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91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十九)

第191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 十九

【191】星河影摇三军动(十九)

在姚梵的鼓动下,徐建寅答应继续作为山东机器局的总办,为姚梵工作。

姚梵一喜之下,蛤蟆大喘气,把山东机器局改了个名儿,叫北方工业集团。

“徐兄,今后你就是北方工业集团的总裁,中央也会派政工干部进驻机器局,协助机器局实施政治督导和机构扩建,增设各级厂房车间,设立专门的技术部门、科研部门、电视教学培训处。

中央还会给你们下发机密的技术文件,其中有《钳工技术手册》《钳工等级技术标准》等等培训教材,你要组织机器局的技术人员在工余开展学习,所有技师都要考级,评定职称后,按级别发放工资。你要记住,所有技术上的书籍全部是机密,决不能泄露。”

徐建寅和姚梵一番长谈,他被姚梵所许诺的宏大远景所震撼,并且深深地被姚梵的个人魅力和演说家的风格迷住了。但徐建寅更主要的动机,来自于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冲动。在姚梵之前,没有人会以这般的理解力来与他对话和探讨,丁宝桢器重他,是为了他能办洋务,满清的官僚们重视他,是因为丁宝桢对他的重用,一切都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可是从姚梵身上,徐建寅感觉到一种亲切,一种理解,一种挚友般的关怀。当初姚梵和他一起安装机器局的设备时,徐建寅就有这种亲切感,如今姚梵成了公社主席,给他的感觉依旧是这般亲切,这是一种工程技术人员之间的战友情怀。

“主席放心,我徐建寅愿意一展所长,为这场革命做出贡献。机器局眼下仿制英国亨利马梯尼步枪已经小有成绩,样品已经出来了,子弹也能生产,只是产品质量的确不高。”

姚梵欣慰地道:“徐兄干得好,不过亨利马梯尼步枪对我们革命军来说意义不大,我们有更加先进的步枪。目前来说,我希望你们能够建立一个优秀的机械加工车间,为我军的步枪生产配件,另外对我军的打剩下的子弹进行复装。

徐兄不要小看这个工作,我军的步枪是统一制式,这意味着你生产的零件必须达到统一标准,也就是说要做到标准化生产,同一个配件,要做到装在任何一把枪上都能用,这种生产绝不是简单地小作坊加工,而是需要在生产过程中全程进行质量控制,具体的生产管理模式书上都有,中央会把书发给你,另外也会把新机器给你们调来。

至于子弹的复装就更麻烦了,我军的子弹采用无烟火药,底火设计上也很复杂,是工业化大规模生产的,你按照资料研究一下,看看有没有可能进行人工复装。

以你们现阶段的能力来看,最有可能做到的工作,是为我军缴获的清军杂牌枪械实施修理,并生产黑火药和铅弹,装备给我军民兵部队使用。”

徐建寅仔细听着姚梵的讲解,两人商议了很久。

离开机器局之后,姚梵心情大好,直奔济南城内的总参谋部而去。

刚回到参谋部不久,姚梵就得到告捷电报——定于今天发起的南路作战已经完成,王光兴带领10团在拿下了莒县两天之后,和拿下了沂水的罗齐仁11团、奚大虎骑兵营配合,共同出击,在沂州城也就是今天的临沂北部,野战中彻底击溃刘玉龙率领的庆军五千多人,将对方8个步兵营、3个骑兵营、1个开花炮营的建制俘虏了大半。

“好极了!”姚梵暗暗握拳。

李君问:“主席,王光兴和罗齐仁现在急急来电询问,他们两个团是该继续进攻临沂,还是带着俘虏和缴获撤回沂水、莒县两地。”

“海牛你觉得呢?”姚梵问。

李海牛道:“乘胜追击,拿下沂州!”

姚梵摇了摇头:“沂州地区太大,周围交通纵横,容易被东西南三个方向进攻,目前战略是优先考虑北上,所以南边我们就不必把手伸的太长了。

这次奚大虎的骑兵队消息很准确,让我们能够寻找到野战机会彻底击溃庆军,这就很好,拿下临沂的话,我怕南路三个团收不回来,一旦根据地内有事,无法策应。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巩固已经占领的地区,发动土改,沂水、莒县、日照、诸城这一片地区,土改任务很重,我看暂时不宜南下,惹那些南方士绅。”

李海牛点头道:“说到底我们还是部队太少,四面出击的话会树敌太多。”

