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14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十八)

第214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 十八

【214】万里江山开新颜(十八)

马老爷越说越大声,整个福广茶楼里都不说话了,各个都拿眼瞅着他,听他说。

马老爷于是愈发得意,抿了一口面前泡的正酽的茶水,继续道:“就说新科学培训班所在,那缎库胡同的喇嘛庙,如今庙里喇嘛和尚一个都不见了,只剩下新科学培训班在那。大伙儿知道喇嘛们去哪儿了吗?”

开始发问的那人面色紧张,眼睛睁得滚圆问道:“去哪儿了?”

马老爷左右前后四面张望了一圈,作足架势后得意洋洋地道:“我听我儿子说,那儿的喇嘛们全都教解放军抓去城外,修铁路去了!”

马老爷对面坐着的老头装出一副捶胸顿足的模样道:“作孽啊,和尚道士、亲王贝子、士绅官吏一个不放过,全都送出去修那什么劳什子的铁路,这些绿毛想要干什么?”

马老爷听了这话嘿嘿一声冷笑:“我说一句,徐爷您可别不爱听,我早说过,这大清国要完,如今可不就是完了蛋吗?大家伙趁早的自寻生路,别乱发牢骚自讨没趣。”

听了这话,那位徐爷顿时垂头不再吭声,只是一味的喝茶。

正在这时,福广茶楼门口走进一个剃了辫子的人来,掌柜的赶紧迎上前去。

茶馆里有认识的,连忙的打招呼:“禇老爷,您来了。”

这剪了辫子的禇老爷发型奇怪,前面头发还没长起来,后面的辫子却是齐根剪的,背后拖着一指多长的头发,看上去像个鸭屁股。

禇老爷叫了茶水,直接走到马老爷这一桌,也不嫌挤,和一个中年人拼了条凳坐下。

“禇老爷,您从宫中出来的,您说说,如今皇上怎么样了?”那位徐爷心里记挂着皇帝,开口便问。

禇老爷卖弄道:“如今是中华社会主义革命临时政府掌管天下,前些日子给咱们宫里太监宫女们上课,说是今后没有皇上了,人民主席最大,如今主席是姚早帆姚主席,手下武将如云,文官则以李鸿章李大人为主。”

“禇老爷,您没留在宫里继续当差?”

禇老爷叹气道:“幸好没有!新政府宽大,除了采买管事的大太监和掌宫嬷嬷们被关了起来,审问贪污枉法的事由,其余一个都不杀,小太监小宫女全都给了盘缠放回了家,我在宫里干了一辈子,老来已经不管事儿了,当初解放军进城时又不在宫里当值,如今倒是免过一劫。”

“皇上呢?皇上在哪?满朝文武,就没人站出来管管?”徐爷继续追问。

禇老爷瞪眼道:“还满朝文武!如今中华社会主义革命临时政府治下,到处都是军管,各处乡下都在土改,杀的反革命人头滚滚,多少官绅地主人家的子弟,如今都被抓起来充了劳役,谁还敢提皇上?那不是自找的不痛快吗?”

徐爷愤怒道:“禇老爷,你以前是皇家的奴才,也是久受皇恩,如今居然剪了辫子,可知道坏了祖宗规矩!”

禇老爷嗤笑道:“如今新政府要建故宫博物院,公文也张贴出来了,我在宫里干了一辈子,宫里最熟不过。可公文上说了,要应聘就得剪了辫子,我琢磨着明天去看看,瞧能不能混个差事,至于祖宗规矩,那玩意能当饭吃吗?我要不去,谁给我发饷呀?”

徐爷愤愤地道:“什么新政府,连皇上都没有,那还能好的了?如今停了铁杆庄稼的钱粮,叫旗兵去自谋生计,这心眼也太毒!那李鸿章我早就看出来了,不是个好东西,和洋人反贼们勾结一气,狼狈为奸。偏偏鬼子六是个蠢材,被他蒙蔽,如今坏了皇上的事儿!”

周围人等听他说得吓人,一个个赶紧走的走,换地儿的换地儿,不敢再和他坐在一起。

马老爷不满地道:“以往钱粮还没发就被克扣一半,够得什么用?如今不发,我看也没什么。

别的不说,新政府查抄了全城的大烟馆子和妓院,昨儿个在前门公审枪毙了七十多个开烟馆开妓院的王八羔子,你们没去看,真是可惜了,围观百姓都在拍手叫好呢,里面有十几个逼良为娼的大王八,那些被他们整日里折磨的妓女都哭着当面控诉,底下人听着也是各个垂泪,按公审宣判的罪状,那真是够杀十次头的了。枪毙的人里还有几个传教的假洋鬼子,暗地里却贩卖大烟膏子,如今被揪出来,新政府居然也不给洋人面子,当场就枪毙了。

我看就凭这一点,新政府准比大清国要强!”

徐爷骂道:“旗饷再少,那也总比没有强!自谋生计,那不是要饿死我等旗丁!杀几个卖大烟卖屁股的王八,那就能治国平天下?哼!我看这些绿毛得罪了洋人,日子准保好不了!洋人早晚要杀回来,这一次,洋人指不定就要烧那金銮殿呢!”

