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89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十七)

第189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十七)

【189】星河影摇三军动(十七)

姚梵见到丁宝桢,第一句话就是:“丁先生,我来晚了,这几天让你受委屈了。”

丁宝桢此刻心情复杂,见姚梵态度这般亲切有些愕然,随即面色如常淡淡地道:“姚梵,你瞒的老夫好苦,可知君子贵乎诚?”

姚梵摇摇头:“以前我们之间的关系不对等,哪里有诚字可言,我若告诉你我的想法,过去的你难道不杀我?现在我们关系对等了,虽说你是俘虏,但我承诺,只要你不违反一个俘虏的准则,没人会杀你。”

丁宝桢闻言生气,大刺刺的在后堂主位上坐下,完全不顾自己的俘虏身份。

姚梵笑着在一旁坐下,拿出《滇案条约》放在两人中间的茶几上:“丁先生请看,满清政府再次犯下了对人民的滔天罪行,他们再一次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

丁宝桢皱眉,拿过电报阅览,直看得须发皆张,忍不住直接开口骂道:“李鸿章如何能答应洋人这许多条件!?此约一定,岂不是千古罪人!”

姚梵对于丁宝桢表现出这样的生气有些惊讶,他觉得丁宝桢这个老狐狸完全有可能默认了李鸿章的行为,将其归结为无奈之举。但姚梵没想到丁宝桢在经历了这段时间的挫折之后,一肚子火没处发泄,如今便一股脑的释放在给他带来极度不适的这纸条约上。

姚梵反而安慰道:“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1840年以来,满清政府签订的不平等条约还少吗?抛开已经完全属于列强领土的上海那样的殖民地不谈,单方面自由贸易权,片面最惠国待遇,协议关税权,自由传教权,租地建房权,领事裁判权,内河航运权,鸦片贸易合法权,中国内地自由行动权,贩卖华工奴隶出国权…………

中国这么多权利都被一一卖掉!眼下加一个条约又有什么关系?!现在列强一步步把这些既得权利扩大,早晚要把中国的政府变成一个傀儡,直到变成空架子!

丁先生!认清现实吧!大清国就是个妓女,一开始卖屁股,现在是彻底脱光了,哪儿都能卖!至于明天,她还会卖母亲卖女儿去当婊子!至于后天……对不起!站起来的革命人民不会允许这个寄生虫政权拥有后天!”

丁宝桢瞪着眼睛,恼火地道:“姚梵!老夫看了你的书,你确有大才,但你为何要造反!你这样的才干,若能报效朝廷,何愁中国不强。大清虽然一时羸弱,但奋起直追,何愁不能一扫前耻。”

姚梵道:“丁先生糊涂,我为何放着好端端的人不做,要去作狗?绵羊再怎么努力训练,数量再多,也战胜不了一群狼。

丁先生,从阶级上说,你不是无产阶级,但我相信你是爱国人士,你的清廉和才干是难能可贵的,满清政府不能把你的才干发挥哪怕十分之一,他们只是把你当成一个统治工具罢了。你即便努力又清廉,路子走错了也不能强国,等于是一辈子白干。

你如果继续帮着满清政府镇压迫害人民,残忍的犯下反人类的罪行,必将遗臭万年,因为你这次面对的是一次人民的革命,不是流寇土匪的叛乱!你的一切反革命行为,都是开历史的倒车,必将被万世唾弃!”

丁宝桢怒道:“小子休得胡言!一臣岂事二主!”

“在人民建立的政权里既没有奴才也没有臣子,每个自由人都是他自己的主人,官员只是拿着人民授予的权利,为人民的利益而行使他们各自手中的权利,一切权利归人民!一切权利归国家!”

“空谈误国!天下岂有这样的国家!西方列强也都有皇帝,一国若是无主,那还不天下大乱!姚梵!汝有大才,为何偏偏要走邪路!”

“真理越辨越明,人类在茹毛饮血的时候,哪里知道熟肉的滋味和营养?丁先生在满清政权中呆得太久,吃了一辈子生肉,一时间对熟肉还不习惯,这我能够理解。请您放开胸怀,尝试着从今天开始吃熟肉吧。世界上,只有彻底的反革命才会留恋一个封建的奴隶制国家,才会甘于做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里的臣子。”

“姚梵,我看你的土地政策是匀田,你分了地主的田地,得罪了天下士绅,犯了众怒,难道还觉得自己会成功吗?”

“和广大人民群众比起来,士绅只是一小撮既得利益集团罢了,这些人里几乎没有一个理工农医类的科学人才,他们对于让国家富强的现代科学一窍不通。所以哪怕他们全当反革命,被全部杀光,我也不心疼。只会风花雪月吟诗作对的旧文人,对人类科技进步和生产力发展的作用,和一群会跳舞的狗有什么区别?”

“师夷长技以制夷,终究要靠士绅,难道靠大字不识的农夫?”

