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03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七)

第203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七)

求订阅,求大家查查口袋,还有红票月票的就扔一个。

【203】万里江山开新颜(七)

得知姚梵同意见他,英国全权公使威妥玛趾高气扬地乘坐中国式马车,径直驶入中南海。

姚梵听说威妥玛到了紫光阁,便放下手中的工作与其会面。

威妥玛是第一次见姚梵,当他看见这位传说中的起义军领袖时,感觉眼前一亮,这个人并没有穿清国人的服饰,也没有留辫子,果然是传说中的“假洋鬼子”,威妥玛见状心中不由得暗暗欢喜,又有些担心。

姚梵身穿一件来自二十一世纪的西装,打着领带穿着皮鞋,这套行头,本是姚梵用于穿越回去后使用的,以免自己一身65式军服被当成群众演员,引起路人围观。

看见姚梵精神抖擞的西装打扮,高大的身躯,威妥玛心中开始有些不安了,他不知道眼前这个没有留辫子的清国人究竟底细如何。眼下对于这股叛军,因为他们发展的实在是太快,攻城略地也进行的太迅速,以至于给人一种非常神秘的印象,英国的外交人员眼下在军事戒严的北京城里拼命打听下来,也没有什么收获,就连姚梵身上的西装布料,威妥玛都从未见过,但是姚梵居然穿这样一身休闲外套出来会面,实在是不够庄重。

姚梵可不知道自己穿的现代西服款式在1875时候被认为是一种1850年发明的仅仅问世二十多年的休闲外套,他开口就是流利的英语:“你好威妥玛先生。”

威妥玛从看见姚梵自如的穿着西装开始,就认定传言是真的,姚梵确实是一个海外归国的中国人,起码也是一个留过洋的中国人。威妥玛的随行翻译官也是个英国人,轻狂的扬着下巴,看也不看姚梵一眼。

作为世界头号强国大英帝国的代表,威妥玛充分表现出了他的霸道,在简单的互致问候之后,威妥玛坐在谈判桌前直接了当的揭锅道:“姚主席,我代表大英帝国,对于我方外交人员在贵国遭到的残忍杀害,大英帝国表示无限的愤慨!在此我提出七点要求。

第一,贵方必须立刻对杀人凶手进行抓捕和审判,整个审判和处决过程必须由英国外交人员参与监督和执行,并且在英国公民的遇害地点建立纪念碑或者贵国的牌坊,用来向死难者谢罪,以致哀悼。第二,作为对于大英帝国的真诚道歉的一部分,贵方必须立刻交出当时用于杀人的凶器,由大英帝国对这些犯下罪恶的工具进行销毁。第三,对于每一名死伤者,贵国必须向他们的家属提供每人十万两白银的补偿。并对英国政府赔偿一千万两白银作为道歉。第四,贵国应该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皇太后陛下和皇帝陛下,由各国驻华公使出面监督,共同负责贵国皇室的生命安全与高贵尊严。第五,贵方必须明确保证英国在华人员的生命安全与财产安全,杜绝此类事项再次发生。这种明确保证必须是书面的,并且要向英国的银行交纳保证金。第六,为了保障英国与世界各国在华外交人员的生命安全,贵方应该划出东交民巷地区作为使馆区,中国人禁止在其中居住和进入该地区,英国与世界各国有权在使馆区建立兵营驻扎军队,为各国使馆提供安全保护。第七,贵国军队必须立刻撤出天津地区,由英国军队进驻天津英国租界,保护英国在天津租界的侨民和商人。”

姚梵开始时很生气,后来越听越乐,在威妥玛放完臭屁之后,直接用英语问道:“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英国承认中国革命政权在国际上的合法地位了?”

威妥玛心想,戏肉终于开始了,轻咳一声道:“双方具体的建交事务,需要请示英国议会和女王陛下,但贵方必须首先表现出足够的诚意。”

姚梵笑道:“那是不是可以再加第八条,英国保护中国新政府的合法存在,如同保护印度诸王。”

威妥玛一本正经的说道:“这并不难,但需要另外签署相应的条约,事实上,如果姚主席您愿意效忠女王陛下的话,我可以为您向女王陛下和议会请求,授予您英国在华北地区殖民地总督的荣誉。我看得出您是一个文明人,不是中国的土著,作为一个外来者,有了大英帝国的支持,您在华北的政权才能够名正言顺。”

