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71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二十七)

第171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 二十七

??【171】风掣红旗大地翻(二十七)

根据姚梵对潍坊的进攻计划,解放军分为了突击群、牵制群、火力群和预备队。

“李君的二团三营在安丘留守,这次参与进攻潍县的一营和二营负责主攻东门和南门。”

“刘进宝的三团三营在平度驻守,一营和二营负责进攻潍县的北门和西门。”

“你们这两个团要分配好火力群和突击群的比例,压制住城头敌军火力。”

“李海牛的一团是唯一三个营悉数到齐的,你们和奚大虎的骑兵营一起作为牵制群,直接进攻潍县以西20公里外的昌乐县,以阻击可能从青州过来的淮军援兵。”

“五团的一营和二营作为预备队,随时等候命令。”

“桂八的炮兵营今晚就立刻寻找合适的阵地,明天作为火力支援群对潍县城头进行火力压制,优先对城头架设的二十多门火炮进行摧毁。”

姚梵重复了一遍早就安排好的作战计划。

“大家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

“明白!”

“明白了!”

…………

山东公社的解放军在八点之后就几乎全军扎营休息了,可姚梵这一晚睡得并不踏实,因为害怕半夜里清军来劫营,他几次起夜查看各个哨位传回的敌情汇报,结果每个方向的哨位都报告说清军一晚上没有出动,让姚梵白担心了一场。

警卫员虎子小声道:“主席,您还是睡吧,清兵一定把四门全都用石头堵住了,要出城夜袭,还得费事搬开,谁愿意费那闲工夫。”

姚梵有些搞不明白,为什么在自己用炸药爆破城门屡屡得手之后,李培荣和莫祖绅还能这么淡定地依靠坚城来防守,清军将领的惯性思维还真是顽固的可怕。

“大概是因为他们觉得可以依仗火炮守城吧?按照编制,四个步兵营有24门火炮,李培荣觉得可以坚守城池也是正常的。毕竟之前的平度战役中,王正起的火炮全都丢在了野战中了……”姚梵想着想着,又在行军**迷迷糊糊地睡去了。

早上四点,军营里吹响了起床号,飘荡的悠长号声惊动了潍县城头的敌军,隔着三四里地外,清军就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噼啪的胡乱放了几枪,像是在示威,寂静的清晨中,远方的枪声听起来像是几个甲虫被捏破了肚子。

山东公社的解放军战士们在起床号中迅速起床,将昨晚收集的白雪倒进铁锅中,生火造饭,烧融雪水洗漱,一时间阵地上炊烟袅袅,像个已经开始上班的施工工地。

警卫员牛虎将暖水瓶中的开水倒进木盆中,绞了把滚烫的毛巾,递给姚梵,姚梵擦完脸就走出帐篷,身上的棉军服因为一夜的和衣而睡,显得有些皱皱巴巴。

当天边泛起鱼肚白时,步话机中传来各部队已经运动完毕的报告。

“开始进攻!”姚梵下令。

桂八首先命令炮兵营下属三个连对城头实施试探性打击,各个连长和排长们紧张地通过望远镜观测着城头。

按照计划,东门的李君二团一营负责主攻,其余三个门只是佯攻,除非东门的进攻不利,对其余三个门的佯攻才转为爆破攻坚。

进攻开始后,姚梵发现李培荣和莫祖绅的防御还是挺顽强的的,城头大炮隔着七百多米就开始放炮了,黑火药的前装滑膛炮在城头轰鸣,以五分钟一发的速率慢吞吞的向姚梵示威。

“桂八……”

“主席您放心!”桂八不等姚梵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

经过试射的各迫击炮阵地突然间全体开火了,27门迫击炮在一公里外构筑的九个阵地同时发出咚咚的炮弹底火撞击声,炮弹在达到曲线最高点后划着死亡的弧线,无声的奔向使命的终点。

姚梵看见潍坊城头陷入一片火海,城中开始冒出浓烟,望远镜中的这个宁静小县城突然变成了一个被引燃的火柴盒。

一个营的迫击炮火力如此强大,令姚梵咂舌。

李君和刘进宝包围四门的步兵火力掩护群都还没进入阵地就位,潍坊城头就已经在27门迫击炮的三轮速射打击下崩溃了。

城墙上的步兵们死伤惨重,残肢断臂在城头甬道上铺就了地狱般的血路,东门两侧重点布置的12门铁炮被炸的东倒西歪,发射药被引爆后的蘑菇云蒸腾而起,把炮口伸出的箭垛和附近一切呈放射状炸的一干二净。

城墙上幸存的步兵们发疯一般的向着远处胡乱的开枪,打完后并不原地装填火药和铅弹,只是想要回头跑进城里躲藏。

这样的胡乱射击完全没有威胁,甚至没把城外逼近的散兵群哪怕一个人的油皮擦破。李军的二团一营派出的爆破组吸取了经验,三倍装药的30公斤tnt炸药包被捆绑成一组,点火后将潍县的城门炸的洞穿稀烂。

突然间,城头一门铁炮打出了一发实心铁弹,黑色的圆球尖啸着击中了李君侧后三十多米处的泥土中,然后蹦了起来,又向后跳了两次,在最后的第三次跳跃中,巧不巧的擦中一名战士,幸亏铁球在几次跳跃后冲击力所剩无几,那名战士只是被撞的原地滚倒,肩膀脱臼,却没有骨折。

“好险!主席,刚才一发实心铁炮弹落在我边上,居然把一个战士胳膊打脱臼了!”

