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199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三)

第199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三)

兄弟们手里若还有月票红票,请砸给堂皇吧,鼓励我一下。

【199】万里江山开新颜(三)

吃过晚饭,姚梵送李鸿章至后厢休息。

“李先生,今晚您细细考虑,明日请务必给我一个准确答复。兵贵神速,天津之战也只能拖一天罢了。”

“早帆,坐罢。”说完李鸿章微微看了一下身边众人,于是侍从们都退了下去,只有李经璹留了下来。

李君命令警卫员去泡茶,李鸿章摆手道:“菊耦,取我带的祁红泡上。”

姚梵对李君道:“李君你留下,其他人出去吧。”

四杯温润如玉的祁红用李鸿章自备的茶具泡上,顿时满室香气扑鼻。

姚梵暗暗叹了口气,心说李大架子果然不只是身材大,排场也大,出门自备茶叶不算,还要自备茶具。

李鸿章微微伸手,做个请的姿态,随即带头拿起一杯茶慢慢嘬饮起来。

四人喝着茶,李鸿章以家常闲聊的语气,问了姚梵父母的身体健康,问姚梵家族在海外经营哪些生意,以中国的方式拉近了彼此距离后,便切入正题。

“早帆,你说说你的想法吧。”李鸿章切入正题的方式是叫姚梵自己开条件。

姚梵知道,李鸿章是不甘心的,他今年才五十三岁,正是一个政治人物开始进入黄金阶段的年龄,一切思想和策略都从成熟迈向了精炼。这个时候让他放权,他是舍不得的,不乐意的。

“李老从佐治以来,尽力在政策层面上兴利革弊,艰巨险阻亦从不推辞,天下人都看在眼里,我也深感敬佩。

但今日之中华不是仅仅哪一个方面不如西方,而是在学制、兵制、军事、工业、金融、交通、社会公用事业、意识形态、政府治理模式等等等等所有方面,全面落后了西方!在满清实行愚民统治二百多年之后,在科学技术被污蔑为奇技**巧打入冷宫之后,中国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仿佛被随之冰封了二百多年,纵有寸进,也仅停留在理论上。

这种情况,我们共产党人有个理论,叫做落后的生产关系制约着生产力的发展,若不改革生产关系,生产力不可能有任何进步,即便出现进步,也要被封建反动势力剿杀。

但是与此同时,西方列强却在不断改革,随着资产阶段取代封建贵族登上时代的舞台,资产阶级的改革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资本主义正在西方各国方兴未艾的飞速发展着,社会生产力正在资本的驱动下,不断地为西方国家释放前进的动力。

而中国的国情殊为特殊,从自然地理条件上归纳起来,可以称为‘人口多,底子薄’,三千年的封建王朝统治形成的思想禁锢,又已经在人民的心中锁上了铁链,一旦推行改革,必然困难重重,改革触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必然难以深入推进。通俗的说,就是头上的辫子即使剪去了,心里的辫子却还留着。

中国是个多民族国家,民族关系与宗族势力盘根错节,各方面的利益无法用短期的改革加以调和。

要知道,即使是西方列强那相对中国屁大点的国土和少的可怜的人口,资产阶级要取代封建贵族统治都花了三百多年时间,至今都还没有彻底完成,欧洲的封建残余势力至今还在谋划着反扑。中国要想靠着走同样的道路来完成改革,那究竟要花多少年呢?即使我们现在改革,进步速度能追的上领先我们三百年的西方列强吗?既然大家用同一个办法,后发者如何能领先先发者?难道要靠对人民施加更加残酷更加黑暗的压榨和剥削吗?

纵观历史,欧洲各国的资产阶级三百年来为了夺取政权,首先从意识形态上进行苦苦准备,先搞资产阶级的文化革命,然后是发起武装斗争和不断进行政治博弈,一路上反反复复的不断折腾!多少次的反复;多少次的革命;多少次的复辟;多少次的反复辟;这个过程中,欧洲诸国战乱频繁,暴动四起,无辜的低层民众承担着一切社会动乱带来的成本,受到封建贵族与资产阶级的双重压迫,如生活在地狱中般苦不堪言!

中国国土面积庞大,周边地缘政治复杂,我们要改革,周边国家和世界列强能眼睁睁看着我们和平发展吗?不可能!作为现今世界上一块肥的流油的殖民地,中国的半殖民化进程方兴未艾,列强正在寄希望于中国一步步沦为完全的殖民地社会,从而在民族地域划分上出现四分五裂,被肢解!彻底失去威胁!

