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84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十二)

第184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十二)

【184】星河影摇三军动(十二)

白小旗兴奋地道:“可不是嘛,这个发报机电池24V,又配了轻巧好用的24V手摇发电机,无线电台就不怕电池充不了电了,今后哪怕去千里之外行军打仗,都能立刻联系到。”

姚梵惊讶地笑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白大姐你真行啊!?业务都这么熟练了,连电池伏数都记得。”

“主席交代的事情,我当然要尽可能办好。”

“我进来时看见白康现在壮实的很啊,身体全好了吧?”

白小旗感激地道:“全好了,多亏主席给的特效药。”

姚梵摆摆手:“应该的,咱们都是自己同志了,同志之间要互相关心。白大姐你现在的工作非常重要,一定要在月底前完成,以后我军各连用步话机与其他连和上级单位联系,营团师之间,营团师与军中央之间,都用无线电台联系,一千公里以上的收发距离完全够用。各发报员必须牢记保密原则,在迫不得已的关键时刻一定要炸毁电台和步话机!”

白小旗连忙点头。

姚梵的电台是这一次刚刚到货的,按照姚梵的要求,姚鹏联系了辽宁一家无线电器材厂仿制军用小八一C型电台,因为是古老的淘汰型号,又因为需要完全按照军品标准进行选材仿制,可谓是不惜工本,每台的采购价高达5000元。姚鹏按照姚梵给的理由,以供应国内外军迷市场为由提出采购,该厂在姚鹏给出的多达1000个的订单面前动了心,同意接下这个总额500万的订单进行生产。

首批生产的150台小八一C型电台一经交货,姚梵这次便全部带来了1876,有了军用电台,这对于一支军队来说才算是正式迈入了现代作战的门槛,无论是后勤保障还是指挥作战,没有电台的话,等于是聋子瞎子。尤其是大军团的后勤工作,没有电台联系的话,那就简直是无头苍蝇。

小八一电台C型是全晶体管电台,厚厚的钢板、全绝缘陶瓷档位和纯银焊点,处处用料扎实,全机防水防电磁干扰屏蔽,又改进了之前数代81电台的所有小毛病,可谓是调幅信号收发报电台的收山之作,历史上我军在淘汰此机型后,全面迈入了单边带通信的语音通讯时代。

在装备了电台,并把步话机普及到连之后,姚梵已经具备了问鼎神州的资本,至于技术泄密,姚梵在仔细研究了技术发展之后认为,即便被英美等列强缴获了电台和步话机,估计他们也看不懂晶体管电台和集成电路步话机,花个二十年乃至三十年看懂后,也还要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造出来一个类似原理的笨重东西。况且在有了严格纪律进行保密销毁的前提下,姚梵觉得不大可能被敌人完整缴获任何一台,如果真的不幸发生,只能算是天意了。

此刻的新闻界对于山东革命公社已经有所了解,依靠沿海通商口岸搜集情报的英文报纸《字林西报》自诩消息最灵通,不但报道了姚梵在农历新年后一系列攻城拔寨的军事胜利,还兴致勃勃的轻佻介绍道:“根据我报最新消息,山东革命公社的领袖们大多来自于欧洲,是已经解散了的工人国际成员们的新宠儿,很显然,在蛊惑欧洲工人罢工的意图落空之后,这些失败者来到了清国,这一次他们把蛊惑对象转向了在满洲皇帝统治下的更加愚昧的清国农民。”

《申报》一向以包报方式灵活著称,他们在报纸上称赞了姚梵的免商税政策,但又含沙射影的称姚梵为刽子手:“在我们看来,山东的这次暴动很可能是收到了清国大多数商人的支持,众所周知,在清国做生意最大的麻烦是名目繁多的税金和各级官员的勒索,无论你从事什么样的生意,那些地方政府的小吏们都会如同蚊群一般围着你不停地找机会吸血。

但是根据我们的最新情报,现在在山东所谓的公社根据地内,你很难找到清国的官吏了,自封为山东公社主席的姚梵先生代表的公社政府声称,他们已经对这些官吏进行了合法的审判。但是根据我们的猜测,这种‘审判’背后很可能隐藏着一次全面的针对占领区内清国官员和他们的家庭的屠杀。”

外国传教士团体所有的报纸《万国公报》依靠其在山东暗中发展的的教会组织和传教士间谍网了解了第一手资料:“这个自诩为山东人民革命公社的政权是政权是极端愚昧的,其中活跃着大量来自欧洲的共产党,这些人以马克思和姚梵为精神领袖,据我们所知,他们信奉着邪恶的无神论,否认上帝的存在,也同时否认佛陀和道教,根据我们得到的内部消息,他们甚至连该国最传统的儒教教派也不是很信奉,总之这些人毫无信仰,愿上帝怜悯他们,早日赐予他们真正的信仰……”

