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02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六)

第202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六)

求收藏订阅,大家兜里有票的扔荒唐一张,拜托了。

【202】万里江山开新颜(六)

工部尚书李鸿藻,在被吊篮放下城外之后,立刻被带到了距离最近的三师师部,在得知了李鸿藻的来意之后,胡广亭发电报请示姚梵。

“报告,三师师长胡广亭来电,工部尚书李鸿藻出了禁城请求和谈。”

姚梵叹了口气:“通知胡广亭,不要再等了,立刻进攻,打消对方的幻想,不要炮击,尽量减少对建筑物的损坏。”

胡广亭没想到这么快就接到回电,看着电文他笑道:“主席说了,进攻!不许用炮,立刻通知前方部队爆破城门!各突击队准备!”

随着一声震天的巨响,灰沙滚滚,禁城北门被爆破,担任突击队的战士们蜂拥而入,一时间杀声震天。

被看押在景山脚下的李鸿藻大吃一惊,慌张地问身边的解放军:“一个时辰还没有到,汝等为何言而无信!”

这名战士没有理睬眼前的这位一品大员,只是羡慕地望着远处不断向城门里冲入的战友们……

6月13日傍晚,胡广亭终于来电,告知大本营,紫禁城已经被完全占领。

一个星期之后,姚梵率领第一集团军司令部和总参谋部到达北京。

姚梵的到来是绝密的,为了防止有人暗中策划刺杀,姚梵随着大本营在黎明时分静悄悄的进了北京。

按照姚梵的要求,中南海已经被收拾出来,作为中央的办公地,和高层领导人的住处。

顾不得旅途的疲劳,抵京后姚梵立刻召开会议。

姚梵在会议上说道:“华北地区人口众多,我们要尽快在农村开展土改工作,为这一阶段的扩军提供兵员和军饷,全军争取两个月内扩军至20个集团军,30万人的规模。”

李海牛点头道:“两个月里要完成这样大规模的扩军和整训,从训练场地和驻军条件上看是有把握的,北京丰台大营和天津小站,还有各地驻守绿营的营房,都能驻兵训练,各部队一定要严格遵守主席指定的新兵训练条例,严格训练,规范内务,刻苦学习,提高水平。”

李君道:“眼下土改进行的很顺利,北京的大内府库、皇宫、满清王爷府邸和八旗达官贵人府邸经过查抄,除了不计其数的珍宝古玩之外,一共起出白银三千万两有余,黄金近一百万两。我军现在一个团每月需要饷银一万五千多两,而且我军不分官兵,统一按照每人一两发给各军伙食补贴,这样一来,一个集团军每月的饷银加上各种开销,高达五万一千多两。扩军成为20个集团军,这意味着光是作战部队,每月现银支出就高达一百万两之多,一年下来要一千三百万两!”

李海牛道:“之前我们在各地土改中大约起得地主家财赃款五千万两,也就是说,眼下我军的白银储备,足够20个集团军六年的支出。”

李君道:“这些钱不可能全部用于军费,还要建立政权,办学校,办医院,培养干部,建工厂,所以我认为,整个华北地区的土改刻不容缓,我估计,全华北完成土改后,应该可以再筹集最少五千万两的白银。”

刘进宝道:“眼下北京城实行军管,倒还安定的很,土改给我们提供了大量粮食储备,京津地区的过冬粮食绝没有问题。眼下京城有一万多八旗俘虏,里面还有好些个亲王贵族,这些人按照主席指示,每天发给粗粮半斤,编入劳改营参加修路工作。”

姚梵郑重道:“现在我们手里只是握住了直隶和山东,放眼中国,这只是巴掌大的地方。因此建国的筹备工作不要操之过急,要慢慢来,要精心挑选合格的干部,搭新台子,不能学李自成,进了北京就以为老子天下第一,最后落个丧家之犬的境地。

我们中国共产党人不把全中国完全解放,就不建国!

我看我们现在还是叫公社比较妥当,除了山东人民革命公社之外,我们要加设河北人民革命公社、北京人民革命公社,天津人民革命公社,总之以省为单位,解放一个省,就设立一个人民革命公社,省下面按照县、州,层层设立公社,一定要确保各级政权的人民民主,尤其是农村,要坚持农会领导和村委会领导。

各级地方政府一定要确立一个思想,那就是现阶段农村工作的重点在于抗旱救灾,我们要组织动员所有群众进行抗旱水利建设。当然,中央也会对那些旱情严重的地区减免甚至取消百分之15的应缴公粮。

以往满清政府之所以一到灾年就饿殍遍野,是因为朝廷即便免了灾区的钱粮,可是地主却绝不会放过一粒米的地租,贪官污吏也绝不会停止征收苛捐杂税,这就导致农民在灾年被剥夺一切粮食和家财,只有死路一条。

各级公社绝不可以征收任何苛捐杂税,经费一律靠公粮,灾年经费上有困难的,可以请示中央补助。

目前基层的供销社正在迅猛发展、不断建立,这个势头很好,贺万年那里报来的商品内销销量每天都在猛增,中国农村人口众多,分了田地和浮财的贫雇农和富农们现在有一定的初级消费能力。我看了一下销售报告,发现他们主要是把钱花在买布匹上面了,这说明我们的纺织工业大有可为。