所以中国今日之现状,改革之路是走不通的,李老您的改革,犹如伊索寓言中推巨石上山的西西弗斯,艰苦卓绝但又毫无意义。

于是我们可以断言,中国要重新崛起于世界,唯有靠无产阶级大革命这华山一条路!

中国沉睡的太久了,要想重新崛起于世界,唯有靠发动一场在政治上!文化上!经济上!生产关系上!摧毁一切旧的反动势力、建立一切新的进步关系的彻头彻尾的大革命!一场在生产关系上由比团结起来的资产阶级组成的政党更加先进的团结起来的无产阶级组成的政党发起的大革命!

中国共产党就是这样一个团建起来的无产阶级组成的政党!是为了执行这一无比艰苦卓绝的历史使命而成立的政党!我们有理论储备,文化储备,有纲领,有纪律,有路线,有武装,有全国四万万劳动人民的支持,因此我们的未来是无比辉煌的,我们的成功将必然到来。

李老,您现在正站在决定国家与民族命运的十字路口!您向左转,则能够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并联合的中国民主进步力量的领袖,向右转,则只能成为彻头彻尾的反革命!

我们中国共产党是要搞人民民主专政的,也就是一党专政,但我们允许其他民主党派的存在,愿意与其他民主党派一起携手,建立一个政治民主协商制度,群策群力的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把国家建设成为一个富强、民主、文明的现代化社会主义强国。

李老若愿意,请接受我最诚挚的邀请,担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帮我们中国共产党人联合中国各界爱国有识之士,建立一个爱国的统一战线组织。从现阶段来说,团结那些爱国进步的能够接受土改和共产党领导的开明士绅,是全国政协的首要任务。”

姚梵说得口干舌燥,拿起面前已经凉了的祁红一饮而尽。

李君和李经璹望着刚刚完成长篇演讲的姚梵,心中的崇拜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李鸿章看姚梵的眼光也更加赞赏,心想:“此子思想深不可测,可谓雄才伟茂,有一派宗师之口才。”

“贵党开明士绅的政策我看了,觉得太过激进,须知天下士绅的土地乃是经过祖祖辈辈的积攒方才得到手的,新政府不花一文就白白拿去,用来收买人心,士绅如何肯服?还请斟酌修改。”

姚梵笑着把手一摊:“第一,政府没钱补偿,也不能用不公平的政策加以补偿,造成社会不公平的矛盾基础。第二,士绅的土地来自于我们所要推翻的封建反动统治,是一种不公平制度下的获取,他的存在基础是封建制度,而我们既然要砸碎一切封建残余势力,自然是不可能制定出自相矛盾的政策予以保留。第三,我们给开明士绅保留房产和个人与家庭财产,已经是最大程度的奖励和让步了。”

李鸿章默然半响,稍稍不满地道:“这就是你姚早帆的所谓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吧?果然厉害,天下士绅怕是不得不答应了。”

姚梵道:“新中国是劳动者的国家,我们要尽一切可能压制社会上的不劳而获和不平等的剥削,纵然是法律允许的剥削,也要在政府监督下在阳光下执行,以确保劳动人民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

“早帆,你好才干。既然你筹画深远,策论详备,老夫愿意祝你一臂之力。”

姚梵喜道:“若有李老襄助,新政府的过渡将能够少去许多麻烦,京津地区的和平解放,也将出现曙光,李老为国家和民族做出的贡献,祖国和人民绝不会忘记。”

李经璹坐在李鸿章侧后服侍,此刻也是面露喜色,激动不已。

李鸿章此刻心意已决,既然满腹的心思都已经放下,反而是浑身说不出的舒坦,他笑着打趣道:“那我们今后,是不是要互称同志了?”

姚梵亦笑道:“新社会人人平等,只要不叫大人、老总,互称职位或者年龄长幼都行,李老若是愿意,当然欢迎您称呼我们同志,但是我们党对您,今后将永远称呼李老,以表达我们心中的敬意。”

李鸿章听了姚梵这话大喜,他知道,一旦社会进入平等和民主,头衔是很稀罕的东西,除了官职之外,能够让姚梵这样一个未来的国家领袖称呼为“李老”,这本身就代表了崇高的地位。李鸿章琢磨,这个“李老”,大概就相当于大清国的太傅虚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