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06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十)

第206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十)

【206】万里江山开新颜(十)

扩军带来的压力逐渐显现,姚梵面临的最大压力是火炮的短缺。

由于之前总共只采购了200门87式82mm迫击炮和200门82式80mm无后坐力炮,而82无又被主要部署在港口岸防部队,三十万大军面临着只有200门82迫的尴尬,姚梵偏偏又看不上大量缴获的淮军用的“古董炮”,命令将这些古董炮用于炮兵入门的一般训练。

无奈之下,姚梵只能通过再次穿越来解决问题。在英国人集结完毕联军部队之前,姚梵借口去海外办理家族工业内迁,在安排好军事管制的各方面委员会的协调机制后,姚梵就在北海里选了一处穿越了,当然他是声称有秘密部队护送他去了青岛。

对应着2012,皇城里的北海是北京市北海公园,营业时间一直到晚上八点,夏季是九点。姚梵从普安殿后的黑暗中转出身影时,没人注意到这里之前有没有人存在。

姚梵很快找了北海附近一家“齐鲁饭店”住下,给手机充上电,联系了父母。

听到儿子平安无事的消息后,姚鹏李红梅夫妇喜极而泣,电话里听见父母哽咽的声音,姚梵心中深深地为自己选择的事业感到内疚。

“爸妈,我在北京谈笔生意,很快就回青岛。”

“谈什么生意?”

“火炮,我现在扩军,急需火炮啊。”

“还是去西北工业?”

“是啊,走老渠道总比开新渠道安全。”

“那你早点回青岛,手机一定要开着啊,爸妈要和你打电话也方便些。”

“这不,我手机正在一边充电一边打呢。”

姚鹏和李红梅在电话里和姚梵聊了一个多小时,姚梵心中毫无警惕,兴奋之余,在电话中详细的介绍了自己在军事上的成功。

“现在解放军攻下了北京,我现在住在中南海呢,爸爸、妈妈,真想带你们去1876的北京看看,紫禁城里古色古香的,可漂亮了!皇宫内库里堆着无数的书画古玩,真是看也看不过来呢……”

电话那一头开着免提的姚鹏和李红梅吃惊地听着儿子的介绍,感觉又惊又喜,惊的是自己儿子居然已经武装夺取了首都,喜的是这一切来的如此迅速而顺利。

“梵梵,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妈妈给你带的防弹衣一定要穿着,这次妈妈又给你买了十几件,回头你带去换着穿,还有防弹裤呢,听人卖家说,这个防弹裤很灵的……”

姚梵一头雾水的听着,实在不知道什么是防弹裤:“爸、妈,我一会还要在宾馆服务部里订机票,不知道服务部晚上开到几点,先不聊了。”

于是一家人依依不舍的结束通话,想到未来自己可能会长期呆在1876,姚梵唏嘘不已。他放下正在充电的手机,起身下楼,去酒店服务部订机票。

与姚梵同时放下手机的还有总参三部海一局侦查员王胜宽,他把耳机从头上取下,转头问道:“录下了吗?”

身边的侦查员小方点头道:“录下了,自动录音不会差的,这一家子的号码只要打电话,全都有纪录。”

王胜宽摇摇头:“奇了怪了,解放军?占领北京?这是什么黑话?”

小方操作电脑,将录音文件转换为加密格式,向情报部门的内部网传输上去。

“王哥,这一家人咱们也盯了很久了,除了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其他也没什么军事情报,要不还是建议上级把案子转给公安部吧?”

“这不是我们操心的,你以为说转就能转啊。文件传上去了吗?”

“传好了。”

“行。”

王胜宽站起身来,在这辆依维柯后车厢里找了个带靠背的座位打起盹。

……

姚梵定下次日夜间十点的机票,预计十二点就能到达青岛。回到房间,他拨通了刘哲夫的电话,要求安排次日的谈判。

刘哲夫接到姚梵的电话喜出望外:“姚总,你从国外回来了?”

“嗯。”姚梵含糊地应道。

“程总上次还跟我念叨您呢,怪我说怎么不和您经常联系,沟通售后服务工作,真是冤枉啊,我打了您无数次电话,都是不在服务区,我估摸着你肯定还没回国呢。”

“谢谢刘经理和程总关心,实在是海外业务太忙太乱,我脱不开身啊。”

“姚总去了哪个国家?没开通手机全球漫游吗?”