换了桌子的禇老爷端起刚刚送上的茶碗,吹口气抿了抿道:“大清国如今已然完了,旗人若不找个差事,早晚饿死。打今儿起,往后谁要是不开眼,我看早晚要有血光之灾。那新政府,刀子可快着呢,如今是忙着打土豪分田地,抓皇亲国戚,惩贪官污吏,等闲下来,还指不定如何收拾那些心怀怨望的人呢,咱们走着瞧吧。至于洋人来不来,这可说不准。”

马老爷隔着桌子道:“禇老爷言之有理,我是看明白了,如今就得顺势而为,早晚剪了辫子去。洋人来了,有新政府和他们去打仗,咱们老百姓,还是多储米粮,熬过眼面前这改朝换代的日子吧。”

徐爷听了这些话,气的端起茶碗一饮而尽,站起身出了茶楼。

徐老爷刚出门,又进来几个茶客,嘴里说的都是“大清国完了”之类的,各路消息都有,有的议论新法,有的议论新政府的新部门,有的议论正在修建的铁路,有的议论新开的医院和小学校…………

时老爷和儿子在墙角听了半天,总算是听明白了,如今这些反贼拿下了北京,大清国怕是已然完蛋了。

这时外面街上传来报童的声音:“卖报卖报,人民日报,两文钱一张,华北加速完成土地改革,准备明年发动大生产大建设运动,山东推进翻身大检查,推进乡村填平补齐运动,姚主席祝贺华北地区三十万青年参加人民解放军,华北开展防旱备荒生产节约运动……”

时老爷赶紧叫时富庭去买张报纸回来,一时间茶馆里也是人人争相出门买报纸。

吃完烂肉面,时老爷仔细的翻看报纸,不时感慨道:“这天,是真的变了……”

……

西安,

七月的天气已经热了起来,左宗棠手里拿着一封姚梵的亲笔书信,正在看第二遍。

“左先生,满清封建王朝已经在人民革命的浪潮中被彻底摧毁了,人民群众无限拥护的土地改革正在不断深入进行,人民解放军的实力正在迅速加强,人民政府的组建工作每天都在迅速的开展。

我认为,中国近代有三杰,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

人们常私下里说,曾国藩做人,左宗棠做事,李鸿章做官。从我个人来说,最推崇的就是您。

曾公早已仙逝,李鸿章正在帮人民政府建立政协,您在西北平叛。如今清王朝已经被推翻,您的西北平叛工作面临钱粮和兵员等等诸多压力。这些压力在我看来,只要人民解放军一到,压力就能够逐渐化解。

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您究竟是在为清王朝平叛,还是在为维护国家和平统一而战。

我并不相信您对于清王朝有任何的留恋,在湖南幕府的时候,咸丰皇帝居然命令当时的学督钱宝青用密旨查办你,皇帝在圣旨中说“左某如果有不法情事,即行就地正法”。由此可见,您在皇帝的眼里,也就是条能办差的狗罢了。前后十几年,除了官衔变了,奴才地位并没有变。

新政府的成立,是中华民族开天辟地的大事,五千年来,中国人民第一次进入民主的时代,您如果愿意加入新政府,成为人民的一员,我们共产党人非常欢迎,愿意热烈的接纳您。

和李鸿章一样,您可以在政协中为国家和民族继续作出伟大的贡献,兴科学,办企业,修铁路,强国富民,中华崛起之路伟大而又漫长,需要很多有识之士为之奋斗。

眼下国内局势,西北的战事还没平息,英国人却又要从海上过来搅局。实话说,我是不担心英国人的,不就是打仗嘛,这次管教他们有来无回。

我们共产党和解放军是在战争中成长起来的政党和军队,愈战愈强是我们的属性,我们虽然不好战,却从来不畏战,并总能从战争中得到锻炼和发展,从辩证法来看,这就是斗争的好处。

英国人这次可能要来个几万人,这些外国人是可悲的,漂洋过海来侵略别国,白白送死在异国他乡,我丝毫不担心他们将要面临的灭亡。

可我虽然不担心外国侵略者的灭亡,却担心您。您手里攥着无数中华好男儿的生命,一旦有个闪失,便是无数英魂白白的命送西北。

因此,我希望您能够尽快答应交出兵权,与解放军进行和平交接,由解放军来进行接下来的西北作战,让您手下湘军和淮军接受整编,至于不愿意继续当兵的,我们绝不会勉强,一概发给拖欠饷银和路费,予以解散。

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中国人现在唯一的敌人是外国列强和他们在国内扶植的走狗,新疆的阿古柏等人与俄国人英国人勾结,以为可以背靠大树好乘凉,实行他的分裂中国的图谋,实在是可笑不自量。

左先生,我久仰您的大名,希望早日在北京与您见面。一壶浊酒,一席家宴,与您推心置腹的交谈。

这次送来的物资供您继续平叛所用,有天津制造局制造的黑火药和枪子,还有十万元中央银行铸币局新制的银币,一元相当于一两白银作为流通。由于华北大旱,粮食很紧张,我就不能给您提供了,您在西北实行的是军屯军垦,就地筹粮,三、五万人,西北地区还是养得起的。”R1058