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00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四)

第200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四)

【200】万里江山开新颜(四)

接下来姚梵和李鸿章相谈到了半夜,双方约定,由李鸿章出面约束天津的军队和官府,在确保社会治安的情况下向解放军投诚和移交,和平解放天津。

天津所有刚刚招募的乡勇新军,全部交给解放军进行政治审查,遣散旧淮军中的地主出身的所有营官,由驻扎天津的解放军部队进行重新整编。不愿意参军的立即予以解散,发给欠饷,着其返回原籍。

六月十一,天刚黎明,由南向北的官道上,步兵纵队正在向天津开进,一师政委帅大标骑在马背上,对身边警卫员道:“告诉战士们,进城后开始唱歌,把气氛搞起来。”

“政委,唱哪首?”

“哪首都行,先唱解放区的天。”

“是。”

一师师长萧初开依旧是面无表情,笔直的身子随着马背起伏上下,透着遒劲的力道。

“老萧,咱们一师这次可要搞大了,主席电报里说了,一师进城后要迅速整编清军,扩成集团军。”副师长黄慧生满足的说。

萧初开淡淡地道:“主席可还说了,要小心阶级敌人阴谋复辟,淮军那些兵可不是容易吃的下的,老黄你告诉各新兵连负责人,入伍政治审查一定要严格。”

黄慧生点了一下头:“嗯,按章程来,立刻进行诉苦和三查教育,根据以往经验,俘虏只要一个星期就能完成思想转变,上阵扛枪,那些新兵就更快了。”

萧初开道:“二师和三师这次也要扩军,兵员由我们负责提供,你负责新兵整训时候注意点,把好苗子先挑了再说,淮军多皖南山民,山民淳朴,吃苦耐劳,花花肠子少,但人嘛,里面总有那么些流里流气的,这样的人不要留在我们部队。”

“好。”

当一师开进到天津城外,只见路边满是先期回津的李鸿章组织的士绅和学子,夹道鞠躬欢迎。

政委帅大标警惕的对萧初开道:“看样子这是要给我们灌迷魂汤呢。老萧,按照中央指示,近日一定要谢绝一切宴请,大力宣传我军政策的同时,把天津的内情摸透,把天津的权给夺下来!”

萧初开笑着对帅大标道:“大标你是政委,政治觉悟最高,应付这些土豪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只管部队的整编。”

“那不成,主席可是交代了,部队要大力在当地发展基层党组织和进步学生,我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

“你挑人就是了,全军干部随你挑。”

“我看早帆青年干部培训班出来的几个同志不错,学生工作这一块可以让他们试试。”

“行,但要注意观察他们的思想动向。”

看见路边迎接的人群越来越多,一师战士们开始放声高唱,一路欢歌的进驻了天津。

一路上夹道欢迎的士绅在路边摆的酒水和茶点,居然无一人去碰,天津本地士子们见了此情此景,受了不小的震动。

“想不到这些胶贼居然纪律如此严明。”

“想死吗?小声点!人家这叫解放军!如今李大人都投诚了,可见此军勇悍异常。”

“听说这些丘八个个杀人如麻,进了沧州才几天,就把周边十几个村子的乡绅地主杀的精光。”

“有道是兵过如洗,李大人投诚之举,也是体恤咱们天津百姓啊,不然说不准,天津就要被洗成沧州那般境地。”

“唉,大清国算是完了,这些兵勇一个个连辫子都不留,实在是斯文扫地啊,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么可以剃的如和尚一般精光。”

“咱大清国不也剃头吗?”

“那可不一样,咱大清又没剃光。”

“你说这些胶贼……解放军,不会推个剃头令吧?如大清进关一般,留发不留头……”

“自古改朝换带,衣饰妆扮自然有变,当真是推了剃头令我看也不稀奇,到时候大家只管听话,剪了辫子放在箱子里存起来就是,今后若有变故,也无非是再找个帽子把辫子缝上去罢了。”

“梦扶,你这可是诛心之言!李大人虽然投诚,可也还没剪辫子!”

