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01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五)

第201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五)

【201】万里江山开新颜(五)

随着二师三师包围了北京城,又在阵前释放了恭亲王奕欣入城交涉,北京城里乱成了一锅粥,各家粮店全部关门,百姓躲在家中,等待着变天的那一时刻到来。王公大臣们云集在紫禁城外,等候消息,朝廷重臣们被没日没夜的召集在宫中商议对策,吃喝拉撒都不许放回家,很多老臣已经疲惫不堪。

奕欣急匆忙慌的进了城,还没来得及回家换衣服,就被一路召进宫。当他在西暖阁再次见到慈禧时,突然发现,自己眼前的这个中年妇女憔悴而慌张,已没有任何光环可言。

“臣参见太后。”奕欣虚做一礼。

“恭亲王!你如何耽误这么久!姚梵派你来有何说辞!”慈禧亲自上阵,急不可耐的问道。

“臣无能,姚梵非但不肯招安,反倒把李鸿章拉了过去,李鸿章现在已经叛了!献了天津!”

“无能!无能!!!李鸿章这个狗东西!枉我一直信任他!!!”

奕欣悲声道:“姚梵对臣许诺,只要北京城不抵抗,他可保全城平安。”

慈禧闻言悲愤交集,拿起桌上茶碗就扔了出去,却不是冲着奕欣,而是摔在了兵部尚书沈桂芬的身上。

“沈桂芬误国!”兵部满尚书广寿吼道。

沈桂芬吓得赶紧跪下,浑身哆嗦,一声也不敢吭,此刻他倒是希望姚梵赶紧攻进城里了。

“怎么办!你们说怎么办!”慈禧尖着嗓子,失态地叫喊着,随即又把矛头指向奕欣:“恭亲王,你不是也叛了那反贼了吧!”

奕欣被从沧州一路押解到北京前线,可谓风尘仆仆,此刻闻听此言后也顾不得疲劳了,急道:“臣生为爱新觉罗氏,不敢背叛祖宗!太后!为今之计,只有求洋人帮忙了。”

慈禧闻言,犹如抱上了救命稻草:“既如此还不快去!恭亲王,我现在下旨封你为顾命大臣,总理朝中一切事务!你务必劝的洋人出面,不要不舍得花钱!”

说着,慈禧对内务大臣总管师曾道:“速速从内库拨出五十万两银子来,各式古玩不要吝惜,厚厚备礼,现在就去办!”

于是奕欣临时抱佛脚,开始对北京城内英国公使馆展开银元外交。

……

由于等了24小时没见奕欣回话,解放军发动了对北京城的总攻,迫击炮准确地敲打着宽可跑马的城墙,爆破组炸开城门,全军冲入,在这场一边倒的进攻中,俘虏了无数守城的旗丁。

“报告!二师来电,已经攻入东直门!尖兵排正在带领民兵队向安定门、齐化门进攻!”

“报告!三师来电,已经拿下彰仪门、南西门、永定门!”

“报告!二师一团已经占领鼓楼,主力开始向南进攻紫禁城地安门,尖兵排正在带领民兵攻向德胜门、西直门!”

“报告!三师来电,已经对顺治门实施爆破,目前民兵队正在随着城墙进攻平则门、前门!”

“报告!二师三师已经完全控制了内城九门!包围了紫禁城天安门、地安门、东安门、西安门!”

“报告!民兵团已经控制外城七门!”

“报告!二师已经拿下地安门,冲进景山了!”

“报告!一股洋人带枪冲击天安门,胡广亭师长命令开枪弹压,结果打死二十七个洋人,打伤俘虏六人,胡师长说洋人说话听不懂,暂时不知道那些人身份,目前使馆区已经被三师派兵戒严控制。”

“报告,………”

电报如雪片一般飞向沧州大本营,姚梵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等候着最终的结果。

李海牛在指挥部里急匆匆地踱步:“打死这么多洋人不是小事,恐怕接下来洋人要交涉。”

李君焦急望着姚梵:“主席,外国公使这下绝不会善罢甘休,这可难办了,胡广亭真会惹事,怎么打死这么许多!”

姚梵淡淡道:“战争无情,洋人不在使馆里待着,却出来找茬,显然是对我军的侮辱,胡广亭杀得好,杀一儆百,震慑住洋人,让他们不敢乱动,客观上也保护了洋人的生命。”

周第四道:“二师、三师再加上三个民兵团,一万多人弹压北京,应该没有大问题。”

……

北京城内的乱战进行的如火如荼,枪声“啪啪啪啪!”如油锅爆炒般不断四起,夹杂着手榴弹的爆响,大街上空无一人,市民们全都躲在家中,惊恐的猜测着外面的战况。

大批守城的旗丁俘虏被民兵押解去天坛,而紫禁城被爆破了地安门后,解放军随即冲进,占领了紫禁城四门,眼下整个紫禁皇城中,只有中间的禁城,也就是后世午门内的故宫博物院,按照姚梵的指示,暂时没有对其发起进攻。

禁城中此刻已经大乱,守城的侍卫和太监宫女们从城墙上望见外面到处是飘扬的红旗,早已吓得魂不附体,稍微清醒一些的,便开始收拾细软,偷宫中物件,甚至有太监将金银的锞子往屁眼里塞,指望能逃过搜身带出城去。

后宫的嫔妃们战战兢兢,只觉得末日来临,因为害怕被想象中的“贼兵”**,上吊的投井的吞金的都有,禁城中到处是嚎啕大哭之声。

慈禧带着五岁的小皇帝载湉,听着城外传来的一阵阵枪声,手足无措地呆在东暖阁中,近乎哀求的对着身边同样被困的一干大臣们道:“诸位想想法子,叫那姚梵退兵,凡事好商量!”

