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04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八)

第204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八)

艰苦码字,求大家订阅支持。

【204】万里江山开新颜(八)

出了紫光阁,姚梵和随行人员赶到颐年堂会见德国公使巴兰德。

英国公使威妥玛被姚梵抛在紫光阁后,愤怒地对参赞斯威茨道:“这家伙是个疯子!要不就是个自大狂!总之都一样,只有当棍子敲在他们的脑袋上时,才能够清醒一点。”

斯威茨道:“至少他在您表现出不可动摇的立场之前,还是很圆滑的,只是他或许高估了自己的陆军。”

威妥玛看着斯威茨道:“他依仗的无非就是那种速射机枪,那玩意远远看上去确实极为轻巧,但我敢打赌,那是牺牲了可靠性的玩意,那细细的枪管和薄薄的枪身,一看就知道是是在偷工减料,中国人用它来打他们所谓的三板斧。

斯威茨,我在中国呆了34年,我知道中国人的思维模式,他们大多是一些懦弱温和的小生物,精明而又愚昧,一场突如其来的猛烈进攻就会让成百上千的士兵失去斗志进而崩溃逃窜。这叫做‘三板斧’,是中国人的传统,据说古代中国的勇士,只会三个动作,如果三个进攻动作无法战胜对手,他就会暴露出自己在技艺上的贫乏。”

威妥玛举步向紫光阁外走去,一路对他身边的斯威茨教育道:“但是他们这种武器的设计思想非常聪明,就是要力图在战斗刚打响的时候,用猛烈地扫射来取得优势。那玩意设计的如此简薄细弱,我怀疑只能打一轮或者两轮,否则就要炸膛。”

斯威茨听着威妥玛的臆测,将信将疑地道:“可是他们还有一种连发的步枪。”

威妥玛道:“这大概是亨利1860连发步枪的改进型,这枪很贵,而且保养复杂,那些愚蠢的农民会很快把膛线塞满火药残渣,这种步枪的精度不值一提,但是近距离射击的时候,很符合三板斧战术要求的那种猛烈火力。”

斯威茨现在已经被威妥玛一口一个的三板斧战术说服了,他和威妥玛上了同一辆马车,在返回大使馆的路上,他问道:“那一旦英国军队和姚梵的军队交手,要如何避免这种三板斧的损失呢?”

威妥玛道:“我们有大炮。”

斯威茨一拍脑袋:“是的,我差点忘了,我们有大炮,比姚梵缴获的清国大炮好得多的大炮。”

威妥玛吩咐道:“回去之后立刻拟一份报告,派人送去天津,由海路送往上海,拍电报给香港,告诉我们的指挥官,一定要多带大炮,尽量避免近距离的冲锋。”

……

姚梵进入颐年堂时,看到巴兰德已经在等待,姚梵微笑着摊手示意,请巴兰德在颐年堂里的椅子上坐下,两人中间的小几上放着新沏的茶水。颐年堂四面的窗子大开着,一阵阵六月凉风舒爽的吹拂过堂。

“弗兰克,我是应该改口称呼你姚主席了吧?”巴兰德打趣地道。

“我们也是老朋友了,早在我党我军驻扎即墨时我们就认识了,我们现在又是私人性质的谈话,大可以叫的亲切一点。”

巴兰德微笑着点点头:“我要恭喜你,弗兰克,你成功的做到了!你的革命如此顺利,甚至已经拿下了北京,这是值得载入史册的功绩。”

“有件事我要告诉你,我刚才和英国大使威妥玛进行了交涉,他很不高兴。”

说着,姚梵就把刚才的交涉内容告诉了巴兰德。

“弗兰克,你的态度实在是太强硬了,但我钦佩你这种为了国家尊严而勇敢反驳的态度。可事实是,英国人是一条毒蛇,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眼下因为德国垄断了青岛出口的自行车、保温瓶、缝纫机、折叠伞、钢笔、染料六大商品的出口额度,仅在上海给他们进行少量的分销,英国商人非常恼火,我估计他们马上就会向威妥玛抱怨了。”

“巴兰德先生,这段时间德国在这六大商品上的盈利非常可观吧?我知道美利士商行现在已经增资扩股,几乎所有有头有脸的德商都入股了,您想必也在其中占有股份。”

巴兰德毫不掩饰地道:“弗兰克,你对于德意志帝国的友好和慷慨,我要表示感谢,同样的,目前所有的德国人也都对你的政权怀有亲近的感情,威廉一世陛下和俾斯麦阁下已经批准了我们之前达成的密约,这就是我们友谊的明证。”

姚梵道:“听说美利士商行在扩股后一口气买了十九条二手商船,小的排水量二三百吨,大的足有两三千吨,这种手笔实在是惊人。我真挚的祝福你们能一直这样平安的发财。”

巴兰德感激地道:“我相信,我们之间用共同利益浇筑的友谊是坚不可摧的。尽管威廉一世陛下和俾斯麦阁下都对于你收容马克思不太满意,也大不赞同你使用社会主义这样激进的口号,但是我和所有德国商人都站在你的这一边,我们说服了陛下,让他相信,马克思呆在亚洲,总要比让他呆在伦敦,受英国人控制要好得多。”

“亲爱的巴兰德先生,对于你们的努力我感到十分高兴。但是眼前我们与英国人已经谈崩了,接下来英国人要武装干涉,甚至有可能对青岛港进行海上封锁的措施,无疑将损害我们的利益,到时候我将不得不把贸易重心改为刺激国内消费。”

巴兰德虎着脸思索着,这段时间以来,美利士商行的利润简直是在以恐怖的速度增长着,仅仅通过向欧洲和北美地区出口保温瓶,这一块的年利润预期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七百万两。六大商品加起来,年总利润预期超过一千二百万两!这相当于三百万英镑!六千万德国马克!作为股东之一,巴兰德绝不愿意放弃这样的金娃娃,绝不!

