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92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二十)

第192章 星河影摇三军动(二十)

【192】星河影摇三军动(二十)

姚梵没有回答,默默地站在地图前。本文由

一名警卫员见状,立刻点起一支蜡烛,走过来给姚梵照亮。

“一师现在在哪里?”姚梵果断问道。

“主席,根据萧初开之前发报,他们在沧州西南,献县以南,选了块高地就地驻扎了。”李君道。

“命令他们立刻集合,向泊头镇以北穿插,务必在天亮以前切断泊头镇和沧州之间联系,从西北方向对泊头镇清军实施合围。”

李海牛打断道:“主席,一师走了一天,体力不知道能不能保证。”

姚梵接过牛虎递过来的条烟,拆开后打开一包,点了一根,狠狠抽了一口,思考后道:“崔广文,暂不发报。”

“是,主席。”

姚梵在东光县衙里踱起步来,转了一圈后对李海牛道:“两万多清军,敢于出迎,要和我们打野战,这要么是有恃无恐,要么是有大股后援。

如果是第一种情况,敌人应该有自以为可以胜利的诡计。如果是第二种情况,沧州还有生力军要赶来。”

李海牛点头表示同意,李君聚精会神的听着,周第四虎着脸陷入沉思。

“一直以来,我们的打法是一点两面,正面交战。这种战术有效实用,但是对于兵力要求极高,一般来说需要数倍于敌人的兵力,五倍左右比较合适,但我们却始终以少打多。

以往我们之所以能够取得摧枯拉朽的胜利,主要是得益于我们的火力密度大大强于对手,能够有效弥补兵力劣势,可一旦遇到能够与我军在火力上抗衡的敌人,我军的战斗力就要受到严峻的考验。”

李海牛道:“主席英明,我们一贯以少打多,全靠火力强大,倘若我们都用清军那样的火枪,这样少的兵力实在是很难正面抵挡。”

姚梵道:“我个人认为,应该发挥我军火力优势,把攻击面拉开,把战场宽度拉开。

今天这一仗,我看萧初开的一师就可以大胆插上去,让他从西向东压过去,胡广亭三师原地展开成班排建制,从南向北直接发起大纵深的冲击,刘进宝二师作为预备队,从东面实施包抄,随时准备进行夹击和追击。”

李海牛挠挠头,从姚梵放在指挥室中间桌上的烟条里取了一包,学姚梵拆开点了一根:“主席,这洋烟还挺好抽,比旱烟强。”

“我带的烟不多,这条烟大家分了抽。”

李君和周第四闻言,好奇的上来各拿了一包,学着抽了起来。

李海牛抽着烟道:“主席,这样一来,我军担任主攻的就是胡、张、杨带领的三师,我认为必须要等一师上来,完成西路的侧翼包围之后,才能进行作战。一师用一晚上完成穿插,天亮时已经疲惫不堪,我觉得打起来可能会有问题。”

周第四道:“贺世成之前的电报,说明天中午才能把够全军一个月的军粮运到东光县,主席,我们之前轻装上路,二师三师现在携带的军粮只够吃三天的了,萧初开他们一师的军粮还够吃五天。如果明天一早开打,胜利后一路追到沧州,恐怕又来不及和贺世成在东光交接军粮了。我建议再等等,等交接了军粮再打。”

姚梵皱眉道:“崔广文,我说,你记录。”

“是,主席。”

“胡、张并告杨。

一、你们发现敌人后立刻进行了侦察,这很好,希望你们继续侦查,摸清敌人在泊头镇附近各驻扎营寨详细的部署情况,摸清道路和地形。

二、你们的师属炮兵营,要用一部分迫击炮,在天黑后利用隐蔽位置,在步兵连排的掩护下,用迫击炮上的夜视瞄准镜,对敌前出营寨进行试探性火力打击,以观察敌人的反应和兵力调动,同时威慑敌人。

三、按照步兵战术规范,各部立刻就地构筑战壕工事和夜间各个方向的前出哨位,时刻准备迎接敌人的夜袭劫营。指挥部判断,敌人选择傍晚与我军发生遭遇,是有预谋有计划的行动,有很大的可能对我军发动夜袭,敌人意图利用夜色,抵消武器上的落后。

一军指。”

姚梵说完,问李海牛:“这样说你看行吗?”

