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77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五)

第177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五)

【177】星河影摇三军动(五)

这天正午的阳光非常暖和,一个多礼拜忙得没有功夫洗澡的姚梵感觉浑身搔痒难耐,于是搬了把椅子坐到了院子里晒太阳,绿色的军服和棉袄敞着怀,露出里面一件藏青色的毛衣。

回想起迄今为止的穿越经历,姚梵至今还觉得像是一个梦。

作为一个普通的大学毕业生,既没有过硬的家庭背#景也没有研究生学历,姚梵本以为自己会在青岛钢铁集团老老实实的混上十年八年,从科员干成科长,然后努力工作十几二十年,争取到老的时候能够在副处乃至处级干部的位置上退休。

当初即使是这样的梦想,姚梵也觉得这其中有相当大的难度,但他喜欢国企的那种氛围,朝九晚五不急不躁,按部就班,一切都有计划。对于一个并不奢望出人头地的人来说,在这种平和的环境中为国家贡献一生,本身就是一个非常舒服的选择。至于最后能不能成为高级干部姚梵并不太纠结,充实的生活与独立的精神世界才是他的生命追求。

姚梵不是那种有野心的人,当一个人的野心与他的能力不成正比时,野心就成了一口架着火的油锅,成天把人放在里面煎熬,一个正常人也会变成奸吝小人或者心理变态。

姚梵把手从毛衣下伸进怀里,轻轻地搓着身上的油灰,山东春天的风很大,加上连日来没有下雨,每次起风都会把农田里的黄土吹得漫天卷扬。

院外的歌声热烈的飘进院墙里面,听见那熟悉的“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姚梵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时门口传来了人声。

“黄金莺同志,主席正在午睡休息,你……你……你不能乱跑!”警卫员牛虎跟着黄金莺屁股后面一路追进来。

“我来找主席汇报情况,你跟着我干嘛?”黄金莺嗔道。

“虎子你出去吧。”姚梵摆摆手示意警卫员出去。

“主席,我们黄家都是开明士绅,对公社的政策是拥护的,既然要分田地那就分吧!可是现在有些人吵着闹着要分浮财,我想不通。”黄金莺气鼓鼓地道。

姚梵皱眉道:“群众对于剥削阶级有意见是正常的,但是按照我们的政策,对于开明士绅原有的房产和家财是不会动的,对于一些流言蜚语你不要大惊小怪,不会有人动你们家的,公社的政策是明确的。”

“有主席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黄金莺立刻转忧为喜,笑道。

说完,黄金莺搬了一把小竹椅坐到姚梵边上,笑嘻嘻地看着姚梵。

“你这样看着我干嘛?看起来怪慎得慌,你下午没有课吗?”姚梵苦着脸道。

“今天下午马老师在大课堂讲解资本论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学员都去听,我没有课要上。”

“那你也去听听,加强学习。”

“我是打算去听来着,就是想问问主席您去不去?”

阳光照在黄金莺柔美的脸庞上,嫩滑的肌肤上细细的绒毛泛起一圈光晕,身上穿的绿军装慰烫的平整,令她看起来圣洁而又美丽。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姚梵渐渐的喜欢上了黄金莺,但考虑到黄金莺的家庭出身,姚梵还在犹豫。他知道黄金莺也喜欢自己,但他却无法肯定,黄金莺对自己的喜欢,究竟是一种革命小将对导师的崇拜,还是一种男女之间的情愫,或许两者兼而有之。

“我接下来两天有点事要出门,就不去听了。”

黄金莺闻言撅起了小嘴。

“那我也不去了。”

姚梵笑道:“那好吧,我陪你去听。”

说罢姚梵把手放到了黄金莺的腿上,握起她的柔夷在手中,说道:“你的手真美。”

黄金莺的小脸通红,却不把手抽回去,用颤抖的声音道:“最近又是干活,又是下乡,手都磨破了,这样还美吗?”

