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08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十二)

第208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 十二

【208】万里江山开新颜(十二)

钱骏把脸转向刘哲夫:“我们是军人,不是警察;我们来自总参,不是来自公安局或者安全局;我们今天是来拜托姚总,帮助我们搜集有用的信息,不是来调查谁,也不是要追究谁的责任。”

说罢,钱骏转向姚梵,恳切地道:“姚总,我可以向你保证,今天无论你对我们说任何话,都不构成任何意义上的证据。打个比方说,哪怕您声称自己昨天杀了某某人,除非警方自己查出线索对您实施逮捕,或者您向警方自首,但您绝不会因为跟我们说了这件事而受到任何不利影响。”

姚梵听钱骏说得越来越不堪,皱眉道:“这事我和你们说不着,因为我没有犯过任何罪,至于你说的所谓有用的信息,这个除非你们头亲自来问我。”

钱骏愣了愣:“姚总意思,是要见我们夏部长?”

姚梵摇摇头,手指了指上面。

钱骏搞不清姚梵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小心翼翼地道:“您能透露一点信息吗?首长总不能说见就见吧。”

姚梵笑道:“所以说嘛,等我生意做大了,够资格见你们头头了,到时候你们也就不必再问了。”

说完这话后,姚梵不再说话,撂下筷子,拿起一个黄桥烧饼起身退席,刘哲夫一直送姚梵到了休息客房门口。

“姚总,希望今天的事不会影响您和我们西北公司的合作。”

“没关系,他们也是职责所系。”姚梵说着就关上了房门。

三部来的钱骏二人没有跟出餐厅,只是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开始动筷子吃饭。

姚梵回房后躺在**,却怎么也睡不着午觉,他左思右想,觉得眼下的事情确实闹大了,但究竟要如何应付,他也拿不定主意。多年所受的教育,让他总觉得高层领导要比较可靠,但是如何才能见到高层领导?要不要见高层领导?自己究竟应不应该曝光?这些都是难以抉择的问题。

接下来果然如刘哲夫所说,三部的同志再也没露过面。当晚,姚梵在刘哲夫的陪同下上了飞机,直飞青岛。

接下来在青岛的工作开展的很顺利,无论是西北公司的调货进度,还是姚鹏按照姚梵的采购清单所采购的货物,都按时按期的汇总到了青岛的仓库中。

“梵梵,潍坊的物流仓库已经建设完成了,那里的地皮确实比青岛要便宜很多。下一次的采购,货物就能从潍坊的仓库运走了。”

姚梵担心父母受惊,始终没有把自己已经受到调查的事情告诉姚鹏和李红梅。

“那就好。”姚梵从果盘里拿了一个桔子剥起来。

李红梅坐在姚梵身边的沙发上道:“梵梵,你去1876,妈妈始终心里不踏实,你以后是怎么打算的?是要在那里成家立业吗?你舍得让爸爸妈妈看不到自己的孙子孙女吗?”

姚梵听到这个话题有些懵了,不知该如何说起。这两天,他还没把自己和黄金莺结婚的事情告诉父母,只是不停地将自己对于1876的展望和新政权的处境拿出来与父母讨论。

李红梅柔声道:“梵梵,妈妈是这样考虑的,你愿意在那里发展事业,我和你爸爸也不能阻拦,对我们来说,那里和外国是一样的,我们身边很多同事朋友家的孩子去了国外,成家定居生儿育女的也不少,父母照旧都在国内居住着。

可是妈妈想孙子孙女啊!别人孩子在国外,总还能寒暑假接回来看看,你要是在1876那边结婚生子,爸爸妈妈连抱一下自己亲孙子孙女都不可能了!”

姚梵嘴里的桔子顿时变得絮了起来,有些难以下咽。

“梵梵,妈妈想给你介绍个对象,你在这里结婚,好不好?把1876那边当成一个事业去做,把家还安在2012,行吗?”李红梅用期待的眼神望着儿子。

姚梵望着李红梅的眼睛,完全没有勇气拒绝母亲的这个要求。

“是啊,我和黄金莺在1876组成家庭,这对我的父母太不公平了。

他们二老这一生,从来就没强求过我任何事情,既不苛求我出人头地或者光宗耀祖,也不要求我赚钱养他们,他们的一生为我付出的实在太多,他们的愿望平凡如所有中国父母,仅仅希望能够见到孙子孙女,就能够满足的觉得一生再无遗憾。

我难道要让他们的这个愿望落空?让他们二老在将来必然到来的那一天,连自己的孙子孙女都不能亲眼见一面?亲手抱一抱?就离开自己?!