李君道:“我同意。之前的南路作战,铭军在野战中损失惨重,被我们歼灭俘虏了一万多人,这可是二十多个营的兵力!曹桂生12团还在日照击溃了守城的铭军五个营,今天10团、11团又击溃了出临沂北上的庆军,南路清军目前只有铭军剩下的大约二十个营。

目前沂水、莒县、日照这一路只要守住,苏北清军根本没有能力发动反扑。但我们如果继续南下,进入水网交错、道路复杂的苏北平原,三个团的兵力势必分散,恐生变故。”

姚梵站在地图前,将目光从下转上去,最后指着地图上方道:“铭军在南路不可能还有二十个营。

北路自从我们过了黄河,清军就慌了神。通信与情报委员会对苏北地区派出了扮成商人的密探,报告说,铭军起码有十个营以上兵力乘船北上了,苏北的防备此刻应该是极度空虚。

如今庆军既灭,剩下从湖北调来的武毅军七个营加上铭军残兵,江苏已经完全不设防,清政府就是想要用空虚的江苏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希望让我们在北上的战略上产生动摇,分兵去吃江苏,以求得喘息之机。”

第一军副军长周第四激动地道:“主席英明!我们现在根本不缺地盘,完全不必上这个当。按照我军作战原则,以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为第一要务,所以眼下我们反而应该加快北上步伐,加速进攻京津地区。”

姚梵道:“根据白小旗他们探听的情报,清军目前在北方集结了绿营兵力三万余人,主要用来充当城防守备兵力。他们甚至还从东北调来八旗兵力两万人,加上四千多征集来的蒙古骑兵,再加上李鸿章驻扎天津的一万多淮军,总兵力已经达到六万多人。清政府又和英国人签了卖国条约,估计又能短期内拉出一万多人的炮灰部队,再加上从海路北上的五千多铭军……

同志们!我们这次北上,要对付八万人的敌军,是我们第一集团军的八倍!主力战场在哪?这是毫无疑问的!”

李海牛圆睁双目道:“主席!咱们要不要从南路调一个团上来?”

姚梵重重道:“可以!我看可以调两个团上来。

作为总预备队驻扎诸城的15团袁广海部,命令他们火速向西北方向移动,迅速来济南驻防,10团王光兴部很能打,让他们也上来,跟着第一集团军,负责沿路的后勤和治安。”

说完,姚梵立刻命令参谋部中的通讯电报员,说:“崔光文,立刻给各部发电报!”

“是!”

等姚梵口述完成电报内容,李海牛立刻对姚梵道:“兵贵神速!主席,我看事不宜迟,一师立刻出济南城渡河北上,第一集团军在沧州附近分三路向保定、天津、北京分别实施进攻,三路互为接应。”

姚梵重重点头:“事不宜迟,立刻通知萧初开,一师各部从下午开始依次渡河北上,两天内要完成渡河。明天中午,第一军指挥部和总参谋部必须要过黄河,在齐河县驻扎!”

……

虽然大旱无雨,黄河河面还是有一里多宽,这条中华文明的母亲河几万年来慷慨哺育着中国人,把中华文明一代代的延续下去,姚梵今天将乘船渡过她,上京赶考。

因为风很大的缘故,河面上的黄色波涛中翻起一个个白浪,姚梵乘坐的这条大木船,在四个浆手和一个老艄公的掌舵下奋力前行。船行河中,水声越来越大,船周围的空间全部被这哗哗、哗哗、哗哗……的巨大水声包围,船在河中仿佛成了一片渺小的叶子,随时都有可能被这水声挤碎。

姚梵心中涌起慷慨悲壮之感,觉得这一去,便是漫漫征途,新时空中,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将拉开序幕。

5月29日,第一集团军顺利拿下德州,没等进攻,守城的两千多绿营便突然开了北门,弃城而逃。

6月3日,第一集团军北上主力在沧州城外遭遇清军大部。

“主席,三师胡广亭部报告!清军主力在泊头镇出现!三师派出了六个侦察连,前出实施了佯攻侦察,判断对方大约两万多兵力,马匹和火炮不可计数。”

姚梵大本营设在东光县城,他抬腕看表,此时正是晚上六点,天光已经灰暗。

姚梵挣扎了片刻,对警卫员牛虎道:“去我床边,有个背包,里面有一条烟和火柴,你去拿来。”

“主席,命令胡广亭原地构筑工事吧,天黑了,防止清军马队袭营要紧。”李海牛道。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