大臣们木然的看着慈禧,仿佛看着一个将死之人,没人愿意搭话。”

慈禧哀极而怒,尖叫道:“这皇城给他便是!让他放我

和皇帝走!去西安!去关外!去哪都成!”

“太后,城外胶贼喊话,说只要投降,新政府绝不为难皇上和太后。胶贼还说只给一个时辰考虑,一个时辰之后便要炮打禁城了。”领侍卫内大臣德胜满脸憔悴,单膝跪地回禀道。

“一个时辰……”慈禧使劲攥着袍子下摆,心乱如麻。

“太后,按这些天得的消息看,这姚梵还是讲信用的,李鸿章献了天津城后,全城不分满汉,一概相安无事。听说姚梵的兵勇纪律严明,除了占据各衙门使司、换防天津驻军外,其余军兵全都驻扎在天津城外兵营。”吏部侍郎徐桐说道。

“你们速速派人出城,和姚梵商议,叫他放我和皇帝亲随出北京,我把这禁城给他。”慈禧还在挣扎。

大臣们无一人响应,突然工部尚书李鸿藻大声道:“臣愿往。”

……

胡广亭站在景山上望着禁城,山顶上架着两门迫击炮。

“老张,你说那慈禧老妖婆能答应开城吗?”

政委张二炮迟疑了一下道:“咱们倒是巴不得她开城,省的咱们浪费炮弹,万一打坏了城里值钱的家伙什,主席怕是不高兴。可是主席又说了,希望不大。”

胡广亭烦躁地道:“既然希望不大,还不如赶紧把城门爆破了算了,这样等着真着急。

杨为益紧张地道:“老胡你可别再乱来了,刚才打死那么多洋人,已经是捅了篓子了。”

胡广亭黑着脸道:“我哪知道那些洋人这么横!部队喊话叫他们停下,他们听吗?一帮人拿着枪就往天安门前的戒严区冲,机枪又没长眼睛,一梭子下去,你叫我怎么办?卫生连去了都救不活,我有什么办法?”

三人无语。

……

李璐所在连队负责占领北海、中海、南海,李璐带着手下步兵排负责的是中海,冲进中海后,俘虏了太监宫女一百多个,这些人被李璐选了一个大院子,全部锁进了院子里的各个房间。

“毛头,你在院子里看好了,谁敢乱动,立刻打死。”李璐吩咐道。

“是!首长!”

“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许叫我首长!这头衔哪能乱叫!”

“是排长!”

泊头战役后,李璐走了连长的关系,把毛头拉进了自己的排,补一位牺牲的战士的缺。连长顾念李璐英勇作战,并且负伤成了战斗英雄,便答应了他的要求,只是命令李璐要负责把毛头带起来,成为合格的战士。这些天来,李璐一有空就教毛头和排里新来的民兵各种纪律,队列,射击要领,投弹要领,刺刀要领。

毛头虽然穿着小号的军服还是嫌大,但在顿顿饱饭的幸福感驱使下,已经是一名骄傲的解放军战士了。

“排长,这北京城真大啊,俺们村一百个加起来,怕是也不敌。”

“废话,一千个加起来也不抵事。”

“排长,这紫禁城将来是给姚主席住的吧?”

“那当然,干翻了皇帝老儿,自然是咱们主席最大,这块地儿主席不住谁住?”

“这屋子真好,比俺老家地主的堂屋还阔气。”

“废话!这是皇帝住的屋子,咋不大呢?东边那城墙里,屋子怕是更大。”

“排长,师长咋还不打东边的城墙呢?”

“你操这闲心干啥,看好这些太监宫女。”

二人正说着,一间屋里的太监开了窗子招手道:“军爷行行好,放了我们,我们有大礼送给军爷。”

李璐沉着脸走近窗前:“什么大礼?”

屋里那群太监不知从什么地方找了一个包袱出来,为首的太监隔着窗子捧出包袱道:“军爷请看,这是一百两银子,十足官银。”

李璐嘿嘿冷笑:“这些皇帝走狗,还想用银子收买我们。”

毛头听李璐语意不散,立刻举起手中步枪瞄准窗里的太监,吓得屋里一片尖叫躲闪,地上跪了一大片。

“毛头,把银子没收,连里可是布置了任务,所有缴获财物一律上交,充作军饷。”

“是!一切缴获要归公。”毛头一边接过沉甸甸的包袱一边背着部队纪律。

李璐命令道:“去叫一班进来,把这些太监好好搜搜,看看他们究竟夹带了多少银子!还真以为我们解放军是没见过银子的土包子哩,每个月光我们排里的工资就有三百多两!下乡打土豪,我们连哪次不缴获上千两的银子!”

毛头崇拜地道:“就是!一百两银子,还不够养咱们排半个月的。”

李璐教育道:“上次连里给大家读了主席的通知,咱们全军现在不算民兵和民政干部,光部队的指战员就有两万多人,一个月光是军饷就要三十万两,要是没有缴获,难道叫同志们喝西北风去!咱们身上穿的衣服、肚里吃得米面、扛的枪、打的子弹,哪一件不要钱,这些皇帝的狗奴才,吃我们的血汗,贪我们的银子,今天要他们统统吐出来!”

毛头也莫名的愤怒起来,跑出院子叫来一班战士,开始用刺刀一个个的逼着太监们脱光衣服搜身。

“脱!不脱捅死你们!”毛头端着刺刀对着太监们嗷嗷的叫着。

“排长,宫女要不要搜身?”一排长何老六问。

李璐听到发问,赶紧道:“纪律说得明白,不许调戏妇女,女的先关着,回头留给卫生连女兵来搜。”

何老六笑道:“排长是想卫生连的护士了吧?”

李璐骂道:“放屁,老子在乡下有老婆!”

……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