倘若如此,我还是人吗?!”

姚梵呆呆的想着,迟疑不决。

天下最大的爱永远是父母对儿女的爱!父母几十年含辛茹苦如山似海的养育恩情,子女无论如何回报都不为过,姚梵觉得,即使是要自己立刻为父母而死,自己都不会皱一皱眉头。

李红梅见儿子似乎有些被她说动的样子,喜道:“梵梵,妈妈的眼光你是知道的,一般的女孩子我也看不上,我给儿子介绍的总归是最好的呀。梵梵我跟你说啊,你觉得薛阿姨的女儿怎么样?”

姚梵从呆呆的状态中回过神来:“什么?周含真?!妈!!!您别开玩笑了!”

“真真有什么不好?人家是正经的留学生,刚从纽约茱莉亚音乐学院毕业,现在我们学校当钢琴老师,马上就要提副教授了。”

“我不是说不好,我觉得不合适。”姚梵撇撇嘴说道。

“瞎说什么?!我李红梅的儿子哪里配不上他薛丽娃的闺女了?咱们都住在一个小区,谈起来多方便啊。你妈妈是教音乐的大学教授,正牌的知识分子!她薛丽娃也是教音乐的教授,可论工龄论党龄,她薛丽娃都要喊我阿姨!你爸爸在青岛档案馆为党和国家勤勤恳恳干了一辈子才光荣退休,虽说不比周校长是正厅级,可也是正经的国家干部。”

“妈,科级和人正厅级差了多少,您一个一天到晚对我爸唠叨这些的人,不会比我还不懂吧?再说人家是在职干部,您二老都是领退休工资的了,能比吗?”姚梵笑道。

“你个坏小子,哪学来的这些歪理?毛主席说过,革命工作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李红梅并指在姚梵额头轻轻一戳。

“说好了啊,明天我请你薛阿姨全家来我们家吃晚饭,你和真真好好聊聊。”

“妈,您别自作主张,谁和您说好了?我可不认账啊。那丫头我一共就在你们学校音乐室见过几次,真的一点都不熟。”

“你上大学时,暑假在我们学校还跟她一起练过琴,你忘了?”

“人家那是什么水平?才高中就把古典练得那么专业,我那时候玩得全是流行歌曲,又是三脚猫的功夫,还不知道背后人家怎么笑话我呢。再说了,我们又不在一个琴房,话都没说过几次。妈,您就别瞎耽误功夫了。”

“哎呀,你这个孩子!你知不知道为了你的事,我和你爸操了多少心,眼看着你们同学现在有的都结婚生孩子了,你还一个人,妈妈心里难受的跟什么似的,你一个大男人,身边没有女人照顾,那怎么行!你又成天在那边,一个人……”

姚梵知道李红梅是属于一旦开讲就停不下来的,赶紧投降道:“得!得!得!您别说了,不就是吃个饭吗,我吃!我吃还不行吗!”

李红梅闻言高兴道:“你好好地表现哦!明天穿你最好看的衣服,打扮的精神点!真真是刚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小姑娘家懂什么!你和她谈的热络一点,然后要个手机号码,以后多约她出去玩,在她身上多花钱,捡贵的买,儿子,妈妈相信你,一定可以讨她回来给妈妈当媳妇的。”

姚梵听得脑袋都大了,赶紧从沙发上站起身,一边向门外走去一边道:“我去库里盘货。”

“那你顺便去商场,买几件好衣服,要最贵的……哎呀,算了,我陪你去。”李红梅在身后嚷道。

姚梵吓得赶紧加快脚步道:“您还是待家里吧,下午不是还有学生来学琴吗?”说着姚梵赶紧钻进车库,发动奥迪A8,哧溜的从刚刚升起的车库门下窜了出去。

李红梅想起下午还有学生来家里学琴,只得站在原地了。这是她退休后赚外快的工作,虽然现在家里有钱了,但李红梅舍不得丢下那几个有天赋的孩子,哪怕不赚钱,也要把那几个孩子带出来,对她来说,音乐教学已经是她生活的一部分了,若是少了这份闲工,生活便空荡荡的了。

姚梵开着车向耀福仓储物流公司行去,心里感到不安:“如果我真的在2012为了父母而结婚,那最好是找个没什么文化的,安于享受生活的……这样的话,对方即便整天见不到自己,也能够用物质生活的富足来自我满足,我可以给她钱,很多钱,但我给不了她时间……也许……甚至给不了感情……”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