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09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十三)

第209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 十三

【209】万里江山开新颜(十三)

天色渐晚,海霞披洒在青岛之滨,明珠小区里树木蓊郁、影影绰绰疏落有致,与姚家同为居住于此的周校长一家正在吃饭,李红梅的同事、校长夫人薛丽娃在饭桌上说道:“李红梅请我们明天去她家吃饭,周希循你有空吗?”

青岛大学校长周希循显然是刚从单位回家,一身的领带衬衫西裤还没换去就已经坐在了餐椅上,他手拿碗筷道:“她怎么想起来又请我们去吃饭?上次乔迁之喜,我们不是才去吃过吗?明天我就不去了。

学校现在组建科技研发中心,明天又邀请了工程院的陈院士来我校指导工作,我哪有这闲功夫乱跑。”

薛丽娃拈着细长手指,细心地盛了一碗排骨芦笋汤放在周希循面前。

“你上次和他家姚鹏谈的不是挺投机的嘛?”

“嗯,姚鹏这人倒是兴趣广泛、涉猎博杂,大概是以前在档案馆工作的关系,知道不少奇闻,他还有不少我从来没见过的清朝老照片,照片的质量真好,比我们学校档案馆里建国以前的照片都要强,也不知道他哪里搞来的。这个人的确很有意思,但我明天确实有正事。我可比不得他退休的自在,想干什么干什么。”

薛丽娃浅浅地喝了一口汤,转首对女儿道:“真真,你陪妈妈去吧,李阿姨说了,特别想见你,她儿子也出差回来了,明天你们见见。”

周含真今年24,长得如她母亲年轻时一般身段风流、妩媚动人,容颜出落得柔美可人,绰约潇洒中,带着几分骄傲和冷艳。她刚从纽约茱莉亚音乐学院毕业没多久,音乐硕士学位,专业是钢琴,回国后本希望到处闯荡一番,却被父母强行留在了青岛,当了一名光荣的大学音乐教师。

“我不去,妈你自己去吧。八月份我在学校音乐厅有个仲夏夜之梦钢琴独奏会,中央音乐学院的唐教授到时候也要来的,要是唐教授满意,我就去北京!我现在练琴的时间都不够。”

“吃个饭能够花多少时间,吃完饭你说去学校练琴,谁还能硬留着你不成。”薛丽娃劝道。

周希循绷着脸对女儿道:“去北京干什么?大学里轻轻松松不好吗?我和你妈跟你们院长还有系主任都谈过了,年底就给你提副教授,你不要不知足!”

周含真听到父亲的话,低着头不出声。

说罢周希循又把脸转向薛丽娃:“我看出来李红梅什么意思了,她是想把她儿子介绍给真真吧?上次吃饭,她说她儿子什么学历来着?”

薛丽娃夹了一块鲅鱼肉放在周希循碗里:“上次在她家吃饭时就说过的呀,你不记得了?他儿子海洋大学本科,学的是工业自动化,原来在青岛钢铁集团当工程师,现在辞职自己开公司了。我听说小伙子很能干,李红梅新买的咱们小区最大的那栋780平米别墅,就是她儿子开公司挣的钱。你上次不是也看见了?六室六厅四个卫生间,带车库和大花园子,三千七百多万呢!你就是当一辈子校长,能买得起吗?人家是一把付清的,都不用贷款。”

周希循一阵沉默后道:“什么生意这么挣钱,工业自动化这一行又不是开金矿。我越听越觉得不大放心,你回头好好问问。”

薛丽娃听老公这样说,知道他是觉得对方将就够资格追求他女儿,微笑道:

“我肯定要问清楚,再说我也没跟李红梅表任何态。咱们家真真可抢手呢,王阿姨上次在青联座谈会上见了真真也很喜欢,也说是要找个时间两家一起吃饭来着。”

“王桂玉?……”周希循把目光缓缓的投向薛丽娃:“我听说万书记家那小子不错,现在在城市规划局都当上副科长了。”

薛丽娃眯了眯眼道:“万书记家的孩子不也就是个大学本科吗?”

周希循板脸道:“有万书记在青岛,这孩子前途不用担心。嗯,李红梅那里你也应付一下,给人家些面子。”

“那我不问他家姚梵的底细了?”

“顺便问问吧,以后你见到好的,给她儿子介绍一个,小伙子年纪轻轻就能自己开公司赚大钱,也算是很有作为了。”

周含真在一旁吃饭,听得心里极不是滋味。刚从学校毕业的她丝毫没考虑过婚嫁,只想着轰轰烈烈的干一场事业,把她学的西方音乐和戏剧都呈现在国内舞台上。现在父母当着她的面,已经在如挑选大白菜一般的挑起女婿来了。

“我吃好了。”

她把碗筷往桌上一放,说完起身就上楼了。

周含真打定主意,明天吃完晚饭就走,绝不和对方多说一句话。眼下最重要的,是为八月份的独奏音乐会做准备。

……

因为姚梵难得到家,一家人每天必到附近高级酒店给姚梵“补充营养”,晚饭后回到家,李红梅靠在卧室床头对姚鹏道:“明晚的菜我已经定好了,海悦楼的厨师明天配好菜来家里作。”

姚鹏对于李红梅的高攀有些不以为然:“八字还没有一撇,你搞得这样正式干什么。”

“你懂什么,正式一点才能让人家觉得我们重视嘛。”

“你怎么知道梵梵喜欢周家闺女?”