“大清国都快没了,中堂大人都降了,解放军可不在乎多砍一个脑袋,方兄切莫自误,须知识时务者为俊杰也。”

“唉,梦扶说的是,如今天下,恐怕要群雄四起了,也不知道李大人抱的这个大腿,够不够粗。”

“尔等看眼前这股强军,军服鲜明统一,可知富足,人壮马肥,可知训练有素,想想便也知晓,恐怕今后的真龙天子,必然是那姚梵了。”

“……有理……”

“嗯,有理。”

这时姚梵的大本营却依旧呆在沧州不动,通过每天的电报,不断指挥前方部队调动。

李鸿章走后,姚梵紧急发报,通知山东根据地立刻组织所有干部和青年学员向沧州转移,进行进京前的准备,干部家属也要做好转移准备,同时抽调解放区各地乡村近阶段涌现出的三百多优秀农会干部进驻沧州,准备对华北地区实施土改。

送走李鸿章后,沧州城中立刻开会,总参谋部召集了随行的全体革命委员会和党委会成员,姚梵在这次内部会议上布置工作道:

“我们很快就要推翻满清政府,这是个好消息,但不能忘乎所以。

我们的党组织目前规模还不大,全体党员只有两千多人,预备党员也只有三千多人,很多新进党员文化程度不高,都是前一阶段从农村土改中涌现出的积极分子,他们有革命热情,但是缺乏斗争手段和施政经验,这些都要时间加以培养,需要干部培训班对他们进行速成培训。

但是我们不要妄自菲薄,新中国政府最需要的并不是那些封建官僚,我们需要的洽洽是大批大批的基层干部,基层工作是我党工作的核心,基层工作主要来说,就是围绕执行中央的决定和政策,并不需要他们制定政策,因此并不需要太高的文化,要的就是服从命令听指挥,要的就是为人民服务的思想!

目前来说,农会干部都是各个土改后的农村里农民选出来的,他们对农村情况很熟悉,我们要用好他们,为华北地区的全面土改作出贡献。中国有四万万农民,其中能人无数,我们绝对不要担心无人可用,只要是真心拥护共产党的,拥护革命的,在土改中表现突出的积极分子,我们要大胆的用!不要怕他们犯错!

工作中犯错是必然的,没什么可怕,即便让地主阶级来当官,一样犯错,但是那样的错误性质不同,是阶级压迫,是对人民犯罪!所以我们宁肯让农民中的骨干来犯错,从而吸取工作经验和斗争经验,也绝不要不顾阶级斗争,把地主放进我们的基层干部的队伍里。

眼下李鸿章愿意加入我们的联合政府,这对于我们极为有利,李鸿章身边有一大帮人,这些人对于清政府的运作非常熟悉,对这些人,要稳住他们!监督他们!用好他们!这对于政权的平稳过渡十分重要。

这些人在工作中会不会出现真心的理解和拥护我们共产党呢?我觉得一定会有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数量还不少,我估计其中一半人都是会希望依附我们的,如果我们的宣传工作出色,这个比例甚至会提高到七八成。这些人其中一部分是真心的转变思想拥护我们,一部分是随大流,一部分是假的,是投机分子,我看中间的比例会大一些,第一和第三种情况都是少数,我们要注意观察,小心这些人搞阴谋复辟。

新政权的建立是彻底的、崭新的,我们去北京不是接手满清政府的旧政权,而是建立一个新的属于人民的政权,拿下北京后,一方面要稳住旧政权那帮人,一方面要全力构建新政权。后者是最重要的,为了完成后者,我们要吸收一部分旧政权里的人,但要监督好他们,要用胡萝卜和棍子对他们软硬兼施。

要稳住旧政权那帮人,就靠两样东西,一个是枪杆子,一个是笔杆子。枪杆子里出政权,我们的枪杆子很硬,要牢牢握住不松手,谁敢乱说乱动,要立刻给予镇压。笔杆子这方面我们人才不足,所以更要严加控制,宣传口一定要加大宣传力度,报纸要控制在我们手里,对于那些可能出现的鼓动复辟的反动小册子和手抄文,要狠狠地查,坚决镇压。

对于满清政府的资产,我们要坚决没收,对于满清的皇室王公大臣,要把他们的家产没收充公,给他们的仆人一部分财产,然后予以遣散,对那些不愿意走的顽固分子,要耐心说服,说服不了的就劳改。普通旗人暂时一概不动,只命令交出所藏刀枪武器。按照一般市民对待。

对于剩下的王公大臣和皇帝一家,要把他们和所有家人从亲王宅院和故宫里迁出来,进行劳改和思想教育,没有中央批准,不许任何人探望。太监宫女一律发给遣散费予以解散,故宫今后要改造成博物馆,我们要保护好文物。

总之,所有工作都要实事求是的具体分析,具体解决,各个工作小组要立刻成立起来,一个个问题的加以研究解决,不要怕犯错误,要积极请示汇报。

……”

建立新政权的工作千头万绪,姚梵一一布置,一个会整整开了一天,接下来每天都是一连串的小会,即便这样,姚梵也没把握能够面面俱到,只能寄希望于今后一个个的加以解决。

但姚梵最重视的还是军事,他明白,只有军事上的强大,才能确保新政权的存在。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