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78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六)

第178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六)

【178】星河影摇三军动(六)

天不亮姚梵就起床了,穿衣时惊动了黄金莺。

“你起来了。”黄金莺用被子蒙着脸,只露出一双大眼睛看着姚梵。

“嗯,今天我有事要出去,过几天才能回来,等我回来就跟你家提亲。”姚梵说话直接了当。

“你去哪儿?”黄金莺问道。

“青岛。”

“路上小心。”

姚梵交代了警卫连自己要动身出发,路上有秘密的部队保护,于是警卫连只能把姚梵送到城外的土地庙,姚梵土地庙后立刻穿越离开。

警卫员牛虎有些担心,在姚梵进了土地庙之后半天没有离开,最后忍不住进去查看,却发现姚梵已经离开了。

“主席真神了,啥时候走的啊?我一点都没看见。”牛虎摘下军帽,挠着脑袋自言自语道。

姚梵回到2012后不放心的摸了摸口袋里的钱包,之后去了高铁站搭乘一早的动车回到了青岛,一路上他扎眼的穿戴引来了同车人的无数目光,大概是因为这年头穿65式军服和解放鞋的人实在是太稀罕了吧。

再次见到儿子的姚鹏和李红梅欣喜若狂,立刻带着换了衣服的姚梵去吃饭,一家人来到蓝海金港酒店点了满满一桌子菜。

姚梵见了2012的饭菜犹如见了亲人一般,一边往肚里塞一边向姚鹏和李红梅介绍自己在1876的发展。

姚鹏听得兴奋,抚掌道:“怪不得呢,春节都不回来过,原来打得正激烈。”

李红梅道:“儿子,防弹衣妈妈帮你买好了,你这次带过去一定要记得每天穿,说不定清政府会派人暗杀你的。”

姚梵支吾着答应下来。

李红梅打开话匣子后便不停地询问姚梵在1876的生活状况,像是吃的怎样、穿得怎样、住的怎样。姚梵不厌其烦的一一解答。

“爸,采购清单您已经完成了吧?”

“我怎么敢耽误你的建国大业,早就采购齐全了。”

“嘿!老爸真行。下次您记得在潍坊投资个物流园,那里地价便宜,而且我现在的大本营也在潍坊。”

“行,听你的。现在公司账上有五十多亿资金,钱多的花不完,你上次带来的玉器瓷器和各种明清首饰我找人鉴定了,都是很贵的古董!现在我到处找各家拍卖公司帮我出手,估计每个月扣税后回笼个一亿都不是问题,你知不知道,你上次带回来的这批珠宝总价值评估下来超过十个亿呢!”

姚梵有些担心:“账户上一下子多出这么多钱,国家查账的话怎么办?老爸你有主意吗?”

姚鹏把手中筷子夹的青菜放下,盘着胳膊撑在桌面上道:“这事说起来蹊跷,按理国家是一定会监控银行账面资金流动的,可是到现在也没有人来询问我公司账面的资金问题,我准备的说辞都没派上用场。”

李红梅不屑地道:“什么说辞不说辞的,要是组织上问起来,咱们可是有海外黄金的进口凭证的。”

姚鹏道:“我担心的就是这个,单据这些东西只能骗骗外行,说穿了还是咱们和海外皮包公司坐局,一旦真的认真查起来,19吨之多的黄金来源不可能查不出来。”

李红梅黯然不语,显然这个话题她已经和姚鹏讨论过很多次了。

姚梵认真地道:“如果是一般检查,糊弄一下就行了,可要是组织上真的认真来查,我们就上报中央,把这个事情和盘托出,总之不能因为我一个人做的事情连累到咱们一家人身上。”

李红梅有些受惊的道:“说出来也好,说出来以后咱们再也不去那里就是了,不过咱们家之前赚的钱会不会没收?我买的那套房子呢?不会也没收吧?姚鹏,你说会不会啊?”

姚鹏听了这个话半天没动筷子,显然内心很纠结,他最后说道:“作为党的干部,我也受组织培养教育这么多年了,要能不编瞎话欺骗组织当然是是最好的,可要是组织上不来找,我觉得没必要向上报告出去,毕竟这种事情法律上也没规定不能干嘛。”

听见耳机中这奇怪的对话,总参三部海一局侦查员王盛宽的嘴角浮出了笑意,长期以来的监听终于得到了回报,这家人果然是有个大秘密。

当姚梵提出向西北工业订购军火时他就被监视了,姚梵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丝毫没有这种觉悟,只以为自己的渠道既然正常,那就没什么问题。更主要的是,姚梵潜意识中觉得自己正大光明,做的事情很平常,这种心理就像那些拥有特殊天赋的人往往会以为别人都和他一样具有这种能力,他们并不以自己的天赋为异。

当姚梵与他订购的军火一起,在海轮上神秘失踪后。姚梵就立刻从总参二部的军火管控名单上被抹去,放进了总参三部海一局,因为上级直觉以为,这和外军的海上活动有关系。

海一局做事是很认真的,在当年监听金门的通讯期间,甚至曾经打电话到对岸,举报岛上有某连长占用军用频道向岛内打私人长途,这种令海一局监听员抓狂的行为最终导致了对岸撤换了那名违纪的连长……

侦查员王胜宽就很有耐心,他被指派来专门负责监控姚梵一家人的所有行动,从上次姚梵短时间内的出现到消失,王胜宽就警惕的意识到,手头这桩案件的密级很高。

对于姚梵口中的清朝,王胜宽始终以为这是某种暗语,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像是卷入了某种神秘事件。

“这家人的觉悟应该说还是挺高的,对于隐瞒组织的活动存在着顾虑,可是他们口中的组织究竟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组织呢?会不会是某个境外组织?他们一家人一边为境外组织效力,一边瞒着那个组织进行一些经费贪污?”

