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05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九)

第205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九)

【205】万里江山开新颜(九)

英国公使馆中,威妥玛穿着马甲站在地球仪前面,雪白的衬衫小翻领边缘,装饰着一圈蕾丝滚边,他自言自语道:“如果议会不同意出兵,那我还是应该继续交涉,也许我应该拿出更加柔软的身段,看得出姚梵是个圆滑的家伙,但在某些敏感问题上极端强硬,这种人是地地道道的危险分子,或许真的如他所说,收下礼物,息事宁人才是最佳方案……德国人显然已经和他达成了某种密约,这大概是一种商业协定……”

威妥玛不知不觉中陷入沉思,忽地门被推开,斯威茨面带焦虑地拿着一个信封袋走进来:“公使先生,姚梵刚刚颁布了《华北临时安全法案》,目前所有国家的在华使馆都接到了通知。

说着斯威茨就把手中套着信封袋的公文递给威妥玛,自从姚梵接管北京之后,所有公文便一律采用信封袋加火漆的模式。

封口火漆早就拆开了,里面是两张纸,一张宣纸是姚梵政府发的通知,另一张雪白的信纸是英国公使馆的翻译刚刚翻好的原文。威妥玛拿出文件袋里的那张宣纸,凭借着自己渊博的中文知识,很快读懂了文字,理解了意思。

“这个暴徒!这个暴徒!这下好了,他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了,是的,这就是大英帝国的愤怒!!!”

斯威茨显然已经在翻译官那里看过文件内容,他焦虑地道:“中国人提出的三点实在太过分了,第一要全面禁止所谓‘解放区’的鸦片贸易,所有瘾君子一概逮捕劳改,所有贩卖销售者一概处死抄家,这些人的家人一概发配劳改。这触犯了我们最大的利益!谁都知道,中国市场上九成的鸦片是英国提供的!

第二条声称立刻废除《滇案条约》,这简直是不可容忍的悔诺!这是对于大不列颠政府的侮辱和戏弄!

第三条居然声称他们的解放军要武装进驻天津英租界,进行所谓临时接管,保障地区安全。这是对于不列颠帝国海外领土彻头彻尾的侵略!”

威妥玛面部肌肉抽搐着,狰狞地道:“这个暴徒!流氓!既然他希望挑起战争,那他会得到的!只要大不列颠议会和女王陛下得到他的这三点狗屁声明,出兵将不可避免!”

同样,收到《华北临时安全法案》的其余各国驻华使节此刻也都各自心怀鬼胎,由于英国为了深化中国殖民地程度,而在列强中推行英国批准前提下的利益均沾,所以大家在中国或多或少都能够分到些殖民地利益,但是九成以上的大头都被英国控制。由于英国垄断了欧洲到东亚的所有海路补给港,这导致任何一个国家的商船,成本都要比英国本土商船的来得高,这种市场竞争显然是不公平的。

所有国家的驻华公使都看了出来,根据中国人颁布的条约内容,英国这次是非出兵不可了,大概这次战争会被命名为第三次鸦片战争。和以往一样,大多数国家认为英国将是胜利者,但英国八成会以瓜分战争红利的诱惑,来拉拢本国共同出兵,那么接下来与英国的谈判就很关键了,出兵人数和红利分割,都是值得好好讨价还价的。

但也有不为所动的,奥匈帝国公使得到了德国公使巴兰德的劝阻,意思是要坐山观虎斗,尽管奥匈帝国并不明白德国人的底气从何而来,但作为盟友,奥匈帝国还是决定卖个人情,更何况奥匈帝国此时根本抽不出兵力,并且他们也没有任何远东殖民地可供短距离输送兵力,同样情况的国家还有意大利、荷兰等国。

而对于利用战争教训中国,使得正处于内乱中的中国殖民地程度进一步加深这一策略最为积极的当属法国、日本、俄罗斯、美国,还有些国家如秘鲁、葡萄牙、西班牙等国,他们虽然希望参与,但英国却看他们不上,并不愿意与他们分享利益。

……

天津总督府,李鸿章又开始隔窗凝望院中的石榴树了,只是这一次他不是站在书房中,而是在书房偏厢的小厅中,此时将近七月,石榴花已经全谢了,青涩的小石榴在枝头上充满朝气的冒了出来。

“早帆要我去北京帮他组建全国政协,你们怎么看。”李鸿章问道。

周馥作为头号幕僚,负责李鸿章的所有文牍,开口道:“姚早帆的土地政策得罪天下士绅,大人若去为他说项,必遭天下士绅痛恨,不如暂且待在天津,静观其变。如今姚早帆和英国人撕破了脸,一旦英国人出兵,姚早帆败北,必然天下大乱。他起事不久,毫无根基,一旦受挫,其阵营恐怕要人心思变。”

原本历史上1876年在湖北陪同英国人勘探铁矿的盛宣怀,此刻却在天津幕府,他泰然自若道:“姚早帆不是一般人,他敢惹英国人,自然是打定了主意,要从英国手里割块肉下来。我虽不知他底气何来,但观此人文章,其逻辑缜密,心思深沉,读其诗词,豪气干云,胸括宇内,实乃三百年一出之人杰。”

李鸿章道:“这么说,杏荪是赞成我去北京的?”