姚梵坚定的道:“美阿,怎么不美,劳动者的手是最美的,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都有一双美丽的手。”

姚梵放开黄金莺的手,站起身道:“我们去大课堂看看有没有什么活干。”

黄金莺红着脸,兴奋地跟着姚梵走出了这个小院。

这是姚梵第一次握她的手,黄金莺现在无比的确定,姚梵是喜欢她的。

自从恢复女儿身以来,黄金莺一直在试图接近姚梵,她仿佛是总有问不完的话题,经常拿着书本来请教姚梵各种关于历史、科学、革命、社会等等方面的问题,她似乎吃准了姚梵对她毫无办法,而姚梵对她一次次的耐心解答也印证了她的想法。

感情是处出来的,作为姚梵身边仅有的两个经常能够和他接触的女性之一,黄金莺自信自己一定能得到姚梵的心。

黄金莺喜欢看桃花扇、西厢记,她觉得对于自己喜欢的男人,就是要大胆的去追求。

马克思在潍坊县衙大堂改成的大教室中侃侃而谈,边上的翻译不停地把老马夹杂着中文词汇的英语翻译成中文。因为德语翻译稀缺,老马主动选择了一个英文翻译。

姚梵和黄金莺坐在课堂后面听着老马的演讲,两人的手渐渐地牵在了一起,姚梵依稀的感觉,自己回到了大学时代。

当马克思的这堂大课结束时,他走向大堂后面的姚梵,开玩笑道:“弗兰克,你能来我很高兴,有黄小姐陪着你,我打赌今天的课你一句话都没拉下。”

姚梵开怀大笑道:“我最亲爱的马克思同志,你要知道,爱情也是生活的一部分,革命的爱情尤其如此。”

两人的对话全部用的是德语,周围每人听懂他们说些什么。

晚上姚梵放映了继之后第二部电影,选择的却是列夫托尔斯泰的,1968年的苏联版本比起好莱坞版本的浮华来说,境界上大气了无数倍。

马克思现在对姚梵身上的各种神秘已经见怪不怪了,用姚梵的解释是,自己家族在海外拥有一个小岛,岛上的科技非常发达,但是岛屿的坐标不能向外透露,否则便会招来杀身之祸,所有的高科技产品都是来自岛上的生产,其中自然也包括电影。

马克思之前曾经入迷的看过五遍电影,是个地地道道的电影迷,今天知道姚梵要放映新片,早早的就在大教室里选了前排位置,正襟危坐,周围则是坐满了这段日子里受到马克思邀请来到中国的第一国际教员。

由于巴黎公社起义的失败,历史上第一国际在1876年就正式宣布解散了,但是随着姚梵的崛起,马克思受到姚梵的建议,决定在中国重起炉灶,建立第二国际,第一国际的全称是国际工人联合会,按照姚梵的建议,第二国际将取名为共产国际。

当大教室里坐满了教师和学员之后,姚梵开始放映,这是一个中文配音版本,和之前的一样,配了英文字幕,但是鸦片战争的英文字母是原配的,而战争与和平的英文字幕则是姚鹏找人后期追加的。

即便如此,这些外国人还是看的大惊小怪,一个个兴奋得犹如孩子一样,紧张地睁着眼睛,生怕看漏了任何细节。

姚梵则在教室后面与黄金莺手牵手,躲在黑暗中观看。

恢弘的苏联影片放映完毕后,教室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马克思像个孩子一样冲到姚梵的面前:“弗兰克!你这次一定要告诉我这是怎么拍的?这太伟大了!这是一种艺术!这是一部精神上的杰作!”

姚梵赶紧松开黄金莺的手,笑道:“这是一部在俄罗斯进行外景拍摄的影片,所有的演员都来自俄罗斯,对于他们的身份我无可奉告。将来我们也会拍摄中国的电影,拍摄很多很多铭刻我们**者的奋斗历程的影片。”

告别了喧嚣的礼堂,姚梵带着黄金莺回到自己的小院。

在油灯的昏黄光辉下,姚梵紧紧的抱着黄金莺,雨点般在她的面上亲吻着。

也许是压抑了太久,战争的紧张和工作的繁杂早已让姚梵感到疲惫,他不顾一切的解着黄金莺的衣服,把她雪白的酮体暴露在暗黄的灯光下。

黄静茵闭着眼睛,浑身颤抖着,任凭姚梵施为。

姚梵抚摸着她缎子般光滑的肌肤,感受着掌心传来的高低起伏与一阵阵柔软的颤动,他以实际行动捍卫了男性的尊严,把黄金莺抱到**。

当两个年轻的身体终于在一阵激烈的运动后结合在一起时,**得到了宁静,灵魂得到了满足,两人浑身是汗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我们结婚吧。”

黄金莺幸福的在姚梵怀中点点头,随即重新把头埋到姚梵的胸前,闭上了眼睛。

姚梵搂着黄金莺,注视着天花板上的木梁,呆呆的笑着。

“人生是这样的短暂,将它放在宇宙恒星间只是眨眼的一瞬,我何必还要想太多,珍惜眼前珍惜幸福,这才是正确的生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