,立刻绕前追杀!”

姚梵看到周胜传居然压上了,大声道:“好!有胆量!”

大呼过瘾之余他拿起步话机道:“桂八!立刻开炮!给我狠狠地打!打得周胜传生活不能自理!”

“是!”

在得到桂八的答复后姚梵继续用步话机命令:“其余各部队注意!坚决贯彻一点两面战术!继续向敌人两翼夹击!大家注意保持和敌人炮兵阵地的距离!”

桂八这里一听开打,他立刻热血沸腾起来。

桂八握紧手中红白相间的做标杆,大吼着下令全营开炮。迫击炮营三个连九个排27个炮兵班早已部署在高地周围,各连长排长早已用光学瞄准镜已经反复测算了半天距离和方位,现在听到桂八下达了炮击指示,立刻纷纷下达试射命令。

冬日正午的阳光惨白中带了微弱的温度,还来不及把空中飞行的一颗颗迫击炮弹的钢壳照热,这些远距离飞行的杀戮者就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调转了方向,从弧线顶端向着清军阵地划落而下,21世纪经过改良设计的迫击炮弹早已不是二战时的模样,附和流体力学原理的弹身只发出很微弱的啸叫,在临近地面时才会有一种微弱的奇异风声传出。

周胜传听到那如泣如诉的奇异风声时已经晚了,九发高爆杀伤榴弹前后间隔不到半秒钟在清军右翼阵前炸响,位置全部集中在盛军右翼前压的步兵营中。

爆炸的白烟直径足有十米,破片和钢珠的杀伤范围超过二十米,盛军组成的整齐麦田顿时被沿着爆心割倒成一个个麦田怪圆。怪圈里横七竖八倒下的士兵们已经全部死亡,他们的皮服和棉服被烧灼成焦黑,红肉和鲜血喷涌浇灌着泥泞雪地,无数的肢体与躯干扭曲的构造成诡异的死亡雕塑,仿佛是一个个圆盘中盛殓的祭品。

“啊!!!!”

“啊!!!!!!”

被炮击的盛军吓傻了!他们顿时从战前的紧张进入了混乱,胡乱的哭喊着:“胶贼开炮啦!快跑!”

桂八用望远镜看见落点偏离敌人炮兵阵地,恨恨地握拳站在这块小高地上怒吼道:“各班开始调整标尺!继续试射!不要停!”

周胜传阵中一片**,两公里长的阵线突然从笔直变得扭曲,仿佛是一条被重重击打了的长蛇,洋炮教官荷兰人布雷曼焦急的看着右翼突然间被一阵炮击打垮,情急之下命令道:“抬高炮口一寸!开炮!!!现在!!!不要等!!!……”、

他一边大吼一边对着面前地上插着的标杆报出新的参数。

清军传讯兵立刻开始将他的命令传达下去,炮兵们开始使劲的摇动跑车上的摇臂,准备抬高炮口炮轰姚梵远处按兵不动的中军。

但是最先完成坐标修正的是桂八,又是9发试射炮弹打了过来,一发正好落在淮军中间的炮兵阵地,那里三门紧挨着的12磅炮顿时被炸的裂了开来,周围二十多个炮兵全部死亡,所幸阵地后的黑火药没有被引爆。

桂八在望远镜中看得真切,大吼道:“全营标尺减一!齐射一发!放!”

27枚炮弹瞬间飞出,如春雷唤醒大地,将淮军炮兵阵列的右翼全数笼罩在硝烟中。

桂八激动地大吼道:“打得好!各排根据这次弹着自行调整标尺,第一轮五发急速射!”