“弗兰克,我相信你的步兵拥有强大的作战能力,而且这一时期的战争也证明了这一点,如果你需要采购德国武器,无论是步枪和火炮,即便是德意志陆军的最新装备,我也可以帮你搞来,我还认识一些德国银行家,可以帮你向他们的银行贷款。”

“不,巴兰德,你搞错了方向,我对于我的陆军拥有充分的自信,但我担心的是你们,一旦英国海军封锁,你们的商船还能不能照常贸易。”

“所有美利士商行的轮船现在都挂着黑白红三色旗,上面配有德国海兵,对德国商船的进攻就是对于德意志帝国的进攻,英国人不敢这么干!”巴兰德郑重地道,可是他心里却没有底,清国作为英国的势力范围,虽说允许各国利益均沾,但从来没有允许各国在未得到英国的首肯下擅自派兵。

“这在英国军舰的大炮面前太苍白了,你觉得有没有可能,由德国舰队出面保护你们的海上利益?”

巴兰德带着一丝无奈,坦率的道:“从欧洲到中国,这一路上的加煤加水补给港都在英国控制下,没有英国的许可,德意志没有一条蒸汽军舰能够到达青岛。”

姚梵假意恼火道:“德意志的海军居然这样羸弱吗?”

巴兰德没有反驳,只是严肃地道:“德国作为大陆国家,西面与欧洲最大的陆军国家法国对抗,东面和奥匈帝国共同抵御俄国的觊觎,我们的确在海军上投入不多。”

姚梵沉默以对。

巴兰德接下来语气激动地道:“但是德意志民族的尊严必须在海上得到保护,如果伟大的德意志民族不能在海上确保自己的利益,那将是最大的灾难和耻辱!弗兰克,我向你保证,我会尽一切努力促成威廉一世陛下对我们之间的贸易进行庇护!”

姚梵知道不能操之过急,但他希望能够挑起德国与英国的海上争霸。眼下德国的海军实在是弱小,甚至连李鸿章订购的蚊炮船这样不入眼的东西,德国人自己居然也采购了两条作为入海口防御的海上炮台使用,可谓是毫无远洋争霸的雄心。

“巴兰德先生,德国的海上力量是中国人民深为倚重的,希望德意志帝国的皇帝陛下能够作出让中国人民感到安全的决策。”

巴兰德默默点头,深知责任重大,要说服德皇加强海军的远洋实力,这其中不但要求资金上的巨大投入,还要有与英国发生海上军备竞赛的觉悟。

“弗兰克,眼下我会尽力帮你与威妥玛进行调停,今晚我就去英国大使馆。”

“亲爱的巴兰德,你对英国人说,尽管出兵,但不能干涉德国与我之间的海上贸易,这应该是你的底线。”

“是的,弗兰克,我就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你对自己的陆军非常有信心,而且德国目前并没有能力,也没有准备在远东和英国进行直接对抗,陆地上你只能靠自己,德国愿意向你敞开军购大门,但的确无法派兵干涉。”

“巴兰德,你不能仅仅和英国交涉,你还应该尽量劝说别国不要参与英国的远征计划,我并不在乎多些蠢货前来送死,但那样会给我们的同盟密约带来复杂的多边外交压力。”

“你说得对,我会尽力拉拢各国大使。”

会谈结束后巴兰德离开颐年堂,望着天边的晚霞,他感慨地想:“如果英国能够在中国栽个大跟斗,对于德意志帝国来说,这将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该死的英国佬,希望他们在中国死的越多越好,如果他们能够把俄国和法国也拉进来一起死,那就更加美妙了!”

巴兰德敢于这样想是有底气的。

这段时间里,跟着美利士洋行在青岛开设贸易办事处的德国人越来越多,他们在参股美利士洋行的同时,就拿到了出口份额,因此也在青岛投资设立属于自己的公司办事处。按照和姚梵的约定,德国来华商人必须遵守姚梵的法律,而这些来自21世纪的法律规定显然是非常文明的,这些印制精美的德文版中国法律条文细致而明确,除了不能享受在中国其他地区所享有的治外法权外,其他方面都非常完备。

正是因为青岛的德国人越来越多,姚梵的的陆军水准也逐渐被德国商人们察觉,巴兰德的眼线们发现,青岛驻军的训练非常刻苦,而且清廉的可怕,大清帝国遍地都是的贪污饷银的情况,在这支军队里完全无法找到,这些士兵的工资非常高,他们有着极强的消费能力,由于受到纪律约束,他们不能嫖娼和吸大烟,但是他们那种和美国士兵一样高的月工资,令他们的生活水平处于青岛的最高等级。

随着姚梵狂暴的横扫华北,将巴兰德眼中中国最强大的军队——淮军打得落花流水,巴兰德就确信,这支名为解放军的陆军已经拥有了和欧洲陆军抗衡的实力。巴兰德脑子很清醒,他明白,这样强大的一支陆军,本土作战,有着数不清的兵员可以征用,不可能有任何一支欧洲军队能够在远渡重洋之后从他们手里讨得便宜。

因此巴兰德并不打算采用姚梵的全部建议,与威妥玛的谈判是必须的,但是俄国人、法国人、美国人、日本人、意大利人、奥匈帝国……巴兰德觉得自己要区别对待,该挖坑的挖坑,该卖人情去点醒的就点醒,该坚决阻止的就坚决表态……总之,确保英法俄三国卷进这次失败可能性极大的远东出兵,让姚梵这个新兴的力量扮演一次绞肉机的角色,是最符合德意志帝国利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