“学生以为,晚去不如早去。说句不好听的,大人现在空居总督府却手无一兵一卒,姚早帆借重的无非是大人的名望和治国才干。我看姚早帆此人并不大看中名望,不然也不会得罪了天下有权有势的士绅也毫不在乎,而且北京遍地是官,姚早帆的刀悬在他们头顶上,他要拉拢哪个都很容易,可他却偏偏看重大人,可见其所求的还是大人治国理政的才干。

大人若有归意,可回合肥隐居,我估计以姚早帆的胸襟抱负,虽会挽留但绝不会阻拦。若是大人想要再展宏图,则必须融入姚梵的体系。

姚早帆现在得了华北,大搞土改收拢民心,士卒骁勇清廉前所未见,囊括天下只是时间早晚,他的土改政策虽然在士绅中臭不可闻,但正如他书中所言,枪杆子里出政权,这话精辟,吾不能驳。”

周馥严肃道:“那他将来去了常州,你老家的田地,难道也愿意白白交出?”

“天下大势如此,若果真到了那一步,我盛家也只好随波逐流,难道要螳臂挡车不成?姚早帆在书里说得明白,要打破封建王权建立共和,必须改变旧的土地所有制,破除中华文明兴衰的历史周期律。

我读他此言,苦思冥想三天三夜不能驳之。既然如此,我哪里有唱反调的资格,他说希望天下开明士绅从此大办工商,说工商乃是强国之本,土地匀配给天下穷人,乃是共和国永驻万年的基本国策,吾深信其也!我盛家愿意如他姚早帆所言,转型为企业家,为强国而办工厂,举商贸。”

李鸿章看了一眼说出自己心里话的盛宣怀,心中佩服,其实李鸿章也是这样想的。

“我去北京,诸位可愿意随我前往?”

“在下盛宣怀愿意追随。”

“学生薛福成愿意追随。”

“周馥愿意。”

……

华北地区的土改进行的如火如荼,姚梵秉承的原则是,凡愿意执行开明士绅政策的一律立刻予以分散田地,把大家族一律分成一户户小家庭单位,保留原家主的房产和财产,但不许其进入农会担任任何职务。凡是顽抗的,那么就请品尝军管下血淋淋的复仇式土改。

姚梵的扩军基本没有选取旧的绿营,而是依靠土改后的农民,这些士兵的向心力最强。对整编淮军,姚梵也是采用完全打散了分配在各个部队的方式,完全没有保留原有建制。三十万大军在华北大地上日夜操练,各部队深推“郭兴福教学法”,官教兵,兵教兵,兵教官,之间频繁的大比武,让战士们迅速的成长起来。

淄博铸币厂传来好消息,由于吃透了铸币生产工艺,现在铸币厂按照每小时6000枚银币的铸币速度,每天生产十万枚以上的银币,一个月就是三百多万枚,按照一元银币等同一两银子计算,一枚银币重26克,比原先32.5克一两的散银,要节约两成的白银。

令姚梵不快的是,由于部队扩军迅猛,出现了一些不遵守军机的现象,部分士兵有嫖娼甚至赌博现象,姚梵在严令各部队狠批歪风邪气的同时,颁布《解放区处理妓院、妓女办法(草案)》,在取缔烟馆赌场的同时取缔妓院,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对黄赌毒的宣战。

姚梵下令对所有老鸨和妓院掌柜实施快速审判、快速处决,速战速决的解决问题,军事上的内外压力和政治干部短缺的形势,让姚梵没工夫在这些小节上拖延。同期被大量抓捕、速审速绝的还有赌场老板,烟馆老板,黑社会帮派分子。一时间,华北地区为之一清。

考虑到这年头的妓女全都是被卖身进入妓院的,让她们从良,等于断了她们的口粮,姚梵命令将妓女改造作为重要工作,发动大量军队妇女干部,帮助妓女学习缝纫。姚梵有着现成的大量脚踏式缝纫机,于是以各地区城市为核心的成衣工厂被规划成立,主要是为部队加工制作内衣、内裤、棉袄等服装。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