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07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十一)

第207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十一)

【207】万里江山开新颜(十一)

次日姚梵一早就伴随着手机闹铃起床,下楼去吃酒店提供的自助早餐时,经过大堂正好遇见一清早就赶来酒店候着的刘哲夫。

刘哲夫连忙笑着走上前来和姚梵热情的握手:“姚总,您来北京也不通知我一声,实在是太见外了,我们集团下面有定点接待的酒店,区区地主之谊您总要让我们尽到吧?对您这样尊贵的大客户招待不周,实在是我的工作失误。”

“哪里,我的日程安排太急促,没提前通知你们实在不好意思。你们吃了吗?一起吃早饭吧?吃完早饭我就退房了,我定了晚上的飞机,谈判结束就要回青岛。”

刘哲夫点头道:“好啊,一起吃吧。”

说着,刘哲夫对司机点点头,自己陪着姚梵去餐厅吃早饭,司机连忙跑去前台,把姚梵的房号问清,打算等姚梵收拾完就抢着买单。

姚梵喝了碗粥,吃了两个肉包子,便和刘哲夫出了餐厅,回房收拾之后下楼,一问前台才知道,刘哲夫已经把单给买了。

“刘经理实在是太客气了。”

刘哲夫笑道:“哪儿的话,应该的。”

说着三人便出门上车,司机将刘哲夫从餐厅带来的包子一口咽下,黑色奥迪一溜烟的离开了酒店。

“87式82mm迫要一万门,每门配0到6号装药全套炮弹50发,练习弹二十万发。

81式班用轻机枪十万挺。

67式木柄手榴弹五百万个。

56式半自动步枪五十万支。”

姚梵在会议室里把自己整理的采购清单一口气报了出来。

刘哲夫傻了眼,眨巴了几下眼皮,想说什么却又咽了下去,他迅速按动手中计算器:“82迫8000万,炮弹7.5亿,练习弹1000万,81轻机枪配三个75发弹鼓总价1.8亿,67式手榴弹总价7500万,56半总价4.5亿。全部总价……15.45亿”

“给我打个对折。”姚梵轻笑道。

刘哲夫兴奋之余尴尬道:“这个……这个……”

他迅速想了想,在计算器上按了个价格:“姚总,您看这个价格行吗?”

姚梵看出来,刘哲夫口气很和缓,显然是有得商量。

“把零头全去掉吧。”

“姚总!那可是八千万啊?要不我再给您去掉一千万?”

“我不喜欢拖时间,13亿五千万!”

刘哲夫喉结滚动,咽了口唾骂道:“行!对别人不行!对姚总,我只能说行!那就13亿五千万!”

完成了军火采购,姚梵心中石头落了地,轻松之余道:“就这么办吧!还按老规矩,我这就叫公司给你打款,你赶紧安排往青岛发货。”

说着姚梵就拿起手机,给姚鹏打电话,告诉姚鹏还按照西北工业集团之前的账号,打13亿五千万人民币。

刘哲夫心头火热,这年头做生意愿意上来就付全款的痛快客户实在是打着灯笼找不到。他二话不说,走回自己办公室,拿起电话就给集团老总程书苍拨去:“程总,妥了!姚总又下了13.5亿的单子,现在正打款,我琢磨着,中午咱们公司得好好表示一下感谢。”

程书苍听闻这喜事也是高兴,但西北工业作为年销售过千亿的企业,倒也不会为这样的单子大惊小怪。

程书苍在电话里道:“挺好,挺好,姚梵这个客户一年不到,采购额接近30亿,虽然都是低端产品,可军火本就利大,他又愿意收二手货,这样的客户带给公司的毛利相当高。只是这个客户背#景比较复杂,我不大好出面,中午就由你接待吧。

还有个事,今天总参三部派了两个人来,说要借我们公司的地面和姚梵谈谈,你负责接待一下吧。”

刘哲夫猛地一蹙眉:“这是为什么?”

“说是例行的调查,到底不还是他们自己无能抓瞎了呗。三部你知道,做事一贯直来直去的,夏部长给我打了招呼,这事我也不好插手。我考虑,就安排他们一起参加中午的酒席,你们销售二科只管应酬就行。”

程书苍心里一咯噔:“那要不要给姚总提个醒?”

“当然要提醒。”

“那姚总如果不高兴呢?”

“我们既然先行提醒了,怪不到我们,只怪三部的不识趣。”

“这……”

“这事交给你了,你好好接待吧。三部的人……你只当他们不存在。”

“要不中午请宋秘书一起过来陪着?”

