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81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九)

第一卷 人间有穿越 往来成古今 第181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 九

181星河影摇三军动(九)

随着山东革命公社以一种现代政府的形态对根据地行使职权,这片古老的大地上开始吹拂自由的暖风,一个个新鲜词汇如春雨,润物无声地渗透进人们的思想和生活。。。

由于匆忙起事,李鸿章订购的小型汽轮发电机也没有正常交付,姚梵便带着马克思为他找来的欧洲工程师里德,将汽轮机安装在了淄博,利用淄博坊子煤矿生产的煤炭发电,电力再重新输往煤矿,提供动力给掘进用的风镐、钻机、抽水机、排风机、矿灯等矿用设备。

淄博的煤矿原本属于当地官绅勾结的小煤矿,开采方式是一味的手稿落煤乱挖乱采,遍地都是田鼠洞一般的矿坑,夏季的雨季一到,就会因为矿坑淹水而全面停工,要等雨季过去人工舀水重新开挖,简直是原始落后到了极致。

在被收归公社所有之后,姚梵组织干部学习编订整理后的21世纪煤矿挖掘和管理的书籍,命令煤矿按照新的采掘方式进行科学作业。如此一来,加上现代化的采掘设备,百倍地加快了煤矿的生产效率,小小的坊子煤矿的日产量从日产一千多市斤一跃为日产一百多吨!

来中国之前,法国人里德曾经犹豫再三,当初巴黎公社起义失败后,侥幸逃生的里德辗转来到英国,在一家纺织厂的动力车间担任蒸汽机的维护工程师,每个月有七英镑三先令的收入,相当于三十多两银子。

但马克思作为世界运动的精神领袖,在革命群众中拥有极高的威望,来自他亲自热情的邀请和恩格斯极力的鼓动,最终促使李德和一批欧洲者来到了中国。到了青岛以后他欣喜地发现,姚梵保留了他工程师的工资,每月给予三十两银子,但是考虑到包吃包住,甚至还发衣服和布料,里德发现自己不但不亏还大大的赚了。

当姚梵把淄博坊子煤矿的建设任务交给里德时,里德第一次接触到蒸汽轮机,那种极端的梦幻般的工业品的震撼,里德至今历历在目,作为一个工程师,里德明白这种蒸汽轮机是多么的伟大,整个组装过程中,李德看见的全都是雪亮的精钢,没有见到任何欧洲蒸汽机上用的黑色钢材,里德完全不明白这种钢材是怎么精炼出来的。

当蒸汽轮机安装完毕开始发电之后,里德望着梦幻般明亮耀眼的电灯,心中狂热地相信山东公社一定会成功,他给自己在欧洲的朋友们写信,称自己在巴黎公社运动后已经破碎的心,现在已经犹如锅炉般熊熊燃烧了起来,他称山东公社是自己人生的第二次春天,这一次他将不再允许自己失败和逃离。他在信中写道:“这一次我将直面枪口,如果不幸真的再次发生,我将和这里的人民一起,骄傲地站在墙前等待枪毙的行列里……”

“尊敬的主席先生,我们的电力现在用不完!在您家族所发明生产的那些伟大的电力采掘设备支持下,煤炭日产量超过了欧洲任何一个中小煤矿,等我们到二区和三区工程建设完毕,我们的坊子煤矿年产量将超过十万吨,这种产量在全欧洲都是第一流的!比我见过和听说过的任何大煤矿都要强,这是一次伟大的生产力的飞跃,我现在只希望坊子地区地下的煤炭经得起我们这样大量开采。”

姚梵记得坊子煤矿一直开采到了九十年代才彻底封矿,因此笑道:“里德同志,你尽管可以放心,即使我们解放了全中国,这里的煤炭也还起码能够再开采四十年。”

“这太棒了!主席先生,我强烈要求您允许我在这里建设大规模的工业。我看了公社仓库里那些电动机床,那些电机是了不起的发明,和欧洲那些刚刚起步的电机制造相比,您的电机像是一种工业艺术品,而那些欧洲的产品则更像是一些拙劣的玩具!

我相信您的海外工厂一定不在欧洲,他们是在太平洋上的某座小岛上吧?

您应该把您的海外工厂全部迁移到根据地来,这里有取之不尽的煤炭可以使用!

