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80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八)

第180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八)

【180】星河影摇三军动(八)

根据地各项工作蓬勃展开着,姚梵尽一切可能在物质上确保工作的顺利进行,至于人员的能力则只能在工作中不断学习提高,思想素质则要靠每天晚上各个部门组织的思想政治小组学习来日复一日的提高巩固。

黄云天被从干部培训班抽调出来,参加人民日报社的组建工作,姚梵耐心地向这批文化程度较高的青年干部传授着蜡纸油印的技术。

姚梵的教学用具是姚鹏特地找了一家印刷设备小厂定制的蜡纸油印机,当初姚鹏找到这家小厂后,该厂根本不愿意重新生产这种淘汰的手动印刷机器,那玩意按照小批量生产,成本要三百元,比市面上的复印机价格还贵,早就停产了。

结果姚鹏答应订购整整一千台,每台按400元的采购价计算,这家小厂终于还是动心了,这个价位来算的话,成本能压到200元,一千台能赚20万,于是该厂接下订单,自己生产主要部件,把零件分包出去,很快就交货了。

蜡纸油印机是英国基士得耶公司在20世纪初发明的,很多中国人上小学时都有印象,这种蜡纸油印机印出的试卷做完后,写字的手与试卷接触部位就全黑了。

这机器早就淘汰多年,2012的中国只有在一些学校和机关单位的仓库里才能见到,姚梵之所以会用,是因为小时候见过父亲用这玩意,那时候的档案馆还没有如今这样多的现代化办公用品,姚鹏经常要刻蜡纸油印一些材料。

“大家看,这个铁笔是用来刻蜡纸的,用的时候要注意,既要把蜡纸上用来透字的部位的蜡挂掉,又要不刮破蜡纸。蜡纸要铺在光滑坚硬的钢板上才能刻的匀称,如果没有钢板和铁笔,用石板和铁钉代替也行。”

“刻的时候要注意手腕上的运力,要有一种韧劲,既不要太轻也不要太重,太轻刻不透蜡,墨透不出字来;太重会把纸刮破,墨透过来就是一个大大的墨点,看不出字了。”

姚梵现场演示,刻了一首太祖的《沁园春-雪》。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姚梵的毛笔字功底很好,在蜡纸上刻意模仿太祖的磅礴笔风,铁钩银划之下,反复刮蜡控制笔划的粗细,倒是模仿的很是神似。

围在姚梵边上观看姚梵刻蜡纸的青年们被震惊了,实在是因为这首词的意境之高他们前所未见,那股豪放大气如一轮红日喷薄而出,无比壮观的北国雪景跃然眼前。

“好词!好词!好词!”大家惊叹之余,复读机一般赞道。

黄云天和惊呆了的青年们这下彻底服了,如果说以前他们还觉得姚梵是海外来的革命者,靠着新思想和科学知识领导革命,现在看到这首词后无不是自叹不如。

黄云天的眼睛突然湿润了:“人生在世,能遇如此雄主,夫复何求!”

“主席雄才伟略,这词气吞山河,气势磅礴,可称盖世精品。”

姚梵微笑不语,剽窃后世诗词可没什么好自夸的。

姚梵越是不语,众人越是觉得姚梵不但才华横溢且谦虚近人,报效之心更是强切。

“主席的书法也可称无双!虽然还没有着墨,但从这蜡纸刻得就能看出大气舒展!

姚梵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回到正题:“现在我们继续讲印刷,我们刻好蜡纸后,在一边的平玻璃上倒上油墨,再用滚筒在平板玻璃上调匀并蘸满油墨,然后在纱网上滚一下,然后把蜡纸黏上去。

刻好的蜡纸平铺在这个纱网下面用油墨黏贴住之后,在下面的钢板上铺张白纸,把纱网放下去,用滚筒在纱网上方滚压一下,油墨透过纱网,从蜡纸上面刻开的文字比划里渗透下去,印刷品就出来了。

每滚印好一张就掀起绷着纱网的活动木框,取出印刷品,再放一张新的白纸下去。这个过程重复进行就能印出很多印刷品。一张蜡纸最少能印500张,质量好的蜡纸加上技术好的操作,一张蜡纸印1000张也很正常。”

“这里的诀窍在于滚筒的用力要均匀,还有就是经验的累积,现在大家都来亲自尝试一下。等大家学会了,每个人都要负责教一个班的工人学会使用这种印刷机。”

2012订购的蜡纸油印机足足有一千台,足够姚梵在潍坊建一个印刷厂。

即便将来用先进的印刷机替代这些手动的蜡纸油印机,这些油印机也不过时,还能送去各个小学给教师用来油印卷子,一点不浪费。新中国当年可是把这种机器一直用到了九十年代才逐渐淘汰完毕的啊,足见这种机器的便利。