“我自己肠子里钻出的肉,我能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

“上次吃饭我瞧周希循这人,一个官迷心,两个体面眼。怕是轻易看不上我家梵梵。”

一听这话,李红梅急了:“凭什么看不上?瞎说!我家现在不比以往,有这么多钱,还能亏待了他闺女?姚鹏你这个人也真是的,你上回不是和周希循谈的挺投机的吗?怎么就知道他看不上梵梵呢?”

“这人仕途一帆风顺,闺女又出类拔萃,外面追求的人准定少不了。我还听说你说过,他家薛丽娃也不是省油的灯,一会儿参加宴会,一会儿参加舞会,青岛有头有脸的人家她都有交际,这样的人见多识广,眼光怎么会低?李红梅,她可和你这样的教授不一样,她是官太太,你明白吗?”

“好了好了,你别啰嗦了,就算梵梵和她闺女不成,我再托薛丽娃给梵梵介绍好的,她也不好意思不帮忙不是吗?”

“你说的也有道理。”

“明晚喝什么酒?”

“薛丽娃上次不是送了两瓶干红过来吗?”

“那酒一般,我在退休职工活动室问过我们学校老王,他说那酒就是我们学校订的招待酒,二百多一瓶。”

“二百多还不行?”

“姚鹏你这个人真是让人讨厌,你儿子的事情,二百多的酒,你拿得出手吗?再说明天吃完饭,咱们应该再送他们家点礼物,就算做她家上次送的回礼。”

“那你看着办。”

“哎!!!你这人!一点帮不上忙!那我明天自己去买!”

姚梵第二天在库区泡了一天,检查货物,核对安装手册,清点安装材料和设备,一项一项的吩咐妥帖,已经是下午四点钟。

开车回到家后没多久,门铃响了,姚梵正在客厅,隔着客厅透明玻璃幕墙看出去,望见一个窈窕身段的中年美妇和一个婀娜青春的漂亮姑娘,正在门外。

姚梵怕她们久等,便也不等厨房里忙着的李红梅了,自己跑出来开门。

“薛阿姨好!”

“姚梵好久不见啊!你现在也不来我们学校琴房玩了,怎么,和阿姨见外啊?”

“谢谢阿姨关心,我现在工作忙,好久不摸琴了。这位是周含真吧?我是姚梵,你好。”姚梵大大方方的伸出手去要和周含真握手。

周含真轻轻笑了笑,并没有和姚梵握手。

她似乎并不对姚梵高大英俊的外表有太多感触。这段时间在1876的军旅生涯,让姚梵在日晒风吹下,显得黑瘦而粗糙。他也没按照李红梅的嘱咐,换上什么好看衣服,依旧穿着白天去仓库时的打扮牛仔裤和蓝白格栅衬衫,因为在库区里到处检点的缘故,牛仔裤上还沾着些机油,衬衫上也带着两块显眼的油污。

姚梵也不介意,顺势收回手,笑让着请二人进了门。

李红梅听到声音,知道是周家人来了,忙从厨房迎出来。

“小薛你来了,快坐快坐,你家老周没来?”

“他还有事,科研中心那边要接待一个什么院士,没法来了,叫我跟你们道个歉。”

李红梅忙道:“哪儿的话啊,工作重要,工作重要。”

薛丽娃道歉说:“确实不好意思,老周从来都没见过你家姚梵呢,这次却又错过了。”

李红梅笑道:“大家现在住一个小区,以后有的是机会,没关系,没关系。”

说完,李红梅对周含真道:“真真你可来了,上次你走后,阿姨可想你呢,今天这衣服真漂亮,配你真是太好看了。”

说着,李红梅指着姚梵道:“你看,这就是你姚梵大哥,以前你们还在一个琴房练过琴呢。”

周含真礼貌地敷衍道:“我都忘了,真不好意思。”

其实她记得很清楚,当初是有这个一个人,在隔壁琴房里鬼哭狼嚎的自弹自唱什么“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粗豪不堪,及其惹人讨厌,大概是不满意钢琴伴奏,那小子后来还借了胡琴,自拉自唱。她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对方和她一样,是本校老师的子女。

李红梅闻言有些尴尬,不知怎么说。

姚梵开口便道:“这些年来,我倒常常缅怀你的音容笑貌,感觉好像还活着一样。”

李红梅闻言大为不满,再一看姚梵穿的犹如车间工人,心中火起,赶紧道:“真真你别听姚梵乱说,他其实很机灵的,就是不大会说话。”

看1875我来自未来

如果有书友打不开,可以尝试访问备用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