《新民晚报》这段时间的异军突起可谓是上海租界中的异类,该报在创刊初期使用德文,可是不久后就开始同时出版德文与中文两个版本,中文版尤其便宜,只卖一个铜子,相对于其他报纸七八个铜板的价格来说,这种低价铺开的营销模式导致其迅速的在江浙地区蔓延。

《新民晚报》作为姚梵控制下的美利士商行的产业,自然是一边倒的偏向于山东公社和德国利益,他们盛赞道:“发生在山东的这次民主启蒙运动和社会革命,其中绝对而又令人确信无疑的是,这是一次积极而文明地变革,将会极大地促进该政权根据地内的文明程度……姚梵是一个睿智的领袖和伟大的思想家,他的“耕者有其田”政策虽然与清国皇帝的利益相悖,但是得到了底层农民的大力拥护……姚梵的商业政策尤其值得所有欧洲文明国家效仿,他取消了一切商业活动在流通领域的苛捐杂税,使得本地商业毫无羁绊的高速发展,同时保留了清国海关的原有进口关税不变,毫无疑问,他是一个开明并且坚信重商主义的政治家……”

临近四月底,姚梵在百忙中召开全军干部全体会议,将这段时间新组建部队的建制确定了下来。

姚梵先道:“这次我们扩军备战的规模较大,目前我军拥有十五个团,按照三团一师的原则,编成三个师和六个独立团,每师配备一个迫击炮营,每个独立团配属一个迫击炮连,三个师编为一个集团军,现在各部队的建制和作战番号已经发到大家手上,大家仔细的看一下。”

李君接着道:“由于我们在军内大力开展了思想政治教育,在每个排建立了士兵委员会,在每个班建立了晚间例会制度,军内民主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提高,对于伟大的姚早帆思想的学习和领会也更加的透彻了,战士们在得到了思想武器之后,干劲冲天,革命英雄主义思想在我军得到了充分体现,战士们在训练中不怕苦不怕累,在两次大比武和之间的作战中涌现了一大批训练标兵和尖子,一大批训练模范和战斗英雄。

因此,为了贯彻我军党指挥枪的根本原则,中央党委和中央军事委员会决定,在全军设立政治官员,连以及连以上建制设立政委,团和团以上建制加设政治处,政治处受政委直接领导,负责所在部队的思想政治工作和考核、评选、组织等工作。”

听完李君的话,各部队干部们整齐地挥拳喊道:“坚决拥护中央决定!坚决拥护姚主席!”

李君传达的中央军委精神完全是姚梵授意的,考虑到军队规模越来越大,如果政治工作跟不上,那么这支军队将很有可能在将来失去控制,逐渐沦为军事主将的私军。

姚梵郑重的环视全场,大声道:“现在我宣布各部队政委任命,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集团军军长,李海牛,副军长周第四,政委李君,第一师师长萧初开,副师长……”

随着姚梵公布一个个名字,干部们纷纷起立,立正敬礼。

大家已经习惯了这种调来调去的军事主管任命制度,在姚梵的体系内,连级军事干部一旦得到提拔,原则上#将脱离原来建制,改去其他营担任军事主管,这种防止军内出现山头主义的人事组织方式在党内讨论时得到大家一致拥护。

在姚梵宣读完干部任命之后,大家发现基本上高层干部都离开了原有部队,改在新部队担任主管。

接下来召开的作战会议上,姚梵迫切的提出了新的进军命令。

“通过对气象和水文资料进行分析,我认为今年华北地区将会出现百年一遇的最严重旱情,中央考虑到今年即将到来的华北大旱,考虑到敌占区内数以千万计亟待赈济的灾民,决定将原定于今年秋后发动的全面军事行动提前到五月进行,现经总参谋部作战评估委员会评估,特将作战计划公布全军,全军各级指战员在获悉军事计划后,务必要立刻发扬军内大民主政策,将作战计划通知到每一个战士。

我们的军队是人民军队,我们的军事计划从来不隐瞒每一个战士,对于打哪里,怎么打,都要对战士有个明确的交代,经过全军基层所有士兵委员会的讨论,在全军掀起民主议战的良好作风。

各级指战员们务必要从政治上让每一个战士都从思想上明确我们为什么打仗!为什么这样打!明确掌握每一个战士的思想情况,用思想政治工作消除少数人的畏战心理。

各级指战员务必要牢牢把握无产阶级革命的军事斗争方向,狠抓阶级斗争!要让战士们从灵魂深处把“要我打”转变为“我要打”,让战士们树立积极求战的昂扬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