“宋秘书也不方便去,你们二科出面最好。记得定个房间,吃过饭让姚总好好休息,下午他要是旅游购物,你调辆车全程陪同,晚上你亲自送去机场。”

“那三部的人怎么办?”刘哲夫苦恼道

“客户第一!总之你看着办吧。”程书苍干脆推个干净。

“好……”

刘哲夫放下电话,定定的站在办公室里,想了半天,拿起电话拨通司机:“小张,去诺林订个最大的包厢,按特级标准制宴,再要个豪华标间。”

姚梵打完电话正喝茶,就见刘哲夫回来,对他说了国防部例行问话的事,只是没提总参三部的名头。

姚梵不爽地道:“刘经理上次不是说过,我这块的生意都是报备了的吗?怎么又扯上国防部问话了?要问什么?你刘经理怎么不自己问?找两个陌生人来,挺没趣的。”

刘哲夫陪着笑道:“其实来的是总参的人。”说着,他同时比出三个手指头:“无非是照例问话交差,姚总只管按照事实来说就行了。”

刘哲夫知道,三部是只管情报监听搜集的,上面如果硬压任务下来,三部就只管把情报搞到手,至于会不会把事情搞黄,他们并不在乎。如今必定是上面查的紧,责任被强推到三部头上,三部一恼火,干脆就来个霸王硬上弓,索性掰扯开了当面问,问完回去向上头交差。这种事儿换了个背#景不够硬的部门根本干不出来,但三部就是敢这么干……

只是姚梵这下有点慌神了,不知道要怎么应付接下来的问话。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从风景聊到家庭,从青岛聊到北京,刘哲夫看出姚梵明显魂不守舍。

“姚总,您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您怎么跟我说的,就怎么跟三部的说,作为西北工业的大客户,谁都不能拿您怎么样。”

“呵!西北工业这么牛?”

刘哲夫笑道:“牛倒谈不上,但还不至于让人随便拿捏。这两人并不敢单独见您,只能借在我们西北工业的午宴上问您点事,这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姚梵恍然大悟,明白了,如果没有自己作为西北工业客户的身份,三部完全可能要求单独问话。

“我明白了,不过你们程总倒是同意让他们来。”

刘哲夫压低嗓门道:“没办法,那边上头打电话过来,程总也不好推辞。我跟您说实话,您就是个把军火卖到联合国大楼里,我们公司也不在乎,可有人在乎。至于三部,就是个顶真的棒槌,但是没人会动他们这些技术官员,你明白吗?”

姚梵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可不懂你们这些公司机关的事,真要是闹得不痛快,我下次就去朝鲜。那边可是托人给我打过招呼,什么58式,98式的,价钱全都好商量,我是碍着韩国那边不好办,才没答应。

不说朝鲜,就说越南,有个姓范的,几次很有诚意的托人要我去看看,我这人死脑筋,总觉得胳膊肘子不能外拐,也没答应。

如今我一片忠心的给国家挣了钱,国家却要我上风波亭?”

刘哲夫瞪着眼道:“看您说的,没这话!

姚总您信不信得过我?您要是信得过,我今儿这话放这!

待会您只管吃饭,一句话都别理那俩孙子,吃完您就走人,我给您定了包间,您睡个午觉,总之出了包厢,他们要是再敢多问一句,我直接给程总打电话!”

“这么说你们不知道三部查我?”

“不知道。”

“这事西北工业能做主?”

“必须的!”

姚梵听刘哲夫信誓旦旦的保证,心里算是有了谱。

等到入了席,刘哲夫很坦率的介绍了在座的每一位身份,听见刘哲夫指名道姓的说他们的单位和职衔,这让三部的两位便衣同志有些尴尬,知道这顿饭算是白来了。

他们也很无奈,因为问话这种事情本就不该三部这样的技术监听部门负责,如今三部领导居然想出当面问话这一招,实在是一种对于上级让三部全权负责迅速查明姚梵所有情报的变相反抗,意思是你让狗拿耗子,就不能不许我拆墙,回头拆完抓不到,也不能怪我,只怪你派狗拿耗子。

姚梵哪管他们里面水深水浅,只埋着头吃饭。

三部的同志虽知问不出什么来,但还是硬着头皮开口了。

姓钱的一位戴眼镜的便衣军官问道:“姚总,不知道你采购的军火究竟是销往哪个国家?难道真是巴拉圭?”

姚梵本不欲理睬,但又不想闹得太尴尬,扯道:“我只管采购,到了外国港口之后,就和我没关系了。”

谁知他这么一说,两位三部的同志皆面露喜色,姚梵心说,原来我这么随口乱说,对他们也是一种收获啊。

姓钱的军官名叫钱骏,姚梵刚才说得这句话对他们来说也勉强可以交差了。

“谢谢姚总的坦诚,来,我敬姚总一杯!”

姚梵心中一宽,起身笑着一饮而尽道:“其实我也就是相当于一个代购,我寻思着这门生意也不犯法,正正当当,又能帮国家增加出口,何乐而不为。”

钱骏立刻应道:“确实如此,按说我们也不该管,只是现在牵扯到一件事,希望姚总能够说明一下。”

姚梵警惕地问道:“什么事?”

钱骏笑着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按道理说,黄金,字画,古玩,明清首饰,这些好东西其实都应该鼓励大量回流国内才是,中国现在毕竟强大了嘛,储备黄金总比储备美元好,而中国古董,自然是在中国人手里收藏才最让人放心。

可怎么说呢?既然国家有要求,需要报关后进口,黄金虽然零关税,可是那些古董还是要收进口税的。”

说着,钱骏作出为难的表情道:“姚总,这些东西,如果不报关的话,不太好吧?”

刘哲夫笑里藏刀的插话道:“要是二部的密干运些进来,你们也为难么?”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