姚梵忍住笑,平静地对威妥玛说道:“威妥玛大使先生,考虑到你对崭新的中国人民革命政权的无知,首先我要原谅你的粗鲁和冒失。

其次我也要向你说明七点。第一,中华社会主义革命临时政府是一个完全由中国人组建的政府,是由已经觉醒了的中国人民组成的革命政府,不是外来户搭的破戏台子,所以这个政府是不会向世界上任何的反动势力屈服的。第二,你所谓强大的大英帝国,在我看来就是一只纸老虎。你们去年的粗钢产量不过7o万吨,生铁产量不过6百多万吨,这么一点钢铁还不够给每个中国人分一两的。你们全国的蒸汽机加起来不过两万多台,总马力不到五百万。按照一马力等于十个原始劳动力来计算,也不过就是四五千万人,还不如目前中华临时政府所控制的地区的人口总数多。第三,中华临时政府与德意志帝国有着良好密切的关系,所以我们并不害怕英国与我们断交。第四,贵国外交人员采用非法武装的手段,干涉中国内政,我们对此表示强烈的愤慨和抗议。考虑到这些武装歹徒已经遭到了可耻的下场,我们决定暂时不对贵国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但是我们保留采取一切行动的权利。第五,贵国使馆非法收容中国公民奕欣,不管你们是出于什么目的,这种行为都是不可容忍的,我们要求你们尽快交出奕欣,不要继续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第六,奕欣带去贵国使馆的一切财物都属于中国人民所有,贵国无权对其进行私自占有,应予及早交出,以获得中国人民的谅解。第七,英帝国主义长期以来一直威胁着中国乃至世界的和平,对于中国乃至世界各国人民进行着持续不断的侵略和掠夺,这种情况是不会长久的。我认为现在国际形势到了一个新的转折点,随着中国人民民族解放运动的兴起,世界上现在出现了两股风,东风和西风,中国有句成语,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我认为东风很快就能压倒西风。英国如果不认清形势,必将落后于世界潮流,从而失去不可挽回的发展机遇。”

威妥玛的随行参赞斯威茨在一边听得傻掉了,这个瘦小的黑发英国男子惊讶的合不拢嘴,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姚梵说的这些1875年的英国工业数据是真的还是假的,但他对于姚梵居然用流利的英语同样说出七点意见,争锋相对的与威妥玛舌战,感到极为佩服。

“这个中国男人是我到这个原始国家后见到的最聪明的中国人,起码他很有胆量,不像清国官员那样总是躲躲闪闪、含糊其辞,但愿他不会被公使阁下碾碎吧……”

他心里想着,随即闭上了吃惊的嘴巴,用带着尊敬的眼神看着姚梵,再也没有一开始随着威妥玛进来时的轻狂。

威妥玛一开始没缓过神,直到姚梵说完,他才怒气冲冲地回过味来,附身向谈判桌前,撑肘据着桌面,把那两条乱糟糟的眉毛死死压在眉骨上:“主席阁下,作为外交人员,您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

姚梵掏出香烟,抽出两根扔在威妥玛和他的参赞面前,又递给身边的李君一根。

他自顾自取出火柴点上,喷着烟道:“我很清楚贵国的逻辑,威妥玛先生,你们的逻辑就是强权主义。贵国一位叫达尔文的先生提出来所谓丛林法则,就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但我认为只有低智商的生物才会使用这样残忍的方式,我们这样的文明人,应该追求共同利益,求同存异的在世界上生存。”

看到威妥玛的参赞斯威茨好奇的拿起了那根带过滤嘴的泰山牌香烟,姚梵笑着拿起火柴,点着后递过去,斯威茨慌忙把脑袋凑过来点烟。

见姚梵又划了一根火柴递上来,威妥玛随大流的也点上了烟,趁机思考了一下,说道:“姚主席,对于您的指控,我们不能接受,奕欣的礼物是代表大清帝国赠送给大英帝国的。”

“这是您自己的看法。但我更倾向于,他的礼物是对于冒失的卷入了中国革命战争的牺牲的英国外交人员的补偿。”姚梵的意思很明确,只要英国不再追究,也不要再提出不切实际的要求,奕欣这个傻冒白白送出的礼物,姚梵也就不计较了。

“这是两回事,姚主席,这是两回事!”

“在我看起来也就是一回事,而且明显是我方吃了亏,50万两银子不是小数目,何况还有十大车珍贵的古玩珠宝,这些东西加起来市值肯定超过一百万两银子,甚至二百万两!至于你会给那些死难者家属分多少钱,我并不关心,这些财物可以由你自行处置。”

“我抗议!姚主席!您这是对我人格的污辱!”

“那么我可以收回我的话,简单的来说,我希望这件事能够就此平息下去,大家相安无事。”

“姚主席,我的意见已经在之前的七点中说得很清楚,这些要求必须得到满足!”威妥玛强硬地威逼道。

姚梵脸色一沉:“中国有句老话,叫做敬酒不吃吃罚酒!

威妥玛先生,我记得德国首相俾斯麦说过,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英国在海上有很多大炮,中国也尊重英国在海上的利益。但在陆地上,尤其是中国的领土上!从今往后,都是中国人说了算!如果你不服气,那么就让大炮和机关枪来辩论吧!”

说罢,姚梵立刻站起身,转身离开。李君激动地跟在姚梵后面道:“主席,您这话讲的真硬气!”

“我是实事求是,眼下解放军陆军的实力,可以说世界第一,在兵力相等的情况下,除非指挥员是个草包,否则不可能输给世界上任何一支陆军!唯独我们没有海军,这一点比较头疼,英国如果把远东舰队的那十几条破船拉过来,倒还真的能够封锁我们的海港。”

“那怎么办?现在青岛的出口量可是一天天的在扩大,真要是被英国人封锁了,可就一两银子都赚不着了!主席您的家族在海外的工厂,也就没法向国内运输物资了!”李君一想起被英国封锁的后果,立刻担心起来。

“远东虽然是英国的势力范围,但他要是耽误了别人挣钱,人家也不会答应。外交并不是把外国视为一个整体,西方各国即使再过二百年也会不是铁板一块,何况是列强争霸的今天。”

“主席,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刚才和威妥玛闹的这么僵,英国人很有可能会出兵干涉!”

“巴兰德到了吗?我看是时候考验一下中德友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