“那鬼地方的山区根本没信号,我想打电话给家人都不行

,实在是对不住啊。”姚梵继续扯淡。

刘哲夫真的是以为姚梵在南美山区瞎折腾,闻言连忙道:“没关系,没关系,这我懂,有些地方电话确实不好打。是这样的,本来我公司想邀请您参加今年上半年我们公司的东北工业设备展,结果联系不上您,就错过了,今年下半年,我们公司要参加11月的珠海航展,打算请您作为贵宾出席,不知道您有没有空能够赏脸。”

“刘经理,那些参展武器太高端了,我的客户的确没有这种需求。”

“没关系,没关系,去看看嘛,只当是旅游。您是我公司优质客户,全程都是贵宾接待,也不用花钱。哈哈,我知道您不在乎几个钱,可您不是说自个是军迷嘛?这可是广大军迷梦寐以求的机会啊,作为贵宾,能和各种平时在图片上看见的装备近距离接触,能亲自登上先进战机的驾驶舱,还有特聘的专家解答贵宾问题,这个机会真的很难得。航展期间我公司还安排了旅游和海钓活动,让大家好好地放松享受一下,这是我公司回馈广大客户的真情献礼,呵呵,姚总您要是不能来的话,的确挺遗憾的。”

姚梵听下来的确很耳馋:“能不能来我真的拿不准,主要问题是我的时间安排很不确定,不知道那时候在不在国内,总之要是在国内的话,我一定给你打电话。”

刘哲夫在电话那头急忙道:“没问题,没问题。哎呀,您看我这记性,我还没问您这次打算采购什么呢?”

“主要是火炮,上次采购的迫击炮和无后坐力炮数量太少,眼下我的客户在迫击炮上有一千多门的缺口,考虑到战备和损耗,这次要多采购些。另外上次采购的一万挺81式轻机枪很受欢迎,也需要加购。总之具体细节我们明天再说吧。”

“行,没问题,明天我派车来接您?”

“也好,我在北海公园这的齐鲁饭店,3013房。”

“您看几点合适?”

“八点吧。”

“我亲自带司机过来,在大堂等您。”

“行,那就麻烦你了。”

……

侦查员王胜宽刚躺下没多久,迷迷糊糊就再次听见“嘟嘟嘟……”的电子音提醒,他知道一定是监视对象又在打电话了。

王胜宽苦着脸爬起来,回到监听台前戴上耳机,发现是姚梵在和西北工业商议采购事宜。于是他和侦查员小方照例录音后打包加密,传输上网。

总参三部自从接到对姚梵的监视任务后,一直没有取得进展,对于姚梵一家人的“黑话”,破译工作迟迟找不到突破口,烦恼之余,只得请求上级机关给与协助。而总参情报部门的海外机构经过调查,除了发现环球贸易铝业公司是个彻头彻尾的皮包公司之外,也无法找到任何武器流向的线索。

在每日例行会议上,上级首长批示:“姚梵此人一不窃取国家机密;二不倒卖核材料;三不进行私下持械武装。而且他的出口似乎是和韩国方面勾结在一起的,因为每次韩国方面都会假模假样的抗议所谓中方的运输清单不符合规定。虽然中方对此一直表示沉默,但已经派出外事人员和韩方沟通,可是韩国人嘴很硬,死死咬定釜山港没有收到任何武器,显然是有所隐瞒,对此情况,中方自然是没法再继续谈下去了,这让双方沟通不欢而散。

上级领导判断,这很可能是一条西方世界的地下军火走私的黑线,这条黑线通过韩国釜山港进行军火转口贸易,从他们采购的武器都是廉价的老货上可以判断,这些人的客户都是些见不得光的小型武装,不是游击队就是反政府武装,要不干脆就是些黑帮武装团伙乃至犯罪组织。毫无疑问,这是韩国军方乃至政府默许的地下生意。

在做出了上诉判断之后,上级领导命令:“查还是要查的,对姚梵一家的监视也一刻不能停,但是生意就是生意,有钱不赚只会把客户推给其他国家。

何况姚梵的采购并不算小打小闹,在第一次的1.7亿试探性合同之后,第二次就猛增到了14亿,两次总金额已经接近16亿,而且还表现出长期购买的意愿。

这件事情的关键在于我们要把自己撇干净,出了事不能查到我们头上,我们的出口全是按照规定执行的,合情合理。至于出口之后别人搞什么名堂,我们又不是世界警察,轮不到我们管。

眼下最主要的是,那姚梵不是搞了很多黄金、珠宝和古董换钱吗?这条线路要迅速查明白,搞清楚从哪个口里进来的,这里面问题很严重,不单单是关税流失的问题,还牵涉到海关部门的黑洞。这个调查要秘密进行。”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