我们要在山东半岛上竖起成百上千的大烟囱,当我们有一千个烟囱竖立起来时,全世界都要在伟大的无产阶级面前发抖!我们将碾碎一切胆敢进犯我们的资产阶级敌人!”里德眼中散发着狂热的光芒,散发着这个时代的理科生对于大工业的痴迷。

“里德同志,你的建议很好,淄博有金岭铁矿可供我们大量开采。”姚梵笑眯眯地说,他心里明白,淄博济南莱芜这一黄金三角地带拥有大量铁矿石和煤炭资源。

里德的眼睛放着光:“太棒了!铁和煤!这里将成为新伦敦,将成为曼彻斯特!”

“是的,这里将成为一个工业城市,我已经拆除了我在海外的一座钢铁厂,很快这些炼钢炼铁的设备都将运到淄博,里德我希望你现在就能帮我把铁矿建设起来,然后为我招募足够的工程师,将钢铁厂建立起来。我这里有钢铁厂的规划图纸和铁矿的建设图纸,你可以先看一下。”姚梵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姚梵的想法简单的说就是把2012淘汰的高能耗高污染的小钢厂全部收购后拆除搬迁到1876,由于2012政府正在实行有计划地淘汰落后产能,姚梵有取之不尽的工业设备可以采购。

“我需要大量的工程师。”里德要求道。

“你可以聘请,公社可以付出不亚于欧洲的报酬,管吃管住,还有医疗住房的福利,如果他们愿意在中国干到退休,还可以领到退休工资安度晚年,这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我亲爱的里德同志。”

“是的!主席先生!我们正在建设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里德激动地说道,他的眼中已经噙满了泪水,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这是一件多么开天辟地的大事啊!它的意义不亚于人类学会直立行走与制造工具!

姚梵微笑着伸出手来与里德紧紧相握。他还记得切.格瓦拉在游击战失败之后,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走后,他们会给你们修学校和医院,会提高你们的工资,这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

姚梵说道:“如果社会主义政权从全世界消失,那么全世界劳动人民的黑暗时代也就正式降临了。”

里德没有听明白姚梵的话:“短暂的巴黎公社起义之后,全世界现在都没有社会主义政权,而我们要亲手缔造一个!她将永远的存在下去,茁壮的成长,直到最终成为一个伟大的超级发达的国家!”

姚梵知道里德不明白自己的感慨,说道:“是的,我们要从现在做起,亲手缔造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我们都是她的奠基人和保护者。”

三月底春暖花开,姚梵与黄金莺的婚礼也在重回绿色的齐鲁大地上举办了,马克思高兴地充当了两人的证婚人,姚梵和黄金莺双手交叠在一本宣言上宣誓结婚,李海牛高兴地合不拢嘴,代表山东人民革命公社向二人颁发了结婚证书。

由于扩军的力度很大,军费吃紧,眼下山东公社正在提倡艰苦朴素,姚梵并没有摆酒宴,只是拜了堂,吃了交杯酒。

洞房之后第二天,二人就继续上班了。

山东工作现在已经在根据地建立了许多小学,由于不用学习外语,姚梵索性将小学和初中的课程合并到一起,六年制一并读完。

在建设小学的过程中,黄家出了很大的力气,除了动员上下书院的学子担任教员以外,还以黄家的名声作为保证招募和推荐各种落第秀才和科举不得意的文人进入小学系统担任教师。

考虑到有统一的教材,姚梵并不担心这些文人能够教出太多反动的封建内容,考试是一个指挥棒,用考试来考核教师,并建立浮动的工资奖金制度,这就足以确保教师们不太会有功夫去啰嗦教材以外的内容。

由于小学刚建立不久,一年级学生不用学习太多理科知识,姚梵暂时还不必担心教师们的水平,一旦完成一年的教学,教师们对数理化的教材自学也达到了一定的水平,再对他们进行考核,选拔出理科教员,这就是姚梵的设想。

由于姚梵拿下了整个胶东半岛,作为通商口岸的烟台也落入了姚梵的掌握之中,由于姚梵暂时并没有调整原来清政府的进出口关税,也没有对烟台的几条作为外国租界的大街实施管辖,所以英法等诸国列强都还在等待清政府平叛,并没有出现外国武装干涉的苗头。

郭继修是个狡猾的家伙,当姚梵的部队东进的时候,他很识时务的选择了逃跑,带着刚刚组建的团练逃到了烟台,然后又乘船经海路绕道回了济南府。

在一片战败的晦气中,丁宝桢非常重视郭继修的到来,他认为郭继修是姚梵叛乱这一段时间以来唯一的亮点,郭继修就像是一个证据,证明了姚梵的根据地中,乡绅们的心还是向着清政府的。

荣宠之下,丁宝桢出钱出枪出人,把郭继修的团练扩成了三个营,按照清军的计划,到了今年秋季,新办的团练全部训练完毕,就要对山东全面发动进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