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70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二十六)

第170章 风掣红旗大地翻(二十六)

【170】风掣红旗大地翻(二十六)

已经结业的早帆青年干部培训班出人意料的成功,一百多名学员中,军队干部以外的读书人只有几名年轻人选择离开,占比不到两成,这让姚梵大感欣慰。留下来的知识青年们被姚梵安排在了总参谋部下设的各个委员会中,尤其是苏三姐负责的教育文化委员会,得到的青年干部最多。

姚梵的山东公社是个彻头彻尾的军事化集团,在完成了战役部署之后,仅用了两天就完成了出发前的准备工作。

在1876年2月11日,正月初六的这一天,披覆白雪的胶东大地上,一面面鲜红的党旗在烈烈风中被扯的哗哗作响,山东公社的部队犹如一道奔涌的黑色铁流,源源不断地向西流淌,载着辎重的骡马大车跟着部队,无穷无尽的从即墨城中开出,人、马、骡、驴一切的活物都从口鼻中喷出白色雾气,在道路上连成蒸腾的一线,整个大地都在脚步声和马蹄声中变得欢悦起来。

原野上寒风的呼啸声被嘹亮的歌声所淹没,穿着厚实冬装棉服的解放军热情饱满,按所在连队的号令排成一列列纵队行进在官道上。

担任先头部队的一团一营是清晨五点出发的,他们怀里揣着热馒头走的飞快,下午两点不到就抵达了即墨以西四十公里外的胶县,营长罗齐仁命令全营三个连依次用二十分钟解决个人问题后,立刻对胶县发动了攻击。

一个火力支援连队以散兵状态包围城池,用步枪对准头发起了火力压制,担任突击任务的连队爆破进行的有些不大顺利,清军不知怎么的,居然从之前的各个城池战斗中总结出了些经验,在城门后面堆积了不少条石和泥土。

罗齐仁勃然大怒,命令用三十公斤TNT炸药包进行二次爆破,这一次的爆破把大地震得剧烈抖动起来,冲击波带着粉尘和碎石从城门洞的两头喷射而出,碎石打在百米外战士们的钢盔上劈啪作响,城门后的十几名清军被碎石溅射的血肉模糊。

或许是因为年久失修,这次爆破居然导致了整个城门洞子轰然倒塌,城门两侧城墙外包裹的砖块被成堵的震塌,露出里面包裹的厚厚夯土。

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每个连级干部的警卫员都学会了吹号,姚梵从现代定制的军号铁质镀铜金光灿灿的外表下,里面的簧片声音极响,吹奏出的冲锋号足以令世界上任何一个这支军队的对手胆寒,“嘀嘀嗒嘀~嘀嘀嗒嘀~~~~~~~~~~~嘀嘀嗒嘀~嘀嘀嗒嘀~~~~~~~~~~~”

担任突击部队的一连一百多名战士按照三个排分成三个散兵纵队,提着步枪奋力攀爬着城门和城墙坍塌后形成的如小山一般的砖石泥土堆,战士们一边冲锋攀爬,一边向两边没有坍塌的城墙上和城内远远地投掷着手榴弹,枪声与手榴弹的爆炸声此起彼伏,胶西如同一个被剥了壳的鸡蛋般被一群身穿国防绿的人潮淹没。

胶西县城的规模很大,除了外城还有内城,可是县令临时招募的几百勇兵在外城被攻破后便毫无战意可言,除了投降便是到处窜逃,县令见到大势已去也不再抵抗,乖乖的投降了,这次投降距离他上次向朝廷报捷仅仅过去两个多月。

当晚,姚梵全军进驻胶西。

“明天一早,四团二营留守胶县。一团、二团、四团一营、骑兵营和炮兵营一连继续向西进攻高密。我带三团五团和炮兵营二连三连向北进攻平度。西路军由李海牛负责总指挥,李君和周第四担任副指挥。”

“是!”

第二天中午李海牛就拿下了高密,按照作战计划,留下周第四和他的四团一营防御高密,一团二团也不进城,在城外吃饱之后毫不停留的分别向安丘和潍县进发,李君负责进攻安丘,李海牛则准备在潍县附近等待姚梵的北路军和攻下安丘后前来会师的李君。

姚梵则在当天傍晚抵达了平度城。

当平度同知金汝春发现姚梵卷土重来时,他的心情复杂极了,除了派出快马向潍县求援之外,他没有做任何城防方面的准备。

金汝春是个明白人,上一次有王振起四千多齐整的兵马都没能抵挡住姚梵,这一次只靠几百临时招募的兵勇和衙役,全部填上去也不够死的。

姚梵似乎知道金汝春的想法,在晚上六点多钟抵达平度之后,七点多钟时命令三团二营营长王光兴:“王光兴你去爆破一下城门试试,如果守军在城头开枪射击那就退回来,如果敌人不开枪就直接冲进去。”

结果当王光兴手下爆破组轻松炸开城门之后,城头上空挂的灯笼边居然立刻站起了一名摇白旗的兵勇。

这一结果使得北路军得以进城过夜,而不用睡在寒冷的城外大点篝火。

重回平度的姚梵显得很和蔼,他面带微笑的扶起在府衙跪接的金汝春,赞扬了金汝春的不抵抗政策之后,说道:“老金啊,一回生二回熟,咱们也是老熟人了,你不必拘束,我问你,我这次来,老丁他知道不知道?”

