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12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十六)

第212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十六)

之前传错章节了,万分抱歉。

【212】万里江山开新颜(十六)

晚餐很丰盛,海悦楼的厨师按照姚鹏点的席面一道道的制作呈上,原汁蛤蜊、肉末海参、清炒螺片、海菜凉粉、干烧猪蹄、盐水对虾、高汤鲍鱼等等,一道道的菜品都是新鲜配好随车带来的,价格和在海悦楼里吃是一样的,只是要另外付一千二百元的厨师劳务费。但考虑到用料上乘、原汁原味,青岛很多在家办私宴的有钱人家还是乐于请海悦楼的厨师来,配好菜上门烹制。

吃完晚饭,周含真称自己回学校练琴,便要提前离开。李红梅听说,便要姚梵去送。

于是姚梵开车送周含真来到学校。

一路上姚梵沉默着。

周含真也不说话。

直到车进了学校,来到综合楼,姚梵停好车。

二人下车后姚梵面对周含真道:“你开音乐会,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找我。”

“谢谢你,但应该没什么需要你帮忙的。”

姚梵点点头,突然间凑上脸去在周含真脸上亲了一口。

周含真气急败坏的推了姚梵一把,骂道:“姚梵!你真是个混蛋!”说罢便转身,头也不回的进了综合楼。

姚梵在她背后呵呵笑着:“音乐会,我会来的。”

“滚!”远远从楼里传来周含真的怒骂。

姚梵微笑着,驱车扬长而去。他的心里充满今天的那些气味、声音、光线,感觉如果不趁着新鲜加以回味,这记忆就会稍纵即逝。

姚梵心情突然间变得很好,非常好。

周含真是一个独立的女性,她的心中一直以来只有父母和音乐,也只有父母和音乐能够被允许进入她的心灵之城。或者是因为无勇气的胆怯,或者是因为自惭形秽觉得配不上,很多人没有尝试就放弃了进城,而尝试者的一一无果而终,似乎也验证了放弃者的明智。可是今天,一个勇敢而骄傲的人居然大胆破门而入,强行闯进了这座心灵之城,并亲手写下“姚梵到此一游”六个大字,就此成了城中空间中无数景点之一。

周含真很生气,非常生气。

随着姚梵的采购一一到货,穿越的时候又要到了,按老规矩,他开箱检查了所有货物,一一盖上凝血般深红的图章。在他离开之后,这些空空的集装箱将再一次被送上货轮,运去釜山,然后按出口旧集装箱价,在韩国出售。

再次回到1876,姚梵心中的那根战弓之弦又被绷紧,利用青岛驻军的无线电向沿途各部队和各地军事将领派发了自己回到国内的通知之后,姚梵带着青岛守备部队抽调出的警卫连,星夜赶往济南。

赶到济南已经是六月二十五日,姚梵再次见到丁宝桢。

大概是被晾的有些久,丁宝桢的气势已经被消磨殆尽,初夏午后的阳光中飘散着尘埃,他就这样在光尘之中静静的坐着。

“丁先生考虑了这么久,久到人民解放军都已经拿下了北京,难道还不能尽弃前嫌,加入革命的队伍吗?”

丁宝桢在这段被软禁的日子里,虽然没吃什么苦头,但是身边无仆人服侍,已经让他形容憔悴。

“姚梵,你上次说的话可还算数。”

“丁先生,我还是那句话,我邀请您在山东公社担任职务,位置随您挑。”

“现在山东公社拿下了华北,中央政府设在北京,我呆在济南,你放心吗?”

“我原本打算请您担当山东政协主席,如今希望您更进一步,能够去北京,担任全国政协的工作。”

丁宝桢摇头道:“北京我是不愿意去的,索性就留在济南,给你当山东政协主席。若是再被继续关在那三间房里,老夫恐怕是活不长了。”

姚梵赔着笑道:“那么就从今天起,请丁先生回家居住,尽快赴任吧。”

丁宝桢不满地道:“你打下北京时就该放了我出去的,却今天才来,白白关了我这许久。”

“我是怕丁先生还没想通。”

丁宝桢耷拉着眼皮道:“如没有你的书,我本是想不明白的,可这段日子里读了你的书,倒有豁然开朗之感。”

姚梵直言道:“眼下革命政权还未统一全国,本想传檄而定,可我从前几日的电报反馈中得知,南方督抚对于李鸿章发出的劝告接受和平统一的书函并不买账,他们一个个虽还没有破口大骂,但也俱是推诿不就,不愿意接受中央的和平整编,不愿意上缴应纳的关税和粮食。我估计他们此时正在一个个的忙着招兵买马,忙着从洋人手里买枪买炮,花的银子,自然是截留下来的中央财政收入。”

丁宝桢道:“夺人衣食,如杀人父母。姚梵你要他们的地,等于要他们的命。此事只能武统,不能文统。若不杀个血流成河,人头滚滚,南方诸公安能服你?”

姚梵默然,半响后道:“只求丁先生上任后再发书劝告一番,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总要尽到百分之百的努力。战争总是要死人的,人民政府虽不希望流血,但也不怕牺牲。”

接下来姚梵和丁宝桢又详细的商谈了一番,然后命令济南军事管制委员会的战士和工作人员送丁宝桢回家。

姚梵的贴身警卫员牛虎是星夜兼程从北京赶来济南的,一路上跑坏了两匹马。

“主席,您终于回来了。”牛虎再次见到姚梵,禁不住热泪盈眶。

“主席,您什么时候回北京?”

