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98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二)

第198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二) 无忧中文网

继续跪求订阅!

【198】万里江山开新颜(二)

谈判彻底僵了。

恭亲王奕欣发现,谈判在不知不觉中被手握重兵的姚梵控制的死死的,眼前这个男人既不是流里流气的土匪,也不是那种只知道打仗的老粗,更不是死钻义理的学究文人。他的言谈举止儒雅大气,指点江山如举掌观纹,谈判风格犹如棉花里藏了铁板,看似言语温和,却令人无法撼动分毫。

奕欣的心冰冷,他明白,姚梵这种人,为臣就是所谓的宰辅之才,为患就是所谓的心腹大患,作乱就是所谓的天下枭雄。

李鸿章这时已经不再对谈判抱有任何幻想,他默默地抽着水烟袋,一言不发。

姚梵不想再耽误时间,但既然累了半天,也不希望一无所获。

“奕先生,李先生,如果你们能够促成京津和平解放,国家和人民绝不会忘记你们的功劳,中国是个大国,中国人讲究和为贵,未来新中国的政府将是一个联合了各种爱国进步力量的政权,我代表中国,真心希望二位能够在未来的联合政府中担任重要职位,用二位的智慧和才干,为从此迈入崭新时代的中华民族做出铭刻历史的贡献。”

姚梵对自己的拉拢并没有把握,尤其是对奕欣,这位可是领班军机大臣兼总理衙门大臣,又是皇亲国戚,虽然不招慈禧待见,但在清政府中也是权势熏天,他会容许自己的荣华富贵和尊贵地位成为昨日黄花吗?

李鸿章虽然被他老师曾国藩下了考语,是个“拼命当官”的官迷子,但他能否在人民军队夺取全天下之前,就看清时局,毅然加入呢?

果然,奕欣动也不动,双手依旧笼在袖子里搭在膝上,只翻了翻嘴皮子道:“姚先生,道不同不与为谋,即便你拿下了北京城,民心却还在皇家,你纵然得了一时爽快,可也未必能撑得下去。”

李鸿章却是研究过姚梵送给李经璹的书籍,这段日子里更是仔细的研究过姚梵的土地政策和《姚早帆语录》,他至今还记得自己当初看书时的震惊与愤怒、彷徨与恐惧。他熟读历史,知道中国每一次改朝换代,开始时无非都是农民在推动。所谓民心就是大多数人的心,中国的大多数人就是农民。姚梵的土改政策牢牢抓住了这些低层农民的心,而且他的组织模式严密至极,实行完全的军事化管理,他个人又掌握着人事任命的绝对支配。这样可怕的对手,偏偏还有最精良的武器和先进的军事理论,组织内部甚至还有着“党”这样的统御核心,有着逻辑严密的理论指导、党章、纪律和工作目标,这种运行模式,无疑要比皇权下一盘散沙的士绅统治要有效率的多。

而尤其令李鸿章感到无奈的是,姚梵目前的做派完全不是洪秀全、杨秀清之流得势后的奢侈,此人似乎对于排场和享乐完全没有爱好,对于尊卑贵贱完全没有概念!就连穿的衣服,也是和最底层的士兵一模一样,鞋子也是同士兵穿的那种简陋的胶底粗布鞋一模一样,这样的人,怎么能不叫士卒效死、戮力同心!李鸿章觉得,哪怕姚梵是在收买人心,那他也已经做到了极致,可谓是以古之君子的标准在严格恪守着生活上的清规戒律。

最可怕的是,此人真的做到了圣旨上那句场面话“学问纯粹,器识宏深”,看他的书和语录,会感觉他是个年过半百,长期手握重兵,位居人极之军国重臣,否则哪里能写出这样深邃的思想文章。李鸿章自问自己写不出这些“霸道”的真知灼见,甚至自己的老师曾国藩也写不出。

“早帆,你可否容老夫考虑一二日。”李鸿章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

姚梵心中一动,知道有戏了,不等面前正侧首怒目对着李鸿章的奕欣开口,抢着道:“请李老留下来考虑一晚,为表诚意,我将把总攻天津的时间延后至明天。”

奕欣愤然起立,拂袖道:“你留!我走!”

李君起立吩咐警卫员道:“送奕欣先生去城内别墅暂住,过几天我亲自送奕先生安全回到北京。”

奕欣看也不看李君,怒视姚梵道:“姚梵你要扣我?”

姚梵道:“如今战乱,路上多有匪乱,等过几日拿下北京天津,李政委会亲自送您回京。”

说罢姚梵笑着的对李鸿章道:“李老一定也同意让奕先生多留几日的,现在不妨先随我参观一下我军的军容军貌,看看比起洋人的军队,谁更强些。”

姚梵对李君道:“通知一师二师,加紧构筑静海防线,全线警戒,等候总攻命令。”

“海牛,我们陪李老参观一下三师,他们不是补充了新兵吗?我们去看看新兵训练。”

李鸿章心情沉重得缓缓站起,他知道,自己和奕欣这一别,就是从此陌路了,鬼子六兴许能理解他的想法,但是朝廷绝对不可能容忍他的这种行为。

对于姚梵扣下奕欣,李鸿章很赞赏,即使姚梵不开口,他也是要在奕欣走后对姚梵提出同样要求,让姚梵追上去扣住奕欣的。奕欣一旦回去禀报朝廷,万一朝廷迁怒自己的家人族人,即便在天津自己老巢里动不了自己的势力,传讯到合肥呢?