顷刻间,炮兵阵地上所有82mm迫击炮全都加入了这场壮观的打击乐,27门绿色的钢铁炮筒开始咚咚咚的齐奏,高速倾泄着炮弹。

此岸是一场机械的打击乐,彼岸是人间地狱。

这是一颗上面标号I-2001的绿色炮弹,它和它的兄弟们身上都写着HFPY的奇怪拼音,此刻它们正在享受着一生一次的过山车的欢愉,轻轻滴吹着口哨,从高空俯冲而下,一生仅有一次的绚烂辉煌,足以令它们陶醉,I-2001冥冥中感谢着自己的造物主,瞬间完成了自己一生的使命。

当I-2001和它的兄弟们即将落下时,布雷曼的炮兵也将手中点着的火把凑上了药捻,一门门铁炮相继开火,但显然临时调整的参数并不合格,一个个实心铁球在姚梵的散兵阵型前方一百米处相继落地,或跳跃、或一头钻进泥里,他们将在几个世纪的漫长时间旅程中变成四氧化三铁或三氧化二铁的红褐色残渣。

周胜传的炮兵营完了,彻底完了。

随着一个个火球和蒸腾的白色硝烟在淮军中央阵地上升起,蘑菇云一个接一个的伴随着春雷般炮声从这片大地上长出来,炮兵阵地上到处是被炸的稀烂的英国铁炮,到处是炮兵的尸体,黑火药发射药箱被接连的点爆,恐怖的爆炸和燃烧中,呛人的硝化气味弥漫在淮军上空。

桂八没有给布雷曼第二次机会,9个排在三轮校正后确定了大致弹着,开始自由的五发急速射。桂八看见清军开炮还击,看着弹着点疯狂的喊叫着手下:、

“不要停!给我往死里打!各排长注意观察落点随时修正!”

27发,27发,27发……连续五轮的27发……淮军中央炮兵阵地被硝烟完全笼罩了,这片大地深处的泥土从百年沉睡中被爆炸耕耘而起,土腥味和硝烟混在一起,水蒸汽缭绕,几乎完全看不清原来的阵地所在了。

姚梵在步话机中喊道:“桂八!爽就不要停!给我打周胜传的步兵和骑兵!把他们给我炸散开!”

“其余全军注意!两面开始包抄!中心开始突击!”

“各营司号手吹冲锋号!”

“嘀嘀嗒嘀~嘀嘀嗒嘀~~~~~~~~~~~嘀嘀嗒嘀~嘀嘀嗒嘀~~~~~~~~~~~”

“杀啊!~~~~~~~~”

没有敌人炮兵的威胁,姚梵开始肆无忌惮的发起总攻。

激昂的冲锋号声响彻大地,震天的喊杀声中,绿色的解放军战士们头顶钢盔,手持56半自动疯狂的向两公里外的周胜传阵线涌去,绿色的散兵潮水在大地上连成一线绿色潮头,两翼如大鹏展翅不断向南北插入,运动中实施着包抄,阵线中央的步兵突击集群如大河决堤向前狂暴的冲出,大地上出现了一股气势磅礴的绿色洪流。

随着无穷无尽的炮击蔓延,周盛传的阵地在崩溃、在消亡,阵型已经失去意义,阵地不再具有价值,步兵密集线列已经成了荒唐可笑的溃群,到处是死亡!到处是鲜血!到处是残肢断臂!

周胜传手握宝剑骑在马上,满脸惊恐,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他不由自主得向前附着身子,神志不清地厉声嘶吼:“不许跑!不许跑!违令者斩!违令者斩!违令者斩……”

可他的声音在漫山遍野的喊杀中和无数“败了!败了!败了!……”的呼喊中,显得是那样渺小。

胡椒面般撒下的炮弹雨犹如巨龙对大地喷吐的鼻息,受惊的骑兵和马群不顾步兵死活,惊恐地夺路而逃,大地上的马群如海洋中的乱流般裹挟践踏着逃兵,无数步兵被马蹄活活踏死,无边的恐惧如瘟疫一般蔓延,炮火的轰鸣如死神的脚步敲响大地,一个个炮弹爆心成了具象化的死神镰刀……

冲锋号如利剑般吓破了敌人胆子,吹出华彩奏章,战士们铺天盖地的向前冲锋!

五六半自动疯狂的倾泻着弹雨!敌人一茬一茬的倒下!

没有人再敢抵抗!没有!

所有淮军和将领全部在逃亡,没有一个人敢直面东方!

东方是姚梵和他的战士!是太阳升起的地方!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