“识字算什么,人民政府将在全国推广义务教育,倾全国之力让每个孩子依法上学!给每一个目不识丁的人扫盲!”

“你哪里找这许多教书先生?”

“一旦国家政权掌握在人民手中,没有什么不可能。丁先生,我邀请您,在山东公社担任职务,只要您愿意,职务随便你挑。”

……

姚梵和丁宝桢整整谈了两个小时,姚梵尽了最大的努力,说得口干舌燥,但是丁宝桢还是没有同意姚梵提出的担任公职的建议,丁宝桢明白,一旦同意,自己就算是正式叛变满清了。

姚梵也没指望一上来就能说服丁宝桢,只是邀请丁宝桢参加三天后的济南阅兵仪式。丁宝桢也想看看姚梵的军队底细,便答应了,于是重新被押回软禁。

对于自己力争说服丁宝桢加入的想法,姚梵回到设在巡抚衙门的总参谋部,在会议上对干部们解释道:“丁宝桢在满清官场非常有声望,只要他同意加入,那么对于整个满清官场都是极大的震撼!”

李海牛道:“我同意主席的意见,如果丁宝桢这样的大员能够归降,那今后效仿之人必将络绎不绝。”

姚梵换了个话题:“之前在青州,有民兵借口抄查武器,制造了恶性案件,这次在济南决不允许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要把政策向济南城的满族同胞交代清楚,要他们积极主动地加入劳改,在修路和挖矿的劳动中改造自身的不劳而获思想。中国是个多民族国家,各民族的平等是国家宝贵的财富,我们不能把满清贵族奴隶主的罪行扩大到整个族群身上。”

李君道:“按照政策,先公审济南内城的满人贵族,有血债的一概处决,之后按照丁册,从全城把满人男丁抽调出来,在民兵看押下进行劳动改造,一年劳改,劳动表现好的可以提前释放。”

李海牛不快地道:“真是便宜了这帮满爷。”

接下来的会议上决定了,参加阅兵的部队自然是萧初开的一师,抽调二十个连,主席台设在巡抚衙门前的广场上,二十个连从东向西,排队列走正步。

但是姚梵的军事计划不会因为阅兵而耽搁,24日,第一集团军第二师在刘进宝、周念生和政委周权的带领下,全师指战员和骡马辎重从泺口、齐河两个渡口北上,渡过黄河,驻扎在齐河县、济阳县。第一集团军第三师在胡广亭、杨为益和政委张二炮的率领下,也从利津、蒲台、青城三个渡口实施了渡河,占领了黄河以北的利津、蒲台和滨县。

搜集来用于渡河的船只中,被分别看管在五个渡口,中小船只被拖上岸,大船被锁在港口,各个渡口都留守了一个排的兵力,并分配了一支无后坐力炮班,防止清军派遣水师袭击。

根据计划,各部队在黄河北岸进行了大规模的军事管制下的土改,由于时间紧,任务重,没有太多时间发动群众,姚梵指示全军主动挑起土改任务,下到每个村,对大地主实施无差别镇压和处决,强行分地分余粮分财物。

一时间黄河北岸沿河各个村庄中,人马欢腾,军队主导的斗争地主大会上人头滚滚落地,如同法国大革命和华盛顿领导的北美革命军一样,大地主被屠杀一空,只是屠杀对象从拥护波旁王朝的贵族地主和亲英派大地主,换成了十月革命那样的无差别面向全体大地主。

各部队每天四次按时发回集团军司令部的电报中,可以看到从土改中收缴上来的粮食和金银数量不断激增。姚梵再次下令,强调要给农民在分田地的同时,把地主的存粮也尽可能多的分发下去。

5月26日,巡抚衙门前的阅兵式如期举行。

临时搭建的主席台上,长桌一溜拍开,上面铺着红布,后面一把把椅子。广场周围的民兵们维持着秩序,把前来观看阅兵的市民控制在戒严线外。

一台十五寸拉杆式便携音箱被放置在主席台东侧,音量被开到最大。

姚梵拿着麦克风,先是宣读了自己撰写的济南解放贺词:

“人民解放军的全体指战员们,你们辛苦了!在这场反对卖国和独裁的人民革命中,人民军队起到了先锋带头的模范作用,我们永远站在战斗的最前沿,有力地打击了敌人,天才地创造了经验,无畏地开辟了光明的道路!

我们相信,就在不远的将来,民族崛起与民主解放的浪潮将会席卷全国,一个伟大的时代即将到来。在此让我们首先祝贺济南的解放,祝贺人民解放军创造的又一个伟大胜利!

中国人民解放军将永远高举为人民服务的光辉旗帜,将人民革命与解放的事业日趋扩大,汇成一个波涛纵横的巨流,对满清封建奴隶制政权以粉碎打击!”

广场上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民兵和未参加阅兵的指战员们拼命地鼓掌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