华北地区的海关现在在我们手里,其中基层人员大部留用,高层一概逐步清理和对其执行秋后算账。虽然目前海关还是照着满清政府制定的低关税,但因为我们自己的商品,尤其是布匹销售猛增,目前进口额大大减少了,外商现在主要把海外商品运往南方进行销售。而南方的海关目前不在我们手里,也没了清政府的指挥,这部分银子一定会被大量贪墨,各地的税款也是一样,都会被地方完全截留,而南方地区的督抚们有了钱,一定会拉起自己的武装,和我们讨价还价,意图割据一方。

所以目前我们要一手搞抗旱,一手搞武装斗争,任务很艰巨。”

众人听了连连点头,赞同姚梵的看法。

姚梵布置工作道:“接下来,北京地区的工作要进入第二阶段,对于开明士绅,只要他不乱动乱说,我们就不去动他。对于旧官僚,除非是出名的贪官,不然也不去动他。但是不许任何籍贯在解放区之外的京官回乡,谁要是偷跑,一概抄家枪毙。

李鸿章派人给我送了建议书,希望我按照他的建议立刻组织一个政府,他推荐了很多官员,甚至还建议了一个政府框架,他的框架我们是不会用的,但是可以宣传说,我们的政府结构是参考了他的建议的,面子总是要给人家的嘛。

至于他推荐的这些官员,我看不用不合适,有些卸磨杀驴的味道,但用之前也要甄别,名声坏的绝不能用。至于用起来究竟是怎么用法,也有讲究。总之,军队系统是绝不能让他们进入的,我看民政方面就很适合,但是不能让这些人担任正职,只能担任副职,让他们辅助我们工作。对这些人要监督好,有乱说乱动搞小动作的,立刻要予以免职。

北京天津乃至整个解放区,目前还是适宜军管,在军管之下搞政府管理,这样我们就有生杀予夺的权利,可以在出了问题后立刻用强力手段进行迅速处理,拉一批,打一批,杀一批,没什么问题不能解决。

目前要尽快建立各大城市的公安系统,这个工作还是要靠军队完成,洋人在上海租界里的巡捕房只有十五个人,就能弹压整个租界,我们的公安系统也完全可以做到,北京城现在规模这么一丁点,了不起用个一百人的公安队伍,在各个城区设立警察局,就足够了。警察要发给自行车,方便巡逻,目前来说要配发枪支,以后国内安定了,可以不用随身带枪。

目前通讯与情报系统的工作任务很重,我们的特工网络要大力的建立起来,要对在华的外国人严密监视,对于外国商人,任何签证都要特批,不许任何外国人自由的在中国内地乱窜,尤其是日本人,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日本陆军部目前正在测绘全中国的地图,其心可诛,对这些人,抓到后要严加审讯,由总参谋部决定是否进行秘密处决或者公审公判。

目前外交工作可以交给李鸿章,有我们撑腰,我相信老李不输给任何国家的外交官。”

会议从早开到下午,姚梵和部下们讨论的口干舌燥,力图把方方面面都布置到位。

下午开完会,姚梵刚想休息一下,就接到被任命为北京军事管理委员会主任的刘进宝报告,英国驻华公使威妥玛求见。

姚梵断然道:“他找我干什么?叫他去找李鸿章谈。”

刘进宝道:“威妥玛在军管委所在的显亲王府呆着不肯走,一定要找您当面谈,他还威胁说,您要是不见他,就要承担一切后果。”

姚梵想了想,道:“之前被部队打死的洋人是英国人,威妥玛是来找回场子的,李鸿章这老狐狸现在还缩在天津,大约是等我求他来北京平事呢。”

刘进宝道:“大概是要我们赔钱,来敲竹杠的。”

姚梵笑道:“你倒是有心理准备,我看你猜的没错,就是来敲竹杠的,1861年,英国人在日本遇袭,日本就被迫为每个死伤者赔偿了一万英镑。”

刘进宝迅速一算,皱眉道:“咱们打死打伤三十多个洋人,那威妥玛岂不是要索赔三十多万英镑?那可是一百多万两银子!洋人的命这么值钱?”

姚梵道:“值钱个屁,英国国内死个人,赔个两三百镑就算多得了,再说了,中国的国内战争,英国人算老几?凭什么横加干涉?眼下奕欣躲在英国大使馆里不肯出来,跟奕欣同去的官员和负责拨款的内务府大臣现在在情报部里供出,说奕欣带了五十万两银子,整整十大车古玩器物,就为了求英国人出头。威妥玛想要干涉中国内政,门都没有。”

刘进宝道:“那我去派人把他赶回使馆区,不许他再出来惹事。”

姚梵笑道:“不用,我去会会他也好,给他把话挑明了,省得他成天算计。另外你帮我约一下德国公使巴兰德,我既然到了北京,总要给德国人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