一想到朝廷在丁宝桢头上用圣旨扣的屎盆子;一想到朝廷把丧师殆尽的自己当成用完的破布般扔出;一想到公函上那句“公有一女,朝廷之幸”;一想到和自己与丁宝桢一样同为洋务派的鬼子六也被慈禧当替罪羊派出乞和。李鸿章胸中一股怒气轰然勃发出来。

“朝廷待我为刍狗,我待朝廷如寇仇!姚梵此子,若加以引导,必成天下雄主……”

姚梵哪里知道李鸿章心里想什么,请了李鸿章一行人上了大鞍车,自己和李海牛以及警卫连的战士们骑马,一起向着沧州城外三师的临时训练场行去。

由于泊头战役中三师的伤亡较大,因此第一军采取了用三师的老兵填补一师二师的缺额,新兵全部集中在三师进行整训策略,如今三师在沧州城外,正在由指挥员们紧张地安排新兵训练,好在民兵都有一定的队列乃至射击基础,胡广亭又很擅长训练带兵,整训进行的非常顺利。

李鸿章来到靶场后,姚梵从警卫员手中要过一把54黑星手枪,瞄准远处的靶纸,一口气打完八发子弹,交给警卫员重新上弹后拿回,交向李鸿章手中道:“李老,您也来试试?”

李鸿章见姚梵开枪,手中那把方头方脑的怪异手枪声音震恐,连发八枪,看似威力无比,心中大惊。

“这是哪国货?”

“中国货,1854年设计定型,名为54手枪。”

“居然能连打八枪?”李鸿章接过枪来,细细验看,只见枪身光滑,毫无车铣痕迹,赞道:“果然是精品。”

说罢学着姚梵,对远处的靶纸瞄准,姚梵见老李姿势恐怖,唯恐他伤了自己,赶紧手把手的纠正道:“这枪后坐力大,李老手要握紧,身体要绷住,手臂舒展放平……”

李鸿章却是急性子,没等姚梵说完就已经开枪,“叭叭叭……”的连射八发,打完也不看成绩,啧啧称奇道:“好枪!做工精湛,这般精巧,实乃防身利器!”

警卫员跑去二十米外拿来两张靶纸,姚梵八发全部上靶,李鸿章却只上靶一发。

姚梵开释道:“李老第一次**就能上靶,很不易了。”

李鸿章微微颔首:“是这枪好,我一把年纪,哪里还瞄的准。”

姚梵道:“我军现在所有连级军官都装备这种手枪。接下来请李老参观我军步枪射击。”

在接下来的参观中,李鸿章和他的随行侍从见识了姚梵军队的步枪射击训练和机枪训练以及手榴弹投掷训练,从上到下全都心服口服。

“早帆,你用的子弹这样精良,多少钱一发?这般训练大量消耗,你倒是舍得银子。”

“目前子弹是海外工厂秘密生产的,将来实现国产了,价格会更加便宜。”姚梵打个马虎眼就过去了。

“耳闻不如眼见,今日亲眼看过你的武器,我才知道,老夫纵然练出百万淮军,只要你弹药充足,恐怕打起来也是白白送死,姚梵你现在有多少枪支和子弹?能练多少兵?打多久的仗?”

姚梵道:“我党秘密工厂每天都在生产,要多少有多少,源源不断。”

“你的工厂可在大清?”

“等建国之后一定会搬进国内。”

李鸿章轻轻捋了捋胡须,心中激动不已,同时也拿定了主意。

“早帆,参观就到这里吧,你的解放军武器精良,训练勇猛,队列整齐,纪律严明,我的淮军大大不如。”

“李老过奖啦,我军并不唯武器论,虽然我现在这样说,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我坚信,人民军队之伟力来自于人民本身。”

“早帆,时候不早了,回城吧,我要和你谈谈。”

姚梵看得出,李鸿章已经心动了,接下来大约是要谈条件,立刻吩咐收队,一行人赶回沧州。

此刻已经是晚饭时间,姚梵请李鸿章与指挥部全体指战员共进晚餐。

大概是看见李鸿章这样的大官有些稀奇,临时征用作食堂的沧州府衙偏厅里显得有些寂静,大家都不吭声,埋着头吃饭。

姚梵亲自去请李鸿章,带着侍从们在几张空着的方桌前坐下。

李鸿章看见桌上放着馒头和稀饭,还有三个奇异如镜的白铁盆子里盛着肉丝咸菜,萝卜丝烧豆腐,葱炒鸡蛋。再一看其他桌上,也是如此。

“早帆你倒是节俭,军中吃得朴素,是该如此啊。”

“我军上下,士兵吃什么干部就吃什么,干部们只是比士兵多了一个炒鸡蛋,实在是鸡蛋难买,不然我一定让士兵也吃炒鸡蛋。”

李鸿章不再说话,坐下吃了一个馒头一碗粥,心中愈发佩服。

李鸿章沉默的坐在姚梵身边吃着大锅饭,但目光和大脑一刻没停。李经璹却没有坐在李鸿章身边,而是在另一座的女兵桌子上,文雅的喝了一碗粥,夹了点鸡蛋。对于姚梵军中有女兵,李鸿章是极度震撼的,这些女兵显然不是随军的女妓,也不像家属,看起来都是农家女。而且她们穿着打扮和男兵几乎一模一样,也是同样的绿衣,只是制服的领口不大一样,居然惊世骇俗的开着小领子,露出里面白色衬衣领口,头上戴着无檐软帽,镶了一圈红色牙线。

李鸿章一生练兵,震撼之余心里清楚的明白,姚梵军中有在役的女兵,只证明了一件事,这支军队的军纪一定是严明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