金汝春的脸色苍白,他苦着脸道:“下官不敢隐瞒,姚主席兵临城下之时,快马已经奔往潍县报信。”

姚梵道:“那你知道,老丁在潍县的兵力如何?李鸿章的淮军到了没有?”

金汝春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姚主席,如今青州大军云集……唉……您要是不写那革命军就好了,本来朝廷要招安您,我带着兵部旨意和丁军门的书信都走到半路了,结果丁军门不知怎么看见了您写的革命军,立刻把我召回了,还臭骂了我一顿,唉……”

“你觉得我会接受招安吗?”

“可是?”

“我上次把实际情况告诉你,就是希望淮军能够来的晚一点,让我好先有个准备,如今我既然准备好了,有没有招安也就无所谓了。”

“姚主席觉得十拿九稳?”

“舍我其谁。”

姚梵说完这句话,便吩咐战士们把金汝春押下去。

次日姚梵留下三团三营驻守平度,大军再次启程,直奔昌邑而去。

行军一夜之后,大军在昌邑城下扎营放哨,准备天明时攻城。

告急求救的快马将失败的消息一一送到潍坊,驻扎在这里的李培荣和莫祖绅心急如焚,可又不敢分兵出击,在王正起全军覆没后,李培荣、莫祖绅手中仅有培字营、绅字营加上一个丁宝桢的抚标亲兵营,一共四个步兵营四个骑兵营罢了。

李培荣作为暂摄总兵官,目前统领丁宝桢手中仅剩下的这些兵马,他深知,如果这些兵马有失,丁宝桢在朝廷眼中的地位将一落千丈。

“莫兄,胶贼如今从东南两路西进,这可如何是好?”

莫祖绅剿过捻,深知但凡农民起义,一开始总是声势浩大、士气高涨,他道:“我看不宜出兵。胶贼方才起事,必然裹挟众多亡命之徒,贸然出击势必两败俱伤,不如依靠潍县的城防,用坚城硬寨消磨贼军士气兵粮,如今方才开春、天寒地冻,胶贼之所以早早出兵,无非是因为存粮将尽,要出来打秋风罢了。”

李培宗深以为然:“莫兄所说正合吾意。我已向青州求援,李大人的七千多兵马眼下正在青州操演,那里还驻着五个满洲正黄镶黄旗的骑兵营,随时能解我潍县之困。”

于是在李培荣的坐视下,姚梵出兵第四天上,安丘和昌邑也分别被拿下,北路军和西路军在潍县城外实现了会师。

“一团全体到齐,请主席指示!”

“二团一营二营到齐,请主席指示!”

“骑兵营全体到齐,请主席指示!”

“炮兵营全数汇合到齐,请主席指示!”

……

姚梵在帐篷中对骑兵营营长奚大虎道:“奚大虎,你说说你们骑兵营的情报。”

奚大虎自从白马会并入山东公社后,一直处于兴奋和焦虑之中,兴奋的是姚梵把唯一的骑兵部队交给他手中,让他感觉到沉甸甸的信任,焦虑的是姚梵手下的步兵军官普遍的没把他放在眼里。因此奚大虎卯足了劲,想要打出自己的地位。

“姚主席!”奚大虎上前抱拳。

“咱们革命军人还是敬礼吧。”姚梵笑着说。

奚大虎脸上一红,连忙立正敬礼,说道:“如今打到潍县,清军各处路卡都吓得闻风而逃,我们骑兵营抓了几个舌头,审问下来才知道,现如今潍县有四步四骑三千多兵马,和主席您猜的一样。”

“青州呢?听说那里的清军集结的厉害。”姚梵问。

“主席,青州眼下可是个马蜂窝,常英的树军六个营三千多人全来了,听说这新树军是前几年刚募的,一半都是山西人。周盛传的盛军这次来了六个营,两步四骑,也是三千多人,他们还从天津带来了一个洋炮队,加上青州本就有的五个满人骑兵营,总兵力八千多人那!”

见姚梵不语,奚大虎告诫道:“主席,那周胜传诡计多端,又有一个洋炮队,咱们不可掉以轻心。”

姚梵哈哈一下,转首对帐篷里的军官们说:“你们知道那盛军勇歌里怎么唱的吗?”

“那歌里第七条说‘第七技艺要勤操,操了矛杆又操刀,洋枪磨得明晃晃,免得临事上阵慌。”

听姚梵说完,所有军官们立刻哈哈大笑起来。

李君笑着说:“磨他个鸟!明日上阵,我一枪打烂他脑袋。”

五团的新任副团长张二炮道:“还矛杆大刀呢,咱不等他近身,就能一枪打死他们。”

姚梵道:“不要轻敌嘛,人家现在也不用冷兵器了,你们没听人家唱嘛,都磨洋枪了,厉害的很。”

刘进宝乐的合不拢嘴:“那赶明儿咱就把他们的洋枪都缴了,看看究竟磨得光不光。”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