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11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十五)

第211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十五)

还是继续求订阅,今天回来的晚,刚刚赶完稿,

【211】万里江山开新颜(十五)

周含真并不生气,乌黑的睫毛韵味十足的忽闪着,微笑道:“看来你是真俗气,不是装俗气。”

姚梵喝了口橙汁道:“我本就是这个样子。没来我家之前,你想象我我是什么样子?”

周含真闻言骄傲的挺了挺胸,让发育良好的**在白绸衬衣下鼓鼓的凸显着,纤腰更显得只盈一握,此时尽管她交叠的双手显得多么老实,法式羊角面包发髻梳的多么端庄,她的本来面目却是终归藏不住的,从她那双充满活力和任性的大眼睛里,从那上翘的眼角和水汪汪的眼神中,一股野性的不安分在逐渐的流淌出来。

周含真故作轻松地道:“我根本没去想象,不关心!”

姚梵打量着在他眼中越来越具有诱惑的周含真,抿嘴笑着微微附身,脑袋靠近周含真道:“可你刚才话里话外的还说对我抱有希望来着。周含真,我问你,我是不是比你想象的要英俊潇洒、器宇轩昂的多?以至于你肃然起敬,都不好意思说心里话了。”

周含真感到自己正在心跳加速,她也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会害怕一个油嘴滑舌的家伙。她有些讨厌自己,为什么对于姚梵的这种侵略性毫不愤怒,却恰恰有些喜欢。这个男人个子高高、膀阔腰圆、肌肉结实、又黑又亮眼睛炯炯有神,对她微笑时嘴角露出嘲讽的意味,简直一点不像个知识分子,倒像是个土匪。

周含真把头别过去不看姚梵:“我只是没想到你长得这么有喜剧效果,而且是最滑稽的那一种。”

姚梵微微咧开嘴,邪恶的嘴角露出笑意:“你能不能给我形容一下,你心目中的男朋友长什么样?我也好有个努力的目标。”

周含真有些讨厌这个懒洋洋靠在沙发上的英俊男人,可是他身上有着某种刺激性的东西,某种热烈的、富于生命力的、像电流一样的东西,强烈的吸引着她。

周含真告诉自己:“我之所以会容忍眼前这个男人,一定是因为碍于父母的面子,否则我是一定会拂袖而去的。”

想到这里,她总算为自己找到了泰然处之的借口。

“你不用努力了,因为那种高贵的优雅和你无缘,那种文儒的书卷气恰恰是你这样的俗人最讨厌的。”

姚梵笑道:“我是土八路,可我觉得我们俩挺合适的。这年头许多姑娘,尤其是留学生,总想着找个皇军或者美军,总之是非要当上八国联军的家属才高兴,至不济,也巴巴的指望找个台湾国军。作为土八路,我深感忧虑。当我看见你这样的从对敌斗争最前沿安全回国的另类,我深感珍惜。我想,你应该不会是那种人,所以你最适合给我这样的土八路当女朋友了。”

周含真听到这里再也受不了了,她优雅的站起,转身走向楼梯,心中为自己终于把握住了主动权而高兴。

“我想你需要冷静一下,才不至于继续像个傻子一样的说话。”

姚梵礼貌的起身,望着周含真的背影微微一笑。

“这是个有追求的姑娘,她似乎并不把结婚当做人生中最重要的事,她喜欢事业,我可以帮她,而我需要婚姻,也许她同样能够帮我……即便不成……也无所谓……”

却说李红梅看见周含真上楼来,心里知道这两个年轻人大概是谈完了,于是认真地拉着周含真与薛丽娃一起,一一介绍自己的古董首饰。

这段时间李红梅花了不少心思在古董首饰研究上,横竖自己手里有这么多的实物来不及拍卖,干脆一一拍照留档做个纪念。于是姚鹏被李红梅折腾来拍照,把仓库里所有打土豪得来的珠宝首饰都一一留档。

借着照片,李红梅对照《中国美术出版社》和《科技出版社》出版的《古代首饰图鉴》、《明清首饰赏鉴》等书,自学成才的研究深入,成了一个古董首饰鉴赏家。

李红梅在别墅中选了两间房用作首饰收藏,比姚鹏用来收藏照片的书房整好多了一间,两间房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姚梵所带来的樟木、沉香木、黄杨木、花梨木等等各种古色古香的木箱子和木匣子。

薛丽娃上一次来时这房间还没有布置好,如今是她第一次参观,从第一眼见到这么许多明清古代首饰珠宝时,薛丽娃就迷上了这些闪闪发出辉光的金属与宝石的完美结合。

周含真虽然是年轻人,对财富看得淡些,如今在楼上客厅见到李红梅拿出的这么许多首饰,如博物馆里的展品一般完好精美,却又犹如街边地摊上卖的便宜小玩意首饰一般铺天盖地,这让周含真也是心醉。

薛丽娃见女儿上楼来,连忙招呼她开眼界:“真真,你看你李阿姨这个累丝嵌宝金凤簪好看吗?”