王胜宽摇了摇头,他决定把情报分析工作交给上级处理,自己只要认真做好情报收集整理就行,对于监控目标所说的这些复杂的暗语,有专门的破译部门去操心。

姚梵这次回来依旧是给了姚鹏一份采购清单,还有所需要的各种影片书籍的改版名录。更重要的是姚梵缺少机枪了。

由于姚梵前次只采购了八十挺仿比利时FN公司MAG机枪的CQ7.62通用机枪,这导致目前姚梵的部队在扩编之后出现了机枪短缺的困境。

尽管姚梵目前对于清军骑兵的作战能力不感冒,可是机枪在防御和进攻中的巨大控场能力是不可替代的。

在昌乐城外的作战中,姚梵亲眼目睹了满洲八旗骑兵的奇葩表演,这些满八旗骑兵如他们甲午时期在朝鲜面对日军的表现一样,可谓猥琐不堪,比起之前姚梵消灭的蒙古八旗差的远了,这些骑兵在解放军迫击炮炮弹炸响之后,也不管那炮弹是落在阵地的另一侧,立刻慌张的引转马头跑路,这让姚梵看的瞠目结舌。

但姚梵始终坚持部队必须有机枪。

西北工业公司总经理程书苍再次接到那家神秘的环球贸易铝业公司的采购请求,这令他很高兴,上次的销售额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让西北工业公司感到很有面子的是,能够成功把一批过时的产品用不菲的利润价格处理出去。

程书苍立刻在电话中嘱咐:“小刘啊,好好接待人家,今晚在福满楼酒店摆一桌,争取取得客户的更大程度信任,互信是客户粘性的基础嘛。”

“程总您放心,我一定办好。”

销售二科经理刘哲夫热情的接待了姚梵。

“姚总你请坐,我给您泡茶。”

姚梵对于刘哲夫的热情接待很高兴,觉得这正是证明了自己的安全。

“刘经理,我的客户希望采购一批机枪。”

“好啊,没问题,之前你们采购的仿MAG机枪CQ7.62型号在训练中好用吗?”

“之前采购的CQ7.62对我的客户来说不太合适,主要是子弹太贵,又和56半的子弹不兼容,虽说标准NATO弹威力大,可是我的客户并没有对于车辆和轻装甲目标的作战需求,所以这次打算采购轻机枪。之前采购的CQ7.62用于海岸防御。”

姚梵回到2012之后有些精神松弛,毫无戒心的侃侃而谈起来。

刘哲夫脑子中却闪念般想到:“原来如此,他是在帮某个军事组织采购武器!”

刘哲夫不会和公司利润过不去:“横竖都是些常规武器,再说他有巴拉圭政府出具的采购委托书,出了事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想到这里,刘哲夫一口答应道:“没问题,还是老样子按照人民币结算的话,八一式轻机枪每挺1800人民币。”

“来一万支,7.62*39的子弹在训练中消耗很大,这次我还要采购十亿发。”

“那就是十亿一千八百万。”刘哲夫的心脏难以抑制的狂跳着,口中迅速报价。

“我还要再买些56半和手榴弹,另外这次我有个要求,希望能把这些武器运到青岛后,其他运输和装船交给我们公司来负责?”姚梵实在不希望再用1000CC血液的代价进行变换坐标的穿越运输,上次的严重不适至今让他心有余悸。

“姚总你要知道,军火的运输是有明确细致的国家规定进行严格管控的,这个要求恐怕不能答应。”

姚梵沉默了,他心中哀叹“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还没等姚梵沉默多久,刘哲夫办公室的电话铃响起,刘哲夫接完电话后转身做回沙发,笑道:“我考虑了一下,可以答应您的要求。”

姚梵瞬间大喜:“那太好了!我正要告诉你,这次我打算多买些56半,要五十万支。”

“14亿6800万!”刘哲夫快速心算出了报价。

“再加上50万颗手榴弹,就这些。”姚梵取出口袋里的小本子,确定的道。

刘哲夫从接完电话之后就有些面色僵硬,虽然还是笑容满面,但眼神里明显有些警惕。

“可以,总价14亿7550万。”

“不能把零头去掉吗?”姚梵突然道。

刘哲夫考虑了一下道:“算95折,这是最大的优惠了,就算是14亿零七百万吧。”

二人又交谈了一阵子后,姚梵痛快的签了合同,双方约定,西北工业要迅速把姚梵所需的物资运往青岛耀福仓储物流公司的指定仓库,但是由武警负责仓库的看押。

姚梵谢绝了刘哲夫的宴请,乘坐当晚的动车离开北京。

西北工业当然不会特意为姚梵生产这些产品,这都是有现成的战备库存的,在向国防部打了电话汇报情况之后,一批批仓储物资便源源不断的向青岛运去,一周后便全部运抵耀福仓储物流公司的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