“怎么了?”

“报告主席,如今紫禁城已经收拾一新,按您的吩咐,各机关的组建也已经初步完成了。中南海作为中央领导办公居住用处,已经全部用了政治可靠地人员管理。同志们都说,主席一天不在,大家伙一天没有主心骨。”

姚梵欣慰地点点头:“我这就回去。”

于是姚梵一行人或骑马或乘坐拖拉机卡车,在沿途部队的跑步护送下回到北京。

在接下来召开的中华社会主义革命临时政府中央革命委员会全体会议上,姚梵提出了“一手抓战争一手搞建设”的口号。

“这次从海外迁回的企业比较多,大量设备需要安装运输,这些设备里有钢铁厂、水泥厂、造纸厂、锅炉厂、仪表厂、电解铝厂、电解铜厂、五金厂、电线厂、耐火材料厂、糖厂、卷烟厂、灯泡厂、铅笔厂、制革厂、手表厂、玻璃厂、保温瓶厂、化工原料厂等等。

因为待建企业数量多,设备繁杂,技术人员缺乏,因此我们一方面需要借助共产国际的力量,从国外引进一批又红又专的技术骨干,一方面又要抓紧国内的知识分子培训。”

姚梵手下的这些干部大都是泥腿子出身,很多人都是靠扫盲班才识的字,如今听说要大建工厂,虽然热情很高,但却忧虑重重。

“主席,工期是多久?为什么不能请这些企业的海外工厂的员工回国呢?”李君问道。

“这些企业在海外建设投产一般都是几个月,考虑到国内基础薄弱,我们就需要搞个五年计划,争取五年内建成投产。当然,时间上越快越好。这些企业的员工都是外国人,一方面是都不愿意来中国,另一方面是外国有政策规定,工程技师不许流出到海外。”姚梵轻描淡写的把没有员工随行的问题一语带过。

李海牛意气风发得高声道:“离了张屠户,照吃没毛猪!这些洋人不放人,难道咱们中国就没能人了吗?主席您放心,横竖有五年时间,这五年里,咱们一定能把这些个厂子建起来,搞出您说的工业化!”

姚梵笑道:“大家有这个决心是好事,落实到具体工作中,还是要依靠人才来解决问题。

我们这些领导同志只要牢记三点,就一定不会出乱子。

第一,牢牢握紧枪杆子,死死抓住人民民主专政的印把子!这是我们立足的根本,没有这一点,什么都是假的。第二,一切从政治出发,做好思想政治工作,这是我们的老本行,说到底就是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力量办事,鼓励群众集思广益奉献力量。第三,不懂不要装懂,鼓励懂得人放手去干,不要怕失败,失败是成功之母,多失败几次,也就离成功不远了。别管他政治成分和出身,只要他有本事,我们就要重用,要在生活上待遇上给予最好的照顾。”

周第四道:“我看行,眼下北京太学里的学生和一大批旧官僚都是读过书的,我们对这些人要加强政治教育工作,把他们结合进我们的队伍里,然后办学习班,学习科学技术,把这些厂子办起来。”

姚梵道:“这些读书人能混到北京来,说明他们个个都很聪明,读了一辈子书,虽然都不大懂理工农医,但是他们的自学能力很强,只要他们真心肯干,就能作出贡献来。

只要是人才,我们就要给予相应的待遇,关于企业干部的待遇,我这里按照军队和政府的级别,也给他们定了相对应的级别,我们要把这些政策对他们说明白,要鼓励他们上进。”

杨平道:“我们一定按照主席的教导办事,主席说的对,只要他们不碰枪杆子和印把子,真心实意的为革命政权搞建设,为强国搞工业,我们可以让他们活的很滋润。”

姚梵道:“现在世界各国都在修铁路,有了铁路,十几万大军能够只花一个礼拜,就从北方运到南方,再多的物资和给养都不成问题,后勤工作将变得高效可靠。全国的商品和物资都能通过铁路运往任何一个地方,这将极大促进社会发展和生产力提高。

美国从1862年开始规划,最后在1865到1869年投入兴建,用四年时间修通了东西贯通的大铁路。他们用从中国贩卖过去当奴隶的14000名华工,冒着高达一成的死亡率拼命修建,将这条原本计划设计为总工期14年的铁路提前了七年完成,无数华工的血肉之躯被当成铺路石,成就了美国的东西铁路竣工,每一根枕木下面,都有一具华工的尸体。

美国计划到1880年,也就是四年以后,拥有9万公里铁路,现在他们已经拥有七万多公里,依靠贩卖华工去美国当奴隶,这个计划很快就会实现。

德国在去年1875年,铁路总里程已经达27960公里,相对于他们狭小的国土,铁路几乎遍布德国全境。这已经超过了英国去年两万五千公里的总里程!

欧美列强之所以修那么多铁路,和他们国内上百家铁路公司毫无节制的竞争也有关系,竞争和暴利导致他们拼命投资新的铁路公司,修出很多重复的线路,这导致很多铁路路段效率低下,利用率很低。

但是同志们,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话是正确的,中国要富强,不修个三、五万公里的铁路是不行的。

这次我带了大量的钢轨和一批火车头回来,就是要修建我们中国的铁路,凡事从现在抓起,才能尽快迎头赶上。”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