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85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十三)

第185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十三)

【185】星河影摇三军动(十三)

会议室里,指挥员们的笔刷刷的响着,姚梵的讲话被择要记录下来。

姚梵继续布置作战计划:“根据作战计划,新成立的第一集团军将负责北路攻势。而济南处于我军北上的咽喉要地,需首先拿下,否则一旦被济南之敌切断我军补给线,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等第一集团军攻克济南后,要以济南为大本营,对其周边各县迅速实施控制,征集船只,从利津、蒲台、青城、泺口、齐河五口同时出发渡过黄河,之后全军向天津运动,争取迅速地拿下天津,摧毁淮军的作战意志,接下来迅速进攻北京。”

姚梵速攻华北的战略构想,是打算效仿十月革命直接拿下莫斯科,然后开始清剿有可能出现的全国各地割据匪军。这种挖心战术力求一举摧毁敌人的信心,因为对于封建王朝来说京城是个象征,京城被攻下意味着整个政权面临分崩离析。满清作为少数民族建立的奴隶封建统治政权,又在1840年后被半殖民化,因此没有什么向心力可言,可以预计,在失去首都的情况下,每拖延一天,全国大乱的风险就更高一点。

历史上八国联军进了北京后,满清之所以不可能选择什么持久战,而是投降屈膝签订城下之盟,就是因为他们自己心里清楚的知道,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政权。

李海牛激动的连声音都在颤抖:“主席,此战一举拿下京城,建国指日可待。”

姚梵摇摇头:“从敌我力量对比上来说,满清政权还是很强大的,只是他们不团结,而且也没法团结,他们的凝聚力来自于下层奴隶主,也就是地主阶级,我们的凝聚力来自于人民,也就是广大农民。地主阶级虽然在军事上和我们无法较量,但是他们诡计多端,加上长期以来统治农村,形成的关系网盘根错节,我们不要轻敌。”

李君道:“这次第一集团军北上,意味着与满清决战,这注定是一场艰苦的较量。我们一定不能轻敌。朱元璋说广积粮、缓称王,我看主席是这个意思吧?”

桂八道:“这话是朱元璋手下学士朱升说的。”

李君道:“管他谁说的,有道理就行,咱们目前政工干部比较少,只能做到管理州县,村镇上的地主恶霸只能靠部队的工作组,这么一来就影响部队的进攻速度,所以我看还是一步步的来,逐渐蚕食满清的地盘。”

李海牛道:“我不同意,我看还是要速战速决,一鼓作气把北京天津拿下来,传檄天下,谁要不服,咱们就打!”

姚梵道:“你们说的都有道理,这次北上作战,必须要既稳又快,速度的把握,要根据实际情况决定,现在争论没有意义,我们现在只做大致的战役部署。”

李海牛和李君都点头同意。

于是白小旗道:“根据情报,为了防止我军北上,满清政府发行了新版宝钞,用来支付河工银子,还用来支付四川和云贵的官饷,看来是暂时解决了经济问题。在财政支援下,济南府新编的勇营总数超过十个,天津方面也在大肆编练不少于二十个营的新军,听说李鸿章甚至派手下回老家招募淮勇了呢,加上南路虎视眈眈的铭军、庆军、武毅军,清军实际上实现了对我根据地的南北重兵夹击,一旦我们挥师北上,必然出现敌人对我实施南北两路进攻的态势。”

周第四道:“清军以为他们的重兵驻守能把我们困死,以为我们会坐以待毙,真是做梦!”

姚梵道:“对,我们偏偏就是要主动出击,让他们明白,在我军的绝对实力面前,无论他们耍什么鬼花招都是没有用处的。

第一集团军这次北上,沿途要彻底的消灭满清政权的影响力,攻克各个县城内之后,工作队立刻进驻,和军队一起对城内的满清官员进行清剿审判,务必要肃清一切贪官污吏和反革命分子,对于县城周边农村要进行政策宣传,要大量分发传单,对于劣迹斑斑名声在外的土豪劣绅要特事速办,严厉镇压,立刻实行土改。对于投奔我们的贫雇农要组织他们建立农会,补充进后备役民兵,由留守部队进行指挥,各地留守部队不宜超过一个正规军12人班,其余守备力量以民兵为主,接受正规军指挥。”

李海牛道:“咱们根据地现在募有一万一千多人的民兵,只有五千多人用的是缴获的洋枪和鸟铳、抬枪,其余人用的都是冷兵器,民兵虽然一个月才一两银子,但是负责根据地内的治安足够了。”

姚梵对李海牛点点头,继续道:“除第一集团军北上之外,10、11、12三个团和骑兵营一起,分成三路进攻沂水、莒县、日照,之后伺机进攻沂州和赣榆,13团守青岛,14团守蓬莱、烟台、威海一线,15团为南路总预备队。总之,南路攻势的目的是扩大根据地,伺机掌握铭军、武毅军、庆军主力动向,争取一举歼灭。”

