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90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十八)

第190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十八)

【190】星河影摇三军动(十八)

接下来,伴随着检阅进行曲,姚梵穿着防弹背心,外面套着65式军服,骑了一匹白色大马,带着一个由李海牛、李君、周第四、杨平等第一集团军指挥员组成的马队,从长街东侧的各部队面前检阅而过。

高昂嘹亮的检阅进行曲让全场观众们热血沸腾,百姓们纷纷议论着。

“刘爷,这些胶……解放军究竟是用了什么法术?能够发出这样大的动静?”

“这我哪知道,看个热闹不就得了,你管他用啥法子呢。”

“马掌柜,您也来看热闹?”

“可不是嘛,这些大军进城后秋毫无犯,通知大家来观看阅兵,咱可不得捧个场嘛。”

“那是那是,我也是这样想,今天要不来捧场,指不定明天大军要来找我麻烦呢。”

“叶叔,您看那台上坐的是不是丁大人?”

“嘿!你小子眼尖,那还真是丁军门!难道丁军门降了胶……解放军?”

……

每经过一个连组成的方阵,姚梵和马队上的指挥员们就举手敬礼。

伴随着一声声:“同志们好。”“首长好!”“同志们辛苦了。”“为人民服务!”,姚梵完成了检阅式,回到主席台,阅兵开始进入分列式。

李海牛站在主席台上手握麦克风道:“我宣布,分列式开始!”

负责音箱操作的干部立刻把音乐换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

伴随着交响乐,20个连排着整齐的队形,自信昂扬的走着,通过广场中央时甩开了正步,向前挺起了钢枪,雪亮的刺刀如丛林般密集。

丁宝桢被姚梵安排在观礼台坐着,老丁答应了参观阅兵,但是没想到居然被安排在这样显眼的地方就坐,一时间羞得老脸通红,本打算推辞,但一想到已经事先答应了,如果这时候反悔可是丢人,只得硬着头皮,板着脸在那里端坐。

丁宝桢的家人也被邀请,在观礼台上坐在丁宝桢的身边,丁体常在济南解放后被允许探望过一次丁宝桢,今天见面,已经不再是泪流满面,他安静地坐在丁宝桢身边。丁宝桢望了望儿子,叹了口气,问道:“家里可好?”

丁体常宽慰道:“父亲不必担心,姚梵没有为难我们,济南城所有官员都被抓了,倒是我们丁家例外,我和老三都被允许回家待着,眼下全城秩序井然,买卖人也上街了。只是粮食买卖受管制,所有粮店的粮食都被强行赎买了,姚梵在城里开了粮食供应站,集中买卖发放粮食,每人每次只能买20斤粮食。任何人如果被举报家中藏有超过每人50斤的粮食,就要抄家,全家枪毙,家财分一半给举报人。如今每天都有人被举报后枪毙,还有些大地主的老家土改了,被从乡下来的农民送信举报揪出来,在城里直接审判枪决了。”

丁宝桢听完默然不语。他看过姚梵的书,知道姚梵要建立一个没有大地主的政权,以打破王朝兴衰的历史周期律。他只是没想到这种听上去不可思议的事情,现在居然每天都在发生。

“各地乡绅可有反抗?”

“听说各村的地主被杀的血流成河,有的村没等姚梵部队过去,农民自己组织起来杀光了地主全家,然后带着收缴的金银进城找部队,要部队给他们村补一个土改手续。”

“唉!”丁宝桢听得皱眉,叹气不已。

“姚梵不是有个开明士绅政策吗?这些地主都傻了吗?”

“爹,哪个地主愿意把田地白白交出来?换您也不乐意吧?”

“唉……”丁宝桢再次长叹一声。

观礼台只有三排座位,最后一排上坐着士兵,所有参加观礼的济南有名望的人都不敢不来,几乎等于全都是被士兵押着坐在上面。

分列式开始后,在解放军进行曲伴奏下,看见姚梵的军队清一色的雪亮钢枪和统一制式的武装带、钢盔、胶鞋、子弹携行具、手榴弹,整齐的排着队列,从广场前正步走过,丁宝桢紧张地使劲捋着胡须,惊叹道:“姚梵居然练出如此强军!大清要是有这样的军队,还怕什么洋人!”

身后负责看押的战士低声斥道:“声音轻点!”