李海牛猛吸一口烟,点头道:“胡广亭作战勇猛,张二炮是个机灵鬼,杨为益老实肯干,他们三师能打的很。

我同意主席您的看法,清军早不碰面晚不碰面,这个时候这个地点与我军遭遇,很可能是他们经过周密策划,提前设定好的战场。泊头镇地区地形复杂,小河岔较多,我们进攻的速度必然会受到影响。而我军在泊头以南的阵地全是平原田地,有利于清军发动冲击。清军一旦出了泊头镇对我军发动进攻,则是很方便的。

这两万清军,敢于出城迎面和我们交战,一定是李鸿章从天津派来主力,估计还有北上的铭军,说不准还有蒙古骑兵。如果能一战击溃他们,那接下来进攻津京就没有阻力了。”

李君点头道:“不过李鸿章怎么舍得拿出最后的老本出来野战呢?我看这事有点怪。八成如主席所说,是有预谋的选择了这里作为战场。”

周第四抽着烟道:“电报没问题,先发了吧。”

姚梵点点头,崔广文见姚梵点头,便立刻发报。

李海牛道:“一师就按主席的意思,叫他们连夜向东穿插吧,明天打完后再把他们调回东光接粮。三师今晚严加戒备,防范夜袭,明天一早就发动进攻,二师今晚除了三团和大本营一起留守东光,一团二团立刻出城,向三师的东侧进行运动包抄。”

姚梵点头,再次口头拟电,崔广文立刻发报。

……

清军驻扎泊头的营寨中,主将是刘铭传。

在西北平乱中,因为武毅军曹克忠部在陕甘哗变,刘铭传被指责所用非人,被解职归田。这还没隐居几年,山东大乱,李鸿章得力干将周胜传战死,于是便又想起了他,立刻将其秘密召回京中,重新委以重用。

作为铭军创办人,刘铭传在听说了山东和苏北的大败后极为震惊,苦于对姚梵的军队毫无了解,本不想接这个任务。

怎奈朝廷命令无法违抗,刘铭传只得重新披挂上阵,带了海运而来的铭军十二个步兵营6000多人,外加盛军13个步兵营,2个骑兵营,8000人,还有李鸿章在天津的三个洋炮营1800人,16个250人编制的蒙古轻骑兵营4000人,八个河北各地抽调的守备绿营4000人,总兵力两万四千多人在泊头驻扎,从西向东连营十五里,拦住了北上沧州的去路。打算和姚梵在此决一死战。

刘铭传的战术,还是“结硬寨,打呆仗”,但刘铭传很聪明,他选择了地形上易守难攻的泊头镇地区作为战场,希望用夜袭弥补武器劣势。

“将军,胶贼连续派人袭扰我军营寨,远远开枪打死我军近百人了!我军开枪回击,怎奈枪不及远,加之胶贼兵力运动诡异,队形极其分散,总是打不中胶贼啊!”铭军营官陈金玉满脸焦急地汇报。

“骑兵呢?”

“两哨骑兵去冲,结果中了胶贼隐蔽处连珠机枪埋伏,死伤惨重,余者全都逃回了!”

刘铭传的脸色更差了,他面带忧虑,右手不停地捻着胡须尖:“吩咐各营开炮威慑!不管打不打得中,间或开炮!一直打到天完全黑!天一黑,胶贼便无法打冷枪了。无论如何,不能影响今晚的夜袭。”

“标下明白!”

刘铭传说罢,对帐内的蒙古将军道:“噶噜将军,今晚我军夜袭胶贼,还有赖贵部蒙古好汉的四千骑兵打头阵!”

噶噜散着一脸大胡子,抱拳道:“刘将军放心,为皇家效力,噶噜义不容辞!”

刘铭传缓缓点头,走出帐外,登高远望,此时天色昏黑,已经望不远了。这时候月亮还没升起,大地上反而比半夜里来的更加漆黑。

因为他的授意,远处的火炮突然响了起来,胡乱的轰着。

刘铭传眉头紧锁,自言自语道:“胜败在此一战,胶贼火器犀利,若不夜战,依多为胜,白日里对阵,恐怕要蹈王正起、周胜传覆辙啊!”

这话仿佛是给他自己壮胆一般,说完后,刘铭传自己给自己点了点头,再次认可了自己的想法。

……

胡广亭接到电报后立刻吩咐三师加快构筑工事,政委张二炮随后道:“广亭,我觉得这么打有点被动了吧?”

胡广亭闻言一怔,眼睛一亮,点头道:“我也觉得有些被动,我同意指挥部的判断,清军不肯在沧州城里坐以待毙,却又在野战中屡屡败北,这次突然大军出动迎战,一定是有备而来,就像指挥部判断的那样,八成要对我军发起夜袭。清军想要利用夜晚,抵消我军火力优势,依仗兵力优势,与我军拼人头,乱中求胜。”

副师长杨为益道:“天已经黑了,月亮还没起来,清军要进攻,一定是骑兵当先,而且要月挂中天的时候,借着月光进攻。”

胡广亭借着蜡烛,看着桌上地图沉思起来。

张二炮走过来一起看着地图,说道:“主席一直都告诉我们,作战要主动,广亭,你最擅长进攻,咱们三师应该扬长避短才是。”

胡广亭从裤兜里取出他一直随身携带的步兵连排战术,将皱巴巴的书直接翻到夜战规则,指着书道:“主席下发的战术中,专门有论述步兵连排夜间对阵地防御之敌进攻,我们之前却一直没打过夜战,说实话,我一直憋着许多问题,想要打一仗夜战,看看能不能找到答案。”

杨为益有些担心,走过来说道:“你们两个不要擅自更改上级指示,指挥部既然要我们构筑阵地,我们还是听指挥部的。”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