周含真接过这支簪子,忽闪着大眼睛道:“真好看,这都是手工的吧?”

李红梅笑道:“自然是手工的,这是累丝工艺做的,就是用黄金拉成极细的金丝,然后编成辫状和网状等镂空结构,再做造型和焊接,这样的工艺在明清首饰里已经是最高水准了。”

看见周含真表情很欢喜的样子,李红梅心中一动,说道:“真真,阿姨听说你八月份有音乐会,真让阿姨高兴呢,这里的首饰你随便选自己喜欢的,拿去音乐会上戴。”

周含真笑道:“这怎么行,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好随便借用,再说弹琴时动作难免激烈,万一掉下来碰着磕着就糟了。”

李红梅笑道:“我和你妈都是老同事了,哪怕碰坏了也没关系的,你看这个明朝的掐金丝牡丹花篮胸针怎么样?我看是最配你不过的了,这上面嵌着的是红宝石和翡翠,造型又立体又生动,与你们小姑娘最适合了。”

说着,李红梅就拿起胸针给周含真戴在胸前,把她拉到镜子前面,又拿了一只錾金凤钗插在周含真的羊角髻上。

周含真望着镜子中自己的妆容,立刻打心眼里爱上了这两件首饰,明清首饰特有的那种雍容华贵的富丽之美如山溪一般涓然流淌,配着自己的气质,宛若仙子一般出落。

李红梅知道她喜欢上了,笑着对薛丽娃道:“我这些传家的首饰都是千百件里精挑细选出来的精品,将来都要传给我儿媳妇,一代代的传下去。可是我见了真真,却是打心眼里爱的不行,觉得要是不送她两件,心里都难受。”

薛丽娃心乱如麻地道:“这可怎么行,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们可不能收,这些首饰全是黄金宝石手工打制,又有收藏价值,我们真真万万是受不得的。”

周含真也道:“阿姨,我真的不能收这么贵重的礼物,但我真的谢谢您,今天真是让我开了眼界了,原来您还收藏了这么多精致稀罕的宝贝呢。我看够开个博物馆的了。”

李红梅握着周含真的手,爱怜的望着她,又转首对薛丽娃道:“我要是有这样一个漂亮懂事的儿媳妇,就是要我把一家一当全交给她料理,我也高兴。我就梵梵一个儿子,人虽然淘气了些,可是你薛丽娃也是看着他长大的,知根知底呢。”

薛丽娃听着也是大为心动,两次来姚家,对于姚家现在的阔绰她是深有感触,今天见了李红梅如山似海的珠宝首饰,直把她眼馋的几乎要羞死了。自己堂堂一个校长夫人,也不过仅仅拥有一个钻戒,几个黄金宝石做的戒指,几条项链耳环罢了,以前自己觉得心里还挺美。可如今看来,即便是自己全部家当加起来,也赶不过李红梅这无数箱匣中的任何一件宝贝的价值。

“怪不得李红梅从来不戴什么首饰呢,原来她就是玩这种东西的那种人,嗯,收藏家!真想不到,她一个和我一样的教授,居然能有财力收藏这么多价值连城的宝贝。我以前戴的首饰,落在她眼里,怕是背后不知道笑过多少回了。”

薛丽娃看着女儿,心想:“要是真如李红梅所说,真真与梵梵配一对,那以姚家的财力,真真这辈子我也就放心了。姚家这些收藏,怕是够着子子孙孙都吃用无穷呢,真真要是嫁过来,那是一辈子享福。李红梅又是我知根知底的老朋友老同事,她家姚鹏也是个正派老实的退休干部,这样的人家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呢。

也怪不得李红梅退休以后能买这样大的房子,原来她家底子这么厚实,不知道她家祖上是干什么的,之前听她说,她家祖上是大资本家,文革时候还被抄家过,那样都没抄光,可见是家世殷实到了什么程度……”

人的想象力是无穷的,薛丽娃发挥着想象,越想越觉得姚梵是个很优秀的女婿人选。

周含真却是越听越尴尬,感觉自己像是旧社会被包办婚姻的女人似的,被两个长辈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爱抚打量,浑身不自在。

她心里也问自己:“难道自己是个会因为姚梵的家世而委身屈嫁的人吗?不!绝不,我周含真可不愿意受这个气,姚梵这家伙这么气人,说话不正经,我可不能更让他小瞧了我!”

想到这里,周含真把手从李红梅握中抽出来。

“李阿姨,我饿了。”

李红梅笑道:“好,好,咱们吃饭去吧,你姚叔叔在厨房和海悦楼请来的厨师一起忙活半天了,咱们下去就开饭吧。”

周含真望着李红梅,心里能感觉出对方真的满心喜欢自己,能得到长辈的这种真心疼爱,周含真觉得自己很幸福,但她又很矛盾,因为她知道,自己怕是不能满足这位慈爱的长辈的心愿了。

“因为我周含真早就下定决心,要干出一番事业来,姚梵这样的人,需要的只是个家庭妇女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