丁宝桢意识到失态,颓然坐定,等到看完二十个连的分列式,他轻声对儿子道:“体常,大清国完了。”

丁体常惊讶的看着他的老父:“爹,何出此言?这不过是两千多兵丁罢了。”

说罢丁体常凑近丁宝桢道:“听说姚梵拢共才一万多这样的正规军,其他几万人全是民兵。”

丁宝桢无奈的看着儿子,说道:“我在城头远远见过这些解放军打仗,大清一哨勇丁百人,两哨人二百人冲出去,却被这样的军队三十多人全歼,死的死,降的降……体常啊,姚梵的军队,怕是比洋人的军队还要厉害三分。”

丁体常哑然。

丁宝桢摇头叹息道:“你看这二十个方阵,士卒各个面带骁勇之气,你可见过大清国的兵把头抬得这样高的?大清国的兵虽然也排阵,可哪里有这般整齐的步伐?姚梵能把那种快枪装备全军,这说明他肯定能够自己造枪造子弹,否则如何能全军统一?都用这种好枪?”

丁体常惊讶于父亲的态度,说道:“可是我听说,姚梵的军队全是大老粗,都是农民和工匠这样的卑贱之人。这些人能当将才?可会计谋?不说孙子兵法,就是三十六计,恐怕他们也说不出三个来。”

丁宝桢大力摇头道:“体常!你要记住!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谋略与兵法都是空谈!所谓一力降十会,这才是兵家正道!”

丁体常听得傻了。

丁宝桢继续道:“况且姚梵去年举兵,还不到一年,就练出这样的强军万人!可见此人胸中实有百万兵,我再看他的书,其中政论狂放大胆,却又丝丝合扣,逻辑井然,实有经天纬地之才!像他这般年纪,就能写出一堆惊世骇俗的老辣文章之人,我一生从未见过。为父一生,只佩服过曾文正一人,如今却要再加一人,就是他姚早帆。”

丁体常听见父亲这样说,惊讶的合不拢嘴,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参加阅兵的还有马克思,他却不在主席台上坐着。此刻的老马充满了革命热情,返老还童一般穿着一身65式军服,脖子上挎着姚梵送给他的海鸥相机,在广场上一张张的拍着照片,自从得到姚梵赠与的照相机,老马就彻底的迷上了摄影,走到哪里都把相机跨在脖子上,无论风景、人物、建筑、民俗,全部是他的素材。姚梵对老马打趣说,他将来能出一本个人摄影集,结果老马认了真。他见过姚梵家族出的带彩页的精装书籍,知道姚梵家族有最先进的照片印刷术,于是对摄影愈发的嗜好。

老马不喜欢彩色胶卷,因为姚梵告诉他彩色胶卷要送去海外冲印,黑白胶卷就很简单了,可以自己在暗房冲洗,一个黑屋子,加一个套了红玻璃的油灯,加上姚梵带来的黑白胶卷显影药水、放大机和感光放大纸,可以很快用放大机套上底片,在感光的放大纸上冲洗出一张张厚厚的黑白照片。其实这个方式也能冲洗彩照,但是效果和速度都要大大低于专业的自动冲印机,毕竟人工冲洗彩色胶卷很不靠谱,简单的放大机不像冲印机那样有电脑控制,无法对于色彩进行校正,要冲出好彩照很难。

由于放大机类似最简单的投影仪,因此随军携带的柴油发电机就能满足需求,来了济南后,对于这个有电灯的城市,老马赞不绝口,姚梵估计,大概是因为他觉得终于可以拜托发电机的缘故。

在阅兵之后,姚梵有意的把丁宝桢晾起来,只等战场形势更加有利时再加以延揽。

姚梵现在把精力花在了徐建寅身上。

徐建寅是在机器局里被俘虏的,对于徐建寅,姚梵的爱才之心不亚于对丁宝桢。他对徐建寅许诺了将来政权的工业主管的职位,又强制性的叫几个部队政委轮番给徐建寅上思想政治课,接着又是一次次面谈,还邀请他参加阅兵,着实让徐建寅受宠若惊。

阅兵后,姚梵再次会见徐建寅。

“姚主席,我父亲还在大清治下,可不能传出去我降了你,否则我全家恐有性命之虞。”

姚梵一听这话,知道徐建寅终于心动了,大喜:“令尊在中国科学历史上享有大名,清政府不敢动他。但为防止万一,我当然为你保密。徐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满清只把你当成工匠,但是在山东公社,你是科学家,是人类最崇高的职业!科学家是推动人类文明发展的最重要人才,中国要强国,要不受外侮,就要有自己的科学家!”

“姚主席,你当真要办大工业?”

“徐兄,我向你保证,我要办的工业比起满清政府的洋务运动,规模大百倍千倍,你见过的姚家所有商品,我将来都要在国内生产,钢铁厂、机器厂、化肥厂、石化厂、化工厂等等所有工厂,将来全都要在我们的政权中新建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