姚梵有条不紊地布置着作战计划,各部队指挥员也不时地提出问题,会上对此一一讨论决定。

天气明明已经到了五月,可天空中几乎看不到一丝云彩,高天不知几万里,长风干燥草木衰。1876年5月如历史上记录的一般,是个可怕的大旱之年,从过年后的一场小雪,齐鲁大地再也没有下过一场像模像样的雨,贵如油的春雨仅仅吝啬光顾了山东的几个县城,而且雨量非常小,黄河的水位直线下降,许多小河面临断流,估计到了夏天最热的时候,断流的河流将会有很多。

解放军各部队在五月十五日完成了战略部署和战前思想动员,每一个战士都知道这次战役的目标和方向,知道自己一路上要干什么。他们是幸福的,不用像清军的士兵那样浑浑噩噩,只如操线木偶一般活着。

这个时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集团军在人喧马嘶之下出发了,第一集团军是武装到牙齿的主力兵团,除了全兵团的军事主将之外,还有姚梵和马克思随行的总参谋部。马克思对于现代战争非常好奇,他想要知道姚梵胜利的秘诀,而且他对于中国的事情都有着浓厚的兴趣,是一个天生的不断自我完善的百科全书,当发现姚梵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地建立了根据地,将清军打得落花流水之后,马克思就产生了研究姚梵的军队组织的想法。

“姚主席,我觉得你在每一级军队中设立政治委员,是一个天才的创造,这些政委没有指挥军事行动的权利,但却有着处决将军的权利,这和你们国家的太监监军制度的不同就在于,军事主将执行参谋部的作战计划时政委不得干涉,除非将领逾越了权利,擅自在不请示参谋部的情况下更改作战计划。”

“马克思同志,这种制度其实是无敌天下的秦朝创造的,秦国向各郡派出监御史,监督各个战区的命令是否被执行,到了汉朝,汉武帝向军队派出监军御史,可是到了唐朝,皇帝开始委派和他们朝夕相处感情深厚的太监担任监军,明朝则既有太监又有文臣,采取双重保障。但是封建制度下,任何监军都只是官僚系统的一部分,他们没有阶级斗争意识,甚至国家意识也很薄弱,他们只对皇帝效忠,并且大多不懂军事。”

“姚主席,你的历史知识令人钦佩,我现在丝毫不怀疑中国悠久的历史能够对社会主义的建设提供宝贵的历史借鉴。你的政委们和政治处代表着党的利益,而党又代表人民的利益,这是人民监督军队的伟大制度。如果没有这些政治人员和士兵们组成的士兵委员会,我真担心这支军队早晚会成为一支具有强大战斗力但却没有思想的雇佣军。”

……

无线电报是个好东西,这让姚梵真正领略到了什么是大规模的集群作战。

姚梵的总参谋部和第一集团军司令部是一体的,设在淄博,各部队严格按照每天四次发报,告捷的电报一刻也没有停过,地图上标示各个部队的小旗帜不断向东面和北面延伸。姚梵和总参谋部的指战员们遥控指挥着各部队,有条不紊的实施着作战计划。

“报告,一师长萧初开来电,一师已经进入济南外围,3团在韩仓附近遭遇清军两个营,在发起进攻后清军已经被击溃,三团长刘太榜正在追击中。”

李海牛大声道:“告诉萧初开不要急,济南城有户12万,城外就有五万余户,一定要耐心的包围,一点一点的吃。”

李海牛在指挥部中焦躁的来回踱步,想了一想,跑到隔壁的指挥室对姚梵说道:“主席,让我去前线吧,看不到战况,我心里急啊。”

姚梵道:“作为军长,你不在指挥部坐镇指挥怎么行?”

李海牛苦着脸道:“不是有您在吗?”

姚梵道:“你是军长还是我是军长?我只管南边独立团的指挥,第一军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

“报告,二师师长刘进宝来电,四团已经攻下青城,夺下了黄河渡口。”

李海牛赶紧站在地图前大致扫了一眼:“告诉刘进宝,把义合集、枣塔、小清河所有的船全部征用下来。”

副军长周第四道:“海牛,我看要不先让二师过河,拿下河北的清河镇,不然万一被南下清军堵在河边,过河时候难免要有伤亡。”

李海牛正在沉思,政委李君说道:“我倒是同意第四的看法,不过还是要海牛你拿主意。”

李海牛点头道:“行!给二师发报,叫刘进宝组织突击队,尽快过河,另外发报给贺世成,让他们运输团调40吨粮食去青城。”

……

隔壁的姚梵也得到了南路各个独立团的战况。

“报告,10团团长王光兴电报,10团在莒县北面招贤庄与铭军大股部队发生遭遇,受到敌军埋伏,经过战斗,当场打死敌军301人,10团牺牲3人,伤18人,目前10团除追击部队外,其他各营正在原地休整,准备继续进攻莒县。”

“叫王光兴加快速度,争取天黑前拿下莒县。”

“是!”

……

马克思在一墙之隔的两个指挥部中来回的穿行,最后坐下在桌前,拿出一支姚梵赠与他的钢笔,在一个笔记本上写道:“借助无线电报,姚梵和参谋部中的将领们每天轮流值班,不断地用无线电报这一伟大的发明向各部队发去作战指示。

对于1876的世界来说,姚梵现在打得是一场“神仙仗”,是一次准现代战争,人类历史上真正的第一次做到了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先进的科学技术,无疑将给山东人民革命公社带来胜利,我满心的期待着,等待目睹一个前所未有的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