听见李军在步话机中的汇报,姚梵有些心烦。

尽管距离很远威胁不大,但这种顽固的抵抗还是让姚梵感到心烦,姚梵觉得假如自己不是个现代人,而是出生在这个年代的话,在受到这样的反击之后,完全有可能在攻进城中后选择屠城,来缓解自己在进攻中所积累下的这种郁躁情绪。

不过很快,冲锋号吹响了,激昂的号声下,一团一营的突击群如一群猛虎般喊着“杀啊~~~~~~~~”冲进了被炸空的城门。姚梵根据经验知道,至此潍县已经拿下了。

二团二营和三团的两个营在得知东门被二团一营顺利拿下之后,突击群开始向各自负责的城门压进,等待一营从里面开门。

二团一营在从进城后立刻分兵向着其余三个城门进攻。

战斗在半个小时内就结束了,李君亲自带领的二团一营在城内如汤泼雪般的进攻中,用手榴弹和步枪把守城清军打得魂飞魄散,无数的淮军当了俘虏,他们面壁跪在街边瑟瑟发抖。

当得知四门全部被拿下,二团和三团全数冲进城中之后,姚梵放心的在步话机中命令道:

“桂八,把炮兵阵地打扫一下,我们和担任预备队的五团两个营去昌乐。”

这时枪声已经停下,突然阵阵马蹄声却从西面传来。

姚梵没有举起望远镜,把手搭在前额望去,看见是奚大虎的骑兵。

骑兵带来了危险的消息,奚大虎的骑兵营放出的哨马发现,青州的淮军一大早天不亮就已倾巢出动,目标直指潍县,预计中午时分就能全部到达昌乐,至于先头部队的骑兵只会更快。

姚梵抬腕看表,现在是七点四十,李海牛的一团全是步兵,预计在八九点钟就能抵达昌乐。

“怎么不用步话机,还特意跑一趟?”

“奚营长不喜欢步话机,他说那玩意是洋东西,怕被摄了魂。”

姚梵皱着眉头举起步话机联系李海牛,听见李海牛的应答后,姚梵道:“海牛,青州淮军已经全部出城了,奔着昌乐去了,奚大虎告诉你没有。”

“主席我刚才就知道了,担心影响您打潍县,还没来得及报告。”

“扯淡!以后这种情报要立刻上报!”姚梵生气地训斥道。

“是,主席,我下次一定立刻汇报。”步话机中传来李海牛的声音。

他随后继续说道:“主席,我们一团已经望见昌乐了,想先把昌乐拿下,再上城阻击淮军。”

姚梵瞬间完成了决断,说道:“你部留两个营原地构筑阵地,派一个营速攻昌邑,一个小时拿不下来就放弃,退到构筑的阵地上等我的援军。”

“是。”

姚梵当然希望能够在野战中把周胜传统帅的淮军一举歼灭。但他从小就被姚鹏和李红梅教育的谨小慎微,用姚鹏的话说就是“不要因为你撑了个倒立,就以为自己举起了地球”。

姚梵没把歼灭踞守潍县的“培”字营和“绅”字营放在眼里,他觉得自己只是为即墨的战俘营增加了新成员罢了。但是李鸿章的嫡系淮军姚梵没碰见过,轻敌可不会有好结果。

想起之前即墨的战俘营,姚梵就露出了笑容。清军的战俘在完成两个月劳改后有七百多人选择了留下,这只占三千多战俘的五分之一不到。姚梵痛快的遵守承诺释放了其余那些不愿意留下的战俘,还给每人发了一两银子当路费。

结果在完成战俘战俘释放大会之后,没过多久就跑回来五百多战俘,说是在返乡的路上想通了,愿意加入山东公社当伙计。

“周胜传的部队究竟有多强我要见识一下。”姚梵在书上看过周胜传小站练兵的事迹,觉得此人应该是很能打仗的,起码纸上功夫应该不差。

姚梵迈开步伐,带领集结完毕的部队向西进发。

原本在姚梵的考虑中,南下山东的淮军数量应该在一万人以上,结果老李明显不把村长当干部,出兵少于预期,这让姚梵觉得有机可乘。

绿色的钢盔和军服在薄雪覆盖的原野上跃动,刚刚攻下潍坊的战士们士气高涨到了顶点,整齐地放声高唱军歌:“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像太阳……”

李海牛在得到姚梵的命令后,下令一营罗齐仁跑步进攻昌乐。

解放军的炸药包加火力压制的战术非常成功,虽然因为没有炮兵的辅助,而被城门楼上射下的乱箭伤了两名战士,但在接下来的步枪集火攒射下,城门楼子被打得木屑横飞,再也没有一支箭射出。

得知一营攻进昌乐并成功占领之后,李海牛命令整个一团停止原地构筑工事,直接进驻昌乐县城。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