姚梵在报社忙了一上午,教会这些青年干部们使用之后,下午又去刚刚成立的医院指导工作。

医院的工作被委派给了苏三姐,由于根据地扩大,扫盲班的人手已经足够了,苏三姐也很乐于领导医疗卫生工作,照她的看法这是积德的大好事。

“现代医院模式首要任务就是保持卫生,消毒工作每天都要进行。讲究卫生才能减少疾病,提高群众健康水平。”姚梵在新挂牌的人民医院中对医生护士们讲到。

“姚主席,您发的赤脚医生手册真了不起,深入浅出的讲解,咱们都能看得懂!”叶井水————一个以前在当地药行当伙计,现在被培训成赤脚医生的年轻人赞叹道。

“我以前在药行做学徒,大夫从来不肯这样细致的教我们,只给他自己儿子教真正的医书,主席您能把家传医术拿出来教给天下医生,这份功德比天高比地厚!将来势必万民敬仰!”

姚梵谦虚的道:“人民群众有无限的创造力,一切知识都是来自于人民的。普及知识就是要向广大人民群众普及,一切知识最终都要回到人民的怀抱,地主阶级和封建统治者想要垄断知识的传承,子子孙孙的剥削老百姓,这种事情在咱们革命政府领导下永远不许他再发生!”

“农村的革命卫生运动要搞大一点,要发动群众一起来搞,要充分依靠群众的力量,饮水卫生,粪便管理,食品加工的卫生,这三点是重中之重。”

“同时我们要除四害,灭蝇灭蚊灭鼠灭虱,其他的蟑螂臭虫跳蚤钉螺粮仓虫也一个不能放过,要用书上的科学手段把他们控制消灭在一个低水平上!”

“个人卫生一定要搞,要把宣传工作作足,天天宣传,直到每个人都懂得道理。”

姚梵的讲话引起了医院中所有医生护士的掌声。

这些医生都是短期培养的赤脚医生,护士都是优先从军属家招募的女性,尤其是护士工作,为了动员女性当护士,苏三姐可谓是磨破了嘴皮子,才说动了这批姑娘和战士家属。

姚梵视察完医院的工作后,和苏三姐并肩行走在医院外的大街上,苏三姐穿着绿军装,显得特别英姿飒爽。

“辛苦你了三姐。”

“辛苦什么呀,我倒觉得比扫盲班轻松呢,主席您发的那些个青霉素、黄连素、阿司匹林、感冒胶囊之类的简直是神药,咱们医院这些天来用这些药给好多百姓治好了病。”

“你们不要单纯依赖药物,一定要加强学习,中国目前还很落后,仅仅接生一项,每年的母婴死亡率就居高不下,其他各科的手术上,你们也要加强学习。”

“是,我们每天都学习赤脚医生手册,还开会讨论,另外我还打算请几位骨科名医坐堂,给新医生讲解如何进行接骨手术,还要请几位针灸名家来演示赤脚医生手册上的针灸手法,我怕大家光看书没师傅带会学不精。”

“你的想法很周到,我给你们卫生委员会的各科医书你要注意保密,每本书都要编号,不能外传,如果被外国人偷学过去就白白便宜他们了。这些书只能给医术好的赤脚医生用来进修。”

“我记住了,主席。”

姚梵低头踱着步,轻轻地道:“三姐,你妹妹目前还没找到,你放心,组织上绝不会放弃,一定继续尽全力寻找。”

苏三姐感激地道:“大哥!…………主席!三姐谢谢您!”

“妇女运动委员会的工作你也辛苦继续抓着,毕竟你能力强,等有了合适的人选再说。”

“主席放心,现在有这么多军属家庭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妇女团目前很强大,我们现在下乡发动妇女,那些大男人看见我们都要怵三分。”

姚梵大笑道:“好!就是要这样!你们一定要好好宣传我军的妇女政策和农村政策。妇女能顶半边天,千万不要让封建顽固分子再用裹小脚来迫害妇女了!要宣传我们革命军队的好处,让姑娘们都晓得我们革命军队一夫一妻,都晓得革命军队待遇好、有纪律、学文化、道德上有组织管着,生活上有组织照顾,要让姑娘们愿意嫁给我们的战士。”

“主席我明白,这也是拥军工作的一部分,您放心,我们妇女运动队的主力就是军属,那些战士媳妇们一到农村,嘴巴可巧着呢!母鸡都能被说成喜鹊,叫驴都能说成骏马。”三姐笑道。

姚梵闻言再次大笑起来:“我可没叫你们瞎编,实事求是,革命军队就是好嘛,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